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蛹之生

发布: 2017-3-02 16:41 | 作者: 彭待傳



        窗外,似乎正下著雨。聽覺,是現在的我與外界僅存的唯一聯繫。驟雨,狠狠地敲打著人工加蓋的鐵皮屋頂,狠狠地翻攪著那段我刻意隱藏的記憶。
        那段,曾屬於你我所共有的回憶……
        我,患了一場病,起因莫名!然而,照這抽痛的頻率看來,或許是以往慣犯的急性腸胃炎。對於胃病,我早已經習以為常了。然而,不同的是,自從遇見你後,我那慣性發作的病痛,卻被你的細心呵護,豢養成馴良的獸,安穩地蜷伏在你所給予的溫柔裡,遺忘了間歇性的發作!
        延續了三天的病痛,我的身體,卻仍然學不會忘記,正如同我腦中自私保留的回憶!終於,我還是想起了你!想起了那天你關上房門時陰鬱的背影,想起了我倆那段已然逝去的愛情,想起了你走的那天,窗外,正下著雨……
        絢爛奪目的台北城底,總帶有一股惱人的潮氣!
        我拔起了電話,輕撫著那你曾慣用了的話筒,幻想著自己正聆聽著你所捎來的溫暖話語,卻驚覺,電話在失去了溝通作用後,冰冷的器械,竟只剩下,我一個人的,孤寂……
        三天前,病痛提醒了我現實的殘酷!於是我拉上了窗帘,一個人躲在仍留有你氣味的棉被裡抵抗著胃中翻攪的疼痛。原先在你懷裡馴服的獸,此刻正驚慌失措地尋找著那原本熟稔的溫度。
        我,就在你我曾經生活的鋼筋水泥建築中,束縛成蛹!
        黑暗底,我棲身於由過往所拼湊構築的蛹裡,舔舐著殘存的甜蜜,才驚覺,執著不散的回憶,正如同鴉片成癮,而我,卻已然無法戒去……
        在自我束縛的蛹中死去,算不算是一種美麗?
        螢光的指針,在微弱的光能耗盡後,只能憑藉著著齒輪推移後所產生的機械性聲響,告知我時間仍毫不間斷地在運作。一秒,緊接著下一秒,規律而又平凡的擺動;下一秒,承繼了上一秒,提醒著我一個人不得不去面對的病痛。
        三天前的水杯,杯底烙下的淺淺乾涸的水痕,那是你用慣了的杯子。模糊的掌紋,輕貼於透明的杯面,讓我想起了你那寬大厚實的雙手。我還記得,那是去年情人節時我送你的禮物。原本成對的水杯,在屬於你的那一只碎裂後,你也就順理成章的接收了我的所有……
        夢中,我又回到了舊地,回到了那年的遠行。在某個驚鴻一瞥的剎那間,你我共同發現了一個隱藏在蒼翠綠蔭底那寬尾鳳蝶的冬蛹。你興致勃勃地向我解說著蝴蝶羽化的經過,解釋著寬尾鳳蝶又被稱為夢幻之蝶的原由。擬態成枯枝狀的蝶蛹,是台灣特有種寬尾鳳蝶羽化前等候的生活。七到八月間成蛹,帶著希望,越過寒冬,在春暖花開時,蛻變成嶄新的生活。
        你說,蝴蝶之所以美麗,是因為牠們在蛹中經歷了痛苦而又複雜的程序;你說,整個五光十色的台北,正如同一個絢爛奪目的華蛹,而每一個在蛹中游走的靈魂,都在等待著化蝶的時刻,高飛遠走;你說,現實的壓力迫使你放棄了熱愛的昆蟲系而選擇國際貿易……那天,你說了許多我來不及參與的過去,而我,始終忘了告訴你,我,很高興認識你……
        我被間歇性發作的疼痛所驚醒。夢裡那個閃耀著奇異色彩的蝶蛹卻依舊清晰。然而,習慣了台北生活的我,是否早已遺忘了最初的那分感動?遺忘了自我!?
        散落一地的胃藥空盒,並沒有減輕我胃中間歇性抽搐的疼痛!房間裡,瀰漫著一股令人作嘔的酸臭。在你我曾經纏綿的地毯上,沾染著我間歇性嘔出的酸水。廁所裡那無法旋緊的水龍頭,就如同已然鬆脫的愛情,正悄然的從細縫中,一點一滴的滑落……
        在失去你後,我是否也失去了所有?
        沈浸於空虛的回憶裡,我感到寒冷。我緊縛著那厚實的棉被,彷若仍不捨你的離去。然而,寒意並未散去,正如同你所留下的回憶,我,仍未忘記!
        三天前的雨,至今,未曾停息!
