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城市之光

发布: 2009-1-10 16:05 | 作者: 万之



       她们三个先后起床。A看B又套上了长裤,皱皱眉。
      
       “你怎么不穿裙子,昨晚上都商量好的?”
      
       “咳,算啦,别让人笑话啦,我们不是生活在城里。”
      
       “不是城里又怎么样,昨晚上你自己还说……”
      
       “说管说,我也没当真,你还真想开化开化他们吗?”
      
       “那你做裙子干什么,钱没地方花了!当然,算你在城里找了个好对像,早晚也是城里人!”
      
       C笑了笑,端着脸盆洗脸去了;A又愤愤地望着B,“你呢?”
      
       B的枕头边,昨晚上已经放好了她那条裙子,可现在她犹豫不决,一手已捏起了昨晚脱下的长裤。她的《幸福》牌半导体收音机正在播送轻快的“青年圆舞曲”,她好像是被乐曲带到了一个快乐的地方,但是她又不敢翩翩起舞,只能呆呆地坐着。
      
       “你也不想穿啦?”
      
       B胆怯地望了望A,目光可怜。她不知道怎么回答。
      
       “哼,昨晚上闭着眼说大话,都像是英雄!好吧,你们不穿,我穿!”
      
       A套上了自己印花绸的裙子,露着胖乎乎圆滚滚的腿肚,扯下洗脸毛巾,也去洗脸去了。B独自一人闷坐了半天,直到“青年圆舞曲”的乐曲播完,她叹了口气。仿佛从那个快乐世界又回到现实中来,把裙子扔开,还是套上了长裤,可是她走到门口,低头看看自己的裤子,最后终于下了决心,又坐回床上。用迅速而发狠的动作脱了长裤,把裙子换上了。
      
       两个女教师的身影成了全体教师和孩子们注意的中心。那两条裙子鲜艳的色彩,像是两只彩蝶在灿烂的阳光中飞舞,在这一片单调晦暗的色彩中显得异常突出显别。
      
       “小A老师今天可真漂亮啊!”
      
       A进了教师办公室的时候,有人这样说。有些老师互相挤眉弄眼,给坐在墙角的年轻男教师D传递眼色。
      
       “小A,女为悦己者容,打扮得这么漂亮,是不是我们在座的哪位有福啊?!”一个瘦长脸的中年老师打趣地说。
      
       “呸!”A气极了,愤怒地推开椅子,夹着教科书走出去。背后一阵嘻嘻的笑声,有人还在评论,“腿肚子可真嫩哪!”
      
       B上午有节音乐课,当A在人们的议论面前高昂着头走去的时候,她只敢低着头匆匆走开,对一切人都腼腆地笑笑。她跨进教室,孩子们迅速地安静下来了,不像以往那样吵嚷不休了,每一张小脸露出好奇新鲜的笑意。她知道每一双小眼睛都盯在她的裙子甚至是裸露的小腿上,她感到有些恼火,脸上发烫。
      
       练习音阶的时候,孩子们总是走调,声音参差不齐,随心所欲地哼哼或是张口大叫。她几次打断他们,重新开始,最后教室里嗡嗡说话声越来越大,她感到灰心丧气了。这群孩子从小听惯的是锅铲碰击碗边的美妙音响,而不在乎什么是音乐。她只好放弃音阶练习,“你们跟着琴唱学会的那几首歌吧!”
      
       风琴非常破旧了,踏板吱吱吜吜地响着,费力而沉闷,有些琴键已经坏了,发不出音。原先这是摆在村里的破教堂里的,那些比利时来的传教士用它弹奏过超度众生的、来自天国的仙乐。如今它演奏的声音,只能令人想象另一个世界。她闭上眼睛,心不在焉地按着健盘,眼前就是那个世界的图景,土黄色的村子,单调的生活,令人窒息的空气,与世隔绝似的环境……
      
       教室里突然安静下来,没有了声音,她猛然醒悟过来,转头望着学生。“你们怎么不唱了?”
      
       学生们没有回答,一对对眼睛都睁得很大。她才感到脸上有些潮湿,用手一擦,是一片泪渍……“你们为什么不唱了?”她掩饰了自己的不安,继续责问。教室里安静下来,有一个男孩的鼻涕淌了下来,他用力一吸,声音打破了宁静,孩子们又躁动起来。“为什么不唱?”她盯住了拖鼻涕的孩子。他站起来,表现出乡村孩子的那种胆大,“我在看老师穿的裙子。”
      
       “有什么好看的?! ”
      
       “好看!”
      
       孩子们哄笑起来。她从来就治服不了这些小农民,正像她从来没法让他们的衣服保持整洁一样。
      
       她回到了宿舍,生气地换下了裙子。“不穿了?”A问道。
      
       “不穿了!再穿课也上不了啦!”
      
       恍惚之间。窗外孩子们的吵闹声一下子飘远了。
      
       她们三个人正在吃午饭,D老师出现在窗口。
      
       “出了什么事?”
      
