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山羌與女孩

发布: 2016-12-08 17:01 | 作者: 黃里



        昨日全校午休時,一隻山羌闖入了校園。
        這幾天寒流一波接一波,氣候真的非常冷冽。平常校園內少見的白耳畫眉,最近也成群頻繁地在樹上活躍鳴唱。中午學生吃飽飯,做完午餐清理工作後,大多就畏縮在教室內不敢外出,但是學生糾察隊照樣得值勤。就在所有師生,正待於全校一片冷清寂靜中暫做小寐時,糾察隊裡一位優秀的布農族學生突然大叫: 
        「Sakul!Sakul!山羌!山羌!」 
        
        *  *  *  *  *
        
        一隻舉著白絨絨短尾的棕色小公山羌,眼珠骨碌碌轉地四下張望,躡手躡腳地徘徊在靠近山麓的音樂教室走廊。
        這一位學生不顧其他糾察隊成員的制止,穿越過幾位原本在打掃,現在不知何故趴在地上匍匐前進的同學,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向前去想徒手捕抓那不知已闖入禁區,驚慌失措,四處亂竄的山羌。可憐那山羌,因陷入菜園以細尼龍繩圍成的欄網裡,越是掙扎越是不得其縫而出,就這樣被這一位布農族優秀的學生一手兩腳倒栽蔥地抓到了。
        還好有一位饒富愛心的訓導組長,聞聲趕緊跑過來一探究竟。他看到一群學生圍著那可憐的山羌,心中瞬時一陣不忍,便說:
        「各位同學,地凍天寒,今日可能是因山上太冷了,覓食不易。這一隻舉著白絨絨短尾,眼珠骨碌碌轉的棕色山羌,命運多舛,只是下山片刻尋找食物,卻不幸落入各位同學的手中。這一次能否給老師一個面子,放這山羌一條生路,也算是各位履行了布農族祖先古訓:在河裡捕魚,夠吃就好,小的要全部放掉,大的要放掉若干。今日就當這山羌是若干中的一隻;更何況,根據野生動物保護法明文規定,保育類動物不可任意捕殺。」
        聽著老師這一席正義凜然長長的話,這些學生感到遭受冤枉似地,微張著兩片厚唇,睜著大大的眼睛,你看我我看他。其中一位說話像唱歌的學生,終於按捺不住說:
        「唉呀呀!老師, 你怎麼說那──麼多話呢?我們又沒有說要殺死山羌呀!我們在音樂教室走廊看到它的時候,本來是想慢慢走過去跟它打招呼的呀,因為我們也很──少這麼近的看到一隻活的山羌呢。生物老師上次帶我們去賞鳥的時候,也有教我們要慢慢靠近,細細欣賞。但是它後來聽到有人大叫:Sakul!Sakul!就害怕地往菜園跑過去,我們是怕它被繩子纏住,所以趕快跑過來想幫它解開,我們又不是想殺死它呀!」
        就在大家你一句我一語,比手畫腳衆說紛紜之際,那一隻倒垂著白絨絨短尾,眼珠依然骨碌碌轉的棕色山羌竟然說話了:
        「各位萬物之靈,世界主宰,親愛的人類,能不能好心地先將我放下?這樣倒栽蔥地看待一切,實在很不舒服。你們既然都不會殺害我這一隻山林裡微不足道的小動物,這令我原本忐忑不安恐懼至極的內心,覺得萬分佼倖與感激。難道你們不想明瞭,我為何會冒著生命危險,闖入人類禁區,在這天寒地凍萬物靜寂的午寐時刻,徘徊於我心目中的聖殿──音樂教室──的走廊上?」
        所有人聽到,立刻從團團圍住山羌的圓心,同時往外跳開,好像一朵碩大的王爺葵被嚇了一跳,快速綻放一樣,趕緊將山羌放了下來。不待眾人瞠目結舌,彷彿無法從虛幻的夢境裡清醒時,這一隻再次正常地舉著白絨絨短尾的棕色山羌,又開始說話了:
        「各位親愛的人類,在你們匪夷所思而受到驚嚇之餘,請聽我細説分明。
        我的家就在這山麓上不遠的地方,我離開父母自己獨立生活已經很久了,卻不常遇到別的山羌。但是,要怎麼形容我自己呢?可能我就是一隻生性孤癖,不怕寂寞的山羌。我喜歡自己一個人……,我可以這麼說嗎?一個人在樹林裡散步。只要聽著自己的小蹄踩在落葉時發出窸窣的聲響,只要看到陽光篩過林葉時閃爍的粼光,我卑微的內心就感到十分甘甜與滿足。
        就這樣過了好長時日,我常常告訴自己,反正山裡多的是吃的,如果就這樣一輩子過下去,我也願意。所以我並不是下來尋找食物的,我是來找一個女孩。」
        
