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论坛佳作(推荐)

《万物生》
                   ·还叫悟空

风,终于吹过来了
岸边的水草
簌簌晃动
每一株水草下面
都有一个蛋壳破碎
水鸟们看不见了
一张张喙
吸附在芦苇杆上
它们开开阖阖
似乎在说
别管这事儿
一群蚊子叫嚷着
把尖锐的石块
掷向那个在船仓里
自渎的男人
桅杆上的渔火
慢慢升起来了
你看,你看
孔明灯下
那些仰起的脸——
黑光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nshoutaiyang

TOP

楚雨的诗

《麻醉师》

亲爱的,张开嘴
很快就没事的
他努力克制微微颤动的双手
再近一些
他看到那个骄傲的天使
想亲手摘下她洁白的翅膀
你飞不起来
他的内心狂笑不止

我是时代唯一的追随者
如今,却第一个殉葬
他摘下眼镜
用手背擦拭模糊的镜片

好了,她立起身来
突然衰老不堪


《彷徨》

夏日的光线合拢

它们中没有一个动起来:
尤利西斯、罗生门
第十二个天体
彷徨
再彷徨

灰扑扑
尘埃下非此即彼

我们为你服务。
我们付费。
我们摇身一变。

在金色大厅,躲避或其它理由
观察玻璃门拉长身影
黑光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nshoutaiyang

TOP

李飞骏的诗

《一个作家的魔幻现实主义》

一个被外国人翻译为
不说话的作家
像一头驴子,闷头写砖头式的小说
把高密写成了人文地理
他获诺奖的消息
抽了我一记耳光
比重庆书记的更洪亮
比北航教授的更灿烂
羞,让我哑口

这是一个谎言喧哗的时代
神话魔高一尺
现实道高一丈
象征打着学院式哑语
隐喻透着农民式狡黠
魔幻现实主义与主旋律混搭
谎言披着民族文化的马甲
才能取得第二代身份证

一个获奖者在聚光灯下
畅谈获奖感言
一个获奖者披着法兰西的马甲
流亡海外
另一个获奖者躺在监牢中失眠
数1234
一群网络暴民在微博起哄
被敬业的网管疯狂删除

作为热爱文字的诗人
我表示不太热烈地祝贺
那个不说话的作家
知道说与不说的艺术
知道何时说,说什么,怎么说的科学
他一脸的忠厚如我
如两千多年前的孔夫子
他一口土得掉渣的山东普通话
把北京话降格为郊区方言
让英语、日语、瑞典语
统统魔幻成外语

2012年10月12日
黑光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nshoutaiyang

TOP

引用:
原帖由 黑光 于 2012-10-12 16:00 发表 《一个作家的魔幻现实主义》 一个被外国人翻译为不说话的作家像一头驴子,闷头写砖头式的小说把高密写成了人文地理他获诺奖的消息抽了我一记耳光比重庆书记的更洪亮比北航教授的更灿烂羞,让我哑口 这是一个谎 ...
黑光兄英明。

TOP

《一些思念,柔若无骨》
                                     ·潘新安

愈来愈凉了
这天气,这水
尤其是,在黄昏独坐时候
似一件盛水的木器
甚至比这木器
更加内向

一些思念
柔若无骨
倘若此刻,我想起某个人
意味着
我的一生
都在亏欠这个人

阵阵收缩的毛孔里
我分明感觉到
自己,正在一点一点地失去
而弥漫的天空
只够用来放大
一声雁鸣


2012-10-13
黑光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nshoutaiyang

TOP

回复 45# 的帖子

珠海海客博客http://lwdokok.blog.163.com/

TOP

余秀华的诗

·

《路过阳春广场》

我匆忙地拔出一根烟,说服凌空而至的胃疾
阳春广场的秋天不停旋转
随一场风跳跃几次,模糊着地
如果能遇见一朵菊花,就当遇见你
如果能遇见一次盛开,就当遇见你

而歌声汹涌澎湃
“我是一颗小小的石头,深深地埋在泥土之中”
一口烟入肺,我只好咳嗽
一个人正慢慢踩石板而去
携着我无法命名的幸福

那个兜售葫芦丝的外乡人
把忧伤闷在一把没有孔的次品里
我轻蔑地对他笑笑
“最初的相逢,最后的离别都在这里”
烟烫着了我的手

多少次了,路过这里
我期待一场雨,期待把口袋里的檀香掏出
期待一次车祸

而,阳光灿烂
跳舞的人鱼贯而入



《悬空》

怎样的一次意外你才能抵达我
才肯把一朵野百合覆盖在我的伤口上
秋天的菊花有多宽广,黑夜就有多宽广
我用力捂紧嘴唇,不让冷字出口

我们在假设的命题里已经无路可退
-------怎样的来生你才能接纳我呢
来生怎样的黎明才配得上我盛开

哥哥,我见你出怡春楼
那个给你一夜欢愉的女子多幸福
我急切地从你身后拔我的一根肋骨
鲜血和夜色翻滚
我也忘记了来时路

哥哥,你的一丛烟灰弹落在广场的菊花上
那朵尖声叫喊的花儿多幸福
我也试图独自去开,供奉你的名和影
却在四分之一处
跌落,不敢喊疼

哥哥,你从来不肯信一次我的美
枉我点了那么多红蜡烛
枉我一次次把嘴唇涂红
黑光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nshoutaiyang

