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三月与末日

发布: 2009-2-07 13:22 | 作者: 岳重



三月是末日

这个时辰
世袭的大地的妖冶的嫁娘
——春天,裹卷着滚烫的粉色的灰沙
第无数次地狡黠而来,躲闪着
没有声响,我
看见过足足十九个一模一样的春天。
一样血腥的假笑,一样的
都在三月来临。这一次
是她第二十次把大地——我仅有的同胞
从我的脚下轻易地掳去,想要
让我第二十次领略失败和嫉妒
而且恫吓我:“原则
你飞去吧,像云那样。”
我是人,没有翅膀,却
使春天第一次失败了。因为
这大地的婚宴,这一年一度的灾难
肯定地,会酷似过去的十九次
伴随着春天这娼妓的经期,它
将会在,二月以后
将在三月到来。

她竟真的这个时候出现了
躲闪着,没有声响
心是一座古老的礁石,十九个
凶狠的夏天的熏灼,它
没有融化,没有龟裂,没有移动
不过礁石上
稚嫩的苔草,细腻的沙砾,也被
十九场沸腾的大雨冲刷、烫死
礁石阴沉地裸露着,不见了
枯黄的透明的光泽,今天
暗褐色的心,像一块加热又冷却过
十九次的钢,安详、沉重
永远不再闪烁,

既然
    大地是由于辽阔才这样薄弱,既然他
  是因为苍老才如此放浪形骸
既然他毫不吝惜
  每次私奔后的绞刑,既然
他从不奋力锻造一个,大地应有的
朴素壮丽的灵魂
既然他浩荡的血早就沉淀
既然他,没有智慧
    没有骄傲
更没有一颗
    庄严的心
那么,我的十九次的陪葬,也都已被
春天用大地的肋骨搭架成的篝火
烧成了升腾的烟
我用我的无羽的翅膀——冷漠
飞离即将欢呼的大地,没有
第一次没有拼死抓住大地——
这飘向火海的木船,没有
想要拉回它。

春天的浪作着鬼脸和笑脸
把船往夏天推去,我砍断了
一直拴在船上的我的心——
那钢和铁的锚,心
冷静地沉没,第一次
没有像被晒干的蘑菇那样怨缩。
第一次没有为了失宠而肿胀充血,也没有
挤拥出辛酸的泡沫,血沉思着
如同冬天的海,威武的滚(流)动,稍微
有些疲乏

作为大地的挚友,我曾经忠诚
我曾十九次地劝阻过他,非常激动
“春天,温暖的三月——这意味着什么?”
我曾忠诚
“春天?这蛇毒的荡妇,她绚烂的裙裾下
哪一次,哪一次没有掩藏着夏天——
那残忍的姘夫,那携带大火的魔王?”
我曾忠诚
“春天,这冷酷的贩子,在把你偎依沉醉后
哪一次,哪一次没有放出那些绿色的强盗
放火将你烧成灰烬?”
我曾忠诚
“春天,这轻佻的叛徒,在你被夏日的燃烧
烤得垂死,哪一次,哪一次她用真诚的温存
扶救过你?她哪一次
在七月回到你身旁?”
作为大地的挚友,我曾忠诚
我曾十九次地劝阻过他,非常激动
“春天,温暖的三月——这意味着什么?”
我蒙受牺牲的屈辱,但是
迟钝的人,是极认真的
锚链已经锈朽
心已经成熟,,这不
第一次收获,第一次清醒的三月来到了
迟早,这样的春天,也要加到十九个,我还计划
乘以二,有机会的话,就乘以三
春天,将永远烤不熟我的心——
那石头的苹果

今天,三月,第二十个
春天放肆的口哨,刚忽东忽西地响起
我的脚,就已经感到,大地又在
固执地蠕动,他的河湖的眼睛
又混浊迷离,流淌着感激的泪
      也喉急的摇曳


           根据多多保存的抄录本整理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