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耶胡达·阿米亥诗选

发布: 2017-2-02 19:15 | 作者: 罗池译



        在库克拉比大街
        
        在库克拉比大街
        我独自行走没碰上这个好人——
        他祈祷时戴一顶皮绒帽
        他办公时戴一顶丝绒帽,
        都飞扬在死者的风中
        在我的上空,飘拂在水面
        在我的梦里。
        
        我来到先知的大街——空无一人。
        而埃塞尔比亚的大街——寥寥数人。我正在
        寻找一个地方好让你跟我一起生活
        为你填满你孤单的巢穴,
        建立一个地方为我的痛苦用我额头的汗水
        查对一条道路你会从那里归来
        以及你故居的窗户,一个裂开的伤口,
        在关闭与开启之间,在光明与黑暗之间。
        
        有烤面包的香气从一个棚屋里面传出,
        那是一家店铺人们在那里散发免费圣经,
        免费,免费。远远胜过一个先知
        曾给这些混乱的里巷留下的一切,
        当这一切倾倒在他的身上他变成另外一个人。
        
        在库克拉比大街我独自行走
        ——你的墓床在我的背上像一个十字架——
        尽管这令人难以置信
        一张女人的睡床将成为一种新信仰的符号。
        
        注  
        库克拉比,RabbiKook,当代以色列最有威望的犹太教士之一,在西方也有一定影响,他的儿子也是一个有名的拉比。而值得注意的是,库克拉比是支持犹太复国主义的强硬的激进的正统派,所谓原教旨主义者。
        
        
        我的爱国生活
        
        当我年轻的时候整个国家也年轻。而我的父亲
        是所有人的父亲。当我快乐的时候国家
        也同样快乐,而当我跳跃在她的身上她也跳跃
        在我的身上。春天里覆盖她的青草
        也同样让我变得柔软,而夏天干旱的土地伤害我
        就像我自己皲裂的脚掌。
        当我第一次坠入爱河,人们宣告了
        她的独立,而当我的头发
        飘拂在微风里,她的旗帜也是如此。
        当我搏杀在战斗中,她奋战,当我起身
        她也同样起身,而当我倒下的时候
        她慢慢倒在我的身旁。
        
        如今我开始渐渐远离了这一切:
        就像有些东西要等胶水干透之后才能胶牢,
        我正在被拆开并卷入我自身。
        
        有一天我在警察乐队看见一位单簧管演奏家
        他正在吹着大卫的《堡垒》。
        他的头发雪白而他的面容平静:这副面容
        就像1946年,一个唯一的一个年份
        在诸多著名的和恐怖的年份之间
        那年没有发生什么除了一个伟大的期望以及他的音乐
        还有我的爱人一个在耶路撒冷宁静的家中安坐的女孩。
        此后我再没见过他,但一个追求世界更美好的愿望
        决不会离开他的脸庞。
        
        
        以色列地的犹太人
        
        我们忘了我们来自何方。我们犹太的
        姓氏,从大流散把我们打发出去,
        又把我们带回记忆,鲜花和果实,中世纪城市,
        金属品,化成石头的骑士,玫瑰,
        飘散了芬芳的香料,各种宝石,大量的红染料,
        手工艺品远远地去到世界各地
        (那些手也一样远去了)。
        
        割礼对我们也是如此,
        因为有神明的圣经故事和雅各的子孙,
        所以我们继续伤害我们所有的生命。
        我们在干些什么,返回这里忍受伤痛?
        我们满腔的热诚已被排干变成沼泽,
        沙漠对我们敞开,但我们的孩子是漂亮的。
        即便是半途中沉没的渔船残骸也会抵达海岸,
        即便是风在吹。并非所有都是靠航行。
        
        我们在干些什么
        在这块黑暗的土地忍受它
        黄色的光影刺破双眼?
        (时不时地有人说起,尤其是四十
        或五十岁的人说:“太阳要晒死我了。”)
        
        我们在干些什么,带着这些被蒙蔽的灵魂,带着这些姓氏
        带着我们森林般的眼睛,带着我们漂亮的孩子们,
        带着我们奔流的热血?
        
        抛洒的热血并不流向树木的根
        但这是一种最接近的方式流向
        我们自己的根
        
        注  雅各,又名以色列。

41/41234>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