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南中国海漂来的泡沫(下)

发布: 2017-3-09 18:16 | 作者: 王新华



        
        王洱浑身冰凉,一下在从头到脚,他张着嘴,愣住了。两分钟前王洱接到电话叫他去计算机中心人事部。人事部经理把门关上,自己做在大办公桌后面,也没招呼王洱坐下:“这个文件你拿去,是一个副本,同样一个送给你雇主。你的合约到时了,center(中心)不会再和你签约。”他看看王洱站在那里一脸茫然,没反应过来,“你懂我讲吗,你可以收一下自己的东西,离开center。”怎么,被解雇了?一年以来,不是好好的吗,为什么?“为什么。”“reason(原因)吗?我不懂,我是human resource manager(人事部经理),执行而已。你的合约还有十天expired.(期满),你可以回家休息十天。”说完,她转身看电脑,不再看王洱。胡里胡涂地,晕里晕乎王洱拿起副本,走出经理办公室。
        王洱慢慢走向自己的工位,他摸不着,想不明;被辞退了,为什么?以后又该怎么办,更不知道,感觉冰凉。他首先检查自己,他不会偷懒,潜意识里就是努力工作。这一年,他认为所有交给他的工作完成得都是超越很好。而且做事速度非常快,以致于很多次上一个流程的事情未完,来不及交给他;这样工作安排不来,他还得等半天无事可做。“啊?我应当有功才是呀。计算机部软件工程师几十个,好多年看不到问题,是我找到的呀。”王洱发现他们庞大物流系统的潜在漏洞,一星期前才给顶头上司David Ng送了报告,提出系统整体修改的方案。“这是怎么事?”他不明白,呆坐在工位里。这里的所有工作和问题,对他来说,几乎不用他什么脑力。怎么会一下被解约了?再想想,在这里他也没亲戚,也没其他的个人的杂事需要办理,所以在这一年里他没迟到,没请假。只有两天病假。从别人对自己的态度想想,王洱慢慢有点感觉。自从他来到计算机中心到现在,软件部主任 David Ng对他态度有很大的变化,为什么呢?不应当啊。他不明白这种变化的原因。
        王洱看着桌上文件夹,橱斗里自己撰写的文档、技术资料、程序、系统修改方案等等一大堆东西,站起来把它们都放堆在桌角。对王洱来说,这些东西都是垃圾。在他看来它们没有发明、研究和开发意义上的价值。也没有今后做参考的意义。等于在这工作一年,王洱不认为做过什么自己看的上并有创作价值的事。他几乎什么也没带走,一个水杯,半盒烟,还有两份打印的简历,不能留在这里。这里已经和他没关系了。王洱给李节打了个电话,对方很吃惊。简单说了几句。王洱站起来,尴尬地和周围的几个软件工程师点点头,在莫明其妙的目光中离开。
        下班后老杨回来,老古也来了。老古在附近排挡请便饭。杨、谷二人劝劝王洱宽心。他们问王洱情况,听他讲这一年的工作,活动。“那些技术,程序对你没难度,工作也找不出毛病。为什么忽然辞退你,还有十几天合约才满呀?”王洱说他感到顶头上司David Ng起初对他很好,后来态度变了,很不友好,但自己工作都完成的很好,所以没在意。
        王洱第一天到计算机中心,他就听说自己是David Ng(黄先生)专门要来的,感到高兴。那天早上他坐在会客室内,David Ng亲自带了好几个人欢迎王洱。和王洱谈话,表示一定要培养并重用他。他拿来两本书,问王洱使用过IBM大型机吗?王洱说没有。他很高兴,点点头说这样的大型机是不会卖给中国的。他拿起一本书说这是COBOL编程语言。王洱说他没用过。DB2呢?王洱说他没听说过。David Ng更高兴。他还给王洱介绍他主持开发的大型系统,很了得,今后的工作是围绕这个大系统。他很高兴地告诉王洱,你不用紧张,不要有压力,我会慢慢教给你,你需要什么帮助,大家都会指导你。
        David Ng 把王洱带到工位上:“今天就到这里,你到处看看。”王洱赶紧说“现在才上午11点,该做工。”
        “不用紧,你看那边是咖啡厅,休息室,再和大家见见面,休息吧,今后有你学的时间。我明天上午给你讲解。”王洱看见他走的时候挺有气势,身后跟着好几个人。David Ng把两本书留下,是COBOL和物流系统。王洱感激不尽,当时就想:“真是个好人,我将来一定加倍努力,什么事情做的都要尽量超过他要求,用我的本事发展和完善他的系统。”
        第二天上午,David Ng来了,亲自给王洱讲一下COBOL,说这是商业软件的通用语言,Common Business Oriented Langauge,企业管理语言、数据处理语言等,DB2嵌入在其中等。是世界上第一个商用语言。他说了历史,还介绍COBOL的特点和程序结构。他最后嘱咐王洱:“你慢慢来。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学习,然后开始写小程序。”其他软件工程师羡慕王洱,David Ng亲自给你讲啊。