       “是一辆小轿车。去看看吧!”
      
       “小汽车?!”她们三人都感到好奇,放下饭碗,跟着小D走去。
      
       校门口聚集了许多人——中午收工吃饭的社员,学校的老师,阳光耀眼,人们用手遮着光,往村口望着。那儿有条简易公路,是几年前坦克部队演习时修起来的,演习完毕就没有用了。有些地方的路基已经被山洪冲垮,像残缺不全的牙齿。现在,那里居然停着一辆黑色的小汽车,在孩子们攒动着的脑袋之上,露着一块发亮的黑漆棚顶。车上下来了两男两女,一个司机模样的小伙子掀开车盖,在那儿检查零件。其余三个人站在一边,两个姑娘都穿着白色连衣裙,红色的遮阳帽,带着深色的大太阳镜。她们摘下帽子扇着,露出满头柔软卷曲的长发。
      
       “汽车大概出毛病了!”
      
       “他们从那儿来?”
      
       “当然是大地方,来头就不小!”
      
       “来干什么呢?”
      
       “人家只是路过,谁会专门上咱们这山沟沟里来!”
      
       人们议论纷纷。对这个偏僻的村子来说,这当然是件轰动一时的大事:一条除非是最精密的军用地图上才标得出的公路,一个这样穷苦偏僻的村子,邮政摩托也要三四天才来一趟,现在居然来了这样漂亮的汽车。这样漂亮的人物!
      
       人们几乎忘记了一切,忘记了上课,忘记了吃饭,忘记了炙烤着人们的阳光。
      
       汽车抛锚了。修汽车的小伙子懊丧地盖上车盖,做了个不无可奈何的手势,和伙伴们说了几句什么,他们关上车门,就朝学校这边走来。人们静悄悄地闪避开,但目光又一刻也不离这些衣着奇异仿佛来自天外的客人。
      
       “有电话吧?”戴手套的小伙子问D,也许因为D戴着眼镜,显得最为文雅。
      
       “有,我带你去。”
      
       另一个小伙子却注意到了A ,因为只有她一个人穿看裙子,显得气度不凡。“你们这儿有干净地方让我们休息休息吗?”
      
       “哦,”A看了看身边的B和C,有点惊慌失措,“到,到我们宿舍去吧!”
      
       两个姑娘散发着她们闻所未闻的香水味,步态轻盈,胳膊上玲珑小巧的坤表金光闪闪。她们打量着她们的宿舍,看见了她们吃的饭菜——玉米饼子,馒头,和炒土豆丝,也看见了B的墙头贴着的电影广告。C掸掸床,请客人坐下。又急忙把桌上的饭菜收拾起来,给客人倒水喝,她们放下了递给她们的茶杯,对小伙子说:“去车子弄点吃的来吧!”
      
       女教师们像是和年轻的女客人无话可说。在打扮得像盛开的花一样的客人面前,她们感到一种压力,也不敢询问客人的来历,打电话的小伙子随着D老师回来了,“嗐!嗓子都喊破了,才和县里要通了电话,接线的啰嗦半天,再也不给我往上接,我只好找他们县委书记,把老头儿名字说了出来。等看吧!谁知道什么时候能把零件送来!”
      
       “还不怪你吗?偏偏要走这条路,车都要颠坏了!”
      
       “还说什么欣赏野趣,光秃秃的,又热……”
      
       拎着食物的小伙子回来了,桌上摊开了色彩缤纷琳琅满目的食品:啤酒,矿泉水,罐头和西瓜,包着锡纸的巧克力。客人热情地邀请主人,三个女教师都坐不住了,推辞着,一个个溜出了屋子。窗口挤着不少孩子,伸直脖子,踮着脚尖,A突然怒气冲天,对着他们大叫:“滚开,有什么好看的!”
      
       她们在伙房里坐了一会儿。炊事员拿她们寻开心:“嗬,这回你们和别人比也不神气,躲到我这儿也不嫌烟火味?!真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依我说,他们给你们吃什么,就吃,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图个新鲜么!”
      
       她们谁也不想还嘴,谁都感到懊丧。自己的房间,却被客人占据了,主人躲在一边。直到D老师匆匆跑来叫她们,她们一直懒洋洋地没说一句话。“他们走啦,问我这儿有没有洗澡的地方,我说村后有个大蓄水池,他们就去了。我想你们一定想不到。那两个女的脱了衣服,只穿了短裤。胸口搭这么两块布,裹了条毛巾就去了。你们不去看看吗……”
      
       “你想看自己去看吧!”A怒气冲天,D受到斥责,脸急得发红,对于他来说,A的脸色是行事的圣旨。B和C看到他的窘态,也暗暗好笑。D正热烈地追求着A,可是A不愿意一辈子呆在这偏僻的地方,总想调到城里去,不理睬D的热情。


21/212>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