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步入永恒[美]小库尔特.冯尼格特 著

发布: 2009-4-03 09:34 | 作者: 高萍 译



       他俩从小是邻居,彼此看着长大的。他们住在一座小镇的边缘,靠近一片片的田野、树林和果园,远处还能望见一座可爱的钟楼,那是属于一所盲人学校的。
       
       现在他俩都二十岁,有将近一年的光景没见面了。在他们之间,一直有着一种嬉戏般的、惬意的温暖感情,可是从来没有谈到过爱。
      
       他叫纽特,她叫凯瑟琳。一天午后,凯特敲响了凯瑟琳家的前门。
      
       凯瑟琳走到门口,手里拿着正在看的一本厚厚的、磨得发亮的杂志。这样的杂志是专门供新娘们阅读的。“纽特!”她喊。看到他,她很吃惊。
      
       “你能出去散散步吗?”他问道。他是个羞怯的人,甚至和凯瑟琳在一起时也是这样的。他用一种仿佛心不在焉的语调掩饰这种羞怯,似乎他真正关心的是非常遥远的事情——似乎他是个秘密的使者,正带着某种使命,在那美丽的、模糊和邪恶的什么地方之间倘佯徘徊。纽特不论谈什么事情都是这么个劲头,甚至在他极为关心的事情上也一样。
      
       “散步?”凯瑟琳问。
      
       “对,一脚在前,一脚在后,”纽特答道:“穿过落叶,跨过小桥……”
      
       “我没想到你在镇子里。”她说。
      
       “我刚刚到。”
      
       “还在军队里吧,我想。”
      
       “还得再呆上七个多月呢,”他说,他现在是炮兵一等兵。他的军服弄得皱皱巴巴的,皮鞋上满是尘土,脸也早该刮了。他伸出一只手要那本杂志,“让我瞧瞧这本可爱的书!”他说。
      
       她把书递给他。“我要结婚了,纽特。”她说。
      
       “我知道,”他说。“走吧,咱们散散步去。”
      
       “我真是忙极了,纽特,”她说,“离结婚的日子只有一个星期了。”
      
       “如果我们去散散步,”他说,“你会变成个玫瑰一样的新娘子。”他用手翻着那本杂志。“一个玫瑰一样的新娘子,就像她……像她……像她,”他说着,一个个地指给她看那些玫瑰般的新娘。
      
       凯瑟琳想到那些新娘子,脸上红得像一朵玫瑰。
      
       “那将是我送给亨利·斯立伍特? 凯森的礼物,”纽特说,“陪你去散步,我将带给他像玫瑰一样鲜润的新娘子。”
      
       “你知道他的名字?”
      
       “妈妈写信告诉我的,”他说。“是匹茨堡人吗?”
      
       “是的,”她说道。“你会喜欢他的。”
      
       “也许吧。”
      
       “你能……能来参加婚礼吗,纽特?”她问。
      
       “不一定。”
      
       “因为你的假期不够长吗?”
      
       “假期?”纽特说。他正在研究占两页画面的银制餐具广告。“我可没请假。”
      
       “噢?”
      
       “我就是人们所说的‘擅离营地’。”
      
       “啊,纽特!你不是吧!”
      
       “我确实是,”他说,仍然翻着那本杂志。
      
       “怎么会呢,纽特?”
      
       “我得搞清楚你的餐具样式,”他说。他念着杂志上的银制餐具名称。“Aldemarie?还是Heather?”他说,“还是Legend?Ramb-Ler-Rose?”※他抬起头来,笑了笑。“我打算送给你和你丈夫一把匙子。”
      
       “纽特,纽特……说真的,你快告诉我吧。” 她恳求道。
      
       “我想出去散散步,就这么回事。”他说。
      
       她像妹妹一样极度痛苦地绞扭着自己的手指。“噢,纽特,你别拿什么‘擅离营地’来哄骗我。”
      
       纽特模仿警笛的声音轻轻地吹了声口哨,抬起他的眼皮。
      
       “哪儿……你究竟从哪儿来的?”她问。
      
       “布雷格堡。”
      
       “南卡洛莱州吗?”
      
       “不错,”他说,“靠近费耶特维尔——丝卡莉·奥哈拉※上学的地方。”
      
       “你怎么到这儿来的?”
      
