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605、练

605、练

605、练

练,小祥(周年祭;大祥,两周年祭);练衣,紧贴孝服里边的那件衣裳;练市,与诗人舒航吃湖羊(绵羊)之地。

606、宴会三级

燕礼,礼数最轻之宴会,一醉方休。
食礼,有酒不吃酒,只吃饭的宴会。
飨礼,最隆重丰盛的宴会,设于朝。

607、老人的吃

五十岁,作别青春食品,吃细粮;
六十岁,无肉不饱,各种肉常备;
七十岁,每餐做两份,稍饿即食;
八十岁,吃八珍(《礼记内侧》);
九十岁,室内食品如山,随吃随取。

608、动物名几种

累牛:公牛;腾马:公马。
凶鸟是:隼、鹘、鸷。

609、吾从周

孔子说“吾从周”,即:他赞成周人的葬礼。
莫哭,孔子厌恶乱哭的人。
(君子的情感是通过礼来表达的)

而王制之中,百姓最关心的是养老之法。

610、礼记:月令

春:鱼上冰,獭祭鱼,鸿雁南来。酸。
春:有木德,以脾为尊,吉祥数八。
春:王吃麦与羊,献鲟鱼于宗庙(为麦子)
春:王穿青衣,戴青玉,乘青马,展青旗。
春:春之祭,但不许以母畜祭。
(更不许妇女制作过分奇巧的物品)

夏:丝瓜生,蕹菜秀,蚯蚓出。苦。
夏:有火德,以肺为尊,吉祥数七。
夏:王吃菽与鸭,献雏鸡、樱桃于宗庙。
夏:王穿红衣,戴红玉,乘红马,展红旗。
(百姓莫烧灰、晒布;君子莫露体、性急)
夏:蝉鸣唱,半夏来,木堇荣,鹿角脱。

注意:四时中间属土,开吃清淡食品。
死生分界由此始,养羞的群鸟在听:
温风初至,蟋蟀居壁,鹰乃学习,烂草为萤。
6月有土德,以心为尊,吉祥数五。王吃:
谷与牛;穿黄衣,戴黄玉,乘黄马,展黄旗。

秋:盲风急,肃杀气,黄菊飘零。辛。
秋:有金德,以肝为尊,吉祥数九。
秋:王吃麻与狗,又献鱼宗庙,无论肥瘠。
秋:王穿白衣,戴白玉,乘白马,展白旗。
(百姓存干菜,积柴米,忙交易)

冬:冰壮地裂,鶡旦不鸣,虎始交。咸。
冬:有水德,以肾为尊,吉祥数六。
冬:王吃黍与猪,杀牲大量,日日大饮。
冬:王穿黑衣,戴黑玉,乘黑马,展黑旗。
冬蛰伏,勿揭盖,居深邃,禁声色。冬藏:
关闭门窗,留心关卡,修缮要塞,细察丧事。
农事毕,农夫息,减轻妇女劳作。重视钥匙。

[ 本帖最后由 柏桦 于 2012-7-24 06:53 编辑 ]

TOP

这些东西糊弄不了人,稍有国学常识的人都能“演词”。拿出真家伙,自然有人服气,你个半生不生的獭祭,很无面子。这把剑的颜面。

TOP

而非演礼,不好意思,罗嗦了。

TOP

如此无知道羞耻之人,30年唯一。

TOP

中国,正在制造大量的浅薄廉价、暴戾无耻、自大无知的(类)人。
[从手指间的缝隙
滑落的如沙一样的记忆
如沙一样的细腻]

TOP

这些现行教育体制下教育出来的人,如父母无教,则只能是"类人"而非人类:
暴戾、无知、无礼、自大。
[从手指间的缝隙
滑落的如沙一样的记忆
如沙一样的细腻]

