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诗八首

发布: 2016-11-24 19:17 | 作者: 张朗



        桂树
        
        桂子山的桂花开了
        河流般涌动在秋风中
        这清香,让我想起老屋前
        歪着身子的两棵桂树
        它们在阴暗中过活了几十年
        后来,近处的泥土被推走
        洋槐,空心梧桐伏倒在地
        砖房代替了土墙,农田成为水泥地
        有人想把它们买走
        父亲说,留下
        再后来,老屋倒塌,邻居成了仇人
        唯独他们还在守着
        像两个老农,被岁月压弯了腰
        
        
        无题
        
        在喜鹊与瓦檐之间,蝴蝶与水泥地之间
        我成为折断的洋槐
        铁丝将我的身体勒紧,然后逐渐隐去
        我长出锈黄的心
        秋风起,叶子纷飞
        水果店的妇人又开始生锈的日子
        
        
        无题
        
        月光微醉,颤抖,扑向
        香樟,木犀,玉兰
        我看着那些枝桠,将落未落的枯叶
        漫过头顶,阴影游走
        我看着你从我身体穿过
        留下惊鸿一瞥
        
        
        无题
        
        这是一场阴谋
        狗吠不止,麻雀伺机隐没
        我在日子中孤独的站立,听:
        来了,漫天坠箭
        猛兽般袭来
        我仅有柔弱的盾牌
        我失去盾牌
        我终于筋疲力竭
        看见满地浮尸
        在血泊中浸红
        我开始构造一场死亡
        朋友的利剑,情人的毒酒
        亦或是悄无声息的自刎
        对于死后,我只是祈祷
        修辞放下篡改,这雨的清洗
        
        
        校运会
        
        小睡过后,阳光退去
        房间里依旧坐着情人,单身汉
        和另一些昏睡者
        我习惯性地看着右侧的木门
        中,一块细小的玻璃
        左侧窗户变得扭曲,旋转
        连同灰白的夕阳,鼓点
        播音员用和稿子同样虚假的声音
        催促着绿地狂欢,不少人相互应和
        趁机跳动吧,冰冷的空气
        等天快黑尽,和我回到枝头
        你得紧缩身体,保持寂静
        
        
        南湖
        
        从这里
        再也看不见南湖了
        一段虚幻的弧线
        被众多四边形切割成碎片
        我费力抬起疲惫的双眼
        试图寻找在另一个地方见过的
        混乱的湖水
        那些晃动的十字架说:
        新修建筑已将南湖淹没
        就像淹没不到二十平米的生活
        可见的,可言说的
        都在下沉,我终于放弃这徒劳的动作
        或许夜静,会传来湖水轻拍的声音
        
        
        立冬日记
        
        雨下了整整一天
        我被困于雾中
        为僵硬的面容修改属性
        下午,对朋友失信
        我知道,立冬了
        只剩下夜
        在灯灭前的第二十二分
        我在奥斯维辛
        第七分
        我读加缪
        灭灯的那一刻
        我看着荷尔德林
        黑色的皮肤
        我躺下,开始重构这一日
        竟着迷于偶然所见的不知名的鸟
        我看着它浸湿的身体
        在树下来回踱步
        我也学着
        两个笨拙的人,在越来越冷的日子里
        为粮食和陷阱担忧
        此刻,它来到我的木桌
        在奥斯维辛,加缪,荷尔德林旁
        继续踱步,向着黑色
        
        
        无题
        
        食物霉变,蔓延到碗壁
        像窗外的浓雾,膨胀,直至吞没这寒冷的城市
        冬雨过后,挂满灯笼的柿子树上所剩无几
        偶尔有几只黑白相间的鸟驻足,游戏
        我仍不能决然地说出它们的名字
        尽管我们见过不止一次
        不远的矮木,藤蔓上,是灰色的麻雀
        它们已经学会了互不相扰
        左侧在新修建筑,机器声不时传来
        夹杂着鸡鸣,从楼下的家属区
        银杏的金黄和琉璃瓦的砖红已被消解殆尽
        从未如此陌生,都在远离。一个老妇推开门
        艰难地转身,然后合上。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