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今天 » 冰 夕 » 日志
所有符號不過我們敘事輕如鴻毛的詠歎調 --by 冰夕 blog:閱夜.冰小夕 http://blog.sina.com.tw/faninsa223/                                        【 冰夕.詩集 《 謬愛 》2015年12月 出版 】                       【 冰夕.詩集 《 抖音石 》2010年7月 出版 】

烽火楼 Jul`2009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7-25 19:29:37 / 个人分类:2008年~2011年:詩生活

查看( 2194 ) / 评论( 84 )

烽火楼 Jul`2009 冰夕 v.s 蓉花 (即兴飙诗)

冰夕 烽火楼 Jul`2009  


一、炊烟

 仍闪亮雨中?那滚轮
 雷鬼的节奏如蛇吞下
 钟摆
 竭力拔河深喉的怨念

 迸散四野的水珠们
 分辨出黑鸦鸦
 发自滚烫背脊的鹿鸣
 仅为擦亮卧佛目光?

 接力虹桥的臂膀
 鼓动风箱;日照行走其上
 游子穿越巨蟒的怒吼

 滴哩哩撬开黑洞
 麦浪重返
 乳羊走入炊烟画中

 光圈
 紧搂住家园;香一个
 吻别废墟年代


  faninsa.t Jul24`2009




二、深黑

 断尾的守宫
 曾站岗土墙
 昂扬白马般壮阔的身影

 最后一缕光照
 带走炊烟
 落满中秋离乡的人潮

 回想瓜皮的圆顶教堂
 从一只只离去的孤雁
 撕开雷雨信笺
 挥汗梦中
 看似淡然的
 童年
   漂浮海中央
 
 水淋林的现代聊斋她
 抽出下下签


 faninsa.t Jul24`2009



三、手稿

 罹患终年谢谢你
 执意删除的阿滋海默氏症

 充满静电时
 纸屑才想起无法吸附光热

 一把素尺怎知
 通过彼此深蓝甬道的心跳 
 命定

 断了回路
 

 faninsa.t Jul24`2009



四、走失

 对话在欢悦高峰坠海
 声音成轻雨 
 捉不住野放的鬼

 练剑的刀光从石器时代
 挥向玻璃帷幕
 没人看见沿雨水穿透燕尾服
 又回归赤裸伤口

 风中充满焦虑的幻觉
 撕扯风景
 而开花的声音万紫千红
 遍洒万兽奔腾于夕照中

 扬起降D调的琴音
 与魔术帽 
 环绕一圈又一圈
 失灵的指针


 faninsa.t Jul25`2009



五、默许

 默许的红蜻蜓
 藏于皱纹容颜
 不准说幸福孤独天外
 不许埋怨爱喝下雨水

 粉色的轻羽
 宁为寺庙祭典

 小小孩飞出无猜拱门
 植出整片林花
 穿越整座银河系

 风追着蒲公英
 松涛追逐山泉的回音

 蜻蜓 纪录目光
 穿越半世纪诗情
 献予高僧
 霎那天光的外遇


  faninsa.t Jul25`2009




六、程咬金

 原本估计是桩美事
 喜孜孜赴约
 倏地劈出三条人影

 闪电 谁也没预料
 丧服套进银白戒的

 所有美好规划之前


