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读黑光诗集《晨曦之车》随感

发布: 2017-5-04 18:10 | 作者: 冷铜声



        黑光的诗,之前在网络上读过一些,现在更为系统地通读他的诗集《晨曦之车》,被一种从浅海潜入深海的深邃感和从山谷爬上山峰的辽阔感所裹挟、摇撼,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有三五首诗,让我流连忘返,念念不忘,一有空隙便展开吟咏、感叹。
        这两首在书页间相连,我就信手拈来,与诗友分享。
        第一首《清明的马头琴》攫住我的是诗歌整体所营造出的激荡回肠、凄清哀婉的意境。草原,我没去过;马头琴,我听过。那悠扬孤绝之声牵拉你的魂魄,把你轻轻提起,带往一个辽阔的幽暗的神秘之境。马头琴前著清明二字,倍增其哀伤。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夜晚,诗人听着马头琴的乐曲,彻夜不眠。诗人到底想到什么,到底为什么而彻夜不眠,剥离诗的背景,我无从得知。但是从诗中所描绘的意象可以揣摩一二。凿空的城,这个城,应该与心灵、信念、意志、理想等精神之城对应。它被凿空,被铁镐那般的蛮力、强力。我认为,它的直接作用力不是来自乐曲,而是现实之力。而乐曲所带给他的,不过是被凿空后所激发出来的幻象,一种空虚、失落、怅惘交织在一起的迷失状态。在“海水老去,云朵走失”之孤绝之时,一只鸿雁的出现,无疑给人振奋、向上的力量,这也是一切希望之所在。子夜是最黑暗的时辰,但它也是好时辰。“黎明的蓓蕾”带来色彩的爆裂与绚丽,产生峰回路转、各种元素互相渗透与较量的冲击力。随乐曲而来,又随乐曲而去,像海浪冲刷过的沙滩,给诗人留下不尽的思绪。在睡与醒的交替轮回中,我委身泥土和根的愿望,已经超越有限,回归本源。这首诗,我想,它所表达的,不是日常生活惯有的那种情绪波动,而是与更高意义的为理想而牺牲、奉献等隐蔽的意旨息息相关,与“化作春泥更护花”的诗意有异曲同工之妙。
        第二首《苏醒》简练而丰富、平凡而奇崛,以小搏大,张力强劲,给人很大的联想空间。起句色块由浅而深,由深入浓,它所喻指的美的和趋向于美的都被东风吹醒。诗人希望醒来的全部醒来。这个世界进入大团圆的美好和热烈,是梦想在千曲百折后的最终胜利。当一切都苏醒过来,诗人笔力突转,以一种不可质疑的强大的悖论逻辑,让风把心中的死者也唤醒。诗就在这猛力打出的一拳后戛然结束,留下久久不息的力量的回旋。这首诗以不凡的起句杀入,以强力的尾句刹声。它所制造出来的美学效果让人惊叹。同样,因死者身份的可猜测性,他们与美的和趋向美的应该保持一致,或者说他们就是为美而战的英雄或烈士,他们的复活,给诗人的梦想涂抹上一层浪漫的色彩。这色彩,像起句一样浓烈与绚丽,像他们的人生与战斗一样,浓烈与绚丽。
        
        附:
        
        《清明的马头琴》
        
        是什么声音,凿空了你的城。使
        海水老去,云朵走失。让一只
        鸿雁,盘旋于马头琴的上空
        
        这是子夜的水。是黎明的蓓蕾爆裂于
        无梦空间的好时辰。是抚琴人和草原之驹
        且行且退,消失于《天边》的一刻
        
        哦水仙睡了,梨花和桃花醒了。在清明时节
        被一场及时的雨打成碎片。我愿意
        纷纷扬扬,委身泥土和根……
        
        附注:是夜,听贺西格马头琴曲《天边》,通宵无眠。
        
        《苏醒》
        
        浅绿,深蓝,乌黑——这些美的
        和趋向于美的,都被温润的
        东风吹醒——
        
        东来西去的风伯啊,你吹醒了
        虫子们的食粮,也吹醒了
        我心中的死者……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