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宝日格斯台救火

发布: 2016-4-28 06:05 | 作者: 艾拉肖楞



        救火
        
        扑救草原火是要依从草原救火的规律和要领。1972年牧场东山火起烟高,那天,乌兰其力格(唐宁)曾和米西格、赛白音尓、散森道尓吉、展布拉几位牧人骑着马从肖南沟(配种站)、向吾尔它沟(二连)、向它奔沟(四连)奔去,沿途策马频频驻步,回头向从团部和各连战士们喊“打火要打尾火,打火要打火尾,打边火。”,4连在步行队伍之前奔向从它奔沟烧到肖南沟火场,一边牵马打火,一边观察火势,后面战士们呼哧带喘地朝山火跑来,我们大声喊叫“靠后”,指导着扑向烈火的人们,赛白音尓道“额讷嘉涝,吾乎呐(年轻人这样不时找死么)”,他嗓门一向不大,这时也极力见人就喊“打火要打尾火,打火要打边火。”、见人就讲“避开风头,隔断火路”,火蛇向东南蔓延着、众人扑打着,草原火已经向肖南沟口烧去,火头到配种站东坡,那儿满坡被畜群啃过一春,只剩低矮的草,火势已经减弱,火到小孤山沼泽方才熄灭,却不知道四连发生的事。草原火灾起火地点在43团部北(芒卡特)20华里(肖南沟口),打石头的的兵团战士倾倒火灰不慎,导致火燃旁边草原干草向南蔓延10余华里至69人牺牲处。救火由不负责任的二等“现役”军人首长瞎指挥,由此造成国家损失、人员伤亡,实在令人心痛,我同兵团“现役”很熟,就睡在连部一条炕上 ,深知五师现役干部都是提拔没戏的孬种、不愿退役专走关系的“特色”兵,提干提不成,来兵团就是来捣乱的,化公为私把好木头拉回老家,寻找牧民拿战备子弹换狼皮、狐狸皮,先别简单说那帮现役军人素志,其实那帮在部队是溜须拍马的精英,那帮就是心眼坏,心眼多,拍马屁、捞私利的私心超常发挥,所以,对战士过恶。那帮二流子打火瞎指挥,打火喊“火光就是命令,火头就是战场”,勇敢扑向火场,年轻战士窒息而亡。草原救火要按照草原消防规律办事,要听蒙古人的,要按蒙古牧民的救火办法去救火。火灾事故的处理采取一火两制:对上报“英雄”、对下“处分”了一批直接责任领导,对下低调。团内总结也是客观的,当时,43团也有正式正确总结,只是对上不讲实话,对外不讲实话,于是,团里专人安抚家属,全团上下上下不再提这事儿,上下失语。后来,见到的只是陵园里弟弟妹妹们的座座石碑。草原火起,次代兵团该总结经验教(一代兵团是抗美援朝老兵,当家人盼着他们回家乡去享受土改的胜利果实却未回家而是服从国家安排去成建制去了三江、新疆)训。
        《三十六年前锡盟草原火灾纪实与反思》(作者:黎丽,蒙古族,内蒙古政协副秘书长、内蒙古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主任,该文曾刊登于《内蒙古日报》 )1972年5月5日,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西乌旗境内的宝日格斯台牧场,北京军区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四十三团发生了草原火灾:1972年5月5日清晨,北京军区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四十三团二连驻地东约5公里处,执行采石任务的该连六班战士杨树生、杜根村将5月4日烧剩的炉灰倒出蒙古包外的防火坑内,因灰热, 加上坑内有枯草,至5月5日当天上午11时40分,坑内死灰复燃,引起草原大火。二连六班战士虽奋力扑救,有的战士用身体滚扑,但因位于风口,风力达七级以上,未能扑灭,火势迅速向东蔓延到罕敖拉山地,草原火向它奔沟、吾日它沟方向蔓延,因为山沟和半坡草厚,位于火势东南方向的四连,于中午12时30分发 现火情,指导员何龙光立即紧急集合队伍,提出“火光就是命令,火场就是战场。”四连简单动员后,分两路奔赴火场。当指导员何龙光和副指导员杜恒昌带的一路 战士进入1059高地脚下时,南侧烈火猛然袭来,加之风大草深和风向突变,旋风卷起烈火将战士们包围,指导员、现役军人何龙光下令撤退,身边的十几个人迅速撤离了火场,但多数走在前面的战士却深陷火海。副指导员杜恒昌和三班长胡国利等部分战士经奋力拼搏冲出了火场,进入麦地,但见到还有战友留在火海,便又奋不顾身返回去救战友,结果一去不返,整个过程仅半个小时,当即有66名知青战士壮烈牺牲,负重伤的16名,轻伤的11名,后来,又有三名重伤员在抢救过 程中身亡。这场大火共有69个年轻的知青战士在烈火中牺牲,年龄最大的27岁,最小的15岁。
        宝日格斯台草原火灾发生后,国务院、中央军委、北京军区、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政府、内蒙古军区非常重视,周恩来总理作了电话指示,总参谋部派直 升飞机接送伤员,北京军区派来了医疗队进行紧急抢救伤员,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召开紧急会议研究紧急救助措施和善后处理工作,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尤太忠等领导 同志亲临现场指挥救助。     
        四十三团于5月7日,在团部西侧掩埋了烈士遗体,16日召开了全团追悼大会,牧民们来为这69个知青英烈作最后的送行。内蒙古自治区革命委员会授予69名 牺牲的兵团战士革命烈士称号,并拨款16万元筹建烈士陵园。与此同时,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司令部及五师派出5个工作组分赴呼和浩特、唐山、集宁、赤峰、锡 林浩特等地,安抚烈士家属并发放了烈士证和抚恤金。
        草原火灾年年有,草原上的蒙古牧民很少有因火灾而烧死,极少像罕敖拉牧民因特别情况护家护群而烧伤,1972年5月5日那天火灾草场有许多赶 来扑火的蒙古牧民、前几年来插队的北京知青、原牧场职工在草原火场和沿途路上向兵团指导打火尾、打侧火,注意安全,因此,其他连队、尤其是牧业连队赶来的扑火青年都没有伤亡。牧马人、战士、媒体、文人不断写这次草原火,各自杜撰,各有千秋,自相矛盾,各版相左。
        
