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札記〈輯輯復集集〉

发布: 2017-3-09 17:28 | 作者: 佚凡



        少女小漁般明眸皓齒的馬尾阿姨愣了一下,依舊舒開了重鎖的遠黛,輕啟朱唇秋水瀲灩地遞出了凝脂的柔荑兩粒肉包,「抑擱有一塊蛋餅,總共五十九箍」,頓了頓「,找你五十一箍,謝謝。」,嚦嚦鶯囀地淺笑著說歡迎再度光臨,把五個十元硬幣及一枚眾所皆知黯淡赭鏽的一元交到了我的手上。
        回到了書房,羅丹沉思者般地支頤坐在電腦前,皺了皺眉,左手輕撫過鼻翼,美人手般地(這時才恍然地想起了自己:多久沒有再練過太極,而戒菸多久了?)在半空中滯行片刻,生命中於是少了一炷菸的時間,望洋興嘆地拾起了日昨購買的《胡人說書》,那裡,沒有提到自己。
        引言是什麼?電影《倚天屠龍記》中,洪金寶飾演的張三豐臨陣教導了李連杰飾演的張無忌,一切全忘光了,於是可以上場了;斑駁腐蝕頹圮黴漬荒蕪的記憶中,飾演的蘇乞兒也如此地傳授醉拳給黃飛鴻;更早,劉家良《少林搭棚大師》。那些忘記,並非「坐而言,不如起而行」,而是在每天琳瑯滿目的事件標題新聞媒體報章雜誌活字印刷中,許久之後,吾人如何言述「歷史」?
        或者,這麼說好了,該如何表示「認知」。(所以,胡蘭成始終沒有寫出「雨聲潺潺,像住在溪邊,寧願天天下雨,以為你是因為下雨不來。」,小團圓時的流蘇傾城了,胡蘭成始終沒有、沒有辦法、沒有辦法寫出這樣的哭牆、沒有辦法像海明威,像令人質疑的海明威。)。
        所以,該被認知的歷史是候風地動儀,或者是瓦礫堆上嗚咽流水夜幔時分華燈初上災區下起了雨?
        (風起長城遠)
        被論述的是什麼?應該要被論述的是什麼?
        寫不出來了,胡蘭成終生無法步入天才夢境;躡手躡腳地匍匐鼠行,也只能焚香向玻璃帷幕中的神像喃喃地低語了。
        (或者,焦土遍野。)
        是的,沒有我;再多的引言,都不是作者和我了。
        第二十二期的《有荷》文學雜誌收錄了丁威仁先生〈走詩高雄:夜祭—寫給小林村〉:「……啤酒空瓶倒在路邊/去不掉的苦,停在舌根像是/留在蜿蜒的山道/長滿芋頭的街心依舊繁榮/孩子望著遠方的黃昏/就長大了」。
        想起了那一年到高雄縣甲仙鄉寶隆村探望大姑姑時,路過的「鎮海軍墓」。這一次的興嘆沒有汪洋,曾經自作聰明地望去六龜的方向,希望能看到十八火炎山和錫安山。
        (以及娉婷嬝娜的楊恩典。)
        (楊恩典的宜嗔宜喜。)
        總覺得甲仙和六龜很近?
        然後,父親駕駛的車子進入了那瑪夏停留煞住,在楠梓仙溪旁下車,當年點起了大衛杜夫,一炷菸的時間或許是接近兩分半鐘,彷彿憑弔著什麼,在憑弔著什麼,憑弔著什麼在。
        繪事後素,祭如在。所謂的歷史、所謂的緬懷,詞人老大風情減、猶對殘紅一悵然,先知道春江水暖的絕對不是可達鴨。
        然後駛入了寶隆村。羊腸小徑沿途沒有路燈,方圓三小時內沒有便利商店,經過了橫兀在路中央的芒果樹,田邊一座小祠堂,大概是拜壺的公廨,沒有任何神祇,不知道哪位台灣之光留傳下的番仔向,邱議瑩根本無需道歉。
        天空很低,望不出去。
        劉若英和黃立行的合唱。(《夜奔》是戴立忍。)之前,是來向姑姑學習炊粿,這一次的時間點則是春節前,還要回內門祭拜祖父、祖母,所以本文不提真福山了。總是有些試圖,掩耳盜鈴的壞蛋帶上手套、穿上沒有印痕的膠鞋,讓自己像是不在,順利地從教堂中盜取出了銀燭臺。
        沒有壞人,無須被原諒。
        所以,沒有懺悔,沒有葡萄酒;安伯托艾可仍在。
