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诗十二首

发布: 2017-3-23 15:05 | 作者: 庞白



        成为月光里的石头
        
        在秋天,我无法动手给自己致命一击
        草也一样
        我们站在山坡上
        英雄一样遥望远方
        我们愿意等月亮西斜
        让狗日的月光继续如水
        浸没我们
        把我们变成能致命的石头
        (20161006)
        
        
        风来,火来,又去
        
        风来,又去。但风还是来
        神的脚步,也是
        携惊雷
        从远方来,到远方去
        刚进青绿,又逢枯槁
        
        山火也是,来了,又去
        先在树梢高处,后到黄泥表面
        最后深入到岩石中
        一遍一遍,岁月的水那样
        一瓢泼出去,另一瓢,马上又泼了过来
        飘忽不定的山火
        让忧伤躲避不开炙热
        也让炙热摆脱不了忧伤
        (20161003)
        
        
        喜欢那束光打在脸上
          
        多么喜欢那束光,棍子一样打在我脸上
        这让我想起童年
        那些既平常无比又光怪陆离的往事
        我为此相信一束光
        是潜伏在时间深处的万千匹野马
        不论有没有扬鞭的人
        那些野马都会从苍茫大地纵情掠过
        有时卷起漫天灰尘,有时只留下一道影子
        (20160815)
        
        
        从天上走过,他抵达破碎和宁静
        
        他从屋顶走过
        ——一个白色的词
        在黄昏,雨那样
        滑过悬崖
        
        芳香之处,他高于劫难一尺
        他无意踩中的枯草
        携他瞬间抵达宁静
        也瞬间抵达了秋天的悲伤
        和破碎
        (20160929)
        
        
        国王
        一一写给父亲
        
        自始至终,你都在我们
        悲伤的猜测中,独自生活
        从一个地方消失
        然后,在另一个地方出现
        ——那是上世纪开始的事了
        
        现在,圆月即将降临
        老旧的日子
        要升起新鲜的幽香
        而经久不息的幻觉
        也已在露水中
        重新浇淋出一条通道
        通向你的国度
        你用这些年
        成就了一国版图
        这是越来越明确的事实
        
        我相信你这一国之君的圣恩浩荡
        胜过古今帝王
        你在另一个世界
        继续统管我们
        一一永远的子民
        我们的欢悦、离合,以及我们也无法理解的悲伤
        (20160904)
        
        
        不论
        
        夜色在初秋的风中
        又慢慢硬了起来
        赶在季节还未将冰霜印上窗玻璃
        赶快把空气、雨、灯光、人类
        暂且寄存别处。或者全都忘记了吧
        包括经久不散的某些味道
        
        还有别的。比如神、命运和花朵
        或者一块岩石。不论它们是否会融化
        (20160904)
        
        
        圆月
        
        它还是在那里。摸不到的
        半空中。它没变,每年中秋,都那样
        淡黄,圆润,像纸糊的灯笼
        照在野地上,像谁胡乱放了一把火
        (20160831)
        
        
        带刀慢行
        
        带刀慢行。他穿过街市,穿过山川
        穿过河流,穿过草原
        他碰到过有多人。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
        有男人,也有女人
        有现代的,也有古代的
        有高的,也有矮的
        
        他不想跟谁动刀子,他只想找到那个杀害他的人
        把刀子还给他。这把刀不能再杀人了
        刀刃和刀柄已锈蚀得像腐木
        如果用这把刀捅肚子
        最多像用画笔在肚子上抹一下
        留一道可有可无的黄色痕迹
        (20160816)
        
        
        沙滩上不去想一粒沙子为什么洁白
        
        不去想一颗沙子为什么洁白
        它躺在沙滩上的理由
        不去证实它和海风的关系
        波浪汹涌过后
        彼此认不出熟悉的对方
        不去想太多无解的事情了
        往事渐行渐远
        唉,太多的刻骨铭心
        无从印证
        陌生于时间的,如霜白过头顶
        纷纷落下
        
        也不去想海浪的声音
        表达什么
        不去想万物的光辉
        揉进黑暗,而黑暗消失于光明又萌生光明
        不去想从没来过的未来
        和永不再来的过去
        日子渐白,笛声高远
        沙滩上
        没有理由只想一粒沙子为什么洁白
        它那么洁白
        我却像视而不见
        (20161104)
        
        
        返芦笛岩鲁家村
        
        石头上的男人,消失
        又出现。暮色苍茫,小雨无限
        这都是无法确定的事
        
        然后,回到鲁家村
        迎面而来的白墙和灰瓦
        深藏冷而又暖的怕恐
        
        突然记起,也是这样的时节
        花朵的鲜艳,斑驳,流水和石头路
        羊群一样漫过
        
        而桂花树下,冬已近,那潭湖水
        仍没流经秋天
        (20161114)
        
        
        三江县岩寨村合龙桥下,遥望
        
        没有人知道我在这桥下站着,身披黑暗
        和远处亮堂的鼓楼一起,慢慢收藏哀愁。一轮明月
        时隐时现。云中的来客,是世间的影子
        而群山逐渐醒来
        
        为纪念一场生活的破绽,我爱这陌生的三江,爱岩寨村
        合龙桥,和程阳桥。我爱走过桥的所有生灵
        江水蜿蜒,祖国在我身后
        我也爱他们。更爱你
        
        今晚,我就这样爱着异乡的木楼、腊肉、泥路和石板
        清晰的水流声和寂静,如风吹过耳
        我一次又一次念叨要去喝油茶
        而所有的木门紧闭,只有虫鸣,唤我以我温顺的呼吸
                    (20161116三江程阳)
        
        
        西湖边有青藤,而冬阳西去
        
        三楼阳台竹林中间
        茶香袅袅升起,又散去
        
        黑发低垂。白发朝天。西湖那边来的冬阳
        阳光里有黄铜的质地
        
        万物安静一一这是我相信的天地
        在这个下午,影子
        错落成时光的花瓣
        来到脸上。缓慢又果断
        (20161207)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