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小姨子的心思

发布: 2017-1-26 18:35 | 作者: 陈欣



        姐姐二十二岁结婚的那年,玉婷十五岁。
        玉婷第一次看到姐夫杨永,是姐姐第一次把杨永带回家的那一天。
        那天,是个星期日。前几天,姐姐已经和妈说过,要带男朋友回家的。之前,玉婷也听姐姐跟妈说过,姐姐的男朋友,是她的大学同学。当时姐姐正读大学四年级。
        姐姐和杨永进门的时候,玉婷正在自己那屋写作业。是妈妈把玉婷喊出客厅去和姐夫打招呼的。如果不是妈妈喊,玉婷可能一直会躲在自己屋里不出来。那个年龄时的玉婷,对见陌生人有种本能的羞涩。
        “玉婷,我经常听你姐姐跟我说起你,说你学习很用功的;第一次见面,不知道送什么好,就给你买了一台学习机,希望你喜欢。”杨永看玉婷时,脸上挂着一丝微笑,从带的一个包里,拿出一台学习机,递到玉婷手上。
        那个品牌的学习机,是玉婷早就梦寐以求的,只是价钱太贵,一直没好意思跟父母提出买,没想到这个新姐夫竟能猜中她的心思,在伸手接过学习机的那一刻,玉婷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羞涩,脸上一阵比一阵地发热,赶快说了声:“谢谢姐夫。”拿着学习机躲回了自己的屋。
        吃饭时,玉婷低着头,心里老感觉杨永的目光不断在她脸上扫来扫去。终于大着胆子抬起眼皮瞄了一眼,发现杨永果然正盯着她看,连忙又垂下了眼皮,脸上立刻像火一样发烫,匆匆把碗里的饭吃完,离开了饭桌。
        那天晚上,因为家里没住处,姐姐就带杨永到附近找旅馆。走时,玉婷听到姐姐跟妈妈说,她把杨永安顿在旅馆就回来。姐姐是八点离开的家,三个小时过去了,玉婷还没听到姐姐回来的开门声。那段时间,玉婷如坐针毡,几乎一道题都算不出,不断走到窗前,向楼下观望。脑子里不断想着一个问题:“这么长时间,姐姐和姐夫呆在旅馆干嘛呢?”
        当玉婷又一次走到窗前,掀开窗帘的缝隙向楼下观望时,终于看到了姐姐的身影,同时也看到了杨永的。他们两个正紧紧地抱在一块儿亲嘴。而且,一边儿亲嘴,一边儿用手在对方的身体上寻觅。那时,玉婷的心突然感到一阵阵的慌乱,全身的血脉瞬间仿佛就已沸腾。她一次次地放下窗帘,又一次次地掀开,整整五分钟,姐姐和杨永就那么紧紧地抱着,亲着,亲的那么热恋,那么陶醉,那么亲密。
        就在观看姐姐和杨永亲嘴的那五分钟时间里,玉婷感觉自己的身体发生了异样的变化,那就像一个揉好的馒头,正放在蒸锅里的感觉,在热气的蒸烤下,一点点地膨胀,成熟。同时,玉婷也感觉自己的心理正在发生异样的变化,她不由自主地开始幻想那个被杨永搂抱在怀里的,不是姐姐,而是她自己。杨永亲吻着她,一会儿把手插进她的领口,在她鼓胀的胸膛上揉动,一会儿把手伸进她裙子下,向里面深深地探寻。她在杨永的怀抱里,正一点点儿地融化,渐渐由一块儿冰,化成了一滩水。
        当姐姐和杨永最终分开,互相挥了挥手,一个消失在楼门口,一个消失在不远处的楼角。立在窗前的玉婷感到浑身无力,身体酥软。过了好一会儿,听到姐姐开门的声音,玉婷才突然仿佛从梦中惊醒一般,离开窗前,那时,她才意识到,自己一只手一直紧紧的抓在胸膛上。
        玉婷快步走到门口,悄悄锁上门,背贴在锁死的门上,玉婷慢慢儿把一只手伸进睡裙下。同她突然意识到的一样,里裤下边儿出现了一小片湿润。
        那晚,玉婷和姐姐睡在一张床铺,姐姐早早就睡着了,听着姐姐姐均匀的鼻息声,玉婷的脑子里却异常清醒,一遍遍地回放姐姐和杨永在楼下搂抱着亲吻的场景,放了无数遍,还是停不下来。
        从那以后的许多个夜晚,玉婷躺在床上,临睡前的那段儿时间,都是脑子里不断回放着姐姐和杨永搂在一块儿亲吻的场景度过的。那场景随着一遍遍的重复,一遍遍的回放,渐渐变得面目全非。不仅女主角由姐姐,完全变成了玉婷自己;而且,两人搂抱的场所,也由楼下,变成了草原上,树林里,小桥边儿,玉婷的卧室里。到最后,两人身上的衣物,也渐渐不翼而飞。
        当一个半以后,姐姐和杨永举行婚礼的时候,在玉婷眼里,那个穿着新娘礼服的姐姐,已根本不是姐姐,而是她自己。
        那晚,玉婷几乎整夜无眠,脑子里全是杨永和姐姐,不,是杨永和自己洞房花烛的情景。她们送走亲朋好友,在暮色中回到她们的婚房,在贴着喜字和新婚照的婚房里,杨永含情脉脉的眼睛,总是不停地在她身上游动,她不时羞涩地望一眼杨永,心里春风荡漾。
        他们熄了电灯,燃起两根红烛,在一团朦胧的气氛里,手臂交叠在一起,喝了交杯酒。然后,杨永一把将玉婷的柔软的腰肢搂住,嘴慢慢吻上玉婷的芳唇,四只手臂,紧紧缠绕在一起,将两人的身体圈住,向对方的身体里挤压,玉婷感觉她的肢体正一点点儿向杨永的身体里融合,渐渐成为一体。
        她们就那样亲吻了很久很久,杨永才一把将玉婷抱起,轻轻放到床上;然后,一件件帮玉婷脱去身上的衣物。每脱一件,他们就抱在一块儿亲吻一番,直到两人的衣物全部脱尽,然后两人就紧紧地相拥在一起,在那张大床上整夜快乐地翻滚。
        从那晚开始,玉婷临睡前,躺在床上后,脑子里电影般回放的场景,由楼下姐姐和杨永抱在一块儿的亲吻,完全变成了洞房花烛的搂抱。
        在随后的岁月里,这个场景,陪伴着玉婷度过了三年高中和两年的大学生活。直到大学三年轻,玉婷被另一个男孩儿紧紧搂在怀抱里,把他的嘴紧紧贴在玉婷的芳唇上时,那个有关杨永和她总是纠缠在一块儿的电影才停止播放。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