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道之动-某红色间谍传记(2)(小说连载)

发布: 2017-1-05 16:50 | 作者: 袁劲梅



        学员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明白了他们下面要上的是什么课了。校长说:“好,我们先来看洋人的。”
        校长关了灯,开了电视,播放一个俄国的色情间谍如何和一个西方武官的妻子周旋.一边放,校长一边解释:"色情间谍不是谈恋爱,是搞情报.那种长期了解的作法,留着等你们恋爱的时候用.色情间谍,必须在第一天,或第二天就把对象攻下来.现在是这个间谍认识这个女人的第二天.他们已经上床了......
        校长停住电视说:"下面都是黄色镜头,这是考验你们意志的时候.你们要学做刺激动作的技巧,但是决不能让本能的欲望模糊你们的革命意志."
        录像又继续下去.
        那个俄国的男间谍象个豹子突然扯下女人的衣服,把她压在身下,疯狂地亲吻,好象见到一个久别重逢的情人.亲一阵,停下来含情默默地说话,说着说着又亲,从脸亲到脖子,从乳房亲到下身.女人有点想推开他,男间谍根本不理会,劈开女人的两腿,毫不客气地动作起来.一会儿把女人翻到上面,一会儿把女人扔到地毯上,女人开始扭动......
        校长插话说:"在与你们的对象做爱时,要让女人舒服地糊里糊涂,你们自己则要清清醒醒地装糊涂."
        录像继续......男间谍象是一个艺术品玩赏家一样,在女人身上做着各种花样.....做着做着,突然停下来说话.
        校长解释道:"看,他在女人快要达到高潮的时候,突然停止了.记住,这时是最好的弄情报的时候,这种时候,你问什么,女人都会说什么的."
        长长的录像完了,校长站起来,他自己的那个家伙,把裤子顶得高高的,他不太好意思,背过身使劲压了压,转回身来,无用,裤子还是被那个"没有革命意志"的家伙撑着.他只好拿过一张报纸遮在前面. 
        桑果儿很能原谅校长对他自己的无能为力,男人首先得是男人,然后才能谈男人的意志.
        桑果儿到图书馆去找有关女人的资料看.这居然是他的家庭作业.他找到了一本<西方裸体女人图册>和一本<女性心理分析>."双野溪的桑果儿"对那册光溜溜的女人身体兴奋不已,大加欣赏.女人真美,从腰到臀部的曲线如同弯弯的象牙,滑得使他忍不住想摸;圆圆的乳房如同双野溪雨后的大白蘑菇,嫩得使他忍不住想咬."军人桑果儿"立刻严肃地对他说:"伙计,要堕落容易得很,你从双野溪奋斗出来,不是为了到这里来看黄色图片,你是担负着特别任务的,要是过不了女人关,你算什么男子汉.算什么革命军人.还不如回乡下随便找个女人到果园里打野去.你能甘心那么碌碌无为地过一辈子吗?"于是,桑果儿扔掉了那本图册,读<女人心理分析>,认真作笔记.
        看了几次色情录像后,校长要他们自己试了.十五个年轻士兵个个心里七上八下的.又兴奋又紧张.说实话,"双野溪的桑果儿"每次看完录像后,心里就焦躁不宁,只是那个理智清醒的"军人桑果儿"时时刻刻警惕着不让低级趣味的东西侵蚀心灵中远大的理想和健康的情感.现在要自己去试了,是让"双野溪的桑果儿"出动呢?还是让"军人桑果儿"出动?
        校长似乎完全理解他们十五个人的心理,他说:"在你们开始之前,我要讲强调一点和你们业务学习无关的原则:要区分开道德问题和工作性质问题.你们是为党和人民工作,这是最高尚的道德;你们的工作性质是利用敌人人性中的弱点,这和为了满足个人动物性的欲望而玩女人完全是两回事."
        校长这个原则给桑果儿定了大方向.他是一个特殊的军人,他不是用枪保卫祖国和人民,他要用一个男人的魅力保卫祖国和人民.这样他在心理上得到了一种平衡.他的工作和其它所有革命工作一样是崇高的,但是,比其它工作更艰巨.他不仅要战胜敌人,而且要战胜自己.他要在人性最薄弱的环节上和敌人较量意志.
        校长对这十五个战士的精神状态是有信心的.他们在此之前已经通过了一次次意志考验了.他对他们说:"你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代号,下面,走进门上写着你的代号的房间.你们现在的`对手'是从事或从事过同样工作的女战士.你们要尊重她们."
