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吾尔诗歌译界,维吾尔文学诗歌论坛和文化交流驿站!

当我死时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9-03 00:23:06

查看( 127 ) / 评论( 2 )
塔依尔.哈木提


当我死时准保记住你
千万请不要绛旗
如果找到埋葬我尸体
不能找到千万不后悔

我会知道,不说什么都人-
把我的死亡《沉重的歼灭》
是不是我局外的人啊
仅是属特有的逝去

当我死时准保记住你
对告诉世界《快乐死了他》
全是相信把时你的说话
然后告诉《假快乐死他》



早晨的味儿



它是从婚后以来在一起生活了我们
窗和我们之间积满的那湿湿并且那讨恶的声音
垃圾桶每次倒时,或孩子们的闹哄
被使身躯与夜之间的丝绸擦过时候
晃动,行走,担惊。。。

我头顶上的湿气
把尖叫声里被散飞就像羽毛
像土地颜色或者风中的树林一样
肆无忌惮窗边做过
如同我们在一起生活那来不起夜晚
让放松把已经死亡的片刻
窗帘和纯白的墙壁
用稀薄空气走行的湿夜
如闹哄而畅快一样
好像侵晨的鸽子飞翔
肥铜壶与浴室的哗哗
用早晨味儿使趋向我的身体那时间
和积满陌生的声音夜晚手掌的担惊并嘴唇的音乐




有时候


我靠着把墙决不要这样说
我讨厌文学,尤其纯真文学
讨厌每一行从出散发女人的湿味儿文稿
我自己闪耀着,渴望着
过去是真像一只腐烂的手指
小时候常常时爷爷对诉讼我
面对你厌烦你的精神空虚。
可是现在我断定我精神的空虚

在这夜的后门
我的童年已经失灵
从赤裸至孤独
刀是钢铁玫瑰花一样
将开花在我身体
但我仍在讨厌从把刀,血液,夜的伤口


南方的山峦

艾克拜尔.萨里


一首美曲子将流着般河渠
在南方的辽阔的戈壁上
有时候妩媚的烫烫的波浪
使将潜入进金色的光怀中

南方的山峦是我的眼光
再一次吻着把你的身上
你如此圣神就像那眼泪
有时会觉得你身的震惊

如褪色页撩开时别说我
你就像冷淡的幻想一样
中午时心房浮浮流着
好比跳舞把美丽的舞女

巴士下有茫茫的伸展
彗星使留下的一条线
呵南!你吹碰我的一阵南风
是否女孩或许香麝?

我走去忙急的从你的身边
从你的胸部喷出的嘹亮歌一样
留着的我唇边在你的身上
你的火焰像身体地吻着露香

TAG:

漢水之南【阿雪】 阿雪 发布于2011-09-03 00:32:27
累。下了,明天还要上班。
阿尔斯兰的个人空间 阿尔斯兰 发布于2011-09-05 12:00:00
日记中的夜上
吾买尔.马合穆德著



在我的日记中

有一个姑娘一页一页的

下一个页的最近的位处

我写着了从自己远远





我永远忘不了她的名字

但仍是被忘却了吃饭

每天里将使拜读书

为了将要学习“宝贝”对说





任何人不会问我

现在几点了这位儿

好像星星无数字字

点数忽然诱惑在月上。。。





不会看见她的问候

往下瞪眼的唱歌内

我仅是这样的一个人

如果她将想起夜晚里。。。
我来说两句

(可选)

日历

« 2020-11-27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5722
  • 日志数: 26
  • 建立时间: 2011-07-10
  • 更新时间: 2013-04-02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