 faninsa.t Jul27`2009



七、

 钩起托腮的小脸蛋
 到魔术师的黑斗篷
 充盈风
 满满的变数

 同样的手脚有着迥异奥秘的胎动
 形成摇篮松涛的发 
 垂落恋人梦中 
 逗弄 噗通傻笑的月弯

 鱼跃出暗潮的良夜
 繁星若点字阵
 一勺光一笔街灯了望未知的爱

 托起地球的轮廓
 穿透铁网
 沿黎明的光晕走向烽火楼

 而答案 永远充满狼烟
 收藏历史夹页


 faninsa.t Jul25`2009






木芙蓉花下 〈 说荔枝/十三首涂鸦即兴作 〉


1,【废墟年代】

卢沟桥头的月亮  昨天遮蔽了太阳
哀怨百年的废墟  猫崽挣开眼
暴雨之后 蓝天开了  忧郁底片
没有印刷的地方

如今 你要继续抗战
休夏之日  沿着蚂蚁的足迹
去找回国家失落的尊严
也许一面战旗在月影里  猎猎
也许  要等新的佳期

命运中的弹痕  嵌在树的年轮深处
废墟上的毒素  蔓延成黄河
浩水泛滥的季节已经过去
在幻想干枯的日子  开辟西线战事
飞弹呼啸   不离开心脏左右


2,【好小子】

如机关枪扫射  卧倒
好你个白军  走火
恨难遣
情难量

猛回首 大将军遁入巴山
云雨中  安全地带


3,【逃窜】

那边街头哄乱 持玫瑰分开人群赶来
凋零香瓣  与尖锐的刺拥抱过昨夜
列车的轨迹  北上的路途
在历史的线装上  蜿蜒流淌

玻璃液体与红色字迹  暧昧的手掌
苏绣的江山  女儿国度
我文字里的骏马  原地踏步
只因为工程计量  未来建设桥头堡

我看见第三个指头伤痕  在诗的零件组合的
那一瞬  如粉色的荷花
闹在一片夏季的池塘
美丽必是污泥上的伤口


4,【金光】

如是我闻  一时佛陀入舍卫大成乞食
赤足下避开蝼蚁弱小而高昂旺盛的生命
偏袒右肩上  一口鲜艳的咬痕

我不在深宫  也不在你躺卧过的地方哭泣
绞刑是疯狂人类的最后法律  中世纪臃肿幻觉的衡器  
净水杨枝  解脱的链条  瓷碗  八万与我隔着思维滤沙的
生灵

我仍然拘留在时光的缝屑  张望着未来三十年
没有写下一张情签的遗憾  纵然金光渡空地狱
还留下积攒千年的爱意  野成了狐狼


5,【拨云见日】

天下还没有太平 波纹很静
破碎的何止水域  芦苇  秋风
而动感里圆满的日出  在呼啸着
走过晶莹

踏在你手边  无法拾起的鹅蛋
儿童湖泊的潋滟水光  热气上氤氲的欺骗笑容
舅舅的家  有桑麻  故乡的路

我总在分辨被砍的桃花  因为虫子
与甜蜜为伍  引发路人的嫉妒
我向着东方  外婆家的东方长久的哭泣
白薯  甘薯  土豆
那也哄不好想你


6,【日歌】
 



向日葵手扶疲惫的眠床  转眼间
雨露顺着你白皙的项滑下 歌声
她是天籁和野蛮的部落  在星光诞生的夜晚
仿制的一片丝绵  越拉越接近战争的底牌

这些需要颂扬的激素  与追逐影像的气味
混合于码头  油腻的夜歌曾经被女人们唱过
在黄土高原还是森林茂密的时代
我们的先母  唱的是大地之上辽阔的日歌

爱我的部落  爱那昂扬的鞭子
在奴婢们琐碎的脸上  激荡一次孕育
雷电交加的白天  证明不了历史萎靡的感觉
那改变的潜在的暗流  就在我收拢的掌心
发芽  开花  凋落