        桑果儿心情忐忑地找到自己的房间,他从来没有在军校里看见过女战士,他想知道这些女人都是从哪来的,是什么样子.又有点儿害怕要和毫无感情的人做爱会做不好.他轻轻地敲了门,里面一个柔和的女声说:"请进."
        桑果儿推开门.这是一间华丽的旅馆套房.红地毯,粉色席梦思,没有窗户的墙壁上假模假样地挂着红绒落地窗帘.有一个胖胖的女军人坐在梳妆台前.桑果儿向她敬礼,她也站起来回礼.她站起来的那当儿,桑果儿失望地发现她是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太婆.桑果儿站在门口不动,他原来计划好的一系列陈词和动作都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了.
        老太太用英文和气地对他说:"小伙子,过来,开始吧."
        桑果儿还是没动,心里觉得半点儿对女人的欲望都没有.
        老太太换成中文对他说:"你真正的情报对象不大可能是十七八岁的妙龄女朗,多半是一些上年纪的贵族女人.你应该会和不同年龄段的女人做爱.开始吧."
        桑果儿别无选择,他听见"军人桑果儿"命令自己:"上!"他大步走过去,抱住老太太皮肉松驰的脖子就亲.老太太跟他配合得很好,她就势把桑果儿的上衣给解开了.桑果儿按照电视上看到的模样,一只胳膊狠很地甩掉衣服,另一只胳膊揽着老太太的腰把她往床上挤.
        老太太说:"小伙子,轻一点,对年老的对象,动作要既有力,又温柔."
        桑果儿点点头.把她轻轻放倒,拉开她的内衣,咬着牙,在她身上抚摸.
        老太太说:"用指尖,不要用手掌."
        桑果儿照做了.指尖划过老太太肥胖的肚皮,只是恶心.
        老太太说:"很好,很舒服."
        桑果儿一句话不说,只管照程序做事.折腾了半天,性欲就是上不来."军人桑果儿"气得骂人:"双野溪的家伙,你这是怎么回事?平事看张女人图片,野性就上来了,到用你的时候倒成狗熊了."无奈,那个对着落日都能勃起的"小狗熊",既不听意志的,也不听道德的.远大理想对它也无能为力.总是骚动不安的"双野溪的桑果儿"这一回却远远地缩在角落里,横也唤不出,竖也拉不起.
        老太太要是当桑果儿的妈妈,倒是个好妈妈,她耐心地和桑果儿"做爱",柔声细语地问桑果儿叫什么名字,桑果儿说:"03",她又问桑果儿从哪里来,桑果儿说:"双野溪".她又问桑果儿有没有兄弟姐妹,桑果儿说:"有两个双胞胎妹妹."桑果儿能感到她是一心想帮助他鼓起热情.桑果儿也拼命想对她热情起来.但是,看看规定的两小时快到了,身上那个从双野溪带来的独立自主的小个体依然阳萎着.桑果儿急得一头汗.老太太也挺同情他,在他耳边轻声说:"不能勃起,就有嘴代替."
        "军人桑果儿"命令自己:"一定要完成任务."于是他弯下身,闭着眼睛,亲老太太的下身.也不知是真的还是假的,在下课铃响起来的时候,老太太做出了达到高潮的样子.桑果儿没等她完事,就奔进盥洗间大吐起来.桑果儿知道,自己这次完蛋了,这还是对一个自己的同志,要是对一个可恶,可厌的敌人老太婆,他能搞什么情报?
        十五个年轻人带着不同的表情,排着队到专门为他们开的小灶去吃午饭,谁也不和谁说话,甚至都不用眼光交流刚才的体验.桑果儿没吃,他觉得自己没脸吃特别餐.
        再一次上课的时候,校长把十五个年轻人都骂了一顿,因为他们全都把自己从哪儿来,家里有几口人告诉了对方.桑果儿被特别留下来,校长给他分析他的这次不及格的间谍活动.校长打开录像机,那是桑果儿和老太太.桑果儿简直无地自容,他看到自己整个过程忙上忙下,没问对方一句话,就在对付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小狗熊."校长说:"你失败的全部原因在于你把你个人的喜好放进工作中去了."
        桑果儿知道这正是他的问题所在,那个摆脱不掉的个人,就象影子一样跟着他,使他不能完美起来.他知道他愿意用他男人的魅力为祖国和人民工作,但这种"魅力"恰恰非得由那个不能使他完美的个人-"双野溪的桑果儿"来体现.这简直象两个悖反的力在拉桑果儿,弄得他一会儿决意要做完美而高尚的"军人桑果儿",一会儿同情真实而纯朴的"双野溪的桑果儿".
