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陈东东近作选

发布: 2017-6-29 15:38 | 作者: 陈东东



               

        顾阿桃¹
         
        经过冷摊瓦覆盖廊棚的中市桥
        你看见她经过你
        叶群的顾妈妈
        捧图画讲稿,踏水泥船头
        脚下是还没有变黑的河流
         
        经过五角星门楣的新华书店
        你看见她经过你
        许世友的顾妹妹
        胸佩像章,披印花兜头布
        上面是三叉戟划破的天空
         
        经过后你依然看见她经过你
        碰翻了文革瓷杯具里腾腾的热茶
        毛主席的顾模范
        没弄湿领袖,弄湿了衣襟
        不够本钱去摆弄几件红色假古董
         
        她背起冷饮箱叫卖着经过你
        呵斥你对她摁下的快门
        沙溪的顾阿桃
        躲着大太阳,喊一声口号啊棒冰
        啊捧冰!用一个冷颤突然经过你
         
        1:顾阿桃(1914-1998)江苏太仓沙溪人,因不识字而请人画示意图提示宣讲“毛泽东思想”,被叶群发现竖为“标兵”,并得许世友等人关照。1966年受邀参加国庆观礼,在天安门城楼送给毛泽东一份她的看图讲用稿。文革时期颇为风光,文革后日子贫困,常在街头叫卖冷饮。
         
         
        赠给一部长篇的短篇
         
        无心再读小说的时候,会否
        仍有
         
        满城期待故事的听众
        围拢锥形笔尖的飞船
         
        它就跌落在郊区早已沙化的地带
        懂得如何杜撰的宇航员
         
        及时坐在了叙述学中心
        当我
        从登月舱迈出历史一大步
        玉兔、桂花树、广寒宫殿和人立的
         
        蟾蜍,还在以阴影的方式投射
        还在将清辉用作依据,并且映衬
         
        清辉对一切阴影的明澈。这就像
        演义,章回接章回
         
        关键情节过于传奇,必得要
        更其梦幻的诗句来证实
         
        而我失重于环形山上
        我每一次艰巨的凌虚高蹈
         
        在无何有真空,都踏破人长久
        没收芳馨悱侧的但愿¹
         
        现在,只剩现在了,当我从
        登月舱返回本地,会否
        仍有
        焦虑于无限现在的听众问
         
        梁启超倡言诗界革命,意思也无非
        不可不先新一国之小说
         
        1:梁启超《饮冰室诗话》第一则云:“我生爱朋友,又爱文学,每于师友之诗文辞,芳馨悱恻,辄讽诵读之,以印于脑。”
         
         
        噩梦
        (来自李青萍的一个画题)
         
        还能接续记忆;还能从连贯起来的记忆
        趔趄着,迈向通过台,去查看镶在车窗边上的
        行程时刻表——未来已经被精确限定。每分,每秒
         
        正当火车头轰隆隆撞碎,车厢摩擦得星光发烫
        道岔旁的另一惊醒者,也刚挣脱没鼻的泥泞漩涡
        回到了夜半安稳的床榻,不用再忍受,自己发出的阿鼻尖叫
         
        但他们仍心悸;他们以重返现世去刻意忘掉的
        同一个梦中人,此时画完了当天的构图,在地球那端昨日
        又睡进风暴眼午后。她会,又梦见他们,又梦见他们把
         
        他们梦见的往昔,跟梦想不到的往生接轨
        他们的时刻表,靠她幻视的速率来制订
        他们并且猜都猜不透,怎样的一只手,会去扳她的无意识道岔
         
         
        剩山
        (来自关晶晶的一个画题)
         
        一个词补天,一些词奔赴
        从百万亿光年的此刻远方
        灰洞替换黑洞
        几枚硬币几粒斜阳
        在棋局的戏剧宇宙里无向
         
        也没有了烂柯旁观的樵夫
        废墟维修部邋遢的柜台上
        电视机北京依旧在播放¹
        雪花点翻译的大爆炸消息
        星云冷却于气,诗行
         
        聚合,虚空浑成孤寂的
        五色石。裂变之下,航天舱
        倒扣,山顶洞人的石斧铭言
        还未及风化。未来,即洪荒
        无限记忆跟万古愁相忘
         
        1:1958年北京牌820型35厘米电子管黑白电视机试制成功,是为中国第一台电视机。
         
        
        读一部写于劫后的自传
         
        死亡营有一个虚妄的结构
        出生于其间或许偶然
        那么他只为必然成长
        他如此年轻,期盼获救
        能够熬到幸存的第二天
         
        他将活进——仿佛得以
        支配虚妄的第二宇宙
        并且替换——在它前夜
        毙命的自己:头顶越来越
        绝望的标志,看更高处
         
        盘旋的星空引起无数
        飞升的意愿。如果他摘来
        几颗悬浮月,他会否尝试
        其中最为诱人的如果?球面镜
        反射主宰之光,又映入他那枚
         
        不该被抹去的挣扎的侧影
        ——他醒在劫后陌生的早晨
        长窗敞开,自由的鸟鸣引起
        惊异。如何置信呢?啁啾
        过于美妙,充斥第二命运
         
        而当一颗心经历了过于
        美妙的白昼回到黯然
        敞开的长窗下,他又领受
        从来不能够领受的明净。那是
        想象,想象随所欲夤夜漫步
         
        那是临终最后的意愿,开始
        第二生必要的理由。如果他
        因而,尝试了最为诱人的
        如果,那他就获知,就被
        抹不掉的已逝照临——清辉
         
        投向每一种闪烁,闪烁一枚
        相同的幽魂。这新的球面镜
        并不反射殉难之光,又该
        何皎洁?又能将他怎么去
        定义?!——他唯有继续
         
        到锦锈未来继续逆溯,穿透
        必要的死前之死……死者才是
        真正的幸存者,在他体内激活
        不死。他回忆他的每一天今后
        ——直至虚妄的死亡营之生

21/212>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