我们永远的相逢
总是烂漫在海天的翅膀一角
仿佛又是重温  孤独的瞬间


7,【回头】

她喋喋不休  在梦蓝与记忆的森林
红嘴鹦鹉  退化之后
将时光擀成了透明的面条

黎明  鼻涕和透明的向往
我冻伤的创口  隐隐作痛

她是游荡的浪子的教主
语言的边矛颠峰  刮过书籍陈腐蛀虫的米粒
与忘记搭讪着  勾肩搭背着
象是对黑夜说:
你们欠了一笔心灵的债务
我赦免一半  留下另一半



8,【周公梦美人】

在伊黎河谷就找到浦罗旺斯的紫罗兰
这地球不均衡的对称  怀孕了几亿年
忧郁浓聚的紫色  不留意泼出的丹青
浑然一体  在周公蝴蝶的梦中

巨大的昆虫和他们前世的蝴蝶
或者后世   是大地被辞退的芳心
我想重复着  于你漠然无助的肩头
提取一份沉淀的血滴

美人是如何怀想天涯以及自己的过去
就如同周公的棋局  留下生死劫材
不论日出和月升  鸡叫了
世界的汤勺  伸向黑夜的苍发

那影子修长的人   自听觉汪洋的海醒来
面对局部  无动于衷


9,【社稷】

自从嗷嗷啼哭着来到世界
除了母亲的乳汁 还有社稷的粮仓
仰望宇宙深处  没有雨水和五谷的广漠
是否有餐风饮露的神仙  注视着人间的一切

我曾经在五羊城里  与金币陌路
也在桃花园里  流连往返
我知道梦想与世俗之外  还有一个地带
养育我们民族的社稷家园

这里来不得半点虚妄
诗人和神仙  都只是在斑马线上有趣的徘徊
从铁器的使用到牛耕的普及
从良种的培育到水利的灌溉
皇粮国税  2000多年都靠的是庄稼禾苗
只要皇恩一贯的浩荡



10,【鬼见愁】

瘦弱不堪  黄疸病夫手中无刀
心中无刀  眼里无刀
茫茫然活在一朵篱笆花旁
不是蚯蚓  蚂蝗  蟑螂的邻居

横行江湖的梦  天天在瓦上西西梭梭
小玉米 小棒槌  走到哪里
掏不尽的百宝锦囊

多想一回白面馒头  白脂羔羊
哈 那小妞白的耀眼  劈手就夺了我纵横天下的
兰色夜明珠

哦  从此路上漆黑  江湖啊江湖
我只是浮萍上的青蛙
夜晚与你相约  鬼见愁


11,【此恨绵绵无绝期】

龙骑兵矫健的身影以及沙皇的恩典都成了记忆
敏感时代  跳动的心脏  在一个献身艺术的妇人身上
年年开着绸李花

关于诗人车间 歌萨克  车臣以及波罗的海
分裂的海水  西伯里亚  远东的边境
面包与威斯忌   与华人的习惯  纠结在新的世纪
光是向内寻找过去的影子
一个个埋葬青山的暗格  一次次潮起潮落

坦克重新以别的方式碾出虚伪而阴郁的胜利
我们在大雪到来前  享用着圣诞的火鸡
围着这盘怨恨而甜美的幻想的碳火
烤熟两只飞降的翅膀  其中一个
自愿的把自己当作鲜艳的梅花



