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我曾经是山狼海贼

发布: 2008-11-21 10:15 | 作者: 邓刚



所有最伤心的事情一旦变成回忆,就像被糖渍过的苦菜,也会有着甜丝丝的品味。今天回忆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我真真地感到那是我一生中最倒霉但也是最开心的时光。因为那时我的父亲被打成“历史反革命”,判十二年徒刑,这样,我们全家兄妹六个就全是“狗崽子”,我排行老大,当然就是最“显著”的狗崽子。

为了养家糊口,我十三岁时就辍学到工厂干童工,到了七十年代初,我已经是技术相当熟练的焊工,而且还是个体魄健壮的男子汉。我确实体魄健壮,身高一米八五,走起路威风凛凛,绝对有“红灯记”李玉和的英姿。但政治和经济的双重压力,却使我活得卑怯。技术再棒,也不允许我发挥,不让我到重要部门的工厂工作,绝对不允许我收徒弟,甚至批我是“唯生产力论”的坏分子;而且还不允许我入党入团当民兵,更不能参军。如此矮人一头的耻辱,连女孩子都用可怜可惜进而可疑的目光瞥我,使我垂头丧气,走路不敢见熟人,简直就鬼头鬼脑了。然而,也有好处,除了上班以外,我会有大量的业余时间。

由于我住的城市三面环海,海里有许多海菜、海参、海螺、扇贝、鲍鱼等各种好吃的东西,在经济困苦的七十年代,我们大连老百姓,只要能走路的,几乎全都跑到海里捞取海物,连白发苍苍的老太太,也拄着拐棍蹒跚到海边,一屁股坐进湿漉漉的沙窝子里挖蛤蜊。我是个健壮的小伙子,当然不能坐在沙窝子里,所以,我就跟着更有能力的“海碰子”,游进大海深处捕捉营养价值高的海参、鲍鱼。“海碰子”是辽东半岛特有的行当,头戴亮晶晶的水镜,手持锋利的渔枪,脚穿橡皮鸭蹼,凭着一口气量,赤身裸体地潜进冰冷的海底捕捉海珍品。在汹涌的浪涛下面憋气,在犬牙交错的暗礁丛里拼命,时刻都有生命危险。所以人们都称呼干这一行的是山狼海贼。七十年代大连这个城市,像我这样敢于拼命的海碰子有成百上千。他们全是工厂里年轻力壮的工人,利用革命造成的混乱,开动工厂的机器,自制水镜和鱼枪(商店绝对没有这样的商品),甚至在工作时间也敢跑到海里扎猛子。

因为生活中没有任何乐趣,我很快就成为“海碰子”大军的一员干将,我说过我身体相当健壮,另外,当一个人被社会蔑视和歧视,他就会破罐子破摔,也就是说不怕死——反正活着也没什么意思!然而,我很快就爱上“海碰子”这一行,爱得发狂,觉得人活着其实挺有意思的。第一,在海边我们可以吃到最新鲜的海味。第二,在海边你会觉得相当自由,你可以大声地骂什么,喊什么,有些大胆的“海碰子”经常狂吼乱唱:我们都是穷光蛋,口袋里没有一分钱;我们都是阔大爷,海参鲍鱼就干饭!(曲调竟然是贺绿汀的“游击队员之歌)。如果在革命烈火愤怒燃烧的城市里,敢用这样的词儿来唱,那绝对是找死!——美好幸福的社会主义,怎么会有穷光蛋?第三,我这个狗崽子在家里看书并不安全,往往在书的外面包上“毛选”的封皮打掩护。即使是这样,邻居们来窜门,我还是有点心惊肉跳。而在海边看什么书都没有危险,等潮流时,我就躺在撒满阳光的礁石窝里看“禁书”。其实当时我并不知道哪些书好看,后来发现,只要老百姓觉得好看的书就挨批判,所以我们天天注意报纸和广播,听到上面批什么书,就像给我开读书目录似的,我们立即就去淘弄什么书,很有点乐不可支。我贪婪地读着法国、英国、西班牙、俄罗斯和苏联的小说。但我读得最多的也最喜欢的就是美国作家杰克.伦敦和马克.吐温写的书。有时,我读得昏天黑地,猛然放下书本,觉得眼前的世界不真实,但头脑里产生的世界比真实更美妙。

“海碰子”全都有个粗野的诨号,什么“大头鱼、鬼蟹子、海兔子、海豹”等等,我用杰克.伦敦的一部作品名字做我的大号——“海狼”。

不过,在涌动的浪涛里扎猛子,还是相当艰难的。尤其是捕捉海参,必须是在水冷的时候。辽东半岛初冬的凌晨,海滩上均匀地冻着一层铜钱厚的冰茬,犹如薄薄的刀片刮着你赤裸的脚板。当我在沙滩上脱光身上的衣服,只穿着夏天游泳的小裤衩,迈着坚定的步子走向泛着寒光的大海时,有些渔民都从船舱里探出灰蓬蓬的脑袋,吃惊地睁开朦胧的睡眼,有的还喊了声,不想要命呀!

