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在花园】

【在花园】

——————————————————————————————————————————————
      在花园,月季、玫瑰、芍药、蔷薇这些长刺的植物对花园的空间有自己的理解,它们用花的颜色、香息装点着我们头脑里“花园”的概念。当我们走入园中时,我们即走入“花园”这个概念中,并确认:“这是花园”。

      这是花园,看啊!这些植物的刺如此真实,是对“花园”的泄密,是对我的提醒,它告诉我花园的真实形态及我在花园。刺,是对空间存在检测的好方式,它直接指向虚空,在这些植物的花朵的掩护下完成花园里各种品种、位置存在的探定。当然,包括我和园中的人们,我们的存在都为刺所证实着。如果,一不小心碰到刺,则有痛长出花园来,为此我们说“花园”这个概念里也有“痛”,就像已经习惯花园中有花香鸟语、勃勃生机;有风过影墙、人去楼空;有东篱把酒、南山望断。说到东篱,于是园中又多了菊,多了问向菊的醉意。

      可有时候,我在某个瞬间感觉花与刺并不比影子真实,尽管看上去花与刺显出符合我们判断的实体,像我们根深蒂固的观念中认为的那样:物体对空间的占据,是对空间结构的表达。但我们忽略了时间维度以时间与空间共同完成的事物存在的描绘,在时空中出现、存在和消失把一件事物的生灭的过程体现的淋漓尽致。为此,一个影子于园中体现的存在和花、刺在于园中体现的存在本质上有区别吗?我这样想时,立即觉察到如果把“我”放入如是思维过程里不一样吗?继而,我觉得园子里更丰富了。

      或许,正是多种意义的存在,让我们感觉眼前的事物有着超越其原本形体、色彩、气息的存在,给予我们更形象的感受。比如:这些刺的存在,使人觉得一朵花有超过其形体、色彩、气息的存在,觉得刺增加了花内在的质感和硬度,而不是简易的娇美,一件易逝品。刺与花将植物内部的柔软、坚硬、美好与平实等作为一个统一形象呈现,尤其在其出现、存在和消失的过程中,你所感到的是一株植物生命的存在,影子、人声、鸟鸣、蝶舞及我思我想等各种存在投影在这些植物的存在,我们很容易走入熟悉的“花园”。也就是说,除了花园这个概念,我们已经植入了我在其中的感受,如同把有生命力的感受放回这生命的花园,你一下子觉得那些快要僵直、麻木的感受活起来。

      在花园,植物的刺或类似刺的枝丫帮助我,认识到空间中的我;而那些带着丰富情感和表现力的花朵,以其“一生”演绎使我意识到时间长河中漂泊的我。好吧!在这生命的花园中,一切静静地开始,静静地存在,又静静地流逝,穿过一道道概念的大门。那些影子多么富有象征意义啊!从一开始就收集到我们存在的信息,巧妙地放进花园这个生命之杯中。

      注:2017.6. 30
http://blog.sina.com.cn/u/161805822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