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绿林侠盗的艺术传奇

发布: 2017-5-18 18:25 | 作者: 海曙红



        西德尼诺兰是澳洲很有名也很有国际影响的画家。他早年画过不少风景画,但他却是以画绿林侠盗奈德凯利闻名澳洲的。近日,悉尼苏富比画廊正在展出诺兰的一批油画,出自私人收藏,公众难得一见,画中人物全是凯利这个澳洲家喻户晓的绿林侠盗。就在前几年,诺兰的油画《头等神枪手》以548万澳元创下了澳洲油画拍卖纪录,那幅画表现的正是澳洲殖民史上赫赫有名且至今尚有争议的侠盗凯利,画面上,藏身于丛林之中的凯利头戴自制铁盔手执步枪,正与前来追捕他的警察周旋。
        关于绿林侠盗奈德凯利的故事,澳洲的小说电视电影都有描述,版本很多。除了细节有些差异,主要情节和结局是一样的。凯利于1855年出生于维多利亚一个爱尔兰移民家庭,他的父亲是流放澳洲的爱尔兰囚犯,所犯罪行就是偷了两个面包。爱尔兰人在当时的白人移民定居者中算是少数派,因他们信奉的是天主教。而爱尔兰人偏又天性倔强充满反叛精神,凯利的父亲一直小罪不断,且每次都获重判,一家人因此长期受到警察当局的歧视和纠扰,这给成长之中的少年凯利投下了阴影,也为他日后的极端行为埋下了诱因。
        父亲死后,凯利一家穷困潦倒,家产被附近的大财主巧取豪夺,年轻时的凯利尝尽人情冷淡,他偷过钱偷过马,曾与警方发生过冲突,后又被警方定为杀人嫌疑犯而躲进丛林。凯利后来和几个有相同经历的人结为伙伴,出没丛林,劫富济贫。他一心想洗清罪名却事与愿违,后来与警察的周旋一路升级,最后成了当地银行劫匪首领。由于凯利开枪打死了三名警察,他和团伙们遭到当局通辑。在社会上有权有势的人看来,凯利是十足的强盗嘴脸。但对穷人来说,凯利却显得温良恭俭让。当局曾巨额悬赏捉拿凯利,却总是迟迟不得归案,显然有人暗中施援。直到1880年,警方对凯利团伙进行大规模围堵,在最后一次交火中,凯利身着自制的铁盔铠甲拼死反抗,以一挡三十余警察,但最终难逃被捕判刑的结局。
        尽管凯利在澳洲殖民史上是银行劫匪的首领,多次与警察发生冲突,并有打死三名警察的记录,最后被判以绞刑,但在澳洲文学、电影和绘画作品中,他常常被刻划成罗宾汉式的绿林侠盗。在澳洲两百余年的历史上,凯利常以反抗殖民统治者的形象留在后人心中,许多澳洲人甚至奉他为民族英雄。凯利是否可称为民族英雄,至今未有定论,这得由历史学家去评说。有意思的是,一百多年来,凯利和殉职警察两个家族的后人都纷纷自发性地研究这段历史,直至今天都在继续着谁是谁非的争论。
        重要的是,艺术作品让凯利这个有争议的历史人物永久地留存了下来。澳洲以凯利为主角的电影及小说很多,而画家诺兰从1940年代就开始画凯利这个绿林侠盗,一画就是二十多年。整个系列的画作犹如连环画,若连起来或可制作成一部无声的电影。 诺兰的画是让凯利成为故事的主角并述说自己的故事:凯利曾借着夜色,把大牧场主的许多牛羊赶走并分给穷人;凯利曾在夜幕下的丛林中,躲在树后偷看营火旁的警察,他们为了追捕他而显得晕头转向精疲力竭;凯利曾头戴铁盔持枪骑马,从容不迫地走在望不到尽头的大地上……
        诺兰以创作有关凯利的作品扬名澳洲画坛,其实他并没把凯利当英雄来画,而是当作一个传奇人物来画的。一个传奇人物的神秘色彩在于这片土地的神奇,想想凯利在丛林里风餐露宿拦路抢劫,他是怎样生存的?他持枪骑马穿过了多少溪流山谷?他与武装警察打游击似地周旋了多少时日?凯利总是身着自制盔甲头戴厚重的黑色铁盔,感觉像个外星来客,却又能和谐融入他流浪般走过的山川大地。在诺兰笔下的叙事性画面中,凯利有时化身成了一棵树干或是一个山头,好象凯利已隐身在自然之中,变成了风景的一部分。
        近年来,诺兰描绘绿林侠盗凯利的油画在国际拍卖市场风生水起,可以说归因于他这个画家很会讲故事。诺兰曾说过他喜欢在风景中加入故事,因为故事会让风景变得生动,而凯利的故事在他的画布上也成了某种艺术传奇。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