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一个故事中有他全部的过去

发布: 2009-1-31 19:48 | 作者: 多多



当他敞开遍身朝向大海的窗户
向一万把钢刀碰响的声音投去
一个故事中有他全部的过去
当所有的舌头都向这个声音伸去
并且衔回了碰响这个声音的一万把钢刀
所有的日子都挤进一个日子
因此,每一年都多了一天

最后一年就翻倒在大橡树下
他的记忆来自一处牛栏,上空有一柱不散的烟
一些着火的儿童正拉着手围着厨刀歌唱
火焰在未熄灭之前
一直都在树上滚动燃烧
火焰,竟残害了他的肺

而他的眼睛是两座敌对城市的节日
鼻孔是两只巨大的烟斗仰望天空
女人,在用爱情向他的脸疯狂射击
使他的嘴唇留有一个空隙
一刻,一列与死亡对开的列车将要通过
使他伸直的双臂间留有一个早晨
正把太阳的头按下去

一管无声手枪宣布了这个早晨的来临
一个比空盒子扣在地上还要冷淡的早晨
一阵树林内折断树枝的声响
一根折断的钟锤就搁在葬礼街卸下的旧门板上
—个故事中有他全部的过去
死亡,已成为一次多余的心跳

当星星向寻找毒蛇毒液的大地飞速降临
时间,也在钟表的嘀嗒声外腐烂
耗子,在铜棺的锈斑上换牙
菌类,在腐败的地衣上跺着脚
蟋蟀的儿子在他身上长久地做针线
还有邪恶,在一面鼓上撕扯他的脸
他的体内已全部都是死亡的荣耀
全部都是,一个故事中有他全部的过去

一个故事中有他全部的过去
一个瘦长的男子正坐在截下的树墩上休息
第一次太阳这样近地阅读他的双眼
更近地太阳坐到他的膝上
太阳在他的指间冒烟
每夜我都手拿望远镜向那里瞄准
直至太阳熄灭的一刻
一个树墩在他坐过的地方休息

比五月的白菜畦还要寂静   
他赶的马在清晨走过
死亡,已碎成一堆纯粹的玻璃
太阳已变成一个滚动在送葬人回家路上的雷
而孩子细嫩的脚丫正走上常绿的橄榄枝
而我的头肿大着,像千万只马蹄在击鼓
与粗大的弯刀相比,死亡只是一粒沙子
所以一个故事中有他全部的过去,
所以一千年也扭过脸来——看   

           1983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