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转诗人胡兰兰:致教育部的一封信

转诗人胡兰兰:致教育部的一封信

2002年“五一”假期过后开学第一天的上午,我的一位朋友唯一的儿子——正在读初二的14岁男孩毕某某,因为假期作业没写完,害怕被老师批评或叫家长到学校,不敢去上学,在家中洗手间里上吊自杀身亡。当孩子尸体被抬出时,左邻右舍无不掩面而泣,其父母哀痛欲绝,大放悲声。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目睹可怕的作业毁灭了一个少年的生命。

没有想到的是,诸如此类的悲剧,在以后的几年里,非但没有减少,反而与日俱增。因为完不成作业、或迫于升学压力而选择自杀的学生愈来愈多,其中甚至不乏小学生,报道中年龄最小的才只有9岁!

作为一个普通公民,出于热爱孩子并愿意为他们的身心健康做一点实事的信念,我渴望发出微弱的声音,为备受“应试教育”摧残的数以亿计的孩子们而呼吁。

我有理由相信,教育部对当下的教育状况、两亿多中小学生被堆积如山的作业所压迫、乃至每年出现几十起自杀的事件和报道,要远远比我掌握得更多。

三十年来,所谓“应试教育”带来了严重的恶果,义务教育法所规定的各项条例,几乎都不能切实施行;教育资源不能得到公平分配,优质教育资源成为利益团体,与房地产相捆绑;设立重点中小学的做法,导致义务教育阶段的择校政策暗箱操作,对更多学生造成极大的不公正;教育管理部门对学校和教师的评估机制唯利是图,唯分数是求;教师与学生的生态环境日益恶化,师生身心健康受到严重戕害;潜心教书育人的老师压力重重;教辅公司与学校暗通款曲,从中谋取巨大利益;大部分家长迫于整个教育环境的恶劣趋势而与学校一起,对孩子施加更强大的压力……造成所有这些教育的乱象,最大的根源就是分数至上的所谓“应试教育”。

那些因完不成作业而离家出走乃至跳楼服毒自杀的学生数目是多么触目惊心,你们怎么会不知道,又怎么能无动于衷?各省市的青少年精神卫生管理部门,也一定向你们提供了令人不敢直视的学生出现精神疾患以至于发疯崩溃的数字。仅举心理学家叶一舵博士对6091名从幼儿到高中生的调查数据,小学生心理问题检出率为20.1%,初中生心理问题检出率为43.8%,高中生心理问题检出率高达52%!所有这些数据,都不是抽象的数字,每一个数字后面,都是一个活生生的孩子和一个个陷入悲惨境地的家庭!

每天早晨,孩子们背着沉重的书包、揉着睡眠严重不足的眼睛,疲惫不堪地上学去;每个深夜,在灯下呵欠连天写作业、甚至无奈痛哭寻死觅活的孩子们在受着蹂躏和折磨;每个节假日,孩子们或者奔波在各种辅导机构之间,或者在学校里“自愿”补课……无数的家庭被“应试教育”绑架,无数的学生、家长、老师都在“应试教育”的深渊中痛苦挣扎。

我所了解到的,许多学生,尤其是小升初、初升高和应届高中毕业生,几乎无一例外地过着非人的生活。他们大多数每天休息时间不足6小时,有时甚至只有4、5个小时。2011年、2012年,国务院就加强学校体育工作、保证学生体质的问题先后两次发文,但这些作业永远也写不完的孩子们,睡眠尚且不足,哪里有时间去锻炼身体?!

据报道,北京市2011年高中毕业生参加高招体检的75256人中,仅仅只有一成人数体检完全合格;视力不足者多达86.15%,这个事实难道不是现行教育体制带来的恶果吗?当我看到一位受人尊敬的语文老师呼吁立法保证学生8小时睡眠时间的微博时,我深深感到,这是全中国的耻辱——1989年11月20日第44届联合国大会第25号决议通过了《儿童权利公约》,明确指出:“18岁以下的儿童将和成年人一样享有1948年国际人权宣言中所规定的所有自由和权利。它包括了儿童在意见表达、思想意识、宗教、结社、和平集会甚至在个人生活上得到尊重等方面的自由。”我不知道,在一个连孩子们的8小时睡眠都不能保证的国度里,还谈什么儿童和青少年“得到尊重”?他们连最基本的人道的关爱尚且不能得到!