       他竖起大拇指晃了几下,做了蹭车的手势。“整整两天。”
      
       “你妈妈知道你回来了吗?”
      
       “我回来不是为了看妈妈的。”他告诉她。
      
       “那你回来看谁呢?”她问。
      
       “你。”
      
       “我?为什么?”
      
       “因为我爱你。”他答道。“现在我们可以出去散步了吧?”他说。“一脚在前,一脚在后,穿过落叶,跨过小桥……”
      
       现在他们在散步。在一个覆盖着棕色落叶的树林里。
      
       凯瑟琳又气恼又慌乱,几乎要哭出来了。“纽特,”她说道,“这实在是……荒唐。”
      
       “怎么了?”
      
       “挑这么个荒唐的时间跟我说你爱我,”她说,“以前你可从没这样对我说过。”她停住脚步。
      
       “咱们再往前走走吧。”他说。
      
       “不,”她说,“已经走得够远了,不能再走了。我根本就不应该和你一起出来的。”
      
       “可你出来了,”他说。
      
       “我想让你离开那所房子,”她说。“如果有人过来,听到你跟我那么说话,而我离结婚只有一个星期了……”
      
       “他们会觉得你发疯了。”
      
       “为什么?”
      
       凯瑟琳深深地吸了口气,发表起演说来了,“我要说的是,我对你刚才讲的那番疯话深感荣幸,”她说。“我不相信你真的爱我,可你也许爱我,但是……”
      
       “我爱你,”纽特打断她的活。
      
       “啊,这真是太荣幸了,”凯瑟琳说,“做为一个朋友,我非常喜欢你,纽特,可以说极其喜欢——可是,偏偏太迟了。”她从他身边走开一步。“你甚至从来没有吻过我呢,”她用双手捂起脸,“我的意思并不是让你现在吻我。我只是说,这一切都是那样地出乎意料,我一点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
      
       “往前走走,”他说,“享受一下散步的乐趣。”
      
       他们又开始走起来。
      
       “你原指望我怎么答复你呢?”她问。
      
       “我怎么知道我该指望什么呢?”他说,“我以前从没遇到过这种事。”
      
       “你认为我会扑到你的怀里吗?”她问。
      
       “也许吧。”
      
       “很抱歉,让你失望了。”
      
       “我并不失望,”他说,“我并没抱希望。就这么走走已经很好了。”
      
       凯瑟琳又站住了,“你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
      
       “什么也不发生。”他说。
      
       “咱们握握手,”她说,“咱们握握手,然后像朋友一样分开,”她说,“这就是下一步要发生的亭情。”
      
       纽特点点头,“好吧,”他说,“希望你有时会记起我,记起我是多么爱你。”
      
       凯瑟琳的眼泪情不自禁地夺眶而出。她转过身去背对着纽特,望着远处那无穷无尽的排排树木。
      
       “你怎么了?”纽特问道。
      
       “生气!”凯瑟琳说,她捏紧了拳头。“你没有权利……”
      
       “可我得弄清楚呀,”他说。
      
       “如果我爱你,我早就会让你知道了。”
      
       “为什么呢?”
      
       “你会看出来的,”她说,“因为女人并不十分善于掩饰自己的感情。”
      
       纽特紧紧地盯住凯瑟琳的脸,她感到很狼狈,她意识到自己刚才说出了真情——女人不会掩饰她的爱。
      
       纽特现在看到了爱。
      
       于是他做了他该做的事。他吻了她。
      
       “你真是个坏东西!”纽特放开她时,凯瑟琳说。
      
       “是吗?”纽特说。
      
       “你不该这么做。”她说。
      
       “你不喜欢我这么做吗?”
      
       “你指望我怎么样?”她说——“疯在的、献身的激情?”
      
       “我一直跟你说,”他说,“我从来弄不清往后的事情会怎么样。”
      
       “咱们说再见吧。”
      
       他微微地皱起了眉头。“那好吧。”
      
       凯瑟琳又发表了一通演说,“我并不懊悔咱们接吻了,”她说,“那是甜蜜的。咱们早就该接过吻了,咱们是那么亲近,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纽特,祝你走运。”
      
       “也祝你走运。”
      
       “谢谢你,纽特。”
      
       “整整三十天呐!”他说。
      
       “什么?”
      