        記得,曾經有人說過,人生是由零星的小點所構成的一條線,每一個所經歷過的片段都是一個點。不管你是否願意,時間仍舊不斷地向前延續,而生命,也不停地更迭著延途的風景。那麼,人們又為何要執著於過往回憶中的某一個點?或許,多年後,人們再回頭檢視那段已然逝去的歲月,也不禁要嘆息過往的荒誕與愚昧!
        當局者迷的道理,總說得如此容易!
        我的人生,靜滯在某段過往的時空底,在還來不及學會雲淡風輕的小點上,等待著化蝶的可能性!
        雨,越發下的大了,似乎沒有絲毫減小的跡象!鐵皮加蓋的屋頂負氣似地承受著雨滴,報以咒罵回覆它所需承受的多餘重量!我悄悄地起身,深怕擴大了胃中的疼痛。我還來不及坐穩身子,卻聽見了玻璃與地面碰撞後的一聲清脆!我蜷伏著身子尋覓,卻在手掌感到疼痛的那一瞬間,察覺了碎裂的是那僅剩一只的水杯!在黑暗而又空蕩的房間中,我,聞到了血的腥味!
        我靜靜地坐在床沿,不發一語,靜靜地將手押在床沿,讓床單吸舐著那道無心劃出的傷口。經由胃部所傳達的疼痛,提醒著我,存在的真實感覺。在黑暗間,我想起了你告訴我無法與我過節的那個下午;想起了我一個人在百無聊賴的閒晃中遇見了你,遇見了手牽陌生女子舉止親暱的你!想起了在你我擦身而過的瞬間,我似乎聽見了心碎的聲音……
        我靜靜地坐在床沿,不發一語。過了零點時分的情人節,你終於轉開了房門,無視我於在黑暗中沉默的怨懟,你倒頭就睡。外套上未乾的雨絲沁濕了床墊,水痕正延著你的身線向外侵略,我,聞到了夾雜在你我之間那屬於第三者的氣味……
        我與你背靠背的入睡,我,想著你,而你,正想著誰?
        那,是你離開前的最後一夜!
        以往當胃病發作時,我總習慣要求醫生以打針的方式來消減我不願承受的疼痛。我總認為打針似乎比吃藥來得有效些,因為只要我忍過了那一瞬間的疼痛,轉眼間,我也就能從病痛的折磨中獲得解脫,重獲自由!
        只要忍得過,一切就會不同!?
        但是這次我知道是不行的!我必須獨自面對這場突如其來的病痛,忍受著胃中那間歇性的翻攪發作!只因為在你懷裡馴良的獸,必須學會面對原本就屬於一個人的生活!汗,沁濕了床墊!在下一秒間,或許就會超過了那晚你的越界……
        我,坐在床沿,不發一語。你,靜靜地收撿著屬於你的物品,卻遺忘了我,遺忘了回憶!而後,你靜靜地起身,離去。一切都發生的太過平靜,彷若你不過是要出外旅行,然而,我卻清楚的知道,我再也盼不到歸鄉遊子的擁抱!直到你關上房門的最後一秒,你仍未曾回過頭來對我說聲抱歉……
        你走的那天,窗外,正下著雨……
        半夢半醒間,我被突如其來的靜逸所驚醒,而我胃中那間歇性的發作似乎也拉長了時間。漸漸地,我,恢復了知覺!我拉開了三天前拉起的窗帘,卻揚起了一片塵埃滿天。灼熱的陽光,明亮的刺眼!終於,我看清了屬於我的世界……
        無法旋緊的水龍頭,在我鬆開壓力的那一秒,不再壓抑!在溫暖的熱水包覆下,我正試圖洗去這些日子所沉積的頹廢,而胃中原本翻攪的疼痛,也莫名的消失無蹤。換好了乾淨的衣裳,我開始整理房裡零亂的一切。你忘記帶走的、我不想保留的、還有那些早已經屬於過去的……終於,在雜亂無章的取捨間,我,放棄了選擇!我拿出了塵封已久的行李箱,我決定帶著僅屬於我的生活,高飛遠走!
        屬於這個房子來不及完成的故事,也只有等待下一個租屋人的行動來填補!滿街豔紅刺眼的吉屋招租,出賣著蟄伏化蝶的現世生活……
        火車,開離了台北,離開了滿街擦肩而過的寂寞,向我最熟稔的鄉鎮前進。終於,我帶有了歸鄉遊子的喜悅,我還記得,墾丁的家鄉是很少下雨的……
        在你懷裡馴良的獸,終於,掙脫了你所包覆的蛹!
        你曾說過,蛹中蟄伏的毛蟲都在等待化蝶的可能性,重生,或者死去!說過的話也都成為過去,沒有人知道,化蝶後的毛蟲,在高飛遠走時,是帶著怎樣的情緒……
        沈靜的天空,湛藍的海水,現在的墾丁,不是雨季……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