与二、三十年前相比,现在的学生要承受更多的高难度学习内容。与其它国家的教育相比,中国学生被过早地驱赶进了激烈的竞争中,被迫承受远远超出其承受能力的巨大压力。遗传学家、法国教育部部长阿贝尔·雅卡尔在1999年3月22日的《人道报》发表了一篇题为《我,阿贝尔·雅卡尔,教育部长,我发布》的文章,明确表示:“必须要消除学校中的一切竞争观念,必须放弃打分数,同样要结束筛选,这竞争的附属品,因为它类似于一种形式的惩罚,尤其是依这样一种思想设计的教育制度只能产生出因循守旧、缺乏创造力和想象力的人。”就我所知已经有很多国家在公立中小学取消了升学考试,以学分制和教师推荐作为升学的衡量标准。而在我国所谓九年义务教育阶段,有哪个学校曾经取消过分数竞争机制?在教师中施行的与学生分数挂钩的“绩效工资”和“末位淘汰制”,使得那些真正有教育理想和远见的教师们压力重重,痛苦纠结。他们,同样也是应试教育的受害者。

2010年2月27日,温家宝总理接受中国政府网、新华网的联合专访,与网友在线交流时曾经提出:“我们现在的教育缺失存在许多问题:一是教育行政化的倾向需要改变,最好大学不要设立行政级别;二是让教育家办学,我这里所说的教育家他们可能不是某些专业的专门家,但是他们第一热爱教育,第二懂得教育,第三要站在教育的第一线,不是一时而是终身。”我不知道他的建议到今天是否得到过真正的落实。

2012年11月2日,我在新浪微博发起了“呼吁取消应试教育、废除择校升学考试、施行12年义务教育制,抑或继续支持现行教育方式”的投票选择调查活动。一周时间,有7223位网友参与投票和转发,其中97%表示赞同前者,仅仅有3%的人数表示继续支持现在的教育方式。

投票者中,在校学生和家长、包括一线的教师占据相当的数量,投票者中还有工人、个体经营者、作家、诗人、科学家、留学生、演员、公司职员、、军人、编辑、家庭妇女、运动员、农民工、记者、作家、画家、大学老师、音乐人、企业家、自由职业者等等,远至新疆、内蒙、海南岛、西藏以及其他偏远地区,近则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这些涵盖了不同地区、不同职业的投票人的数据和投票比例,只能说明“应试教育”的不得人心及其危害在人们心中所引起的广泛而深重的愤怒——就在我发起投票调查的第三天,《北京青年报》又报道了北京一名11岁小学生因为没有写完作业,害怕老师批评或叫家长到校而跳楼自杀的消息!

作为孩子的母亲和学生的家长,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我发起的投票调查活动能获得这么多人的支持和参与,我所能感觉到的就是,现行教育体制的改变迫在眉睫——救救孩子!

2012年11月15日,新一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同中外记者见面。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发表讲话,作为政府官员,这一段文字,想必教育部门的人也耳熟能详:“我们的人民热爱生活,期盼有更好的教育、更稳定的工作、更满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会保障、更高水平的医疗卫生服务、更舒适的居住条件、更优美的环境,期盼着孩子们能成长得更好、工作得更好、生活得更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

我深信,此番讲话将教育问题放在首位,绝非偶然。尽管我们的行政法并未规定教育行政部门必须对公民的问政给予答复,但我还是要向教育部寄发此公开信——它基于一个愿望:为了两亿多儿童,也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必须停止“应试教育”对学生的摧残,呼吁更多的权力和权利回归民众。作为一个纳税人,我们每一个公民,有权向“为人民服务”的国家机关,表示我们的不满,提出我们的正当诉求,并监督其履职改进,革旧布新。