        *  *  *  *  *
        
        大伙兒聽了更是一陣錯愕,每個人面面相覷,表情顯得莫名所以。
        就在那一隻山羌,一邊因站立太久而冷得發抖,一邊又急著想繼續往下說時,那一位饒富愛心的組長,搖頭奮力讓自己再度清醒後,趕緊打岔說:
        「大家帶著這一隻會說話的山羌,就近到旁邊的音樂教室坐下來避寒吧。」
        一進入音樂教室,那一隻山羌頓時又活靈活現了起來,就更是高舉著白絨絨短尾,瞪大著眼珠骨碌碌轉地到處瀏覽。但是對牆頭上的音樂名人肖像,及擺在教學桌上布滿灰塵的塑膠玫瑰花,似乎無多大興趣,兩眼最後只是盯著那一架擦得晶亮,端莊高雅的鋼琴。大家就引導山羌讓他站上了教室前面黑板下,以紅色絨布鋪陳的小表演台上。眾人稍感暖和坐定後,反而帶著期待的眼光,希望山羌能趕緊接著說下去。
        「事情是這樣的。
        有一天中午,我可能是散步得太遠了,慢慢地就靠近了你們的學校,其實我對你們的學校也不陌生。在高高的山上,每天我都可以很清楚地聽到規律的上下課鐘聲響,我還是可以遠遠地看到學生們下課衝出教室,急著到球場玩球的樣子。
        就在當我心想不該如此魯莽地闖入你們的領域,轉身正要離開時,我聽到了一種從來都沒有聽過的樂音。
        這樂音好像是從林梢上輕洩而下,化成了一陣薰風,拂過每一株小草;這音樂的旋律又彷彿是山崖旁小溪澗流出的聲響,叮叮噹噹,又像是鳥兒飛舞跳躍的模樣。我就這樣站在原地聽得如癡如醉,直到那樂聲結束,而我卻一步也不想離開。」
        方才那一位說話像歌唱的學生又性急地發問:
        「唉呀呀!老師,山羌說午休時候的音樂聲,會不會是……?」
        每個人就睜大著眼睛瞪他,並且揮手示意他不要插嘴,好讓山羌能繼續說下去。山羌看到了也心領神會地點頭示好。
        「後來幾乎每天同樣這個時間,我就會固定地在那個同樣的地點出現,就是在靠近音樂教室菜園旁不遠的一個隱秘的小山崗上。我每日就這樣好像上班下班規律地來報到,只為了能聽到那令我神魂顛倒的樂聲。若是我能聆聽到那樂音,我就更覺得有活下去的勇氣與希望;相反地,我若一日沒聽到那音樂,我就會感到終日消沉,鬱鬱寡歡,了無生趣。
        就在一次你們說的週休二日後,你們可能很喜歡能放假兩天,但是對我而言,卻是很討厭。因為學校不上課,我煎熬忍耐了兩天,沒有聽到那能給予我生命力量的旋律。終於星期一又來臨了,當我又能再次諦聽那如天籟般的樂音時,我心想,這美妙的樂聲到底是從學校那裡傳出來的呢?又是如何形成產生的呢?由於野生動物強烈好奇的本能驅使,我當下就決定,一定要到你們的學校找出原因。
        所以我已經來你們學校好幾次了。每當你們全校幾乎所有人午飯後,陷入沉寐的一片昏迷時,正是我高舉白絨絨短尾,眼珠骨碌碌轉地,在你們校園各處出沒的時候。小心翼翼地刻意不讓你們看到我,就像白晝隱形的精靈,我四處尋覓那音樂來源的地方。
        有一次我依循著樂音的旋律,慢慢地來到了菜園旁。我躲在茂密的狗尾巴草叢裡,透過狹長參差不齊的縫隙,皇天不負苦心人,終於讓我找到了那美麗的樂聲發出的所在,也就是我往後每日必須到此朝覲一次,成為我心目中賜於我滿足與歡愉的聖殿──音樂教室。」
        
