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赛汗琪琪格遇险记

发布: 2015-10-08 22:52 | 作者: 王正云



        那是1968年的冬天,我们在内蒙古草原上己经生活工作了一年多,骑马的技术也练得不错了,基本适应了牧场的生活。
        话说这一天,我和当时只有十六岁的小姑娘赛汗琪琪格骑马去白音温都尔分场北边牧场。当天天气半晴半阴,气温在零下二十六、七度,刮着三、四级风。我穿着羊皮蒙古袍、羊皮裤、牛皮蒙古靴,骑着一匹枣红色的杆子马(会配合主人套马的坐骑),我当时已是马倌了。赛汗琪琪格骑着她那匹甘草黄的坐骑,那是一匹漂亮的蒙古骏马。她头戴一顶红色缎面狐狸皮草原帽,身穿一袭粉色绸面的蒙古袍,腰上系着一条葱心绿的绸腰带,脚上穿了一双白色的毡靴,由于天冷,小苹果脸冻得红扑扑的,纯粹一个蒙古族女孩儿,哪还象一个北京来的知青啊。在我们场的知青里,她的年纪最小,我们这些哥哥姐姐们都把她当小妹妹一样看待,牧民们也很喜欢这个快乐、勇敢,又有点淘气的小姑娘,给她起了一个蒙古族名字:赛汗琪琪格,意思是美丽的花儿。
        因为雪比较深,不能放马奔驰,我们骑马在雪地里走了一阵子,逐渐感觉有点冷,尤其是两只脚,被铁马蹬子冰得快要麻木了。这时,前方不远处的雪原上出现了一座蒙古包,我俩大喜,立刻催马驰向那里。
        走近蒙古包,三只凶猛的牧羊犬狂吠着向我们冲来。我挥舞着手中的套马杆,试图驱赶它们。牧民听到狗叫声,赶忙从蒙古包的一米多高八十多公分宽的门中猫腰走出来,认出了是北京知青后,大声喝住了三只凶猛的狗。狗见主人跟我们热情打招呼,知道来了贵客,马上摇着尾巴兴奋地跳跃着表示欢迎。把马拴在勒勒车的轮子上,我们在主人的热情招呼下进了蒙古包,坐在了左侧的客位。热情的女主人给我们端来了手把羊肉和奶豆腐,大铁炉子上有一把大铜茶壶,里面是油炒小米和奶茶。大铁炉子里牛粪火很旺,奶茶冒着热汽,包里暖洋洋的。主人热情地招呼我们吃肉喝茶,我俩也不客气了,就着滚烫的热奶茶连吃带喝,一会儿全身就暖和了,双脚离铁炉子比较近,更是感觉热乎乎的。吃饱喝足了向牧民告辞后,我们踩着地上的白雪,解开马缰绳,翻身上马,继续向北驰去 ……
        走了一阵子,双脚又被铁马镫冰得生疼,于是我们决定下马步行一会儿。我下了马一回头,啊呀不好,赛汗琪琪格出事了!
        只见她右脚脱离马蹬后,在马背上向后划了个弧形落在了马左侧的地上,不料左脚的毡靴却冻在了马蹬上,摘不下来,再想用力时,右边的马蹬叮当声一响,再加上左边的马蹬吃力,马一下子就惊了,撒开四蹄狂跑起来。由于是一条腿站在地上,赛汗琪琪格顿时就被马拖倒在地。这时马儿更惊了,拖着赛汗琪琪格向远处狂奔,只见雪地上腾起一溜白色雪雾。我立即跳上马背随后追赶,但又不敢太靠近,否则马儿更疯狂,后果更可怕。
        我急出了一身冷汗,脑子里出现了一幕可怕的景象。那是一年多以前的一件真事儿:
        农业分场职工龚玉林家的大小子,一个十几岁的半大小伙子,在骑马时不小心摔了下来,也是一只脚掛在了马蹬上没摘下来,马惊了,拖着孩子狂跑。大人们骑马施救,可是孩子的头正好被拖在马的后蹄子处,惊马一边狂跑一边尥蹶子,马蹄不断踢在孩子的头上 …… 当人们追上去抓住了惊马,把这个孩子救下来时,孩子已经停止了呼吸。孩子的父母抱着死去的儿子,用手去摸孩子的头时,手都哆嗦了,原来孩子的头被马蹄踢得粉碎性骨折,外边肉皮包着,里边的头骨象打烂的鸡蛋壳,真惨啊!老龚两口子哭得死去活来。后来那匹惹祸马被气愤的人们活活打死了。
        此时,看着前边奔跑的甘草黄和被它拖着的赛汗琪琪格,我又急又怕。仔细观察后我发现,万幸!赛汗琪琪格在摔倒时,没有撒开手中的马笼头和马嚼子,这样她和马的身体成了丁字形。她的双手抓着笼头,左脚掛在马蹬上,身体在雪地上滑着,甘草黄马的速度就不太快了。但是,怎样才能救下她呢?