我只能是尴尬地笑着,但倘若有一个渔家女在注视我,我就会精神百倍,犹如海里的公鱼见到母鱼,全身鳞片倏地放出亮光来,并故意豪迈地踏着步子,有节奏地将碎冰茬踩得更响,一直走到海浪涌动之处。

下水之前我先用冰冷的海水将头部和腹部打湿,让这两个部位首先适应海水的温度。这是老一辈的“海碰子”对我千叮万嘱的经验,不给头部预冷,突然扎进海里会发昏;不给肚腹预冷,在冰冷的水下会过早地出现全身抽搐。我像一条大鱼一样无声地蹿进凌晨平静的海湾里,突袭而来的冰冷,俨然钢刀割遍全身,使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但随即更加精神抖擞。远处的城市传来汽车的第一声鸣叫,海平面突地闪出一丝太阳的光亮,犹如一道闪电,贴着遥远的海面迅疾而来,使我整个身心感受到电击式的鼓舞。我不敢怠慢,在水面上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动作敏捷地潜下去。

每下潜一米,就觉得锋利的钢刀更加锋利。潜到幽黑的暗礁深处时,灵魂也被冻得僵硬,因为你的意识开始模糊。然而,只要眼前出现海参的身影,就像猛然打开发动机的按钮,我浑身立即发热,眼睛开始放射着凶狠的光束,并灵巧得真就是一条鱼。我恶狼冲进羊群一样,野蛮地抓住肉眼能看到的每一个海参、扇贝和海螺。如果在气力用尽准备返回水面的关键时刻,又看到一个海参,我就会拼了命地再向前冲刺。有时不得不吞一口苦咸的海水,将口腔空间里的空气也压进肺里,在水下坚持最后一秒,这最后一秒就能多抓住一个海参。然后我双脚使足力气地朝海底暗礁蹬了一下,反作用的力量把我的身体向上弹去,一旦嘴巴露出水面,我就疯狂地大口喘气,那“呼哧呼哧”的决不亚于蒸汽火车般的喘气声,使我的刚刚逼近绝境的生命再一次充电。

如此上上下下地拼了半个小时后,身子就开始冻得打起哆嗦来,这时千万不要慌,但也不能上岸。要冷静并沉着地升到水面上,稳稳地漂浮在那里,闭着双眼,什么事也不要想,像当今练气功一样,排除万念,随浪波摆动即可。约十来分钟,身体的哆嗦就会渐渐消失,这时你再潜下水底,就会感到奇特的舒服,因为此时你的表层肌肉已经冻麻木了,不但没有冰冷的感觉,而且也没有疼痛的感觉,即使你被暗礁上锋利的贝壳划破皮肉,也决没有一丝一毫的疼感。只是你突然看到胳膊或腿上冒出缕缕血花来,这才惊讶地发现,自己的皮肉竟然剐开了那么大一个口子。这种麻木的舒适会使你又能拼上半个小时,但正是这种麻木舒适的半个小时,却是海碰子最能“拿货”的美好时刻。当你的身体第二次打哆嗦时,你就不要硬拼了,你得赶快收兵,朝岸边撤退。因为这时,你是拼尽最后一口气力了,能游回岸边,会相当艰难。特别是当你游到接近岸边的浅水区时,浑身痉挛着绝对地站不起来了。你只能是狗一样地爬行,又像一条半冻僵的蛇,或正在蠕动的海参。但拖着沉重的收获,会让你不断地感到这是凯旋——有了凯旋感觉就能令你时时生出挣扎的气力。

