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九月雪>詩五首

发布: 2016-12-15 18:15 | 作者: 林瑞麟



        〈九月雪〉
        
        那場雨的纏綿之後
        日子逐漸傾斜
        白露凝結的曖昧
        順著風,沿著山麓滾落
        在溪邊谷地著床
        草本的想望張開
        在天地間植入一蕊蕊
        橄欖綠的妊娠紋
        
        秋分是季節的砝碼
        向綿長的暗黑靠攏
        他們反白
        在乾涸的窪地
        以香辛的氣味標記
        像路過田埂的老農
        吐出的口氣,混濁而堅持
        讓那些無需言說的孕事
        一次曝光
        
        註:桃園大溪韭菜花田在每年九月綻放成雪。
        
        2015年10月13日發表於人間福報副刊
        
        
        〈繩子〉
        
        山上傳來春櫻的消息
        妳褪去襁褓走出來
        牽起我的手
        在紅塵中跌宕
        一起質疑迎來的世界
        從坐車要買票的夏天起
        妳每天以貓的姿態探索
        比心眼還深的未知
        眉宇凝著一層憂鬱,卻喜歡
        賴在我雙手彎成圈套裡
        在臉書發現妳的頭髮比我還短
        聖誕夜問妳回不回家吃飯
        妳賴給我一個圖案
        我被那條線索絆倒
        鼻心湧起一陣海浪
        與妳相遇,在母親的海洋裡
        我的眼睛像欒樹一樣轉紅
        那條懸繫我們之間
        血脈的臍帶是我永遠
        剪不斷的牽掛
        
        2015年12月發表於有荷文學雜誌第17期
        
        
        <雲的巴陵> 
        
        我迷路了
        你是不可靠的嚮導,隔著紗嵐
        吐出的蜜語
        帶著神祕而蠱惑的況味
        巴陵是巨大的神木,你說
        如攀在肩上的長臂金龜
        冷靜而了然
        裱褙屬於保育類物種的驕傲
        你的話術有馬告的氣息
        絲縷編織成泰雅質地的圖騰
        張開,讓大漢溪從你的胸膛淌流
        如豹躬身成一條橋,接軌想望
        轉身,你又是溫柔的頭目
        高海拔的氣度包容寒暑
        繞指揉捏如呵護一枚任性的蜜桃
        在夏天掀起粉色高潮
        我無疑是失去主張的飛鼠
        不適合失重的高空彈跳
        不如成為你弩下永恆的獵物
        懸樑廝守參天的晨昏
        
        註:巴陵位於台灣桃園市復興區,地處北橫公路中點,是著名的水蜜桃產地,居民多為台灣原住民泰雅族。「巴陵」源自泰雅語,為巨木之意。
        
        2015.07.28 發表於中華日報副刊
        
        
        <神秘果>
        
        她穿著艷紅洋裝
        眉眼沾染異國情懷
        以巴莎諾瓦的節奏
        唱著引人入勝的民謠
        在那個永遠客滿的酒吧
        我坐在冷靜的吧台
        用她的低調來搖滾
        稀釋我的情傷
        你遞來一杯藍色夏威夷
        我含著紅色果實
        潛入神秘的海洋中
        和熱帶魚與珊瑚礁一起產卵
        在鹹濕洋流中再生
        那叫神秘果,你說
        可以改變味覺
        在潮湧中我再次掉下淚來
        拎著夾腳拖
        走向我們分手的沙灘
        
        註: 秘果(蜜拉聖果)(學名:Synsepalum dulcificum),又名變味果,屬於山欖科多年生矮生灌木,原產西非熱帶地區,1960年引進中國,近年在台灣成為新興作物。
        神秘果的果肉酸澀,但內含有神秘果蛋白,吃了神秘果半小時內,接著吃其他酸性水果,會覺得這些酸水果不再是酸味,而變為甜味,故名神秘果。
        
        2015年7月發表於野薑花詩集第13期
        
        
        〈隱約〉
        
        天騰空了
        悠悠晃漾了時間
        讓渡大半的灰色地帶
        給無心的雲
        浮貼在卵石上
        水洗,淡淡的
        拓出青綠的苔印
        風藉口鼓噪
        輕浮了長腳長手的水黽
        兩條溪哥甩尾
        一口咬定,很扯
        顛覆了風景
        留下混沌的線索
        我若有所失
        
        2015.08.20發表於中華日報副刊
        
        作者簡歷:林瑞麟
        作者簡歷:林瑞麟。台北人。淡江大學英國文學系、EMBA企業管理系。散文、極短篇、小說、詩等散見報紙副刊及詩刊。野薑花詩社同仁。曾獲2015年林語堂文學獎。
        
        ======= END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