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旧作十首

    2010-11-10 12:14:01   /   诗歌点评

    关于他的报道写诗对你的生活产生着影响他最初的创作缘于无意识抄来满满一本宋词花10年在一座塔楼上写诗他是镇子上的异乡人打发了很多不称职的日子你的命运是否越来越糟认同城市以为作刀笔吏将不会被莫名其妙的诗坑了一点也不夸张你全身心地投入诗歌事业他习惯慢对于当下的意识孤独破碎你一个人的世俗嘲笑着多少人的存在他不需要诗歌来挽救什么因为这世界从不孤独----------------------------------------------------------遥知兄弟登高遥知兄弟登高弱冠带霜17偶得冰天已降心在路途与谁煮酒或宅或请...
  • 诗人的坚守

    2010-11-10 11:21:29   /   诗歌点评

    如果诗人不抽烟不喝酒不胡作非为,他能不能坚守再如果诗人经商从政泡网络游戏,他能不能坚守收回诗人的问好,具体到诗人之死遍地开花,去罢搀扶着诗人的回忆,当冬日暖阳普照着长椅,饕餮也好磨牙也好你不要悄然逃离是的这些大脑在高速运转而当焦虑一次次挥来重拳乐观,无力回天,还是对着客人鞠躬致敬,如果诗人不叫你丈夫,妻子,虚拟的牧师惧怕了坚守,你何苦感谢国家清谈以及那一纸婚约当冬日暖阳让你放松舌头他能不能沉默地仰望领空...
  • 2010-11-09 17:36:10   /   诗歌点评

    蓄一床宁静,一次正眼一丝轻烟,你像贵妃省亲我是温水的侍从从了那面赏赐的经幡不回眸,学来技巧站在下风口收集潮起潮落是自然的闭合,你也曾躲在岸边等水漫过那久违的门帘反复欠一点,我守着还是你名字里的江么念罢虔诚相送,贵妃倦
  • 垃圾桶

    2010-11-09 12:40:56   /   诗歌点评

    垃圾桶隔在座椅间,斜跨着垃圾桶离不开的黑色塑料袋垃圾桶于是很沮丧,东西漏到垃圾桶的底,槟榔渣刺激垃圾桶的鼻腔,烟灰指导垃圾桶校准袋口的直径,这些垃圾桶每天忍每天按部就班垃圾桶只有一件单肩挎包每当身旁安静下来表示忙碌,不会及时处理消息来不及表达不满咽下沉默之前,尘土飞扬斜跨着当垃圾桶以此为职业病,便不再是普通的容器从喉咙吐出词语般的东西从一个坠落的过程开始垃圾桶只有一件单肩挎包于是硬着头皮站在这里...
  • 空旷的意义

    2010-11-08 09:20:00   /   诗歌点评

    车移动是因为我填充了它的呼吸带着目的,重访那些被我圈定的认识的,必然离开的地址只有进入前方的空气,它才能创造车轮的回忆,而我也掌握了抹香鲸的吐息,漂浮在承载的风景那里有梦里的床,仍挂着蚊帐为了托起我的肉体,它从孔状的经纬分明的平流层上恢复知觉这里是暖色麻布床单,贴身,一本诗集压在枕头下,而我换过很多姿势,哦,让它也跟着变老旧一点,拆走一些诗句作衣服这个似乎不好理解,购买心理学上说几秒钟的功夫就能降低冬外套在比较中的唯一性,导购员招呼着别人最后还要给它配上我的惋惜直到知觉停下来,它仍然是空旷的...
  • 刺猬的回音

    2010-11-05 17:14:22   /   诗歌点评

    刺猬进化着挑选合适的针尖是不是全球变暖,热闹扰了刺猬的心,忙里偷闲和猫聊聊,下午还很年轻不争,最初针尖疯长时外面还那么安静猫儿说黑暗里是平等的缓慢的,需要鼻子的外面土壤的味道满一点就被针尖刺破,猫也警惕那些已然熟悉的爪印它们都看不惯进化的车轮构造残缺而武断的尘埃说刺猬喜欢吃蔬菜热心地送回动物园是吗,或者更像猫能记住一天的琐事当夕阳偶尔忘记:解说柔软的回音...
  • 王储的帽子

    2010-11-05 12:35:21   /   诗歌点评

    把帽子抛过去接住阳光像一位王储修葺窗外的花园还有骨头里的潮气青草为沿是不是王国也在看我指环般大小有一马平川的跑道已经几天不迟到给花园一个闪光的栅栏有两匹马载着冬天熬着不油腻的温度这就是我和窗外的关系我和朝廷需要拆除缰绳想起这顶帽子就被想象赐福愿花园里恰好藏匿那枚指环
  • 无话可说

    2010-11-04 16:19:49   /   诗歌点评

    网线断了因为很久无话可说因为冬天还没有起风而你才睡醒阳光照亮端口你候命边穿上工作服也许很适合玩一场线上活动走出去纳入白色的沉静网络伸出电缆你不再注意冬天的雪人怕语言融化因为要与上传流量一起确认风向从而让阳光紧紧包裹跃跃欲试那足够慢的显现要求速度下传你有了态度你有了无话可说的闪动对话头像是你是我
  • 请问有QQ群么?

