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让我思慕不已的中国诗人的名字(之一 一)

本帖已经被作者加入个人空间

让我思慕不已的中国诗人的名字(之一 一)

让我思慕不已的中国诗人的名字(之一)


自从2007年进入网络,一是发表自己的诗歌,与各路诗歌朋友,以及有诗意气度的朋友交流;二是学习,探讨中外诗歌精华,开阔自己的艺术眼界,铸造自己艺术人生的底蕴。
我几乎跑遍了中国网络诗歌网站,论坛,各种诗歌贴吧。中国的诗人其实很多,多的难以记住他们的名字。中国的诗歌流派纷繁,诗歌圈子多得胜过隋唐时期的草寇。草莽英雄比比皆是。
我几乎读了不少可称得上能代表中国现代诗歌的诗人,以及各类作品。而中国诗歌,有相当多得诗人已进入巨大的误区。误区有三种。
一是,诗歌已经沦为自言自语,街谈巷议,甚至泼妇骂街,黄色小调;二是凭空想象,遣词造句, 玩味针尖大小的生理与心理快感;三是,依然延续为某种功利目的,无病呻吟,隔靴搔痒,手舞足蹈,而不以为是浪费诗人的年华。这些诗歌里诞生不少鼎鼎有名的诗人。但是这种诗人一旦有名,有时叫人厌倦,讨嫌,甚至恶心,因为他们带坏了诗风,坏了诗人的名气。同时,这种诗人也叫人觉得可怜,因为他们毕竟抱有一种纯真的诗心,也想获得诗歌的庇佑,只是走错了路子,走火入魔,误入歧途。
但是,确实有许多诗人,在用诗歌庇佑自己的生命的同时,写出了不少好作品,但有时只是偶尔有一些亮丽而已,还需要漫长的艺术的探索,才能获得诗歌艺术无上真知与华彩。
而让我思慕不已的中国诗人的名字,确实存在。有时是这个,有时是那个。而最终能让我思慕不已的诗人,有几个特点:
一是,他们引起我经久思考,对艺术,甚至对他们的人生,乃至今后的诗歌出路,以及能代表的诗歌方向。我想,他们虽然不能代表中国现代诗歌全貌与方向,但确实有一定的可指。
二是,他们是诗人,真正可以叫做诗人的诗人,艺术纯正,人生端庄可敬。他们不是那种刻意追求标新立异的诗人,也不是那种自己轻浮,反认为自己是与众不同的肤浅之辈。
三是,在艺术上有自己鲜明的风格与成就。
四是,这些诗人确实给我以一定的启迪与开发,能让我在他们面前经常留恋,甚至与他们交谈。从中获得艺术的安慰与引进。因为他们确实领会到艺术对生命的润泽,能沉醉于这种艺术与生命共同前往的互相提升。
五是,这些诗人,我一个也没有与他们见过面,只有片面的诗交。当然他们也没有读过我的诗歌,或者只是读过我的平庸之作,没有从我的平庸中读出对生命,对诗歌的黄金指向与无上虔敬。是的,我厌倦与警惕诗歌圈子内互相吹捧。而我写这个文字,也没有吹捧他们的意图,更没有结识他们,希望得到他们能给予我什么帮助的意图。对于我,诗人之间的往来,只有诗歌的往来,其余的都是没有必要的消耗,不值得。
他们的名字是:娜夜,李元胜,远人,陈先发,叶世斌,鲁西西,蓝蓝。
最早引起我思慕的是娜夜的诗歌。她的诗歌耽于个人人生情感的思辨与忧虑,把诗歌艺术的轻灵与优雅的特性运用得非常到心。她的诗歌没有大的构建与大的轮廓,随意而轻扬,自在自得。许多喜欢自言自语的诗歌朋友,完全可以学习娜夜对诗歌艺术领悟与容纳的灵秀与机敏。当然娜夜随着诗歌艺术探求与人生阅历的增加,她必须注重更广阔的挖掘,同时要处理个人情感,人生方向与艺术方向的契合。同时,读过娜夜的诗歌,我不得不承认,女诗人写诗,她们的女性的细腻与敏锐,以及女性比较简单与经济的人生享乐的特点,那是上天赐予她们的最大的诗歌艺术便利,犹如上天赐予她们男人对她们的倾心乃至疯狂的性别优势一样。