兹提出以下十点意见,请教育部就这些问题,展开调研,做出回应。

一:必须立法保障中小学生8小时睡眠时间,取消小学生的家庭作业,初高中分学段确立合理的家庭作业时间;从法律上完善对孩子的保护,让虐待孩子的行径受到应有的惩处;切实保障孩子们身体和精神状态的健康,让孩子们有时间娱乐休息亲近自然,还他们以正常的、健康成长的权利。

二:在中小学建立家长大会制度,监督制约学校教学、学生生活安排及安全、食宿交通等方面的运行,以求公开透明、公正科学。尤其要保障家长大会对于家庭作业和学生睡眠时间的监督权和意见权。

三:公立学校中小学落实教学及课程设置自主权,降低目前的课程难度,消减课程内容,施行学分制、走班制,文科课目实行主题论文作文制。学生可自主选择喜欢的课程,包括各种体育项目、音乐、法律、美术、手工、社会实践及其他课程,并以同等或高比例学分记入总学分,升学制定包括道德品行、沟通与合作能力在内的综合素质考核标准,挖掘学生自身潜质,真正实行素质教育。

四:教育资源公平分配,取消公立学校重点小学和初高中的设置,反对重点公立学校对优质教育资源的垄断,还平等的受教育权给所有的学生。公立学校应彻底贯彻落实义务教育法,取消小升初、初升高的升学择校考试,实行就近入学,从根本上遏制择校带来的分数至上的升学制度。

五:必须取消义务教学阶段各种形式的升学、段考、联考、期末考等等考试评比排名,各级教研室不得举行任何形式的考试评比排名,教研室回归教育教学研究,而不能再继续为考试助纣为虐。尤其,各级教育机构不得将升学考分与行政官员或校长的政绩挂钩,不得将考分与教师工资挂钩,废止教育行政部门将中小学各级各类与升学考分挂钩评定的名师、教授级、教育家之类的活动,从根本上解除学校和教师的压力,改变将此压力转嫁于学生的现状,以避免学校中的恶性分数竞争。

六:设立合理的教师教学评估机制,应有学生、家长、教师同事一起参与,包括教师的教学能力、人格品行、对学生在日常生活、人生道路等方面的指导能力,教师对教育工作的态度和热爱程度、作为教师的责任感等等,可由教师自评与学生、家长、同事评介相结合,不唯分数论,尤其注重学生对教师的全面评价,将教师从考分竞争中解放出来。

七:真正开放民间办教育,降低民间办校的门槛,允许学生对私立学校进行择校,私立学校和公办学校公平竞争。加大对职业教育的资金保障,加强并完善职业教育的师资培训,完善职业教育的课程设置。

八:公办学校必须消除教师待遇的地区差别,对贫困地区和教育资源落后区域的学校,加大补偿力度,实现全国教师收入的基本平衡。

九:中小学各种科目(尤其是理科)的省级国家级奥林匹克竞赛,完全背离科学精神,应予取缔。在中学阶段,应增设哲学和逻辑课、法律课、心理课和生理卫生课;改革数学课程设置,中国中小学的数学已经演变为摧残人的科目,严重打击大部分孩子的自信心,使孩子们丧失求知欲,使学生无暇娱乐、阅读、思考,从而沦为计算的机器。建议中小学学生可自愿选择是否参加英语课考试;在大学和研究生非涉及英语专业类考试和类似其他职称考试中,取消与所学专业无关的行政命令一刀切式的英语标准考试,使英语学习真正成为自我实现人生目标的工具而非必不可少的升学标准。

十:教育去行政化,真正做到教育家办教育,大中小学校长民选制、一贯制;高考多元化、分类化,彻底施行大学自主招生,宽进严出。自主招生制度应公开透明,有监督,而且不能依赖竞赛自主招生,这是恶之渊薮。

学生因作业和考分产生的巨大压力,其根源就在“应试教育”体制。我之所以将“应试教育”标注引号,就是因为所谓“应试教育”的概念,本身就是反教育的,“应试”绝对不能等同于教育。然而,现实的教育环境却是如此恶劣,只见“应试”,不见教育!