        以后,就全是桑果儿的运气了,他没再碰到太老的或太丑的.到期末考试的时候,桑果儿碰到一个娇好的搭当,他们从床上做爱做到地毯上,从地毯上又滚到盥洗间.女战士丰满的乳房挑得"双野溪的桑果儿"野性大发,倒提着她的两腿,做到最高兴处,非逼着她讲出她的真名字.
        桑果儿得到了98分.桑果儿在心里私下做了一个划分,他把这98分中的90分划作是"双野溪的桑果儿"挣的.这个家伙仍然没能把个人的喜好排除在整个过程之外,只是他这次运气好.桑果儿把剩下的8分划给"军人桑果儿",算是慰劳.
        四年之后,桑果儿回双野溪探亲,他已经是一个举止萧洒,落落大方,英俊钢毅的年轻军官了,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和骨子里仍然被"双野溪的桑果儿"占据着. 
        实习回来后,桑果儿仍然到那个"洋社会"去工作,但是他不愿再碰任何一个其他女人.他和虹不能经常约会,因为她有丈夫.桑果儿开始给虹写情书.夹在每次的作业本里交上去.虹很少给他写回信.她有她的难处.桑果儿感到了痛苦,有的时候他太想见她了,可她却不能出来.有一次,他实在忍不住了,写了一个条儿,夹在作本里,他写道:
        虹:
        今天晚上我在后山上等你.一直等到你来了为止.
        你的"没有委屈的天空"
        桑果儿把自己的作业本放在全班本子的最上面交给她.她正在和一个同学谈话,她就把一叠本子放在了讲台上.
        快上课的时候,"小九江"从外面跑进来,过去就拿桑果儿的本子,看他第三题怎么做的.虹不自然地抖了一下.桑果儿恨不得给"小九江"一拳."小九江"脸色难看地合上本子上位了.那条儿她定是看见了.
        上食堂打午饭的时候,"小九江"在路上等桑果儿,想说什么,又没说.桑果儿本想威胁她一下,叫她不准说之类,但一想,管他呢,知道就知道.要不是为了虹,他现在就敢在全班公开.所以他理也没理"小九江",就和她擦肩而过了.
        晚上,一吃过晚饭,桑果儿就来到了后山.后山上全是杂树,天已经冷了,树差不多都光秃了,满地都是焦黄的落叶.桑果儿起先还装模作样地背背英语,后来样子也不装了,焦躁地在后山上来回走着,树叶儿在他脚下沙沙作响,那声音使他越发感到孤独.等一弯冷月高高挂在了天空,虹还没有来.桑果儿一个人站在后山上,冷落地就象挂在枯树枝上的唯一的一片残叶.心里觉得痛苦不堪,又恨得不行.按照他的性格,他恋爱了,他是要对着高山大叫的.可她偏偏还有一个不可理喻的丈夫.到九点半的样子,桑果儿才听见了虹轻轻的脚步声.
        虹说:"对不起,我得等他睡了才能出来."
        桑果儿说:"你离婚吧,这样的生活谁也受不了."
        虹低声说:"离婚,我想过好多次了......离了婚,他怎么办?我母亲和继父怎么办?我还是个优秀教师,就这么把有病的丈夫甩了,是不是不道德?"
        桑果儿一下子觉的很恼火,他狠狠地说:"你什么都想到了,你的丈夫,你的父母,你的好名声,你怎么就不想想我,想想我们的爱情."
        虹一愣,抬起头说:"我跟你好,是太自私了......我不知道怎样做才能更道德一点."
        桑果儿说:"更道德一点?你以为牺牲了你自己,牺牲了我们的爱情就道德了?你怎么忘了你自己讲的`测不准定理',你现在不就是在一个测不准的关系之中么?你要把握道德,你就得丧失爱情,你要想抓住爱情,就不能准确地符合所有的道德.爱情是你的,道德是社会定的.你丈夫的母亲死了,你丈夫病了,这些都不是你造成的,是社会造成的,可为什么这个后果却要你来承担?为什么社会定的道德不把这种不合理的情形判作不道德?倒把你追求爱情判作不道德?难道毁了一个母亲,一个儿子还不够,还要把你也拉了当陪葬才叫道德吗?"桑果儿说完这段话,自己也觉得奇怪,他以前从来也没有想过,个人情感和社会的道德要求会相悖.他自己,或者说他们这一代人一直是努力按照社会定的道德标准去做的.
        虹象犯了错误一样一句话不说.
43/4<1234>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