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寿

发布: 2009-1-31 19:45 | 作者: 多多



重温蜜蜂采蜜季节心头的颤动
听到种籽的呼吸然后睁开眼睛
奶牛背上的花斑追逐太阳的影子移动
太阳啊,原是上帝的水果
上帝的手就是盛放水果的金篮
——马儿合上幸福的眼睑
好像鱼群看到了渔夫美丽的脸

刚好就是现在的样子:在今年夏天
一列火车被轧断了腿。火车司机
在田野步行。一只西瓜在田野
大冒蒸气。地里布满太阳的铁钉
一群母鸡在阳光下卖鸡蛋
月亮的光斑来自天上的打字机
马儿取下面具,完全是骨头做的
而天大亮了。谁知道它等待的是什么

一切议论都停止了——来自
古老乳房和七把草扠的教导
睡眠和一些坚硬的食物
马儿粉红色的脑子里:大海涌进窗户
波涛也腐烂了,事物的内脏也投降了
由于没有羞耻的能力 
由于没有羞耻的能力
树液细弱的滴落也中断了
大树将把太阳的影子从地里收回
小小的车站依旧摆着昨天的那盘棋

一粒种籽回到记忆深处。宇宙
在猎狐人细长的眼睛里
一只桔子的记忆在他额上流血
而他听到了他们的声音  
那是他们正在变成水泥的声音……
 
 1984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