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今天 » 冰 夕 » 日志
所有符號不過我們敘事輕如鴻毛的詠歎調 --by 冰夕 blog:閱夜.冰小夕 http://blog.sina.com.tw/faninsa223/                                        【 冰夕.詩集 《 謬愛 》2015年12月 出版 】                       【 冰夕.詩集 《 抖音石 》2010年7月 出版 】

 英译冰夕中文诗三首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08-02 04:45:17 / 个人分类:冰夕诗《中英对照》

查看( 843 ) / 评论( 23 )

《 Pithead

--
by Bing Hsih, translated by Kama  8月 04, 2007 1:55 pm

Digging into the vocal box,
There is at least still buried one unexcavated shroud
Pingingly pined into the vertebra bone.
The desolate bowl-like plaguey scar
Swallows barrels and barrels
Of inverted reflections doomed and soured.

In the sunny days,
Toward these insouciant clouds-turning white gloves
It decadently cries out, "Ou, la, la ! La vie!"
Time and age however throw back a shower of arrows.

Whirled around and around,
Squeaking white mice are tortured alive one more year,
Displaying the art to endure poorer and poorer years.



《 井 》


 发现喉头
 至少还埋藏一件挖不着丧衣
 琅当钉入骨节
 寒荒碗大缺口的疫情
 吞下一桶桶
 发酸,毫无胜算的倒影

 天晴时
 朝向翻云无忧的白手套
 颓废呐喊:生命呦
 岁月竟轰隆掷回箭矢豪雨

 再转几回
 活生逗弄白老鼠尖叫一年
 穷过一年的不死绝技



 faninsa.t 冰夕 Oct12`2006


 

  

《  Metamorphosis 

--
by Bing Hsih, translated by Kama 8月 04, 2007 1:24 am


When I have no poem to write
I add firewoods for the doll in the bonfire
And hearken to the dry bones intensifying fire
Bursting into the roaring of lion

When the sun shows up
I suck at the horseback of time
Yelling
I am a guffawing happy flea



《 流变体 》


 不写诗时
 我为篝火中人形添柴
 倾耳;助燃枯骨
 迸裂出狮吼呐喊

 阳光出现时
 我是吸附岁月马背上
 纵声
 狂笑的快乐虱子



 faninsa.t 冰夕 Oct22`2006


 

 

《  To Ask Plum Blossoms

--
by Bing Hsih, translated by Kama 8月 03, 2007 12:22 am

No matter who on the snowy ground first chased
Those visiting steps
Early spring and deep autumn had been unsuspected.

Painting a thin frost
Ambiguity
Makes herself up in a mirror

Plucking the strings, the melody is loud and clear
For a newborn is afraid of nothing

Pure, is serendipitous, purely serendipity......
 



《 问梅》


 最先征逐雪地上
 来访的足迹
 已无关早春抑或晚秋

 轻覆一层薄霜的
 暧昧
 对镜梳妆

 抚琴,缘自弦音清亮
 初生的无畏

 纯粹。纯粹难寻__ 

 


 faninsa.t 冰夕 Apr9`2004

 

注:特别鸣谢,台湾年青诗人Kama 罗浩原冰夕翻译中文诗。
 kama的个人创作网:蔗尾蜂房http://www.wretch.cc/blog/kamadevas


TAG: Kama 中英对照 冰夕 罗浩原

jianghu的个人空间 jianghu 发布于2008-08-02 06:39:29
翻得好么?
冰夕MM英文诗写得这么棒!

Kama翻得很有诗味,但个别词句可能理解上有待商榷,当然你是作者,你说了算的

1)pithead 似乎光翻成“井”,还不太合适,我们知道pithead是矿井的出入口,至少应该是矿井吧?

2)在“matamorphosis” 中(流变体的翻译也似乎意思窄了一些,不如就是“变”),其中yelling应当是动词,“高喊:我是....

3)”To Ask" 中应该是“暧昧”在涂抹薄霜,而不是“轻覆一层薄霜的”。另serendipity(偶然,可遇而不可求)的意思一点都没有翻译出来....

