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草滩医行记

发布: 2016-4-28 05:19 | 作者: 俞竹筠



        遭诬害双双下放草滩
        
        我丈夫张绪和是上海人,中国医大毕业,分在甘肃省防疫站;我是扬州人,妇产科毕业,分在兰州医学院附属医院。上世纪五十年代前期,我俩满腔热情,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建设大西北。多年来工作一直兢兢业业,曾评为省先进工作者。后来,发现出身不好的人,常挨斗,我们小心谨慎地躲过“反右”, “噩运”仍随“文革”对知识分子的迫害,落在我丈夫张绪和头上。有人在敌档里发现有名叫“张绵和”的中统特务,胡言乱语交代发展过族弟,上面便将张绪和也关起来审查。查来查去,查不出“特嫌”证据,哪有十几岁的孩子当“特务”的?折磨一阵子,“解放”又不放心,于是,我就被带灾,双双下放到离兰州老远的漳县草滩公社卫生院行医。
        那是1969年12月16日,北风怒吼,大雪纷飞。我俩坐在火车上,哪有心思欣赏窗外银妆素裹的丝绸之路雪景?一路风尘仆仆、忐忑不安地来到漳县。翌晨,天空放晴,卡车送我俩到公路尽头后,回到城里。下面的山路由老牛车继续拉着行李穿越,在邻近公社过了一宿,老牛车翻不过山,就由向导领路,步行50里,傍晚到达目的地。草滩公社离县城一百二十余里,卫生院就设在山头上。门房领我们到住处一望,没有火炉、没有热炕,只有冰凉的木板床。我俩饥肠辘辘,疲惫不堪,也顾不了许多,和衣倒头而睡。
        
        好社员翘首相望治病
           
        清晨,社员见省上大医院来了专家,还有妇产科医生,喜不自禁地纷纷前来瞧个究竟。他们淳朴诚实,见我们除了箱子外,空空如也。赶忙骑马回去送来洋芋、蚕豆、油、鸡蛋;还有人背柴炭、提猪腿、拎母鸡……那时,他们生活也困难,却雪中送炭地帮助人,我们被感动得热泪盈眶。我与绪和拿笔记本记账算钱,他们连连摆手:“别算,别算,当年红军过草地,俺大不也一样上岷县拿好吃的送红军,你们是毛主席派来看病的,欢迎还来不及哩。”
        草滩公社远离县城,高寒阴湿,山高谷深,是全县条件最差的。十几个大队虽有卫生室,有赤脚医生,只能看小病,一遇疑难杂症,电话催我背药箱策马赶去。有次出诊,听说产妇胎盘滞留,当地风俗是将产妇头发吊在屋梁上,让胎盘慢慢娩出。我见此状大惊,一边忙叫将奄奄一息的产妇速速平卧,一边叫给哇哇大哭的胎儿喂糖水。我迅速带上手套,取出胎盘,注射葡萄糖。待母子平安,我又令吃鸡蛋面条。第二天,家属送我走后,我整理药箱,竟是一箱鸡蛋。还有一次半夜骑马急诊,对面山头忽闪一对绿色的灯笼,我以为人在走动,社员说,那是一只夜里出来找食的老狍子,没关系,还隔条沟跑不过来。半夜三更,绪和常陪我出诊,我俩常用三节电筒强光吓退野兽狼群,有好几次遇险。
                   
        医术闻名调县作贡献
        
        绪和是搞流行病防疫工作的,没有临床经验,有时也做我的助手。有天,我诊断一位姑娘“宫外孕”,她羞答答地说:赤脚医生说是阑尾炎,一直给她打青霉素。我征得家属同意,在乡村极简单的条件下,绪和与护士做我的助手,做了“剖腹产”。腹腔里积累了大量的血液,抽掉又无血浆输,咋办?我让绪和用消毒后的纱布过滤,再回输病人,这在大医院里匪夷所思。术后病人恢复良好,一周后康复出院。我的医术从此闻名周边县市,有从岷县、陇西翻山越岭过来的病人,有从遮阳山、贵清山区来的孕妇。他们都带来大量的农副特产,我们统统交给食堂,改善大家的伙食。不过,当归留着,带回南方孝敬老人。几年后,公社书记打电话要我去县上参加干部会,他派了两匹马,由民兵护送。那深山老林,荒无人烟,野兽到处可见。翻山越岭两天,到了县上,才知县委书记老婆在家待产,专门要我去做产前检查并接生。我在她家住了4天,夜间顺利接出个男婴。从此,公社书记对我俩另眼看待,年终还送我一个先进工作者。县领导见我医术了得,不能大材小用,正好县医院缺妇产科,调我俩上县防疫站、县医院。草滩卫生院虽环境艰苦,人缘融洽。走时悄悄不则声,怕群众拦住不让走。
        
        平反后欲回省不肯放
        
        1979年底,绪和的问题彻底平反,省里要我俩回去,县里不放。当时,我整天忙剖腹产、治肠梗阻、查病房、给几百名妇女作了宫颈检查并塗片,培训数十名接生员,还要抓计划生育培养计生员,写论文《妇女病调查报告》……绪和也忙着骑马去各公社搞流行病防疫,写论文《猪骨粉治疗大骨节病》,实在走不了。县里成立了计划生育巡回小组,一个公社一个大队地给育龄妇女“上环”、“结扎、“人流”、“大月份引产”,这些事不像看病受欢迎,还要做耐心细致的说服教育工作。说不通,由各公社用拖拉机将超生孕妇强行拉到县医院引产。上面指示:无论怎么做,只要保大人就行。于是我们用“雷佛努尔”药液作宫内注射,致胎死宫内。第二天,死胎娩出,医院内挖了一个大坑,将一个个死胎扔进坑内埋掉。我见医工边埋边喃喃自语:“我们都是杀人犯啊!”我也手划十字默默祷告道:“God bless you!(上帝保佑你)”我保佑胎儿升天,也请求上帝赎罪。由于长期浸泡消毒液和做手术,至今关节炎与眼疾未愈,这也许是上帝的惩罚。
        下放漳县草滩行医十年,感悟多多。时过境迁,目前不可同日而语。我辈医务工作者应本着医生的良知,关心西部山区百姓看病难的问题。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