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我的简历

发布: 2018-3-07 10:24 | 作者: 赵一凡



        我叫赵一凡。男,39岁,原籍浙江义乌。家庭出身革命干部。文化程度相当大学。
        
        我1935年出生于上海。我三岁时,日寇侵华,上海沦陷,父母因工作无法照顾我,设法把我送回浙江义乌老家。不久日寇侵浙,又逃回上海。逃难路上我正出麻疹,又传染了猩红热、白喉等小儿传染病,接着并发肺炎,最后又转成肺结核、骨结核。从四岁到十岁,卧石膏床六年,到1945年才基本痊愈。
        
        1942年,日寇侵占上海租界,我父亲因参加左翼文化工作,不能存身,上海党组织送他到苏北根据地,我随母亲留上海治病。1945年日寇投降前夕,上海白色恐怖严重,我的病已基本治愈,可以行动了,就由组织上帮助我们化装成难民,通过敌人封锁线去苏北根据地找到父亲。
        我到根据地后,日本就投降了。不久,蒋介石又发动内战,大举进攻根据地,我随父母的机关从苏北、鲁南、胶东根据地步步撤退, 1947年秋到大连。这几年的生活基本上是战争环境,行军生活。
        我自幼生病,没上过学校。到大连后,我十二岁,插班到小学五年级。这时大连的中小学学习苏联,十年制,有劳动课。我因参加劳动(抬木头盖房子)过累,主要还因为几年行军生活中环境艰苦、劳累(行军路上过敌人封锁线时一晚上要急行军七、八十里以上),身体亏了,所以上学三个月后,我的骨结核病又复发了。这次病比第一次更严重,由于病灶压迫神经,下半身麻痹,两腿完全瘫痪了。大夫都说治不好了,不用治了。但我自己还是比较乐观,卧石膏床九年,从1948年一直到1957年才终于把病养好,能起床了。只是两腿瘫痪至今尚未完全复原,走路还得拄双拐。
        我因长年卧病,只上过三个月小学,其余都靠自学。我四岁得骨结核后,大夫让卧石膏床静养,不许起来。但四岁的小孩正精力旺盛,躺不住,父亲就买来一盒看图识字片,教我自己看图学字以消磨时间。小孩记忆力好,很快就把一盒两千字学会了。父亲又给我看小人书,以使我能安静躺着。当时上海小人书品种很多,我看了总有好几百种,开始只看画,要别人给讲;后来发现小人书的说明文字也看得懂(因为有了看图识字两千字的基础),就自己看了。渐渐地小人书也不能满足了。又拿父亲书架上的字书来看。从6岁起就看了《西游记》,因为它的故事很吸引我,加上《西游记》的故事早已从小人书中看熟悉了,所以看起来竟然没有多大困难。遇到不认识的字,上下文一串,也能看懂它的意思,但是因为没有老师,所以很多字都“秀才认字念半边”,如唐僧我念唐“會”,牛魔王我念牛“鬼”王,但是我知道“僧”字是和尚的意思,牛魔王是牛精,念白字并不影响我理解书中的意思(这样,以后的许多年中我一直是个“白字先生”,最后,我下决心读了一本字典,才彻底纠正过来)。这部《西游记》我反复看了许多遍。此后,看别的书就不困难了。在十岁以前,我就看了许多书,包括《鲁迅全集》这样的大部书。因为看得多,阅读速度较快,一本六、七百页的长篇小说,一天就可看完。由于从小看书多,所以我比较喜欢文学,尤其喜欢儿童文学。十三岁时在养病中曾编写过一本《新少年故事》,在大连光华书店出版。
        在大连时,学俄语的空气很浓,我也从广播俄语讲座中自学了几年俄语,依靠字典帮助能阅读一般(俄文)书报。
        我第二次病愈后,本来打算上大学,曾去人民大学文学研究所旁听过一学期课。当时文字改革出版社新成立,工作缺人,要我去工作,我就未上大学。从1959年11月到1962年底,在文字改革出版社编辑部儿童读物组,做儿童读物编写及注音工作。当时以临时工的名义进去的,一直没有转正,1963年机构精简时,把我裁减回家。(当时文改出版社还有几个临时工,他们都是工作半年、一年后就转正)机构精简时调到别的单位工作;而我工作了三年,在机关里加入了共青团,却不知为什么一直没给我转正。我自己当时也不懂这些,没看想到要求转正)。
        1963年至1965年,我在家里替人民文学出版社、商务印书馆、世界知识出版社等做校对工作。校过的书,较大的有《红楼梦》、《聊斋志异会评会校会注本》、《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等几十部。由于我对校对工作比较熟练,错误率低,所以校《现代汉语词典》等要求校对质量高的书时,我担任最后校次。
        此外,从1963年起,由于我的团组织关系转到街道,所以在街道上做团的工作(街道上有个学生团支部,成员多为因病休学的大学生和中学生),担任过团小组长、支委、支书等。因为一直担任团干部,所以到文化大革命后,1973年才离团。
        从文化大革命后近十年来,我一直在家中没有工作。我现在年龄越来越大了,深感不能再这样呆下去。我现在除了因骨结核后遗症下肢瘫痪未完全恢复,走路尚须拄双拐外,身体还是不错的,每天工作、学习都在十小时以上。除了体力劳动外,一般脑力工作及某些坐着工作的体力工作,我都能够胜任。我自幼在革命队伍中长大,现在又有一定的工作能力,迫切希望参加革命工作,为建设社会主义尽一份力量。希望有关领导根据我的情况安置适当工作为感
        
        我能够做的工作有:
        一、出版社。我比较喜欢儿童文学,对少年儿童读物比较熟悉。对汉语拼音比较熟练,拼写拼音读物、注音、打字都可以。一般编辑儿童读物、通俗读物、字典等工具书的工作我都可以担任。另外,对校对工作比较熟练。
        二、图书馆或资料室。我自学过图书分类法,对图书分类编目工作比较熟悉。我也比较适合作资料工作。过去学的俄语,因多年不搞生疏了,但如工作需要也可以再拿起来。
        三、机关、工厂资料室、情报室的暗室。我自学过暗室工作。一般冲洗胶卷、洗印放大照片可达专业水平。特别是对资料、图片的翻摄比较熟悉,曾帮一些工厂、学校搞过展览图片的翻摄工作。(附翻摄样品)。
        四、某些工厂。我养病中经常帮别人制作和修理半导体收音机、万用电表等。所以无线电工厂的工作我也可以做。
        以上几项是我比较熟悉、适合做的工作。此外一般脑力和坐着的体力工作(如金笔厂、手表厂等)我也都可以做。
        (根据年龄推算,此件写于1974年)
        
        赵一凡“我的简历”,1974年为请求街道办事处安排工作而作。
        原件共7页,现存香港城市大学邵逸夫图书馆。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