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管理 您的位置: 今天 » 阿标 » 日志

葬花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7-03 11:12:50 / 个人分类:唯美中国

今人评点《红楼梦》多半从批判现实的角度入手,特别是那些大家们,急于解开作者的身世,从社会的真实背景里,判断曹雪芹的得与失,在社会价值观上锱铢必较,不管自己承认不承认,自觉不自觉,落入了社会发展史论的俗套,倒是显出小家之气。有人还信誓旦旦地要续写《红楼梦》,我说,还是算了吧。俞平伯在他评点《红楼梦》的书里,第一章第一节的题目就是《论续书底不可能》。我以为俞批《红楼》,算是近代大家了,于是我就信他的话了。《红楼梦》嘛,后四十回就不要看了,为什么要刻意去追求那本没有结果的结果?人生如果有幸,能演绎好《石头记》,已经是天大的造化了。

但凡后人重新演绎《红楼梦》,黛玉葬花一折,必然是重头戏,先看看《石头记》里的《葬花吟》,我略去前面的铺垫,只录下最后的精炼: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

 

质本洁来还洁去,不教污掉陷渠沟。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O    O    O    O    O   O  O    ∞∞∞∞∞∞∞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

     O   O   O   O   O                    O    O   O   O   O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  ∞∞∞∞∞∞∞

 

我本来想去点评,想想还是算了吧,脂砚斋的点评已经是最好的了,不必我等蠢物再费口舌。有【朱眉】云:余读《葬花吟》凡三阅,其凄楚感慨,令人身世两忘,举笔再四,不能加批。说真的,“举笔再四,不能加批”,已经是最好的批注了。

一曲《葬花吟》犹如龙吟凤鸣,坊间(自然是网络间)有未悟者询问,黛玉葬花,葬的是什么花?此类问法,令我哑然失笑,暗度:正解《红楼》,路人无地置喙,歪批《石头》倒是有精致的演绎,路人也是个呆子,文思犹如榆木,虽不能成材,倒也多生枝桠,疯长起来,也能遮天蔽日。《葬花吟》里有这么一句: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想必黛玉是时葬的是桃花和李花,花儿死去是要葬的,唯黛玉顾影惜香,恐花儿变成孤魂野鬼,于是收集起来葬了吧。按当今文人的调调,桃花死去,自然是变成桃花鬼;李花死去肯定会化为李花鬼。李花鬼形似李鬼家的,已是大观园里的浊物,我们还是不谈她吧。桃花鬼才是大观园里那呆子的心劫,所谓“桃花鬼语说花劫,鬼话桃花戏桃枝”,常言道:“拉鬼上桃树”,就算鬼避桃枝,桃花鬼也难逃桃花劫,诗有云:“桃之夭夭”,在呆子眼里,就算是逃避桃花劫,也逃得是楚楚动人。

笑死!好了,笑死人的鬼话就不说了。学学大观园里过来之人,先看看真正的桃之夭夭吧。

应对上【朱眉】又有【朱眉】云:想先生身非宝玉,何得而下笔?即字字双圈,料难遂颦儿之意,侯看过玉兄后文再批。

【朱眉】答云:噫唏!客亦《石头记》化来之人,故掷笔以待。

所谓的“玉兄后文”如下:

(听完黛玉的《葬花吟》后。)