        祭胡杜特,宝日格斯台的牺牲
        
        胡杜特,为保护集体羊群的台尔木牧民,我们的艾娜(姐姐),草原的英雄,胡杜特,台日木苏格德尔妻1983保护集体羊群牺牲,旗民政局定为烈士,葬牧场陵园,被砸毁,后默默迁东山-罕敖拉山地-茅盖吐东边。她宝日格斯台的烈士,为保护集体的财产牺牲了,我们永远纪念她。北京瑟格腾和蒙古牧民几十年结下时候情谊,不容不明事理的恶棍跳到这草原上破坏蒙汉民族关系。在天安门城楼上有那横幅“各族人民大团结万岁”。在宝日格斯台牧区有着瑟格藤和玛拉沁风雨同在的民族团结传统友谊。清明,拒绝邪恶,拒绝丑恶,拒绝罪恶。走开,砸毁宝日格斯台陵园的商业化出书目的的暴徒,在中华国土上涤荡一切张扬个性、商业炒做污流浊水。芒卡特陵园,留下我们的哀思。
        
        附录:东乌旗从白音郝包到 原六师师部的火,草原火,慢慢地烧去,没人扑救,整整烧去二百多公里,人们这种麻木不仁的心态实在不可理喻,而过去草原着火,人们从四面八方立即去救,途 中的车辆必须立即参加救火,“火光就是命令”因为大家有个共同的信念:保护国家、集体财产,而现在这样的救火场面看不到了,大家都在各扫门前雪了,只因为 草场都归个人不再是国家财产集体财产了。记得咱们在草原的时候经常参加草原灭火。一个地方着火后,火光就是无声的命令,牧民首要做的是自身自家的安全,先 把牲畜转移到安全地点。然后,就纷纷骑马去火场救火。随后,旗、社闻讯后立即组织车辆人员救火,粮食、物资部门拉上后勤补给物品也到现场支援。火场附近的 过往运输卡车也必须元条件参加救火。火场有人指挥,有条不紊,如同打仗一样。一是人们思想“进步”了(据说是属于灵感和沉稳/不再“偏激”;二是人们有新 价值观(牛羊草场在死人个人名下/事关全家存亡多就是这点儿财产);三是网栏搞得防火道根本没法开辟(囿于和平时期牧民私人的经济效益和政府不作为)其实,牧业经济在草原上就是非圈养畜牧,其生产组织形式必须是集体,汉代以前的春秋史籍就有记载,草原照搬农夫耕地-是瞎胡闹。蒙古部落制“发展”的极致形 式是“改”前公社生产队或者宝日格斯台牧场那种“奥特尓”形制,否则,无论气候、草场、畜种都是草原难以承受的。43团对草原火可能敏感了些,也不知道东 乌旗的草原火能否给汉人管草原和农夫思想搞牧业惨痛点儿的教训。(2014年10月中旬,东乌旗草原火200公里)
        甲子又一轮,祭奠为共和国献身的英烈,怀念为工农翻身解放牺牲的先烈,什么颜革也不能阻止人民怀念你们。
        天安门广场,留下我们的信仰,重读《人民英雄纪念碑碑文》 “三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三十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人民英雄纪念碑1949年9月30日奠 基,1958年4月22日落成。毛泽东题词“人民英雄永垂不朽”,周恩来题写碑文)。
        不与捉襟见肘的国土资源争寸土,亲人魂在大海,遥望蓝色的海洋寄托着哀思。
        
    





22/2<12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