        午膳時間偕上了姑姑、姑丈,來到了甲仙市區。《有荷》如此地收錄了江明樹的訪談札記〈且聽甲仙的蟬聲—記游永福的文史與現代詩〉,其曰:「……許多地方都在拚觀光發觀光財,甲仙也不例外。八八水災後,甲仙小街生意一蹶不振,幾番努力仍力圖恢復昔日的風華。游永福戮力經營軟體的甲仙文史文化,責無旁貸。甲仙人以『拔一條河』,掀起媒體大幅報導,有志之士企圖翻轉甲仙的風華,讓年輕的甲仙子弟留在故鄉,造福故鄉,如社區營造亦成為模範區。」。
        (可是,其實前文提及的約翰湯姆生攝影劄記才是真正地吸引住了我的目光聚焦。)
        關於科技遠遠落後的昔時被留了下來。
        是引言嗎?那些回眸轉瞬的一瞥?
        「盼離席的你從此沒有寒暑涼暖」,《有荷》收錄了小荷的〈加護病房裡〉;先知道春江水暖的也絕對不是唐老鴨。回憶是那年換上無塵衣,進入病房探視外婆,醫院好像發出了病危通知,舅舅、阿姨們齊聚一室打破了凝,靜我對著表弟、表妹們說著嘿你們「帶我去便利商店買雪碧吧!」,驚嘆號。
        培養皿、載玻片、蓋玻片、證明題、非歐幾何,一直在外面,所以,我始終無法想像宇宙的邊境。
        還有「外面」。
        儒雅的師長和尊敬的長友分別作出了對周夢蝶的論述,〈孤獨國〉是其集合。那對我而言是武俠小說的聖經,馬榮成、丹青合著的小說版《風雲》裡面的人物,無名。
        是最有名的,是無法絕跡江湖的。
        《金剛經•一相無相分第九》:……阿羅漢能作是念•我得阿羅漢道不•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實無有法•名阿羅漢•世尊•若阿羅漢作是念•我得阿羅漢道•即為著我人質生壽者……
        錯字,眾。
        為何不能示眾?
        錯字,是。
        司馬遷一下子表示「藏之名山,傳之其人」,一下子又表示「藏之名山,副在京師」,當金匱石室所紬之書仍史在料的時候,為何要無聊地成為一本被剪裁的史書?
        為何要是眾?
        為何不能是眾?
        日前稍受風寒,去診所檢查了一下身體。血壓機表示心跳快了點,皺了皺眉頭的醫生要我寬衣解帶地躺在病床上接受一部機器的檢驗。檢驗結果輸入了電腦我的個人資料中;是的,逐漸逐漸地,現在快要沒有紙本手寫的病歷表了,你必須隨時攜帶IC健保卡。
        「心跳快很多。」醫生說了說,並沒有開出與之相應的藥方,「是否與我之前的受傷有關呢?」小明如此地問了問;還不太確定,醫生說著,好了,就這樣,回去後多喝溫開水。
        見諸相非相、反求諸己,所有的我,都只是me。
        (精神病院的傅柯以後再說,這要和司馬遷、班固的「祕書」同時處理。)
        《有荷》收錄了林宇軒〈導演〉,其曰:「尋找一種沒有情緒的配藥/搭配無邊界的背景/如果運鏡緩慢一點/每一幕都可以是離別」(其實是「配樂」)賴明珠的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引用了海德格的觀點而不斷地表示著「死不是生的對極」,而是以一部份地存在著我們時時刻刻分分秒秒,都快要死掉了。
        「……離開麻鹿燦之前,我讓你站在廟前榕樹下留影。軍人本色的你仍挺直腰桿站立,然肩頭已微塌,鬆垂的皮膚在脖頸處圈畫生命的年輪。一陣風起,榕樹的鬚根飛起來,你頭頂上稀疏的白髮也飛起來,你才要伸手去撥,我卻瞥見你眼角閃現遲疑的神情。」。
        妳在回憶的視線裡依稀看見什麼了嗎?
        小明手上的這本《有荷》,如此地收錄了胡也〈鹿麻燦〉。
        看見、什麼?
        身見、邊見、邪見、見取見、戒禁取見。
        從假仙回內門的路上,經過了南化水庫,也駛離了美濃的惜字亭。
        當年尊敬的小說家出版新書,在高雄大遠百的成品書店舉辦了新書簽名會,小明卻煞風景地帶著舊書前去索求簽名;作家笑了笑,沒關係,偏頭沉吟了片刻,在扉頁簡筆地畫上了鴨嘴獸,寫下「勿忘初衷」。
