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道之动-某红色间谍传记(2)(小说连载)

发布: 2017-1-05 16:50 | 作者: 袁劲梅



        “把头抬起来,”连长说:“你以为这里是幼儿园?连自己的言论都管不住,还当什么军人?!”
        桑果儿心里后悔得要命,那个“双野溪的桑果儿”老是多话,这怎么能成为一个红色间谍呢?连长罚桑果儿到操场上去跑五千米,桑果儿心悦诚服,饿着肚子去跑步了。一边跑,还一边反省。跑到最后几百米的时候,他看见校长在操场边等着他,就想,刚才的故事一定已经报告给校长了。
        大汗淋漓的桑果儿,走到校长跟前,立正,敬礼,一句话也不说。
        校长递给他一个军用水壶,说:“喝。”桑果儿就一仰脖子喝了。校长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欲望。想笑,想乐,想吃,想喝,还会想女人。没有这些欲望,也就不是活人了。但是,光有这些,还不是真正的人。真正的人还要会爱。爱是欲望中最强烈的欲望,是把人和动物区别开来的高等欲望。爱有很多种:爱自己,爱亲人,爱祖国,爱人民。而后两种,又是爱中最崇高的。我也想你能拥有各种欲望和各种层次的爱,但是,我不能够,一当你被选进了谍报专业,你就只能爱祖国和爱人民了。我之所以选中你,不仅因为你的高考成绩优异,还因为你的档案是红色的,没有任何污点。我知道你是爱祖国、爱人民的,爱就意味着牺牲,为了一个崇高的爱,你必须牺牲个人的欲望和对个人的爱。每说一句话,每做一件事,都要想想是不是从那个崇高的爱出发的。虽然你要失去许多个人的乐趣,甚至还可能为了保护党的利益,顶着一个‘笨蛋’的名字默默地死去。但是,你想到祖国和人民因为你的爱而平安,这种幸福是会让你含笑九泉的。和这种幸福比,你那个小笑话又还有多少趣味呢?!”
        十九岁的桑果儿被校长赋有感染力的爱情理论打动了。他开始认识“献身”的意思了:他必须用一种高尚的爱,把自己性格中所有低级的欲望都压制住。他想:让我来试一试。
        军队大学,首先是军队。军队是个大熔炉,任何个人一投进去,就不再显出自己。
        天不亮,军号儿就响了。五分钟内,所有的被子必须叠成四方块,牙刷必须头朝一个方向。操练。左转,右转,一人动作稍慢一点儿,一班人就得重练十来遍。大雨天,你想呆在教室里读书,不行,连长一声令下,一队人马都得出去走正步。操场上满是水洼,一声“卧倒”命令,你再舍不得你的新军装,也得卧倒在那水洼里。等到大太阳出来了,连长倒叫你顶着正午的太阳在篮球场上兜圈儿跑。晚上九点,熄灯号必响,你再有一百题作业没做完,也得熄灯。
        命令、规矩、号声,把新兵削成一个个一模一样的方积木,这些方积木搭成一个庞大的建筑,这个庞大的建筑使每块单个积木显得那么无足轻重,它的所有价值,只能在大建筑中得到体现,离开大建筑,它什么都不是。它体现自己的惟一方法就是“献身”。
        有一天,桑果儿正带着耳机听英文,教情报学的教官把他一个人单独叫出教室,带到一丛紫薇花下,神情严肃地说:“三天后的晚上,你要一个人出去执行一项特别任务,等熄灯号以后,到这丛紫薇花下来。”
        桑果儿非常兴奋,他愿意当个好“积木”,也愿意显示他是一个聪明的桑果儿。桑果儿回到宿舍,张小毛正摇头晃脑地背英文单词,他刚想告诉张小毛自己要执行一项特别任务,集合号响了,得吃午饭了。坐在饭桌前,桑果儿又想告诉张小毛自己的特别任务,一想,还是别在吃饭的时候说好,以免又像上次那样被罚跑五千米。吃完饭就上英文课,课间的时候,张小毛诡秘地在他耳边说:“三天后,我要单独去执行一项特别任务。”桑果儿吃了一惊,怎么张小毛也要去执行特别任务?到该响熄灯号的时候,又有一个同学告诉桑果儿,他得到了一项特别任务。第二天早自习,又有一个同学告诉桑果儿同样的故事。桑果儿心里挺扫兴,这么多人都得到了特别任务,那他桑果儿也没有什么特别了。