        王洱只用了一个星期就熟悉了COBOL 和DB2。他写了程序,反复确认自己应当是熟了,才去找David Ng,如同报告一个好消息。但David Ng的反应好像不是很高兴。王洱加倍努力,但David Ng越来越对王洱不好。在计算中心大家很少互相问工作情况,所以他认为自己努力不够,就更加勤奋。
        后来David Ng对他变得挑鼻子挑眼。王洱生病,打电话告诉David Ng,结果他问王洱为什么不提早说。“昨天我还没有病呀。”后来,王洱花很多时间研究David Ng的系统,发现有潜在问题,写了文档,反复核对,在一个星期前交给了David Ng。
        因为今天的事情发生突然,王洱到现在还定不下心,他还想不明白。
        “一定是David Ng做的鬼。”“这小子是武大郎开炊饼店,进来比他高的人,那就不行。”王洱好像有点明白。这半辈子,他最不会和人打交道。“与人奋斗,其乐无穷”那是胡扯,是他最讨厌的事;他见不得、受不了对人费心思;算计人,最烦,也不可能学;他不懂得游刃有余于各色人之间,不愿意放一点心思或精力在琢磨人上。无论是下层还是上层人物,都一样对待。“这里不是大陆,你的事情是别人说了算,”老古说,“还有十天,能有一份工作雇主也不会怎么样。放心吧,大家帮帮看。”晚上人贩子打电话来,当然已经和计算机中心联系过。人贩子问了问情况,了解王洱的表现,也没说什么。王洱还向他询问是否了解解雇他的原因,对方没说话。黑色的星期一。
        星期二王洱自己在家,老杨和老古的分析给王洱打开了思考的方向,他开始回想这一年的事情,很多时间躺在沙发上发愣,他逐渐明白了。那又怎么样,无济于事。走哪儿算哪儿吧。王洱知道自己不容易再回北京,是因为他曾经的上级上级的上级。几乎一天他都是傻呆呆的,感叹世事艰难。中午没吃,躺在沙发上,昏昏沉沉。他突然很清明,感觉从很高的地方飘飘下沉,而且越来越冰凉。他的心提起来,无物可抓,最后在一片雪地上被人接住。那人回身拿出两捆稻草放在雪里,让王洱坐下,还闻得到稻草的清香味,觉得出温暖的潮气。那人帮他扫身上的雪,呜咽着:“教头啊,苍天弄险…”“老军。”
        消沉与事无助,管他呢,此非自己能掌控。下午醒来,不饿,王洱在桌子上铺开一块大毡垫,用小盆当笔洗;打开小竹帘,里面卷着大大小小二十来只毛笔,有松尾,石獾,青山挂雪等;铺上宣纸,展开颜料。他只有两种宣纸,一种都安宣薄点,用国画色;另一种厚一点,可以着丙烯颜料。这些是他从北京带来的,都是便宜货。“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王洱写这几个字,不怎么样,感觉手已经不大听使唤。先找点废报纸划拉,唤起感觉。他喜欢范仲淹这首《渔家傲》,当时老范统师西北边陲,在陕北一带,平定西夏叛乱。老范去过延安,比王洱早。王洱在家写写画画,黑色星期一的阴影削掉大半。
        歇会,他想起在小波开画廊的吟立,打个电话给她。来新加坡后有一次王洱瞎转悠,路过吟立的画廊,进去看画。王洱穿一个大背心,前后都有用丙烯颜料画的画。女老板吟立看了挺好,问问王洱,王洱说是自己画的,丙烯颜料耐洗,掉不了。就和她聊起来。王洱的很多朋友都是美院的老师,和吟立聊得高兴。后来还去过她店里几次,每次吟立都端出一大堆茶具泡茶。吟立年长,大约45岁,高个,瘦 精干。除了画作之外,吟立还零售批发很多学生的书画用品,彩笔,蜡笔,画盘,写生用具,乱七八糟多的很。她说:“我以前是三年不卖画,卖画吃三年。这样不好,做些其他东西,比较平稳。”王洱打通画廊电话,吟立在那边说,“很长时间没来呀,我有事情找你耶。”原来这个周末的两天在世界贸易中心有美术用品展览,很火很大型,吟立定了两个展位,请王洱下来聊聊。王洱说明天可以去坐坐,反正没事;吟立说一定泡上等茶,等王洱。王洱心里安排事情,正好见罢吟立可以去马来村看看,光听人介绍,没去过。放下电话,王洱又拿起笔,写“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不好。写最后一句:“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也不好。叹息天宝年间李白混进翰林院,没高兴两年就被谗毁而离开朝廷。老李心里十分愤怒,反省自己,结论是搞不好人际关系,不懂得猪头们的心理。后来四处漫游,赶上送别亲戚族叔,也是一位老李,写了这诗。彼老李一看,诗云: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
        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
        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