当然,您是作者,您说了算。我可能该一边凉快去
张伟良的个人空间 张伟良 发布于2008-08-02 07:12:15
最先征逐雪地上
 来访的足迹
 已无关早春抑或晚秋

 轻覆一层薄霜的
 暧昧
 对镜梳妆

 抚琴,缘自弦音清亮
 初生的无畏

 纯粹。纯粹难寻__ 

----------诗触发了感悟 清丽 纯净
戴玨的个人空间 戴玨 发布于2008-08-02 07:13:12
關於pithead,jianghu先我一步了。
喉嚨應該是voice box。
Pingingly,unexcavated都不是規範的英文字。
深意如兰的个人空间 深意如兰 发布于2008-08-02 10:13:50
喜欢《问梅》,翻得很有韵味
杨典的个人空间 杨典 发布于2008-08-02 10:16:22
自己给自己翻译?哈哈………………
李浔的个人空间 李浔 发布于2008-08-02 12:55:08
这也是一种尝试。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08-08-02 23:50:52
我想我必须声明几点 (以免产生误会 呵)

一、此三首诗〈井〉 、〈流变体〉、 〈问梅〉是冰夕先由中文写成
  后来才由Kama罗浩原诗人,义务为我翻译为英诗。
  且在诗中,早已注明=>translated by Kama

二、对于翻译者,我向来抱持尊重探讨的观念。因为尚有太多汉学或中文诗,
  须藉由此专业研究人员劳心付出,从事其翻译的将本国语言输出为各种国
  外语言文字、纸本、书刊。并同时将国外诗、相关文学性书籍,转译的输
  入为中文,以利大众阅读和吸收新知。
  如同我非常敬重戴钰、于木、张祈先生与Kama罗浩原诗人,义务的默默
  从事其翻译的介绍给诗友们。

三、冰夕的外文程度不足挂齿,来深度探讨翻译诗的精准度,但我知道义务帮
  忙我翻译诗的年青诗人Kama罗浩原 相当乐意有兴趣的人,共同探讨斧正
  与切磋 ^_^



 一并谢过jianghu热诚的探讨,还有戴珏先生的指点,深意如兰、张伟良、杨典
 以及,李浔版主的勉励。 

   问候大家诗安!

            冰夕敬覆
jianghu的个人空间 jianghu 发布于2008-08-03 05:50:13
原来如此呀
谢谢冰夕的解释。既然这样,英译得很好。就是那个pithead,你是指“矿井”吗?
蓝色的圆囚禁红色的直线 兰波 发布于2008-08-03 12:20:50
很是纠缠,我想如果这些诗句词语变长了。。。。我会受不了
梅花驿使 金角兄弟 发布于2008-08-03 13:49:02
《 Metamorphosis  》

--by Bing Hsih, translated by Kama 8月 04, 2007 1:24 am                    
When I have no poem to write
I add firewoods for the doll in the bonfire
And hearken to the dry bones intensifying fire
Bursting into the roaring of lion

When the sun shows up
I suck at the horseback of time
Yelling
I am a guffawing happy flea



《 流变体 》


 不写诗时
 我为篝火中人形添柴
 倾耳;助燃枯骨
 迸裂出狮吼呐喊

 阳光出现时
 我是吸附岁月马背上
 纵声
 狂笑的快乐虱子

我不懂英语。试着读了这一首。觉得原文要比译文更有想象的空间。
木芙蓉花下的个人空间 木芙蓉花下 发布于2008-08-03 14:03:00
不写诗时
 我为篝火中人形添柴
 倾耳;助燃枯骨
 迸裂出狮吼呐喊

 阳光出现时
 我是吸附岁月马背上
 纵声
 狂笑的快乐虱子

有意思哦!冰冰,厉害!

[ 本帖最后由 木芙蓉花下 于 2008-8-3 14:04 编辑 ]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08-08-05 03:34:39
3Q 各位提读,问好。
土坡的个人空间 土坡 发布于2010-02-02 22:26:15
好诗
Elford的空间 elford 发布于2010-02-02 22:36:29
坦率的说,翻译的不太好。个见。
尾生诗歌的个人空间 尾生诗歌 发布于2010-02-02 22:41:07
突然开始想念冰冰,和那些爱"捣乱的朋友".我记得才来的时候,有个叫昌什么的,我虽然狠批过他的诗歌.他在最后离开的时候还发短信给我说"希望成为朋友."我现在都后悔当初没回他.真喜欢有那样的朋友,虽然在诗歌上相互批评,但离开诗歌却能是朋友.想你们!朋友.
冰 夕 冰夕 发布于2010-02-03 07:29:43
给尾生

谢谢你的招唤,冰夕然在,只是先静观读诗,
顺也趁年假前,多读自己偏爱的书籍。

问好诗安!
悬壶的个人空间 悬壶 发布于2010-02-03 08:16:16
想起上架的藤
谁人理解它的过程

问好冰
廖蕙琳发布于2010-02-03 14:06:47
问好冰夕。
新年快乐!
听雨不闻风的个人空间 听雨不闻风 发布于2010-02-08 09:04:49
读学并问好.祝新春快乐.
维庸 维庸 发布于2010-02-08 16:18:01
一朝冬雪,一朝春风。读诗,问候冰夕。提前拜个年。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