        上情报学课时,教官一句话不说,站在讲台上三分钟,然后推推眼镜,用严厉的低音说:“我们出了一起严重的泄密事件。我们的一项特别任务泄露了。现在,请每个人拿出一张纸来,写下你从哪几个人那里听到了有关这次特别任务的消息。”
        桑果儿突然有些庆幸,自己没有和任何人提到这项特别任务,泄密肯定不会是他造成的。于是,他写下了告诉他这个消息的几个人。要写张小毛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抬起头,向坐在另一张桌子上的张小毛看了一眼,张小毛正用担心、后悔、焦虑的目光看着他。“双野溪的桑果儿”这时又冒出来说话了:“都是乡下出来的,不容易,咱们做人得讲点儿义气。”桑果儿便没有把张小毛交代出去。
        第三天晚上,熄灯号响过后,桑果儿悄悄地爬起来,顺着墙根,跳进黑暗的树影里,躲过值勤的哨兵,溜到那丛紫薇花下,情报学教官和校长都站在那里。桑果儿无声地立正,敬礼。情报学教官推推眼镜说:“稍息。你的特别任务完成了。”桑果儿不明白。校长笑眯眯地说:“回去睡觉吧,你通过了情报保密测试。”
        桑果儿吁了口气,原来这是一个测试。“双野溪的桑果儿”在心里暗自抱怨:“没有言论自由了,谁知道他妈的以后哪句话是测试,哪句话不是!”“军人桑果儿”立刻在心里狠狠地对“双野溪的桑果儿”说:“自由主义!小农意识!都像你这样,军队能成铜墙铁壁吗?!”“双野溪的桑果儿”立刻被打下去了。“军人桑果儿”很得意,他感到自己在代表一个高尚的群体道德说话。
        桑果儿溜回营房,路过张小毛的铺边,那个“双野溪的桑果儿”又按捺不住了,伸出手推了推他的朋友,说:“去。”张小毛在黑暗中盯着桑果儿看了好一阵。“双野溪的桑果儿”拼命地把一片乡下人的真诚从眼睛里流露出来。
        张小毛一个翻身,溜出了营房,到紫薇花丛去了。一会儿,他又像猫一样溜回来,抓住桑果儿的手紧紧地握了一下。
        张小毛也通过了保密测试。
        接下来,就是一次特殊的拉练,情报专业的新兵们换上便装,被分散地扔到荒山上。没有食物,没有水,没有任何装备,甚至连火柴都没有。他们得只身一人,想办法生存。到了荒山野岭,“双野溪的桑果儿”得到了一次合法复活的机会,这小子从小就能在荒山上找食物填肚子。他认识哪种草根能吸出甜汁,他知道如何在树下挖蝉蛹吃,实在饿得不行了,他也敢在草棵儿里抓野鸡,拧断鸡脖子喝鸡血。特殊拉练的结果出来了,桑果儿和张小毛几个农村兵的成绩远远好于城市兵。这件事又让桑果儿动摇了消灭野性的决心,“双野溪的桑果儿”虽然不爱那些规矩、礼貌,但他实在是真地热爱生命。爱生命是崇高的爱吗?它应该是属于爱个人的层次,还是属于爱人民的层次?桑果儿可以把生命贡献给人民,可生命终究还只能是他个人的。对于一个不爱生命的人来说,生命是不值钱的,放弃一个不值钱的东西是谈不上“贡献”的。只有热爱生命的人,生命才有价值,才谈的上有东西可“贡献”。
        除了文化学习,特殊训练一个接一个。他们得学会把车开得飞快,突然遇见障碍,也不露出丝毫慌张神色。桑果儿胆大、心细,很快就通过了驾驶训练,他不仅学会了开汽车,连直升飞机也会开了。他在城市上空兜圈子的时候,就恨不得叫所有的人都仰起头来看他。
        他们还被关在黑屋子里进行时间概念训练,桑果儿被关在黑屋子里不知多久,门一开,教官就要求他准确说出几点,错了,再关进去呆着。桑果儿在乡下和船上时没钟没表,也不需要知道准确时间,一坐进黑屋子,他就只是胡思乱想。从下双野溪抓螃蟹,想到丫头不带“壶嘴”的小屁股,却就是想不出什么是“时间”。他被关进去,放出来,折腾了一个星期,才终于明白了时间就是在生命的故事里刻出一个一个逗号的东西,这才好不容易把一个时钟概念刻进脑子里。