    2010-11-03 16:45:50   /   诗歌点评

    斑竹请问有QQ群么?群号多少?
  • 小木棒

    2010-11-03 12:31:28   /   诗歌点评

    如果要在语词之林注入想念如果背影只换来无辜的等待你还要什么答案对应的爱都成了失望如果你转身取回小木棒可能压在时间之轮粗心的不止是木棒的主人我们对一些事无能为力我们无法改变自己鱼死网破撑起那一天的小木棒还痛吗是不是要撕开语词不要韵分行不要数量时时提醒不要交给时间来裁决如果一个人的背影越来越薄如果这段时间是空白的可惜的沉默回应的我们丢了小木棒当光线穿透林中你将赋予空地那片曾被我回应的木棒之影...
  • 白色形象

    2010-11-03 09:23:00   /   诗歌点评

    你在绷油画布我想着接下来的第三段企业十年的展望裹住时间像云层和朝阳的游戏巧于吸收油脂越刮越薄的构图第一段比兴第一层以夜色和黎明调配我忘记开头的心情你有一根裹住瞬间的笔十年才画完白色起转承合是不是游戏的关键天开时那些溢出画框的形象[ 本帖最后由 枫夕 于 2010-11-3 09:27 编辑 ]
  • 若你在

    2010-11-02 17:18:54   /   诗歌点评

    问好礼貌的后辈敬之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我以推荐应和不照面我想这就是通讯信息的舞蹈时差的构造在那些圈定的公共场合为了被拜读给两个数据点击量跟帖力然后你才认可有些习惯早已养成晴天需要有人通知一个提醒自此不再下沉而我想对同路人说刺出一剑沉默若你在[ 本帖最后由 枫夕 于 2010-11-2 17:30 编辑 ]
  • 魔镜

    2010-11-02 11:23:28   /   诗歌点评

    魔镜魔镜请骗我不要说我是谁的囚徒像你那越摸越薄的躯体改嫁给我爱之人条件是孤苦一人抚育子嗣你为什么置于锁链的前端请替我转告远方那曾领受我初吻的妹妹魔镜看着养父合眼我却给了爱我之人必分的诅咒只照凄楚
  • 我过得慢且充足

    2010-11-01 14:21:25   /   诗歌点评

    我过得慢且充足像只寒号鸟欠债惧怕柔软的肉体感觉到人走远了落回广场拘谨地接近光不敢看镜子里的回忆不敢驱赶惧怕感觉到词语飞舞起来失去效用故意拖沓出让整个秋天的麦子我反而迷失总有一处角落允诺这明晰的裂痕那些光的亲属那些光的壳干脆合上困扰了我这么久寒号寒号摩擦粗粝的自己用一趟完整的旅途告别那面诘问答案的光之镜...
  • 销蚀

    2010-11-01 10:45:51   /   诗歌点评

    可能持续的嗡嗡声,除草机从江面退下来,要么太长太静你的烟丝来自身后我合上书,渺然横穿早八点,语词不见凋零,青石为岸,给了烟蒂清冷的怀抱应答几句,我接受了白色的销蚀你是我的邻居如梦初醒当江面重见天日当我的梦在书里化作烟丝,有些换气独钓窗外那隐隐的天际,谁是刀锋,道路上落满你的羽翼
  • 冬天需要红

    2010-10-29 11:18:33   /   诗歌点评

    我的小名就叫冬冬胆小鬼也用过爷爷喜欢买热乎乎金灿灿的油糕,给记忆里事件的主角爷爷存在于冬天的血缘我带着小名走进味觉需要一笔朱红我有了爷爷的笑容这件事说起来并不重要并不是,在写爷爷,在写红二者没有区别因为冬天需要走过很远的路赶上菜市场的一角温暖胆小鬼的心
  • 陶醉在沙漠里的小爱河

    2010-10-29 10:37:33   /   诗歌点评

    刺猬怎样互相取暖针尖摩擦将热量传到体内肚皮贴肚皮彼此钉在一起隐秘地直到腰酸背痛没有麻布被单细沙蔓延至十一月那时小河正在放弃速度刺猬储存坚果液态果冻几天的零花钱热情蔓延成一滴一滴也许是天籁之音十一月十二月革故取新慢到沙漠掩护了针尖
  • 旧作:痂

    2010-10-28 16:52:59   /   诗歌点评

    她没那么坚强,和那个年龄一样几年后的今天当我想起开脱还是惦念都已不再重要如三首歌如冬天的下午如一杯咖啡面对一段流水线上的铁轨还有必要揭露吗谁会在另一座城市奔波诉说不再寂寞是我眼中的她,还是她不愿面对的痂。在回忆之河的彼岸那幻影日记每天乘坐的车和在学校门口等待的他也许,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你那么偶然地想起一切想起那个装满礼物的盒,哦请原谅我的自作多情这首诗被你们一遍遍地读着原来时间还是会停留顶楼的空房才是归宿,页页泛黄读着我,她想都好久不见你过好你的生活你怎么仍忘不了十年间,哐当哐当行驶在各自...
  • 旧作:迟早我也会像他

    2010-10-28 15:42:19   /   诗歌点评

    一位文学期刊的编辑不聊文学了,他要投奔新的主子,忙于稿子与诗人们应酬低调不语我说不出这种悲哀只能死死抓住这双由文学的假象文学的误差、文学的回响处伸出的手,手!手里攥住多数诗人何时亲自打碎好奇与虔诚问题是我曾那么相信他给他稿件,说起来文学多空啊空到只是看一眼看看那双主子的手
  • 法海

    2010-10-28 11:43:43   /   诗歌点评

    不是出于嫉妒,不近人情只近佛理道可道,经文里他更像不断考证的速记员第一行写着物有类聚参透然后凭借法器世代相传,感恩,是不是苦难只为顿悟而存在菩提,布衣,七情六欲用以增进法力,一方面法力如海相信必能通过乡试,殿试高中,他不过是走向极端的落榜学子写得一手铁石心肠在最后一行忘记名字那么疼,驾驭心中的浮云
1345/7<1234567>

数据统计

  • 访问量: 27130
  • 日志数: 221
  • 建立时间: 2010-11-16
  • 更新时间: 2011-08-15

RSS订阅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