综上所述,“应试教育”带来的政绩与考分及升学率挂钩,学校和教师工资与考分与升学率挂钩,重点学校垄断优质教育资源,造成各地和各区域学生受教育权的不公平,引发更为激烈的考试竞争;各种揠苗助长的教辅、课外班应运而生,教育严重产业化,学校课程难度不断加大,家长望子成龙的观念推波助澜……这一切,全部压在最无助、最弱小的孩子们身上,致使他们作业量堆积如山,生不如死。因此,这封信不仅仅写给教育部,也写给教书育人的老师,同时,更希望所有的家长和我一起反思我们自身存在的问题——应试教育是一面镜子,当我们反对它的时候,我们也要反对我们身上的等级观念,反对我们对普通劳动者的歧视,反对对“成功者”和“人上人”的崇拜,反对我们深藏的虚荣心,反对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孩子的暴虐,反对我们不尊重生命的野蛮。正是我们身上的这些东西,呼应着分数至上的邪恶观念,加重了“应试教育”对孩子们的摧残。

最后,我要说一句:被作业和分数逼得自杀的孩子们,现在仍然在遭受“应试教育”摧残和折磨的孩子们,在这个年税达收89720.31亿元的国度失学的孩子们,我们这些成年人没能保护好你们,——对不起你们!

胡兰兰

2012.11.19
珠海海客博客http://lwdokok.blog.163.com/
胡兰兰,即女诗人蓝蓝
珠海海客博客http://lwdokok.blog.163.com/
好文。但那些措施无法付诸实践
应试无错,教育害人!
大陆表面上重视教育,其实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教育。愚昧。

[ 本帖最后由 千山雪 于 2012-11-24 10:33 编辑 ]

回复 3# 的帖子

诗人能够做的很少有时就只能“发声”与呼吁


这时,没有“但是”
珠海海客博客http://lwdokok.blog.163.com/

回复 5# 的帖子

同感

不仅愚昧,还是愚民
珠海海客博客http://lwdokok.blog.163.com/
必须要消除学校中的一切竞争观念,必须放弃打分数,同样要结束筛选,这竞争的附属品,因为它类似于一种形式的惩罚,尤其是依这样一种思想设计的教育制度只能产生出因循守旧、缺乏创造力和想象力的人。
黑光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nshoutaiyang
看来,6-70年代张铁生们是对的!上山下乡也是对的!不用考试也不用作业。

我的妈呀,看来不摧残孩子的好的教育只剩下不用考试不用做作业的教育啦。
另一种自杀?

视力问题到底是教育问题,还是打游戏机太多,多iphone等液晶手机电话太多,看电视太多导致的还是念书导致的呢?

蓝蓝是老师吗?感受到越来越多孩子无心向学无所事事惟有吃喝玩乐一有任何压力宁愿自杀也什么也不愿承担的心痛吗?印度古语:笨孩子应该煮熟来吃掉(大意)。

当然,如何调节给孩子们的负担和压力而达致最好的教育效果,是个艺术性的学术问题。哪个老师不想?但,不付出汗水就收获,可能吗?

每个自杀的孩子都有个原因,为每个诸如此类的原因,就得把这个世界翻个个儿?太理想主义了吧?

诸多问题需要思考,不能一条道走到黑,或反过来另一条道走到黑。

整个社会都在你死我活地竞争,大到战争,小到升学、找工作,你要在学校取消一切竞争观念?岂非另一种共产主义?岂非骗学生?到时候一迈出校门便风吹便倒,如何生存?人类的孩子都如此弱不禁风,如何种族延续?

不管制度如何不理想、不合理,总有一点是合理的,就是汰弱流强,大到人类延续,小到家族、个人的延续,都逃脱不了,否则,自己消失。

父母应该有责任从小就培养小孩的心理负担能力。为个把作业就自杀的人,只是学校教育一方面的责任吗?

