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寒冬

发布: 2015-3-26 08:42 | 作者: 孟庆瑞



        五、伟人驾鹤去
        1975年中央军委根据国际形势的变化决定撤销内蒙古建设兵团的编制。10月份,组建四年多的43团也随之撤编。
        1976年元旦后,整整一年都像是在过着寒冬。
        1月9日从广播里听到周恩来总理逝世的消息,那天我的日记这样写着:“元月9日
        今年的冬天,十分反常,直到最近才下了场小雪,天气也不像往年那样寒冷。但是,我还是觉得今年的冬天寒气逼人。
        今天广播里传来总理逝世的噩耗,周总理的逝世使很多同志为此痛流涕,人们都在揪心的悲痛中悼念我们的总理。
        我想,在今后的生活中,应该向总理那样,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不为名、不为利,全心全意为了我们的人民和我们的事业战斗终生。我们可能看不到全人类最灿烂 辉煌的日子到来,可能看不到帝国主义和现代修正主义的最后灭亡,但是,我还是应该向总理学习,宁可少活几十年,为了无产阶级革命的胜利,要豁得出去。我总 感到总理逝世的太早了,本来可以再工作十几二十年,但是他为了我们的事业,尤其在文化大革命中的几年,操劳过度,过早的离开了我们。”
        那时,周总理的逝世使我想了很多,我被总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的工作精神深深感动着,也被这种工作精神鞭策着,成为毕生铭记的工作准则。
        1976年7月11日广 播里又传来朱德委员长逝世的消息,这使我的心心中隐隐产生了不祥的感觉。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毛主席号召全党和全国人民要“认真看书学习,弄通马克思主 义”,那时人们总是虔诚的以毛主席语录作为言行的准则,我读《资本论》、《矛盾论》、《实践论》时,偶尔会突然想到:如果有一天毛主席逝世了,那么人们将 要依据什么去进行无产阶级革命呢?基于这种认识,那时真是如饥似渴地学习马列经典著作,曾经在班排“天天读”时对战士说“应该学习和掌握马列主义和毛泽东 思想的精髓,而不能形而上学的去学习,人云亦云,否则毛主席百年之后,就会失去方向。”好在弟兄们都够哥们儿,没有人出卖我。
        朱德委员长的逝世,使我感到毛泽东、周恩来、朱德三位国家领导中已经有两位逝世了,有传闻说毛主席那时也重病缠身,中国革命很可能要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考验。
        7月28日传 来唐山发生大地震的消息,煤城瞬息之间变成了瓦砾遍地的死亡之城,二十多万人罹难。我忽然想起关于潭柘寺里“帝王树”的传说,据说一位伟大帝王“驾崩”前 夕,“帝王树”都会有大小不等的枝杈无故折断,乾隆病入膏肓时,就曾经有一根硕大的树杈凭空折断。唐山大地震使我不寒而栗,二十多万人瞬间遇难,是不是如 同“帝王树”的警示,天崩地裂的自然灾害难道也在预示着什么更大噩耗的降临呢?
        1976年9月9日,我的日记是这样写的:
        “9月9日
        今年的春天是寒冷的,敬爱的周总理在那悲痛的时刻离开了我们。
        今天,在冰冷的秋天刚刚开始的时候,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也离开了我们。
        今后,我们的道路怎么走,我们的国家怎样发展,现在是一个关键的时刻......”
        9月18日, 牧场领导组织场部各单位召开了毛泽东主席的追悼会,同时收听中央广播电台直播北京沉痛哀悼伟大的领袖和导师毛泽东主席的追悼大会。低沉的哀乐响起,人们都 肃穆低头默哀,很多人禁不住抽泣起来。忽然,我旁边发出一阵“呜嗷呜嗷”狼嚎似的哭声,原来那是谭桂来在嚎哭。本来我的心情很沉重悲伤,强忍着从不轻弹的 男儿泪,听到他那古怪的哭嚎声,我的哀伤情绪一下子烟消云散了,几乎要笑了出来,刚才还沉浸在在极度的伤悲之中,这会儿却要强忍嘻笑了,那感觉真是百爪挠 心、生不如死。
        从那以后,我极不愿参加任何人的追悼会,可能是一种条件反射吧,一听到低沉的哀乐声,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谭桂来的哭嚎声,忍不住就想笑起来。
        严冬已经过去,春天还会远吗?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经受住1976年“严冬”的考验,绚丽多彩的春天终于降临到祖国大地,一个生机勃勃的中国再一次崛起在世界的东方。
        
        

33/3<123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