TOP

问好柏桦老师,在月令这节中,我最喜欢 这句: 群鸟养羞。那句;腐草化为萤。应改为“枯”好。

TOP

南屿好

你喜欢的这句“群鸟养羞”,我也记得的,而且是一见就喜欢。另,你的建议极好,我马上改过来了,虽最终没用“枯”,但用“烂”换掉了“腐”。谢谢。
另,我想来想去,还是将“群鸟养羞”植入第三节中了。

[ 本帖最后由 柏桦 于 2012-7-24 06:56 编辑 ]

TOP

知古者,可立于世也。
[从手指间的缝隙
滑落的如沙一样的记忆
如沙一样的细腻]

TOP

谢谢阿雪来读

祝夏天好。

TOP

再告阿雪:

我这类诗都有清楚来路,我完全可给读者交底,譬如它来自哪本书,及这本书的哪一部分。不过,真的内行人一定会注意到我的句法,一个人的声音(可变化万千)就在此与众不同地表现出来了。 怎样写一个句子(在诗中)?怎样安排节奏?

TOP

這些我知。
我也注意您的声音,譬如短歌吟诵。

只可惜,这世上如先生之探索者甚少,多的是毛派鲁式那样浅薄浮躁之众。
[从手指间的缝隙
滑落的如沙一样的记忆
如沙一样的细腻]

TOP

对于今天之社会,我只有如此之识:
“[锡之今天]
对于《今天》,我的感觉不太好。这里也有其它地方流行的病症。
譬如,一回帖就粗口,一回帖就世俗,一回帖就要迎合……似乎粗口很玩世,实是家教缺失、有养无教;似乎客套者自我感觉良好,以为很脱俗,实是一种传统遗传,更多的是圆滑;而迎合则是必要的,任何网站都有此习俗,不论你是否喜欢那些诗那些诗人,你的态度决定你的处境……主流遗风和山野草堂,皆有江湖。哪怕是曾经领袖民间诗坛的《今天》。
譬如在“点评”栏目,我隐隐觉出众版似乎在别处长驻,这里只不过是兼职而已。版主很少现身,多半的露面一般是为了“挂帖”,有如约会。
不过话说回来,“点评”栏的版主还保持着“民间”风骚,至少坐在上面的不是主流遗风。倒是在北岛先生身边,我感觉到了主流文化的痕迹。
说到主流文化,我只觉得旧时代符号,已不适合现实生活,必须有“武训似的改良”,而非“暴力”。
至于粗口,我只能无奈选择“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譬如鲁式手段,他的徒子徒孙们似乎没有学到他的骂街精髓,不懂得“请君入瓮”。说实话,我也没想到在此还能看到,如别的地方那样的粗口。最可笑的是这些人还自我感觉良好,觉得自己就是“诗人”,很脱俗出世。那模样那口气……让我等世俗读者不由得自惭形秽。
我们的通病在于此:自大且自淫。对价值观失去了判断力。
我们遇到“个别”让人义愤填膺的事情时,常常颠倒黑白,不分青红皂白,把是非次序混淆,极尽恶毒之词并自以为风度翩翩。譬如孔庆东之言论,群起而攻,但面对我列举的“香港儿童认证案”,竟视违法结果为正常的“个别”,轻描淡写。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
我常见到的往往是不当言论者被疯狂辱骂,而真正的违法行径却当作正常情况。我们的价值观和是非观,是否出现了群体性的错位?
……”
(昨晚风雨飘摇,珠海为之而失色,至今仍无电,手机也支撑不住了……改天再来!)
[从手指间的缝隙
滑落的如沙一样的记忆
如沙一样的细腻]

TOP

发呆,发呆

心无尘埃
[从手指间的缝隙
滑落的如沙一样的记忆
如沙一样的细腻]

TOP

欣赏这几首。
609、吾从周

孔子说“吾从周”,即:他赞成周人的葬礼。
莫哭,孔子厌恶乱哭的人。
(君子的情感是通过礼来表达的)

而王制之中,百姓最关心的是养老之法。
------------挖掘的很深。

610、礼记:月令
-----古雅而有新意。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