12,【美人如玉剑如虹】

一切消失的都不再重复 纵使天穹是一个巨大的玻璃球游戏
时间的暗礁  在同一个地点  埋葬相似的灵魂
那不会是巧合  也不是爱情的意义

我守护和逃窜的堡垒  还没有来得及筑固和延伸的时候
锦猫与微紫花  斗嘴在酷热的午后
安眠与出走  怨恨锤炼的剑锋
指向我的影子  杀死了死亡的父亲

到了结束的日子  象有一双鲲鹏的翅膀
覆盖梦里山河
那江南的杏子和桃子  献上款款的温情良意
馈赠情义于几度弯曲憔悴的剑光之中


13,【烽火楼台说荔枝】

琴音挑开夜色  烽火家乡路
在如水的丝绸渴望荔枝的楼台
纤手又一次伸向檀香

篆字排队进献奇珍异宝  海龙王
捻着苍须  盘算着大陆最新建立的圣朝
是一次可以征服自己属国的吉兆
只要你把烽火  按照炊烟的形式有节奏的散发

我们喜欢花前月下的紧密锣鼓
厌弃这宫廷  生搬硬套无稽之谈的戏台
如水兮芳草美人  即使人格在战争的年头变形

告别与重逢的日子  划过手指的刀刃
如何的缠绵也不能附会画皮的初心
等着世界大同  民主乾坤
我必一纸命令  烽烟再起


____________________

Picture:Wei Ying-wu


TAG: 2009 7月 冰夕 即兴飙诗 蓉花

尾生诗歌的个人空间 尾生诗歌 发布于2009-07-25 19:31:01
读不下去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09-07-25 19:33:03
两份创作,贴一起的原委


 嗯...应蓉花提议把飙诗涂鸦一并贴上
 所以把近27小时即兴作,未改,就贴上。涵请诗友们指教




http://www.moteldemoka.com/sarkali/satyagraha_act%203.mp3



木芙蓉花下的个人空间 木芙蓉花下 发布于2009-07-25 19:36:07

QUOTE:

原帖由 冰夕 于 2009-7-25 19:33 发表 嗯...应蓉花说把飙诗涂鸦一并贴上所以把近30小时的即兴作,未改,就贴上。请诗友们指教
冰冰,那个人说读不下去,他也不是观瞻团的,怎么有资格战后点评啊?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09-07-25 19:52:16

QUOTE:

原帖由 木芙蓉花下 于 2009-7-25 19:36 发表 冰冰,那个人说读不下去,他也不是观瞻团的,怎么有资格战后点评啊?
放宽心吧。蓉花

连我敬重的诗人、诗友...
北口 杨口
口岛 口典
     ... 都不敬重的2#,我自会將2#任一帖文当成透明化。绕过

      
木草烟歌发布于2009-07-25 20:07:03
冰夕小姐的柔情也隐隐有,风雷之声。来点小雨吧,
花下的同情也带杀伐之气,虞姬拔剑。裁剪丝绸吗,
两虎相争,我等退后也
晴山 晴山 发布于2009-07-25 21:12:27
天!30小时不到交战13回合?!赤壁大战啊。有空再来慢慢回放
尾生诗歌的个人空间 尾生诗歌 发布于2009-07-25 22:05:53
回复 5# 的帖子
不是不尊重,不是小尊重也不是假尊重。我的境界又怎么是你等小诗人能理解?
木芙蓉花下的个人空间 木芙蓉花下 发布于2009-07-25 22:31:50

QUOTE:

原帖由 尾生诗歌 于 2009-7-25 22:05 发表 不是不尊重,不是小尊重也不是假尊重。我的境界又怎么是你等小诗人能理解?
你好象是故意挑衅闹事?请求将此人禁闭!
木芙蓉花下的个人空间 木芙蓉花下 发布于2009-07-25 22:33:01

QUOTE:

