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自选诗15首

发布: 2017-2-09 18:55 | 作者: 沪上敦腾



        《复数》
        
        雁群在天空的脂肪里燃烧,
        瞳孔滚过火球 ;
        走下木梯的人,一再踩响生命的键盘,
        手捧佛经和雨露。
        悬河之上,唯孤苦令人垂泪断肠。
        芦苇荡边的高士,病鹤,
        在逃犯,失独老人,英雄的遗腹子,流浪狗,
        天下落单的人啊,
        我从月光中溢出,影子般坚贞地
        与你构成温暖的复数!
        
        
        《香经》
         
        泛交者的体香是令人厌恶的。
        犹如盛夏的验尸房,剪刀,石头,布,掀翻了麝香。
         
        淡雅的香水,催人收腹引力向上,
        几颗豆芽人,倒挂于月亮幽蓝的晶体管......
        世俗的香,来自茶肆和酒楼?
         
        更持久的馨香,寺庙般围拢过来,钟声如花瓣,
        在爱的内核,获取宇宙的通感。
        
        
        《金色池塘》
         
        池塘干了,鱼是用来观赏,
        烹饪,还是腌制?
        那一根形而上的刺卡在鹈鹕的喉咙里,
        叔本华穷尽一生也未能拔出。
        宛若门闩。烈士的剑,摆渡人的桨,农夫的锄头,
        具象的器一一
        只能烂在对应的事物中,
        不能越雷池半步。作为世界的表象,
        昙花是令人佩服的物种,
        它主动放弃中晩年,
        先于死亡抵达自由意志的彼岸!
        鸟在寻找鸟笼。鱼在享受记忆的七秒钟。
        在岸边,我们集中精力造塔,
        供神,并不急于游泳。
        完成一生中荣耀的部分,太阳当午,
        我们触及什么,就破坏什么。
        金色池塘的碧波仅供暮年疗伤,不供挥霍。
        
        
        《广陵散》
        
        那失传的绝响,从未剥离人间一一
        弦无形:有时是细雨,有时是紫烟,
        近时似至亲的慈目,远处乃亡灵的止息。
        千里伏线,一朝点穴:痛,痛,痛!
        我的经脉通了,午后呈现漫天的晶体管和旷世山水。
        
        
        《惊蛰》
        
        海归经营鸟巢,
        强人经营公司,
        伶人经营自己的身体。
        有人经营死亡,有人经营浅草寺。
        
        
        《五十度灰》
        
        俯视的感觉真好,雾恰如其分,
        灯可以做屏风,亦可随手撤除。
        越过众多屋顶,让病兆和顽疾被天空看见。
        在顶层,城市的某高处,
        高手复盘,失败的一方允许重做一回皇帝。
        
        那荻花,傲骨,春夜里包裹的初夜权,
        香奈儿6号,哈根达斯冰淇淋,
        一律化作灰烬。
        六月飘雪,美人重现梦中,
        一家人团聚,围坐于长方形木桌前分吃父亲的骨灰。
        
        五十度灰。尚存余溫,不烫手,
        懂得萌芽后的再次死亡,有酒香,烟草味,
        在遗址上凭吊稍纵即逝的美。
        从顶层下来,电梯内的陌生人面面相觑,
        几秒钟的相见也算有緣,
        仿佛穿过硝烟的战士,弾掉外套上的一层灰。
        
        
        《尚可书》
         
        冷在锁心,那狭窄的空间足够一只猴子容身,
        但千万别开柴门,别揿灯!
        贫困是一面镜子,它会照见万物的原型。
         
        钥匙插进锁里,左右旋转,尽可能维持快感和悬念,
        仿佛青春和爱情还在,仿佛局面
        仍在掌控中。
         
        房间是为侧目而设置:豹子死了,留下斑斓的皮。
        弾钢琴的手尚在峨眉山摘桃子,等它回来,
        体内塞满废墟上的碎瓷。
        
        
        《菊花引》
        
        雏菊当妓,情圣盛产法兰西,
        哦,那自由的国度,"魔鬼在大日天抓过路的人。"
        
        小暑过后,当饮菊。黄菊澄明,雪菊殷红似血,
        体内的牛魔王,须靠一小盅菊花茶降服。
        
        伟大的灵魂安享今世。绝望的杯盏不盛无情物,
        觉今是而昨非,对,对,对,釆菊去。

21/212>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