        他只跟我說了一句話:「你看,什麼也沒有嘛。」(《胡人說書•從不斷累聚的陰影朝下望》)
        潰敗至斯了,儘管千百劫前創世洪荒九千七百二十四萬五千六百八十三年又一個月前早就已經閱讀完班雅明《迎向靈光消逝的年代》和羅蘭巴特《明室》,卻無法寫下驀然回首的燈火闌珊處。
        無法白描那扇不用門票的自動門。(小明澈底地不相信駱以軍所謂《經驗匱乏者筆記》,澈底否決。)
        強姦犯的內心當然知道一定會有罪,戰場最前線的逃犯當然也知道一定會受難,孟子與荀子並在的王陽明世代出現了「知行合一」是一種多難的挑戰!
        不過,似乎,只要,勿忘初衷就比較容易多了?
        小明當然不願相信所謂的「內心小劇場」操控著行為,不是因為山達基的影響;歐文•亞隆除了《叔本華的眼淚》,還在《當尼采哭泣》中創造了尼采、布雷爾、甚至佛洛伊德的相遇。
        (至於,小明所知的莎樂美,至少有兩位。)那些我沒有,我不在的地方。
        那些沒有我的地方,有沒有我的事?小明深深地困惑著。例如,十年過去了,尚未閱讀完杜斯妥也夫斯基《附魔者》,所以能論述陳雪嗎?當時年紀小,大頭春曾經表示研究性交易產業經濟現象的女大學生下海賣淫,所以海明威才一直遭到詬罵?所以胡蘭成才僻居草山山頭?
        「但是看看窗外很好的陽光風日,又會突然的覺得有些轉機,也許連憂愁也是多餘。遊於學問之間多年,未必逢上良辰美景,總要先沉醉不知歸路,才有誤入藕花深處的好,各人自有各人的路子和福分。」(朱天文,〈如夢令〉;收錄於由周清嘯等人所著「神州文集」《夢斷故國山川》,皇冠,民六十八年)隨郎造業隨郎擔,朱姐姐的腔調隔代遺傳到了祖師奶奶張愛玲的傾城:我一直想從你的窗戶裡看月亮。
        (蕭亞軒〈窗外的天氣〉。)
        所以,小明一直是寄居蟹?(雖然,倒也無妨。)
        手上拿著翻箱倒櫃後終於才找到的姚明達先生《中國目錄學史》,正在遲疑著翻閱字典的寄居蟹又將會是如何!儘管,新港文書、漢本遺址俱在;儘管秦始皇的「書同文」,其實只是公務、家國性質的文件往來政治上的極大創舉;儘管致力於年金改革大業的副總統陳建仁先生日前的網路公開文篇首就直接迅即地提出了飽受你們批評的儒家大同世界觀。
        儘管《有荷》收錄了由紅袖藏雲的訪談〈前進復前進—悠悠涉長道的彭正雄〉,其曰:「於民國104年10月30日應邀淡江大學中文系博士班授課「書的版本演繹史」。那些木蘭當戶織,東西南北中市的大採購,而我仍然在地下室蜷曲著。與我無關的事,我不在了!?
        《胡人說書.別人的夢》最後敘述了黃宜君〈她者〉中「莒哈絲式房間」;在商禽前輩穿牆貓也走了之後的惡靈古堡,小明學起了痞子蔡和九把刀,當起了二房東招租了樓上和樓下的房客,然後等待。
        等待the other變成other的那天;儘管所有的生命都是獨立的個體、儘管生物學上早已有了擬交配(假交配)的現象。
        關於國片《祝我好孕》受到的查緝;《有荷》收錄了戴璞〈妊娠反應〉,小說的字句中,交代了布魯斯韋恩在等待第三個舞者的到來,但是由瑪格麗特飾演的貓女卻流產了……究其因竟是之前墮胎的業報!
        小明不願承認的是,放下屠刀之後,為何還入輪迴!李敖怪叔叔《北京法源寺》沒有詳論十力先生的新唯識論,卻在長亭外古道邊暴露了大刀王五,人和人有沒有之間?
        關於等待,吳爾芙在自己的房間;那是不是《咆嘯山莊》的伯爵夫人?關於,等待,生命的契機。
        同樣都是妊娠反應,小明為一代目的綾波零寫下了〈重逢〉;那個,因為別人不同,於是我就是不同的我,是《莊子•齊物論》所表示的「非彼,無我;非我,無所取。」?難道,小明仍一直深陷我執?
        〈重逢〉
        