TOP

《在沈园》
           ·张洁

空中的辘轳,卷起潮湿的井绳
八千里,归零
当时间成为唯一的问题
两个太阳,从两个方向压榨它
压成一片又薄又脆的黄叶,在风中
打着旋儿,飘落于我们的脚尖

井壁苍老
而井水仿佛再一次轮回
幽明中
我的影子,交叠着你的影子
飞过沧海的孤鹤,翅膀渐黑,渐黑
黑光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nshoutaiyang

TOP

《往沈园》
         ·张洁

沈园,即陆园,或唐园
园中,他们执手,活过长长的一生
并终老于此
而非仅仅游园偶遇

之前,她曾把一只翅膀在古树上系紧
“相信我将来一定会幸福的!”
在沈园的生死牌上,她挥笔写下:
“不娶我,你就死定了!”

你是长生草、不老药吗,亲爱的琬儿?

往沈园去,往东方的伊甸
江南三月,草长莺飞,杂花生树
桥下春波正绿
往沈园去,坚固的额头迎接温柔的撞击

一定有沉默发言了,一定有寂静喊出了声
它们呼唤你体内的守灵者:
“芝麻开门——”
“芝麻开门!”
黑光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nshoutaiyang

TOP

压缩版的家族史和个人心灵史
泸州曾一自选诗十首http://www.jintian.net/bb/viewth ... =page%3D1#pid416067
黑光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nshoutaiyang

TOP

好举动,拜读,学习。。。。。。

TOP

纪念维庸

诗人维庸,1972年12月生,2012年11月1日在京病逝。
维庸90年代初开始诗歌创作。出版有诗集《比目鱼》(2008年);《假托啄木鸟的表达及隐喻其他》(2010年);《镜子》(2011年);自印诗集《知更鸟》(2009年)等若干。

深夜,温暖的心音跳动
如烛火,供给灵魂的力量之源。
一只烛火熄灭,一片蝉翼就
坠落于风中,闪烁如流星。
                                          ——维庸《灵魂蝉翼之薄》



《直面死神-----与维雍兄聊天》
                                                  ·木芙蓉花下

兄弟  维雍
我们虽然没有谋面
今生今世只能通过诗歌神交
隔着阴阳
我认为一个与死神打过很长时间交道的人
应该最少熟悉关于此神的一些套路
和战法
你的诗歌里面就藏着很多武器
或许有我喜欢的核武器
很难理解你失败了
想必有过失误的经验还没有来得及传达
有些遗憾?
或者没有?
兄弟 你知道芙蓉花在写分行的时候是相当强悍的
我最少能部分代替你
去与这个神仙较量
看出她虚幻的面目
衰弱的本质
放心去吧