这里宝玉悲恸了一回,忽然抬头不见了黛玉,便知黛玉看见他躲开了,自己也觉无味,抖抖土起来,下山寻归旧路,往怡红院来。可巧看见林黛玉在前头走,连忙赶上去,说道:“你且站住。我知你不理我,我只说一句话,从今后撂开手。”林黛玉回头看见是宝玉,待要不理他,听他说“只说一句话,从此撂开手”,这话里有文章,少不得站住说道:“有一句话,请说来。”宝玉笑道:“两句话,说了你听不听?”黛玉听说,回头就走。宝玉在身后面叹道:“既有今日,何必当初!”林黛玉听见这话,由不得站住,回头道:“当初怎么样?今日怎么样?”宝玉叹道:“当初姑娘来了,那不是我陪着顽笑?凭我心爱的,姑娘要,就拿去,我爱吃的,听见姑娘也爱吃,连忙干干净净收着等姑娘吃。一桌子吃饭,一床上睡觉。丫头们想不到的,我怕姑娘生气,我替丫头们想到了。我心里想着:姊妹们从小儿长大,亲也罢,热也罢,和气到了儿,才见得比人好。如今谁承望姑娘人大心大,不把我放在眼睛里,倒把外四路的什么宝姐姐凤姐姐的放在心坎儿上,倒把我三日不理四日不见的。我又没个亲兄弟亲姊妹。----虽然有两个,你难道不知道是和我隔母的?我也和你似的独出,只怕同我的心一样。谁知我是白操了这个心,弄的有冤无处诉!”说着不觉滴下眼泪来。

黛玉耳内听了这话,眼内见了这形景,心内不觉灰了大半,也不觉滴下泪来,低头不语。宝玉见他这般形景,遂又说道:“我也知道我如今不好了,但只凭着怎么不好,万不敢在妹妹跟前有错处。便有一二分错处,你倒是或教导我,戒我下次,或骂我两句,打我两下,我都不灰心。谁知你总不理我,叫我摸不着头脑,少魂失魄,不知怎么样才好。就便死了,也是个屈死鬼,任凭高僧高道忏悔也不能超生,还得你申明了缘故,我才得托生呢!”

黛玉听了这个话,不觉将昨晚的事都忘在九霄云外了,便说道:“你既这么说,昨儿为什么我去了,你不叫丫头开门?”宝玉诧异道:“这话从那里说起?我要是这么样,立刻就死了!”林黛玉啐道:“大清早起死呀活的,也不忌讳。你说有呢就有,没有就没有,起什么誓呢。”宝玉道:“实在没有见你去。就是宝姐姐坐了一坐,就出来了。”林黛玉想了一想,笑道:“是了。想必是你的丫头们懒待动,丧声歪气的也是有的。”宝玉道:“想必是这个原故。等我回去问了是谁,教训教训他们就好了。”黛玉道:“你的那些姑娘们也该教训教训,只是我论理不该说。今儿得罪了我的事小,倘或明儿宝姑娘来,什么贝姑娘来,也得罪了,事情岂不大了。”说着抿着嘴笑。宝玉听了,又是咬牙,又是笑。

读“玉兄后文”时,【朱眉】又云:不言炼句炼字、辞藻工拙,只想景、想情、想事、想理,反复推求悲感,乃玉兄之天性,真颦儿之知己,玉兄外实无一人。想昨阻批《葬花吟》之客,嫡是宝玉之化身无疑,余几作点金为铁之人。幸甚,幸甚!

妙呀!不愧是“ 《石头记》化来之人”。待故事演绎将尽,又有另一“ 《石头记》化来之人”批云:

【墨眉】“撂开手”句起,至“才得托生”句止,此一段作者能替宝玉细诉受委屈后之衷肠,使黛玉竟不能回答一语。其心思为何如,真令人叹服。予曾亲历其境,竟至有“相逢半句无”之事,予故深悔之。阅此,恍惚将予之委屈细陈,心身一畅。作者如此用心,得能不叫绝乎!

重读《石头记》,每每拍案叫绝,曹雪芹呕心沥血,我们这些轻薄晚生竞迂腐,总是用四书五经竖写横批,不得要领。想那宝黛共读《西厢》,读得是面红耳赤、情窦初开,同历人间真爱,我等读《红楼》却放弃唯美的中国,只解读近千年来的道德枷锁,与其说是解码《红楼梦》,不如说是枷锁《石头记》,不如唯美,葬得千年桃李劫,浴火重生。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历

« 2022-07-07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615
  • 日志数: 3
  • 建立时间: 2011-06-15
  • 更新时间: 2011-07-03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