        (有一天……)國立
        
        博物館外
        販售廉價仿製精品的小攤商世代
        交替地在此
        典當被收藏的價值破土
        
        (獲麟)
        婦人小子皆知其為祥也
        救護車的笛聲傳來當時
        妳在水中坻
        
        溫暖的地方少了陽光
        樹蔭下,小渠旁
        白露未晞
        
        世界的開張導遊
        停下了腳步敘述當年白雲獻瑞的人家
        有孕,雖然之前人工流產
        
        不足
        偽書不斷地出現
        剪燭燈影下,搖晃的窗外
        落霞與孤鶩斜飛,等待同心
        鎖
        
        妳於是笑開了,
        迫切地,又淡淡地
        
        二草於10/16/2016 8:02 PM高雄文學館聆聽融古典寓新詩的演講,內容由《詩》經談起,並述及韓愈及陳義芝先生〈蒹葭〉;學姐接受產檢的照片出來了,恭賀之。加入了「國立」;「溫暖的地方少了陽光」來自當年〈無題〉的子宮。三草於10/17/2016 7:41 AM謝謝喜菡老師的叮嚀,「剪燭」與「落霞與孤騖斜飛」,皆取自陳義芝先生於〈蒹葭〉中向李商隱、王勃致敬的詩句。
        然後,就再說了。
        (新搬來的房客們宋教仁和黃興正碎碎雜念著地基主的奉祀,牛頓是不是基督徒根很多本毫無討論的意義!嘿啊,接著說了下去,反正四海都即將是中國人,固有疆域都不再會有被背叛的我們了!)
        衛星空拍監測儀上,六福村遊園車正緩緩地駛過了長頸鹿區;她們信步閑庭地離去不在,又回填海埔新生地。
        2/12/2017 3:51 PM
        
        作者簡介:佚凡
        新詩、小說、劇本、論文。目前是變種河馬人,不會游泳,泰山崩於前而色不沮。
        六年級放牛班,曾輟學,可以算是七年級生吧?
        在醫院服務許久,見慣了生、老、病、死,習慣反求諸己,見諸相非相;或者,應當要愛護妳的女人。困惑是如何得到感動。高人一等地對待同輩和晚輩,十足的江別鶴。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