有问题,我们应该多方位思考,不能太片面。
门以天地阔,窗由日月明。电脑对曰:路从云水闲。
“设立合理的教师教学评估机制,应有学生、家长、教师同事一起参与,..."
哈哈哈!太可笑啦!
香港正在这样做,学生给老师打分,老师晋升评工资,全看这个分,我就在这个分上吃过无数苦头:越用心、越全心全意教,得分越低。学生懂评估吗?家长懂?他们大部分不过有自己的喜好而已:你给我分低,我就回敬你一个低分。学生都变成衣食父母了,教育都变成消费了,哪个老师还愿意跟自己过不去呢?得过且过者都高分,认真者都低分,年年没工资加,没职升。十年八年下来,谁不学乖点?嗨!
门以天地阔,窗由日月明。电脑对曰:路从云水闲。

回复 9# 的帖子

老揭看东西,,,,怎么会走到另外一个极端?

你身居香港,没有切肤之痛。这个文章大概也不适合你和你家庭不适合香港教育

个见
珠海海客博客http://lwdokok.blog.163.com/
引用:
原帖由 springrain 于 2012-11-26 22:24 发表 “设立合理的教师教学评估机制,应有学生、家长、教师同事一起参与,..." 哈哈哈!太可笑啦!香港正在这样做,学生给老师打分,老师晋升评工资,全看这个分,我就在这个分上吃过无数苦头:越用心、越全心全意教,得分越低。学生懂评估吗 ...
教育落后是民族文化落后的缩影。




[ 本帖最后由 千山雪 于 2012-11-27 16:13 编辑 ]
胡兰兰就是蓝蓝?

救救孩子!!!
引用:
原帖由 海客 于 2012-11-27 14:39 发表
老揭看东西,,,,怎么会走到另外一个极端?

你身居香港,没有切肤之痛。这个文章大概也不适合你和你家庭不适合香港教育

个见
多用几个问号就极端了?我说了一句假话?文章没有适不适合谁的问题,是想当然还是认真思考问题的问题。

没有哪个地方的教育是完美的,也没哪个地方的是一无是处。在人人对事事都极端的国度,任何持平之论都是极端,任何真话都是极端,因为我们对那些极端早就习以为常,习非为是了。真可谓: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祝愿大家的孩子都不做作业,都不考试,只幸福生活,日后都长成栋梁之材!
门以天地阔,窗由日月明。电脑对曰:路从云水闲。
什么是教育?教育就是给大家一个学习的操场,让人人锻炼各显神通,能短炮的短跑,能长跑的长跑,什么也不行的也有用途,要当一个好观众。


回复 14# 的帖子

兄你根本不了解大陆教育的基本情况,这不是写不写作业的问题,而是写作业到半夜两点还是一点的问题。这不是考不考试的问题,而是会不会以考试为武器摧残人性的问题。
这种以“成才”为名义打着教育的旗号摧残孩子的身体与心灵将奴隶的种子埋在孩子内心深处僵化学生们的思想将学生们培养成考试机器,以“光明”的名义为掩护实现思想专制利益分割,害人甚于八股的教育难道我们连反抗的权利都没有?
兄你以不能革命为理由去否定改革,不是走极端是什么?

[ 本帖最后由 翼 于 2012-11-27 20:36 编辑 ]
16楼言之有理
珠海海客博客http://lwdokok.blog.163.com/
诗人写呼吁书,与工程师写技术分析报告,是两样的。

前者强于感性激情,善于定性;后者强于理性无需感性善于定量分析。

两两不同。个见
珠海海客博客http://lwdokok.blog.163.com/

改革教育体制的呼吁,已经很多年了

但毫无效果。
其实,我总觉得如蓝蓝这样的呼吁,大概也是看到如自家孩子一样的许多学生,背负了原罪一样的沉重负担,才无奈的选择这样的站出来去呼吁。但肯定是徒劳的。你给教育部说,有用吗?他们不过是这个官僚机器中的一个组成部分而已,能决定这个问题吗?肯定不能。
只要政治体制不改变,只要还是一档独大,专制独菜,中国的教育现状,就不可能有根本转变。即便哪位“有良知”的官员想做点事情,也不过头痛医头,应付一下而已。
倾听众议,独持我见。
http://nanbei201.blog.tianya.cn/

快速回复主题

选项

  预览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