       “关三十天禁闭,”他说,“这就是一吻的代价。”
      
       “我……我很抱歉,”她说,“可我并没要你‘擅离营地’呀!”
      
       “我知道。”他说。
      
       “总不能因为你做了那样一件蠢事而授给你一枚英雄勋章吧!”
      
       “当个英雄一定挺不错的,亨利……是英雄吧?”
      
       “假如有机会,他会是的。”她说。她心神不安地注意到,他们又在往前走,刚才那套道别的话已经被忘掉了。
      
       “你真爱他吗?”纽特问。
      
       “我当然爱他了!”她热切地回答。“要是我不爱他,我就不会嫁给他!”
      
       “他有什么好的呢?”纽特又问。
      
       “老实说!”她喊了起来,又停住了脚步,“你难道就不觉得你自己有多么讨厌吗!亨利有许多、许多许多东西是好的!是的,”她说,“或许也有许多、许多许多东西是坏的,可那一点也不关你的事。我爱亨利,我没有必要和你来讨论他的优缺点!”
      
       “对不起。”纽特说。
      
       “这是真话!”凯瑟琳说。
      
       纽特又吻了她。他又吻她是因为她要他这样做。
      
       现在他们又走到一个很大的果园里来了。
      
       “我们怎么走得离家这么远了,纽特?”凯瑟琳问。
      
       “一脚在前,一脚在后,穿过落叶,跨过小桥。”纽特说。
      
       “一步步加起来——就这么远了。”他说。
      
       不远的地方,盲人学校的钟声响了。
      
       “盲人学校,”纽特说。
      
       “盲人学校。”凯瑟琳说。她慵倦地、心神不安地摇了摇头。“我该回去了。”她说。
      
       “每次我那样说的时候,”凯瑟琳说,“你都要吻我。”
      
       纽特坐到苹果树下一块剪得很短的草皮上,“坐下,凯瑟琳。”
      
       “不。”
      
       “我不碰你。”
      
       “我不相信你的话。”
      
       她坐在了另一棵树下,离开他有二十步远,她眯起眼睛。
      
       “梦见亨利了,”他说。
      
       “什么?”
      
       “梦见你那位可爱的、未来的丈夫了。”他说。
      
       “对了,我愿意。”她说。她紧紧地闭住眼睛,眼前浮现出她未婚夫的影子。
      
       纽特打了个哈欠。
      
       蜜蜂在林子里嗡嗡地叫着,凯瑟琳几乎要睡着了。当她睁开眼睛时,她发现纽特真的睡着了。
      
       他发出轻轻的鼾声。
      
       凯瑟琳让纽特睡了有一个小时,在他睡觉的时候,她整个心里洋溢着对他的爱慕。
      
       苹果树的阴影移到东边去了,盲人学校的钟楼上又响起了钟声。
      
       乞克——阿——滴——滴——滴……一只山雀飞过。
      
       远处什么地方,一辆汽车的引擎哼哼几下又灭了,哼哼几下又灭了,终于静了下来。
      
       凯瑟琳从她那棵树下走过来,跪在纽特身边。
      
       “纽特?”
      
       “嗯?”他说,睁开了眼睛。
      
       “晚了,”她说。
      
       “你好,凯瑟琳。”
      
       “你好,纽特。”
      
       “我爱你,”他说。
      
       “我知道。”她说。
      
       “太晚了,”他说。
      
       “太晚了。”她说。
      
       他站起身来,哼哼着伸了个懒腰,“一次美好的散步,”他说。
      
       “我也这样想。”她说。
      
       “就在这儿分手吗?”
      
       “你到哪儿去?”
      
       “搭车进城,自己去蹲禁闭。”
      
       “祝你幸运。”
      
       “也祝你幸运。”他说,“嫁给我吧,凯瑟琳!”
      
       “不,”她答道。
      
       他微笑着,凝神地注视她片刻,然后,很快地转过身去走开了。
      
       凯瑟琳看着他在那渐远渐暗的林荫中越变越小,忽然明白了,假如他现在停住脚步转回身来,假如他叫她,她会向他跑过去的。她将没有别的选择。
      
       纽特真的站住了。他真的转过了身。他真的叫她了。“凯—瑟-琳,”他呼唤着。
      
       她跑过去,双手搂住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银质餐具的名称
      
       ※《飘》中的女主角。中译音思嘉
       原载《今天》第九期  署名:冰洋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