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北方的声音

发布: 2009-1-31 19:38 | 作者: 多多



许多辽阔与宽广的联合着,使用它的肺
它的前爪,向后弯曲,卧在它的胸上
它的呼吸,促进冬天的温暖
可它更爱使用严寒——

我,是在风暴中长大的
风暴搂着我让我呼吸
好像一个孩子在我体内哭泣
我想了解他的哭泣像用耙犁耙我自己
粒粒沙子张开了嘴
母亲不让河流哭泣
    可我承认这个声音
    可以统治一切权威!

一些声音,甚至是所有的
都被用来埋进地里
我们在它们的头顶上走路
它们在地下恢复强大的喘息
没有脚也没有脚步声的大地
也隆隆走动起来了
        一切语言
        都将被无言的声音粉碎!

 1985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