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欢迎新来的朋友在这里自我介绍

古古:又名山尖树,金融工作者。在此问好各位朋友!

TOP

过路神仙,西海神仙之弟,常常开会时出工不出力。

TOP

70后,前商人、力工、公务员、网管,现役老公。与全球任何诗人无往来,包括长春地产诗人。长的不好,各位多多斧正。

建议此贴长期置顶。


[ 本帖最后由 李丑牛 于 2008-2-29 17:17 编辑 ]
主要是诗。

TOP

我,1968年出生。大约1987年开始接触各类诗刊。并写下大量诗歌;至今没有发表过,很少投稿是主要原因。
博客http://blog.sina.com.cn/weiwei0918mts

TOP

写诗画画,现居泰山脚下,欢迎各路豪杰来登岳!

TOP

雨果,中国的雨果!!珠海人,78年生,语文教师。只想在字里行间体验阵阵快感,因而写诗。

TOP

接受牛兄建议,此贴长期置顶。还请大家有空自我介绍一下,先谢过。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lidaxing
http://daxingli.blog.sohu.com
我管理的论坛:http://yantan.org/bbs

TOP

忽见此贴,来凑个热闹

88年生人,书痴,诗痴,非白痴。学徒一个,问好各位老师!
且陶陶

TOP

我刚吃过早饭。
吃早饭比写诗更重要。

TOP

于夫大概也算新来的,在这里说几句。71年生 快乐的单身母夜叉 喜欢旅游摄影, 喜欢这个论坛, 有家的感觉。我在大学里,一边教书一边读书,是个呆子……也留几句在这里

冰自玉洁月自高

水自长流云自飘

古今多少伤心事

毕竟渺渺入松涛


岁月如酒醒如眠
彩袖欲挥无管弦
斜睨乱叶因风起
醉看沧海变桑田



[ 本帖最后由 于夫 于 2008-2-28 09:34 编辑 ]

TOP

芦哲峰,笔名芦花,78年生人,现居沈阳。

一个男性的人,一个率性的人,一个诗性的人,一个个性的人,一个愤世嫉俗的人,一个玩世不恭的人,一个百无禁忌的人,一个放荡不羁的人,一个脱离了高级趣味的人。

痛恨所有:道学家,伪君子,左翼分子,势利小人,民族主义的蠢货,传统文化的拥趸。

最喜欢的诗人如下:韩东、海子、顾城、北岛、于坚、杨黎、何小竹、伊沙、西川、陈先发、余怒、李亚伟、赵丽华、尹丽川、竖、魔头贝贝、沈浩波、周公度、天乐、苏浅、花枪、巫女琴丝、水晶珠链、鬼鬼。
http://blog.sina.com.cn/luhua

TOP

小广播现在开始了

钟玥彤现用笔名,(曾用笔名云燕兮/小银木木)真名钟艳,楚国美女也 (要是才女就更好了 )2004年末开始接触诗歌(当然不指古诗 )且开始学写,网龄3岁。喜欢夏宇喜欢大解喜欢大卫喜欢今水喜欢韩东喜欢余华(仅管此人不是诗人)喜欢于坚喜欢王小妮还喜欢昌耀还喜欢王小波(这位千万不能忘!对了国外就不说了吧,国内的目前还待继增)哇噻,不喜欢的就太多了
淘网的时候,小字句曾被《渝南东文学》、《湖南诗人》、《中国微型诗歌》、《诗选刊》拾遗(这是班门弄斧也!)

啦啦小广播播送完毕

[ 本帖最后由 钟玥彤 于 2008-2-28 11:47 编辑 ]

TOP

七十年代出生,現居香港。
喜歡古今中外各類詩歌。寫不出東西的時候就去翻譯,學習之餘又可以練筆。古典音樂加詩歌是我的精神食糧:

五律  感遇

涼風起樓外,薄晚捲簾時。
雲掩青山遠,花愁日色遲。
酣歌憶舊事,醉笑有餘悲。
春夢聊可待,詩來人自痴。

TOP

金,当年生 ,去年上网 ,死心眼儿
爱挑错 ,但不喜欢回嘴

TOP

我也留个名吧,晴山,搞科学的,特有意义的那种,澳洲大孤岛是我第二故乡,两大爱好,循规蹈矩游泳,随心所欲写诗。见北岛在这里就来了

[ 本帖最后由 晴山 于 2008-3-2 05:57 编辑 ]
晴山 http://www.jintian.net/blog/?37
一元 http://blog.sina.com.cn/sosoul7

TOP

来了有段日子了,还没介绍过自己。好了,介绍完毕

TOP

问好

我只是个爱诗的人而已,在我的心中死神的微笑是最美的,残缺的是极度的完美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yyyeeesss

TOP

也插一脚:)

嘘堂,段晓松。合肥人。奔四。现在媒体混饭。现代诗歌群体大展那会儿开始习现代白话诗。无成。2000年搁笔,转攻文言诗。去年下半年开始白话诗的恢复性训练。
和北岛兄其实有过一点文字因缘,呵呵,好象是95年前后吧,北岛兄在海外编发过俺一小组习作。不过北岛兄估计不会记得了:)

TOP

欢迎。段小松?我怎么不记得了?你是否还有别的笔名?

TOP

呵呵,忘了,当时确不是用的这个名字

应该是用的“弘悯”。俺那时从佛学院跑到北大中文系进修,不知北岛兄还有印象嘛?
当时无缘与兄直接打交道。据说是兄看到俺习作的打印稿,便在海外给发了几首。样刊是后来通过北大五四文学社的人转给俺的。呵呵,记得只带给俺一本,藏了多年,后来离京时失落了。
那之前黄灿然兄也在香港编发了几首。一样,也是至今无缘识荆。
兄是俺初习诗时最崇敬的榜样。俺那一代,很多都如此吧。今得网上交谈,幸甚,复唏嘘。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