我很早就读过李元胜的诗歌,总觉得他的诗歌有些窄,过于偏重某个生活细节与情节的雕琢,但是后来读他的作品多了,才感觉到他的匠心独用,精雕细琢的手艺人的才思与敏悟,经常让我猜度不已。是的,他的诗歌方向不可能能承载他的人生。我在初读他的诗歌的时候,就隐约感觉到,他不可能在诗歌领域走得更宽,除非他的人生有重大的逆转与巨变,才能给他的诗歌艺术带来飞跃。
对远人的认识,其实很有限,但是他的“来到――”系列作品,引起了我深思,他的诗歌走的是那种深入人生,深入人的根性的挖掘与开发的路子。中国有这样徒步自歌的诗人,而且很年轻,我觉得他会有更大的成就。诗歌如果不是沿着自我的人生境遇,挖掘人的情感存在的土地与疆域,仅仅依靠玩弄艺术的轻灵与一时之快,那是毫无前途,甚至也无人买账的。这也是我对远人的忠告。
陈先发。有人说他是海子二世。其实除了他与海子的诗歌里,有对纯真的向往,对苦难的担当,以及语言风格大跨越的特点以外,他与海子又不一样,甚至海子不能跟他比。因为他解决了海子没有解决好的艺术问题。海子的诗歌依然是对现代诗歌的模仿,陈先发至少有了自己的路子。其次,海子没有处理好艺术与个人生存的关系,这是做诗人,搞艺术的最大失败,而陈先发的诗歌里虽然流露出“杀身成仁”以及苦难之痛,但他的艺术指向与境界,不是海子那种单一的指向死亡与采用简单的灭绝词法的那种懦弱与堕落的无奈。同时,他的诗歌里,也有海子诗歌里的,那种赋予诗歌过于沉重与重大的艺术野心与负担。因此,陈先发的诗歌已经出现,或者一直就潜藏着无奈之痛。有人不理解陈先发诗歌里的“痛”。他的痛有三重含义,一是个人雄心与艺术方向没有契合;二是艺术目标要求的条件与个人人生环境条件的冲突;三是,艺术的历史积淀与个人人生积淀,没有找到更加符合所积淀的情感的释放的出口与方式。海子,是诗歌失败的一个特例,尽管他的艺术纯真与艺术探索值得我敬仰,但是满怀这种纯真的诗人很多,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他的人生的失败也是艺术的失败,被当前诗歌领域引发成一种盲目的喧嚣,与诗歌只有继续吸取经验教训的好处。陈先发的诗歌,贵在语言风格的探索,也病在这里。正如他思慕魏晋风范,而他的诗歌也病在那种沉郁与悲观。沉郁与悲观,依然是古代诗歌的沉疴。依然不是现代诗歌骨骼的凝重与刚猛所带来的生发之气。真正的艺术风格突破,必须立足人生境界的突破,尽管这需要巨大的放弃,甚至是重新做人的剧痛,如果真有在诗歌艺术领域继续走下去的姻缘与情缘,诗歌艺术的纯真之美确实难以割舍,那么如果陈先发,不从这里入手,就难免走入死胡同,难免在知命之年以后“杀身成仁”。
叶世斌让我吃惊。他是那种熟练使用现代诗歌意象,用诗意做诗歌韵律的诗人。他的诗歌里糅合了迪兰托马斯,黑塞,塞弗尔特等西方诗人的风格与特点,确实超越了中国五四运动近代中国诗人的艺术境界,甚至即使现代台湾诗人现代诗歌艺术的先进性,他也超越了。台湾诗人的现代诗歌意识是高于大陆诗人的,这得益于他们没有受到中国文化大革命的束缚。但是台湾诗歌又显得狭隘,受到地域与历史沿革的限制与制约。而叶世斌的诗歌也有狭隘的弊端,他过于看重艺术韵律的驾驭,忽视了,或者是无法更进一步对艺术的指向的挖掘,他的许多诗歌还有无病呻吟的痕迹,但他的无病呻吟,至少有艺术的玩味与觊觎的可读性与可欣赏性在其中。