        第一学年结束,桑果儿的成绩很好。暑假里,他没有回家。要学的东西太多,他一分钟也不愿放掉。一个月,桑果儿没说一句中文,从早到晚呆在语音室带着耳机子听英文,模仿语音。一个月后,他拿下耳机,自己说,再录下来听,感觉到双野溪乡下人的调子少多了。
        二年级一开学,桑果儿接到命令,到军校医院体检。桑果儿已经学会了不再问“为什么”。军人的职责就是服从,更何况他这样的特殊专业。他走进洁净地体检室,只有一个漂亮的女军医坐在里面。军校跟和尚庙差不多。因为女人凤毛麟角,所以,个个都像公主一样骄傲。桑果儿十分巴结地对女军医敬礼,女军医抬起一双和丫头很相似的细眼睛,爱理不理地示意他把衣服脱了。这次体检比哪一次都严格,验血、透视不谈,腰围、肩宽、胸肌、腹肌也都查了。漂亮的女军毫无表情地用她冷冰冰的手指在桑果儿身体上划来划去,连下身那个男人的秘密武器也被她毫不留情地被拿出来检查.面无表情地女军医狠狠握住那个处于休眠状态的生命之源,冷酷地命令道:"勃起."桑果儿心一抖,一个男人尊严而神秘的地盘,就这么被人闯进来.桑果儿有一种羞耻感.女军医又冷酷的重复道:"勃起."桑果儿使劲鼓起肚子,那个唯一不受他意志控制的器官仍然睡着.女军医依然冷冷地说:"勃起."桑果儿闭上眼睛想起船上那些轰轰烈烈的日落:嫣红的云生机盎然地燃烧起来,粗犷的江水在天边溅起无数辉煌的沫,所有生命的欲望都在落日下赤裸裸地舒展开来.于是桑果儿在心里重复着双野溪男人们世世代代粗野的情话,想象着丫头的细眼睛撩人意地斜乜着......女军医用尺量了那个膨胀起来的欲望,毫无表情地记在桑果儿的体检表上,好象生命的力量也是可以象体重和身高一样记录下来的.
        桑果儿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张小毛正好进去,他们两人互相敬礼,什么话也没说。他们已经完全能够控制住互相交换和打探情况的欲望了。桑果儿在心里暗笑,想象着张小毛一脸紧张、被女军医喝斥“勃起!”时的情形。
        
        道之动-某红色间谍传记(2-2)
        (第二章 英雄梦
        ——个体和类的冲突)
        
        (续2-1) 没过多久,校长把桑果儿找去谈话。校长对桑果儿说:“从今以后,我是你的直接领导人,我们单线联系。”又过了不久,桑果儿接到校长的第一个指令,他每个星期五必须到军校的机密大楼受特别专业训练。
        机密大楼的外观普普通通,不高不大,三层,青灰色,每层的窗户都又高又小,前后有两个出入口,均有士兵把守。桑果儿持特别许可证,按时去机密大楼上课。他进了一间封闭式的会议室,大约有十五个学生坐在里面,张小毛也在其中。
        校长亲自上课。他说:“你们经过了许多训练,每个训练都是锻炼你们的意志,你们十五个人被选进这个特别班,是因为你们在以前的训练中的表现意志坚强,而我们下面的课程必须是革命意志最坚强的人才能接受的。和其它的训练不同,这个训练将时刻有可能削弱你们的意志。你们惟有时刻记住:你们不是属于自己的,你们的苦和乐都不是属于自己的,你们是属于党的事业的。”
        十五名学员脸上都显露出毫不含糊的献身表情,校长才接着说:“西方国家的情报工作做得远比我们高明。从今天开始,你们十五个人已被批准看西方的原版资料和收听西方电台。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西方是资本主义。你们要有坚定的意志和鉴别能力。比如说西方人搞情报的一个重要来源是女人。西方国家经常通过接触女人互相搞情报。你们要知彼,就不能回避这些东西。说不定哪一天,你们也要和女人周旋。你们下面要接触的资料、电影和录像,包括黄色的东西,有的甚至很黄。我要你们做到‘英雄能过美人关’。黄色的东西再黄,你们也要坐怀不乱,‘善养吾浩然之正气’!”
42/4<1234>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