《一路走好,我的维庸兄》
                                         ·南屿

2012年11月1日上午,我正在南宁明园饭店参加广西文艺理论家的研讨会。11点整我的手机在皮包里猛烈地震动着,由于会务组规定,会议中不得打手机,所以我就没有打开包拿手机出来接听,但不知为什么,我的心始终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在缠绕着,过了20分钟,我按奈不住,悄悄离开会场打开手机一看,一个非常熟悉的号码跳入眼帘:135012583…,这不是维庸兄的爱人的电话吗?我的心马上噗噗噗地跳得厉害,我立即感到情况不妙,我想是不是维庸兄的病情又恶化了?我心里暗暗祈求,愿上帝保佑兄弟。我反拨电话电话过去,传来了刘姐悲伤的声音:严大哥,彦明走了……我一下子蹲在地上,泪水夺眶而出,我结结巴巴地安慰刘姐,叫她节哀顺变。
我是07年认识维庸的。在电话里闲聊时,他告诉我他得了淋巴癌,一直在北京某医院做化疗,几年来病情还算稳定。虽然身患绝症,但他非常的乐观,在病榻上,一直坚持创作,出版了几部诗集。
2009年冬天,我把钦州人民医院抗癌专家刘宇清主任研制的抗癌新药珍佛散资料,通过邮件传给了维庸,他收到资料后非常高兴。维庸立即和刘主任通话,并把他的病历和治疗情况向刘主任通报。刘主任根据维庸的病情作出了治疗方案。我按刘主任的嘱咐,用快递把四个疗程的药寄到了北京。我私下里和刘主任讨论维庸的病情,刘主任是我的好朋友,他告诉我,像维庸的病只要坚持服用珍佛散,有很大的希望把病治好。因为有很多患了淋巴癌的病人在刘主任的治疗下,都已康复出院。听了刘主任的话,我在空中晃荡的心好像有了着落。
一个月左右。维庸和他爱人刘姐打电话告诉我和刘主任,自从服了刘医生的药后,感觉好了许多,一是睡眠好了,二是大便畅顺,三是不再盗汗,四是淋巴变小或消失了很多。我和刘医生听了都非常高兴,我似乎看到了维庸生命的曙光。
在服了二个疗程的药后,维庸曾一度想到钦州治疗,但是路途遥远,远离北京有许多不便,最终没有来成钦州。不久刘姐打电话给我说,暂停服用刘主任的珍佛散,原因是北京的医院禁止病人在治疗期间服用外来的药。刘主任私下里对我说,这种情况他也很无奈,他的话语里有点责怪维庸的爱人刘姐。我在电话给刘姐说了此事,刘姐说她也是很无奈的。
2010年大概是七八月份,刘姐又打话给我,要继续要服用刘主任的药,我二话没说,赶到医院和刘主任商量,刘主任在电话里向刘姐详细地了解维庸的病情后,叫我邮寄了一个疗程的药去了北京。
2011年春节前,我还打了电话祝维庸新春快乐,电话里维庸心情开朗,笑呵呵地和我聊天,谈诗歌。大约有十多天没有接到维庸的电话了,心里很急,打电话给维庸不接,转打刘姐的电话,刘姐说,维庸病情恶化,胸部大量积水,从胸部里抽出了20多斤积水,现在缓过来了。
前一个月,刘姐打电话来,说维庸接到我的电话,但他正在化疗,所以无法回话,她告诉我维庸的病情还算稳定,叫我放心。维庸化完疗后给我来了电话说,他一切都好,他另一部诗集正在出版,他把诗贴在某某网站上,叫我有空去看看。我答应他一定拜读。想不到这是最后一次通话,这次通话竟成了永别。



《你是在11月1日走的》--悼亡诗
                                                          ·海客

你是在11月1日走的
仿佛掐准日子 如掐准宇宙
不可言说的奥秘 1和O,那一天
你的身子笔直 坦荡如一

1和O,直与曲
一个硬汉  用生命顽强的直笔
给半生为人的地平线
画出一轮圆满的弧圈

维庸兄 你在四十不惑的山顶
不随我们哥几个 缓缓下山了吗?
话头未落才回首  只见
“一只烛火熄灭,一片蝉翼就坠落于风中,
闪烁如流星”

夜深俱寂时 当我打开你的诗集
一条快乐的发光比目鱼
就缓缓游来 沉默地静静看着
这个中年人 有一行浊泪笔直委地


注明:“一只烛火熄灭,一片蝉翼就坠落于风中,闪烁如流星”是维庸的诗句
黑光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nshoutaiyang

TOP

维庸遗作99首

http://www.jintian.net/bb/thread-54800-1-1.html
下周四“今天诗选”更新
黑光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nshoutaiyang

TOP

黑光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nshoutaiyang

TOP

《盲人》
             ·远洋

在黑暗时代需要盲人引领。
这个盲人被画地为狱,
囚禁在自己家中。
像地下矿井的挖煤工,
头顶明灯,心中有光。
“你整夜整夜地敲打狱门和墙壁
——要在黑暗的牢狱里
打出一道光明来”[1]——

我们都是睁眼瞎,早已有眼无光,心如死灰。
我们这些双眼明亮的人是真正的瞎子。
只有盲人能在黑暗中为我们领路。
他曾经是荷马,是海伦,是阿炳,
如今是一个连姓名都要被屏蔽删除的人。
在祖国潜逃而后流亡异域。
在黑暗漫长的隧道里,只有盲人,
只有盲人能够引领我们。
只有盲人,心中有光……

http://www.jintian.net/bb/viewth ... p;page=1&extra=
黑光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nshoutaiyang

TOP

黑光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nshoutaiyang

TOP

作为新人一枚,我能做的只是想广大网民一样打个酱油。
现代的诗歌是太多了,泛滥了。如果一万首中剩下五百首,那么经典便诞生了。
不过,很不幸,许多人依然要加入复制的行列,因为他想为自己证明。

TOP

李飞俊:北京现场:《最后的晚餐》 (组诗)

黑光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nshoutaiyang

TOP

大话一句: 功德无量

TOP

张洁:再写襄阳·四首

http://www.jintian.net/bb/viewth ... =page%3D1#pid418875
读张洁,总能读出大器和优雅
黑光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nshoutaiyan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