原帖由 木草烟歌 于 2009-7-25 20:07 发表 冰夕小姐的柔情也隐隐有,风雷之声。来点小雨吧,花下的同情也带杀伐之气,虞姬拔剑。裁剪丝绸吗,两虎相争,我等退后也
请多指点,哈哈,涂鸦之作,有待完善
尾生诗歌的个人空间 尾生诗歌 发布于2009-07-25 22:41:39
这玩意就像毒品,后来你的瘾越来越大。歌德为什么比席勒伟大?特殊与一般的关系就看谁走对了路。当你走进太阳,就只能往核里去被压碎被撕裂被聚合,再出来就是不同的空气,冷而不适应。我没那么无聊要去挑衅你,我是在挑衅自己。
木芙蓉花下的个人空间 木芙蓉花下 发布于2009-07-25 22:49:32
你挑衅自己可以在自己房间或者自己帖子里,跑别人帖子说些不三不四的话干什么?你想做什么歌德席勒,跟我不相干,不要跑别人家指责攻击别人,这个是论坛礼貌和做人的礼貌和规矩,连这个都不懂,还诗人,不难为情吗?
尾生诗歌的个人空间 尾生诗歌 发布于2009-07-25 22:51:47
呵呵!可这是论坛啊!抱歉,我不跟你讲这些规矩。如果你们是诗人,那我不是诗人就是。
木芙蓉花下的个人空间 木芙蓉花下 发布于2009-07-25 22:57:31
论坛有有论坛的规矩,不是你想怎么样子,就怎么样子。诗人有什么意思?你以为诗人是个称号吗?
尾生诗歌的个人空间 尾生诗歌 发布于2009-07-25 23:08:21
其实我本在论诗,论诗人。我不承认你们那些规矩。诗人都被搞成现在这个样子,我是尸人。别说楼主的诗歌差得不忍读,今天论坛里的诗歌绝对多数的也都是垃圾。
以梵的个人空间 以梵 发布于2009-07-25 23:36:02
诗歌很好,有一种温柔而古朴的质感。不错。
诗者海客 海客 发布于2009-07-25 23:39:14

QUOTE:

原帖由 尾生诗歌 于 2009-7-25 23:08 发表 其实我本在论诗,论诗人。我不承认你们那些规矩。诗人都被搞成现在这个样子,我是尸人。别说楼主的诗歌差得不忍读,今天论坛里的诗歌绝对多数的也都是垃圾。 ...
尾生大诗人寂寞啊


但是他绝不甘愿寂寞

你们就同情一下他 ,让他过一下狂士和大诗人的瘾,让让他,随他说嘛,反正他也说不了几句,颠来倒去就那几句,我都能够背了! 哈哈


个见
南屿的个人空间 南屿 发布于2009-07-26 09:42:26
我一直在观战,你们拼杀了一天一夜,就是歌仙刘三姐也没你们有毅力,况且刘三姐她们对歌都是山歌,是口语化的,张口就来,有的歌是早有歌词的,在对歌的时候还有人助兴,当啦啦队,精神受到鼓励。而你们面对的是屏幕,还有一个不曾见面的诗敌,俊男靓女,在对诗时还要想象一下对方的形象和容貌,有时会想入非非,那要分散精力的,但你们还能写出这样好的诗,有点能力可贵了。诗中不乏好意象好句子,诗歌的创作十分严谨,完全没有胡闹的味道。我很佩服你们的急才,敏捷的思维,那些诗有的主题不是很鲜明,两人之间好象各说各的,和的不很对调,有点牛头不对马嘴。我建议,你们是否选一个主题,两人就按这个题目去对,这样更有意思,你们活跃诗坛功不可没。谢谢了,冰小妹可能体力不支,蓉花也汗流夹背了,你们要相互抚慰一下对方,增进诗情,增进友谊。
木芙蓉花下的个人空间 木芙蓉花下 发布于2009-07-26 09:55:09
这一仗打的天昏地暗,冰冰到现在还没有露面,可能体力不支。我有些取巧,用的花架子,她用的是内功,哈哈,还那么认真的写帖子。
诗者海客 海客 发布于2009-07-26 11:40:55

QUOTE:

原帖由 南屿 于 2009-7-26 09:42 发表 我一直在观战,你们拼杀了一天一夜,就是歌仙刘三姐也没你们有毅力,况且刘三姐她们对歌都是山歌,是口语化的,张口就来,有的歌是早有歌词的,在对歌的时候还有人助兴,当啦啦队,精神受到鼓励。而你们面对的是屏幕,还有一个不曾见面的 ...
大叔言之有理! 这样可以避免这个论坛的老态龙钟、未老先衰的可能性

继续斗诗!
木芙蓉花下的个人空间 木芙蓉花下 发布于2009-07-26 11:43:16
下次斗诗,我和冰冰都要组织拉拉队,大呼小叫,擂鼓助威,才能表现的好。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