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生死书》等5首

发布: 2017-4-27 17:01 | 作者: 丁南强



        比邻
        
        对面搬来邙山,把塔置于窗口
        当我抬头,修成正果的明月外面
        是夜空透明的大圆镜
        二月栽在山里的牡丹
        活了,跳出水声的青蛙
        游离七星瓢虫的岸
        身披月袍的竹子,带来清净的心
        西隔壁的周山,发出均匀的鼾声
        它梦里送来桂花,我的又一乡邻
         
        蟋蟀鸣叫,花丛中飞舞的月光
        不是来自月亮
         
         
        生死书
        
        落叶的两面忽然是天空
        又忽然是大地
        人间在它的侧面滚动,晕眩
         
        栽一连串的跟头,最终
        落到眼前的不是落叶
        而是秋风赠送的生死书
        弯腰拾起,又庄重地
        放回原处
         
        眼前枯萎的灌木丛
        微微摇动,突然有了生命
          
         
        秋风谈
        
        秋风老了,
        开始弹奏虚无。
        我在桐树下,对凋零怀有深深的敬意,
        必须承认:
        我的面孔就是一片落叶,
        飘过蒙尘的面具。
         
        不为终极问题,
        弹琴。
        当夜来临,晚餐后的
        人们没有去山上,
        围坐空地闲谈,享受秋风带来的凉意。
        半个月亮,在天上主持。
         
        迎风,
        一个人逃。
        蝉鸣,鸡叫,犬吠,邙山公路粗野的引擎……
        全部封存进耳朵。
        这么多年,
        我才知道喝下的月光没有疗效。
         
        净身的梧桐,
        摇着手指。①
        人们纷纷落入梦乡,
        成为另外一种凋零。
        我飘过,
        自身的落叶,卸下秋风的重量。
         
        梧桐弹奏自制的
        琴。
         
        注①:摇指是古筝的一种演奏技法。
         
        
        悲窗
        
        北窗收进邙山,松涛
        猞猁挪来的亭子
        呼啸的落日
        关进体内,作休止符……
         
        ……黄鼠狼分泌黄昏
        狐狸从邙岭归来
        昨日蛇,今夜鼠
        在刺猬张开的早晨,变什么
        唯独变不回自己
         
        ……就这样立在窗前
        极力地,一层层撕开自己
        扔到窗外,还原为鸟鸣
        松亭,溪水,起伏,枯荣
        以及眼中不断定格的塔影
         
          
        郊野图
        
        喜鹊的喳喳声抽出新枝
        枯槐筑好巢,漏出的鸠鸣
        奏响黄莺的竹笛
        吹落的浆果,露珠一样飞
        饮醉的野猫,抓疼
        自己泥塑的影子
         
        眼中飞出蜻蜓
        青蛙背绽开荷花
        大腹便便的癞蛤蟆
        建起天鹅心理咨询室
        溪边的蛇出轨
        野味连锁店开张
         
        黄蜂接管山风和香火
        住进吕祖庵的云彩
        接走算卦的白鹤
        留下的大片空白
        一只苍鹭衔着青牛
        背上的落日,翻过山岭
         
        翠云峰的塔尖蘸满
        天空的墨汁,我从国画走出
        穿过了无痕迹的翠云谷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