        正當山羌說得繪聲繪影,眾人聽得意猶未盡時,那山羌白絨絨的短尾突然搖搖欲墜。因久未進食,再加上身軀寒冷顫抖,那可憐的山羌就這樣體力不支地,兩隻前腳突然蹬的一聲,跪倒在表演台上;隨即後腿一軟,就整個身子趴臥了下
        來,眼珠也看似快要無法骨碌碌地轉了。
        那一位饒富愛心的訓導組長見狀立刻命令:
        「快!同學,趕快到菜園拔一些青菜給山羌吃,他餓得快要暈倒了!」
        那一位優秀的布農族學生一聽馬上喊住說:
        「報告老師,根據我們布農族傑出的狩獵技巧與豐富的觀察經驗得知,山羌是小口小口嚼食樹葉,甚至連葉柄也不吃,姿態秀氣文雅。學生建議可以就近剪幾枝音樂教室外的圍籬植物──捲瓣扶桑──的幼嫩枝葉,給這山羌快快進食。」
        果然是布農族優秀的學生,懂得還可真多呀。
        等山羌補充完能量,想勉強地舉起白絨絨短尾再一次站起來時,大家就溫柔地輕輕壓住他,跟他說坐臥著說就好。於是山羌繼續說道:
        「除了發現我心目中的音樂聖堂之外,更讓我感到高興的是,我找到了那天籟之音發出的原因。」
        
        *  *  *  *  *
        
        山羌稍做停頓的同時,眼珠又恢復生氣地盯向旁邊那一架尊貴且有王者之風的鋼琴,緊接著說道:
        「我藏在音樂教室外茂密的草堆裡,透過大片明亮的窗戶,我看到了一位留著短短黑髮的女孩,就坐在那一個黑箱子前;而且每次我在不遠的山崗上聽到令我陶醉的音樂,而儘速地趕到草叢時,那女孩就早已出現在這黑箱子前。」
        「唉呀呀!什麼黑箱子?那個叫鋼──琴,PIANO,鋼──琴。」
        說話像唱歌的學生機靈地順著山羌眼神投注的方向,加重語氣熱心地趕緊解釋。
        「鋼琴,PIANO,謝謝。」
        山羌禮貌地回應後(在此同時,有那麼極短的時間,山羌失神似地一邊點頭喃喃自語,一邊凝視著鋼琴,秀氣的嘴角泛起了一絲謎底終獲揭曉之後的滿足微笑)又說:
        「我從窗戶雖然只能看到那女孩的側面,甚至當她更低下頭時,短短的黑髮會整個遮住她的臉龐,但是,我幾乎能感受到她好似與我一樣,只要坐在那黑箱子……,對不起,鋼琴前,她就能很容易地沉醉在美麗浪漫的旋律裡,身體甚至跟著搖晃了起來。
        有幾次我感到有一種錯覺,是不是那女孩擁有何種特異的魔力?她似乎藉著心靈的力量,讓那鋼琴響了起來。因為我多次親眼目睹,只要那女孩開始輕閉雙眼,身體微微往前傾斜,頭部預備跟著搖晃時,那鋼琴就會為她所感動,而將優美的樂章演奏了出來。」
        大夥兒聽到這裡,每個人的腦袋原本就因為沒有午休,而顯得反應有些遲鈍沉重,一聽山羌如此荒誕詭譎的描述與推論,腦筋更是一時無法正常地運作。只因山羌躲在窗戶外草叢裡,無法看到那女孩手部的彈移動作,事態竟演變到如此料想不到的地步。

21/212>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