如今回忆从海里爬上岸的细节,还令我在温暖的书房里不寒而栗。那真是垂死挣扎,我几乎是一寸寸地与陆地缩短距离,干燥的海滩和岸礁在我模糊的目光中缓缓晃动,我觉得我的身体已经无数次达到那干燥的岸边,但最终的清醒让我明白这是幻觉,自己还是在冰冷的浅水里原地踏步。终于,我爬到岸边,爬到又硬又凉的鹅卵石上,爬到我早已准备好的柴草面前。柴草下而放着三根挑选好的红头火柴,并捆绑在一起,但我必须咬紧牙关,不能因急切的心情,用潮湿的手去抓那三根火柴。我只能是将湿漉漉的手在沙土上反复摩擦干了,再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抓住火柴,尽量用平稳但准确的动作“嚓”地划着火柴,点燃柴草,火苗油然而生。一阵狂喜令我疯狂地将冻僵的身子扑向火堆。

我感觉不到火苗灼烫的疼痛,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活。我一会儿虾一样地勾着身子烤肚皮,一会儿反支着四肢烤脊背,完全像杂技演员一样,在火堆上反复地做着高难动作。火舌像千万枚炽热的针尖,穿透皮肤,扎进肉里,钻进骨缝,驱除几乎要命的寒气,一直把僵硬的身子烤得柔软烤得发热烤得有了疼痛感觉。当你能感到疼痛就是恢复了知觉,为此哆嗦会打得更厉害,但相对烤火前的痉挛,这种更大摆度的哆嗦却还算舒服,用医学上的理论解释,这是人类对冰冷的积极反应和调整过程。火苗继续蛇一样地舞动并蛇一样地斯咬着我的皮肤,渐渐地,冻得青灰色的皮肤上显出血青陆怪的红光,这也许就是身体开始返回正常温度的血色来。用“海碰子”的行话说就是“烤出花来了”。烤出花来就说明我们这一次的加温结束,必须抓紧时间,再次扎进冰冷的波涛里,捕捉海参。

在冰冷的浪涛里再重复一次我刚刚说过的拼命过程,然后再次痉挛着,再次拖着冻僵的身子爬上岸来烤热烤红,并再再次扎进海里……一个潮夕,“海碰子”们至少要下三次海,也就是说反复烧烤三次。你就是块钢铁吧,不断地在火中烧红,又不断地扔进水里冷却,也会完蛋的。

这种残酷的生活将我变成野人,抓起活生生的海参、海螺、鲍鱼、蟹子等海物,朝礁石上猛力摔打,然后就生吞活剥;或是用鱼刀将缩在贝壳中的嫩肉狠狠地剜出来,看到裸露在光天化日下的嫩肉痛苦扭动,竟然挺有兴趣。我甚至吃张牙舞爪的活蟹子,咔嚓一下掰断正在因反抗而拼命舞动的蟹钳子,喀嚓喀嚓就咀嚼起来。这往往令海边的游人目瞪口呆。没有经过加工的海参像生橡胶,有着极强的轫性,而且味道又苦又咸,绝对地不好吃,但海碰子们却像狼在撕咬着鹿的肉块,并说这样吃最有营养,上床肯定有劲儿。我当然就跟着吃。在那个疯狂革命的年头,不正式结婚,年轻的海碰子是绝没有上床的机会。于是,生吞活剥之后,全体光着屁股站在礁石上,朝海里撒尿,谁撒得远谁就是冠军,把海边的女人们吓得尖叫着飞跑。

海潮的时间是按照大自然的顺序,它才不管你上不上班或是公不公休呢。每个星期工作六天,会使你错过绝大多数白天的潮流。很快,在海碰子中间就流行一种堂皇的“旷工”方式——到医院开诊断书,也就是医生开的病假条。一般头痛脑热的感冒,最多开三天诊断书,而且感冒发烧很难“制造”。最合算的是患高血压,这种病一次至少开一周和一个月的病假条,甚至可以转为长期病号,那你简直就是专业海碰子了。不幸的是我健壮如牛,很难有患病的福气。那阵又不会像今天那样给医生行贿,但有相好的“海碰子”来帮我“制造”高血压。他不知从哪里捣弄来一种药丸,只要在去看医生前一个小时吃下去,就立即见效——你的血压会兴奋地上升,令医生不得不给你开假条。我至今不知道这是什么药丸,大概就是一些“高血压患者忌服的药”吧,但当时这种药丸很难弄到,往往要用海参去换。意想不到的是,这种药丸对我最灵,人家吃二粒或三粒才见效,我只吃一粒,血管就像打足了气儿一样紧绷绷的。为此我就常常因高血压而休病假。那时候都是干部们才能患高血压,所以人们称这种病为“高干病”。一般生活贫困的人很难患上这种高级病,而我这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工人得高血压,使师傅们相当吃惊。至今走在大街上看到过去的老师傅,他们见面第一句还在问我,你的高血压怎么样了?


41/41234>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