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我的遗书

发布: 2018-3-07 10:27 | 作者: 赵一凡



        我主动离开这个世界的惟一原因是:我对自己的病绝望了。我曾立愿:如果我活着已经对人们没有好处,而只成为别人的负担时,我就得自动退出人生的舞台。因此,我实践了自己的誓愿。希望所有关心我的亲友原谅我的这一(可能是愚蠢的)行为。
        希望不要为我再花一分钱。把我的身体送给医院,我得过几种顽症,现在还有膀胱结石,可供医学解剖研究和学生解剖实习之用,如需要也可采作标本,剩余无用部分也不必再浪费电、火,埋在地里归还大地母亲作肥料就是了。我得一生对社会的贡献太少,这是最后一次微薄的贡献。
        我生前曾认徐晓为妹妹,了解我的人不多,且多已不在人世,徐还算比较了解我。我的书籍等遗物,特别是我收集的资料,请徐晓替代整理,她认为有用的,请她保存。我曾有一个愿望:找一个有志者合作整理一份文化革命的真实历史,供后人参考。如果遇到这样的同志,请徐晓把我积累的许多文化革命资料转送供其使用。
        赵一凡
        写于1977年
        
        原件暂缺(现由徐晓保存)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