认识鲁西西太晚。太遗憾。我对她太嫉妒。我喜欢她的风格,思悟浓郁,情感内敛,诗意内密,不乏飘逸,带有神圣向往的韵味。似乎,有人说她的诗歌是宗教诗歌。其实任何诗歌都与宗教有关。只要诗歌依然是情感释放,是承载生命的工具,诗歌就有皈依与向往的指向。这是与生命精神的本能相关的。鲁西西经过人生的巨大转变之后,写出《喜悦》标志着她的诗歌已经走出了《怀念与序曲》之中的无奈与拘禁。而我觉得她的《怀念与序曲》才代表她艺术的指向,《喜悦》代表她人生境界的指向。她是一位诗歌根性非常厚实,而且有艺术眼界与胆气的诗人。这一点,能从她处理个人家庭与爱情的气量上看出来。但是,诗歌毕竟不是宗教,宗教毕竟不是人生的指向,人生与生命的指向就在生命的根性之中,犹如树木每一年从自己的根性生长拓宽自己的年轮,而安于自己。鲁西西在这一点上切不可急功近利,误入旁门。
而蓝蓝是能让我感到震撼的诗人。上述的诗人无非片重于艺术,技巧,或者偏重于思悟与人生意境的磨砺,或者偏重于情绪的凝练,而蓝蓝是在这三个方面视野最宽阔,而且前景最好的一个。她的诗歌展示出深厚的生命的根性,一个女子能有那种厚如土壤的怀柔与内涵,确实叫我敬仰。而这种优势必然能带动诗艺的捕获,自然情感就能获得别的男人无法到达的安居。她的诗艺的展示与人生境界的展示,意境情感的统驭,已经能成功地糅合成真正叫诗歌的产物。诗意,是诗艺、思悟与情感获得糅合的延伸,借助于文字,而超越文字之外。蓝蓝的诗歌做到这一点了。
我所记住的诗人的名字,并不代表中国优秀诗人的整体。优秀诗人很多。其实,能让我记住的中国的诗人,也很多。以后还会进一步梳理论述。因为我自己给自己定位是,一个写诗歌人。这样的人,是会从每一个可能接触到的优秀诗人与优秀作品中,分享那些艺术的极致的瑰丽的。
有的诗人尽管扬名国内外(这个范围也只是诗歌圈子而已),但是那是诸多原因促成的,而这些因素绝大部分与艺术无关,甚至把艺术推向人为的扭曲。真正对于诗歌艺术,以及诗歌艺术与生命互相关联、及其应该到达、而必然达到的指向来说,其实是没有长远的价值的。急功近利的东西,往往是对艺术的培植与发酵。有些诗人的存在,其实加重了诗歌艺术不必要的喧嚣与消耗,浪费了太多诗歌资源。这些诗人一旦记住了,对于记住的人就是一种不必要的负担,因为那依然是喧嚣,依然是人为地对诗歌艺术的肢解与破坏,尽管这样的人意识不到,但意识到的话,这些人早已是引领中国诗歌的大师,是无可争辩的大师了。这些人还是忘记的好;忘记不掉的话,就当作警示与教训。但是,这也是诗歌发展与前往的必然。
而诗歌艺术的独特性,诗歌存在的客观指向的不可逆转性一定会纠正这些偏差。
而无论诗歌,还是诗坛,有再大再多的喧嚣,这些喧嚣,也许正是丰厚的诗歌土壤的积淀与发酵,也丝毫不妨碍那些已经领悟与品味到诗歌艺术对诗人的生命的独特恩赐的滋养与庇佑,不妨碍他们的快乐前往与幸福到达。

           二○一○年一月八日
独立诗人、作家、文学家、经济学家与思想家。

TOP

谢谢金川评读。

TOP

真正可以叫做诗人的诗人,艺术纯正,人生端庄可敬。他们不是那种刻意追求标新立异的诗人,也不是那种自己轻浮,反认为自己是与众不同的肤浅之辈。


TOP

TOP

引用:
原帖由 千山雪 于 2011-7-12 05:37 发表 真正可以叫做诗人的诗人,艺术纯正,人生端庄可敬。他们不是那种刻意追求标新立异的诗人,也不是那种自己轻浮,反认为自己是与众不同的肤浅之辈。 ...
独立诗人、作家、文学家、经济学家与思想家。

TOP

回复 4# 的帖子

独立诗人、作家、文学家、经济学家与思想家。

TOP

人的思想不同那么所做的事也不同
而你和我有些方面是不同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