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鸡乖,残疾翁好想你

发布: 2017-1-05 16:59 | 作者: 俞竹筠



       清晨,老伴像往日一掀鸡窝门帘,大惊失色道:“老头子,不好了!鸡乖乖怎么啦……”我和儿子连忙一看,脚趾外露,头尾倒里,一摸,已僵了。五年多日日夜夜相待、朝朝暮暮相处、形影不离地陪伴我们的鸡乖乖咋就这么走了?一阵心酸,掉下泪来。老伴见我哭,她也哭,儿子一边直叹惜。
       2011年春,友人拎来只乌黑土鸡,红冠滴水,羽毛光亮。它见举刀,便扑打着翅膀飞下地生蛋。我们见它乖巧可爱,神气活现,便留下养了。
       从此,它与我们朝夕相伴,难分难解。它的生活习性与黏人情趣,说不上调教,好像天生的,谁见了,都啧啧称奇。它的生活规侓像时钟般准点,天一亮,独自出窝,踱到指定位置喝水、梳毛、拉屎。听听没动静,便把我们从睡梦中唤醒。早餐,我们吃面条,它也爱吃。吃饱喝足,就趴在院里休息。等听到我回来的“笃笃”拐杖声、“得得”脚步声、老伴的车铃声、儿子的汽车喇叭声,老远地就昂头“嘎嘎”叫。门一开,脚前脚后跟住要吃菜,它没本事啄,要人抓住一根根啄。啄啄菜又啄啄米稻,蛮会调剂的。中餐,等候我们的剩饭剩菜,一见鱼肉骨头渣汁,飞跳起来,一头吃一头咯咯称羡。午休,它像“守护神”似的趴在床下边看电视边打盹。下午,它听老伴喊老头子,绕到窗外,伸长脖子高一声低一声“咯咯”催,只差说话道:“该遛鸡了,你也该散步了”。我只好关掉电脑,带鸡乖家前屋后遛,到草坪花圃里拉屎、觅食。遇有蜈蜙、蚯蚓、蜗牛、昆虫之类活食,喙啄趾抓,动作敏捷,令人叫绝。它在花丘待的时间最长,直到见我与人谈话,才独自悄悄回家了。晚餐,鸡乖啥都吃,青菜、水果、米饭、碎骨…嗉子吃得鼓鼓的。要是夜里生蛋,连生三四个息一天。死前一天,还下了个60多克重的绝命蛋,连同进门第一个,约下了600多个草鸡蛋。最讨喜的是,一夜到天亮,它从不在窝里拉屎,我们在曜阳国际老年公寓疗养,也带上它。有天在窝里忍不住拉稀,知道犯错,宁可站在阳台边一夜,也不进窝。
       我们带它在曜阳公益疗养。开始,管理员和会员有意见,后来,见它跟住我们后面亦步亦趋,乖巧可爱,也就当宠物逗玩了。年轻人逮它,即刻躲向我寻求保护。我晒太阳,鸡乖偎依脚傍,任我抓耳挠腮,抓痒鸡冠。它一见我咀嚼好吃的,就呷嘴等着吐在掌心的核桃仁、杏仁、瓜子仁,啄得既干净,掌心又一点不疼。
       疗养结束,鸡乖回家先找廊檐角落,探头探脑地进窝张望,还是原来纸箱与垫布,这才放心趴下。它的警觉特高,楼上稍有动静,两眼直望,飞禽走兽逃不过它的目光。但是,灾难在所难免。有一次,鸡乖独自在外觅食,冷不防一条恶犬扑来,它逃到院里躲避不及,被咬住不放,幸亏老伴在家救下。鸡乖身上流血,瘸着走,我们心疼不已,经用红药水、云南白药消炎止疼,十多天后竟奇迹生还,继续生蛋。从此,院门开着,不敢独自外去。它乖就乖在善解人意和未卜先知,比如:去年春节,爆竹连天,它知道大家忙过年,忙不到它,索性抱窝十多天。又如:一闹禽流感,它不是抱窝,就是不出去。还有:它体谅我中风残疾,走路困难,总像侍卫跟在身后,遇有小狗挡路,两翅张开,羽毛耸起,猛啄上去。
       鸡乖走前有预兆,生完绝命蛋,光喝水不进食,精神萎靡不振。当天午休,它一反常态,不蹲在床前,猛地跳上床沿向主人告别;夜里托梦道:主人啊,鸡乖5岁,相处4年,好心善待,日后报答。我走后,请葬花丘,时时相会,刻刻保佑……第二天一早,梦呓成真,文前一幕,令人伤感。伤心之余,吟诗数首:
         
            《忆宠鸡》   
       
       黛玉葬花侬葬鸡,  世人莫笑翁太痴。
       人非草木孰无情?  有缘梦中还相遇。
                                          
       别人遛狗翁遛鸡,  亦步亦趋五载余。
       察言观色听动静,  乖巧玲珑讨人喜。
                                         
            《鸡乖行》    

       鸡乖托梦付后事,  魂归故园花圃栖。
       时时路过时时忆,  芳草萋萋再无期。
       
       后记:从此,我身体日见好转,岂非鸡乖保佑?
       
       2016/9/21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