        突然我脑中灵光一闪,忙大声叫道:“別慌!把脚抽出来!”不知她是听到了还是也想到了这一招,立刻尽量伸直脚背,还真从毡靴里把脚抽了出来,毡靴却还冻在铁马镫上叮当直响,敲击着马肚子。此时马儿还没平静下来,继续在奔驰,只不过这时只有马缰绳吃力了。马儿是仁义之兽,见主人在地上被拖行,它尽量躲着主人。又跑了一百多米,嘴上的缰绳终于使它拖不动了,于是它的后腿往右一闪,和赛汗琪琪格形成了头对头的阵势。马儿梗着脖子打着响鼻拼命往后拽,赛汗琪琪格两手抓着马缰绳就是不撒开,双方僵持在雪地上。我赶紧催马到了离她们二十几米处,勒住坐骑,小心翼翼地下了马,生怕再惊了甘草黄。我牵着自己的坐骑慢慢走过去,弯腰从赛汗琪琪格手中接过了甘草黄的马缰绳。
        没等我去扶赛汗琪琪格,她自己从雪地上站了起来,可是她忘了左脚上没有靴子,穿着袜子踩在冰冷的雪地里,脚厎冰凉,于是赶紧抬起了左脚,右腿站不稳,就把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这时她那原本红润的小脸已经发白,我心想肯定吓得够呛,赶紧问她伤着没有,她笑着说没事儿,我这才放下了一颗紧张的心,扭过头去,忍不住掉了泪,心说:阿弥陀佛!长生天!你总算没收走这可爱的小妹妹 …… 我不是个爱掉眼泪的人,尤其是在女孩子面前。偷偷抹了一把双眼,我回头看看赛汗琪琪格,由于是在草滩雪地上,没有石头,她确实没受伤。我放心了,慢慢走到惊魂未定的甘草黄跟前,小心地一手抓紧铁马蹬,一手用力掰下了依然冻在上面的毡靴。赛汗琪琪格穿上了毡靴,跳了两下,开心地笑了,脸色又慢慢变得红润起来,只见她双臂轻轻搂住甘草黄的脖子,小声地安抚着它,甘草黄果然慢慢安静了下来。唉,这个快乐、勇敢、顽皮的小妹妹!
        我把甘草黄马的缰绳递过去,说:先走一会儿吧!她说好吧。我牵着枣红马走出几步,回头一看,赛汗琪琪格走得有点艰难。我明白了,一定是刚才没穿靴子的左脚冻僵了,又被卡在马蹬里拖了那么久。于是我说:咱们先站一会儿吧。这时空中云雾已慢慢消散,太阳出来了。阳光下,我仔细打量着这个小丫头:在洒滿阳光的洁白雪原上,她头上的红色狐狸皮草原帽,身上的粉红色蒙古袍,腰间淡绿色的绸腰带,脚上白色的毡靴,一张小圆脸白里透红,真像是草原上的一朵赛汗琪琪格啊! 只可惜当时没有照像机,没能留下这美好的景象。
        事后我仔细琢磨这次意外的原因,原来,当我们在牧民家中烤火时,毡靴被烤热了,出来后走在雪地上,雪化成了水。当左脚纫蹬上马后,靴子底的雪水和冰冷的铁蹬子冻在了一起,而上马后右脚纫蹬时,靴底的冰还没冻实就被碰碎了,所以右脚上的靴子没冻住,而左脚的靴子就摘不下来了,这也是我们应该吸取的经验教训啊。
        这是发生在四十七年前的一件真实事件。俗活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赛汗琪琪格现在幸福地生活在大洋彼岸。这件往事回忆起来真让人后怕呀!当时因为怕吓到赛汗琪琪格,我没敢把龚老二的孩子被马拖死的事儿告诉她,过后也从没说起过。此时又回想起这一段儿来,赛汗琪琪格,你看完是否会后怕呀!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