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永恒生命寂静的诗意:评蓝蓝短诗《正午》

永恒生命寂静的诗意:评蓝蓝短诗《正午》

永恒生命寂静的诗意:评蓝蓝短诗《正午》



正午(蓝蓝)

正午的蓝色阳光下
竖起一片槐树小小的阴影

土路上,老牛低头踩着碎步
金黄的夏天从胯间钻入麦丛

小和慢,比快还快
比完整更完整——

蝶翅在苜蓿地中一闪
微风使群山猛烈地晃动

  我第一次读到蓝蓝的诗时不禁为诗中所准确呈现的乡村世界中的事物带给我们心灵深处的隐秘感受而震惊。这一方面源于我童年时代身处农村时对于乡村生活及其心灵状态的深切体会,这深刻的记忆让我立即对诗中所传达的意境情绪产生深度共鸣;另一方面也源于我自己对于诗歌所能达成的使命的基本确认:诗歌根本不关乎什么说教,也不关乎什么表面高深的东西,它从根本上讲只是心灵如何生动形象而活泼自然地体认自身和所有外部世界;但要达成这目标和效果却不仅需要高超的诗艺,而且更需要通过诗歌修炼所能达成的巨大人生智慧。
在蓝蓝一些最本质最优秀的诗中,我感觉到诗人已经消去了所有虚浮的伪饰,而在不自觉中达到了一种灵魂伟大状态之下的澄明透彻的心灵平和宁静之境。当然,在诗人一些状态不是最好的诗歌当中,诗人没有成功入定,没有彻底超脱于尘俗杂念,因而未能达成诗歌语言、诗意、意境的醇和纯净。也许只有一个词才能准确描绘蓝蓝在创作一些最佳诗歌时的心灵状态,那就是既超凡脱俗、超越现实又恰恰深入尘俗、自然纯粹之至。
由于认真的评论实在是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的苦活,所以我一般不愿在这上面花费生存奋斗之余本来已经不多的只能用于写诗的精力.但近来鉴于中国诗坛上不所所云的评论铺天盖地,对于一些根本毫无长久艺术价值的二三流甚至四五流作品津津乐道,容易混淆视听,临时决定必要时也应当抽空对一些真正优秀的诗人诗作进行一些简要点评,以振真正一流诗歌之风气,也是对中国诗坛泥沙俱下良莠不分的恶劣现状的一种消毒和对解。
限于时间,我打算选择蓝蓝的短诗《正午》为例来简要分析一下蓝蓝独特的心灵素质和堪称精湛的诗艺。

正午的蓝色阳光下
竖起一片槐树小小的阴影

  诗歌起句非常自然,选择描述的景象的时间是正午,在夏天乡村的正午,阳光最为强烈,很多时候甚至是直射,非常的炎热和沉闷。在诗人的感受中,阳光不再是白色的白炽的,也不是火焰般的红色的,它变成了蓝色。我个人揣测,蓝色可能正是诗人心中对于夏天阳光真正的感受,很有可能是因为夏天的天空非常透明,而且在很多时候的确天空整体上是蓝色的,因而从对天空整体的印象来看,的确是蓝色的无疑;对于这一感受我自己也有深刻体会;另外,用蓝色来定义夏天正午的阳光的色彩感受,也表明了观察者自己个人性的一种独特心境,她的心境无疑是宁静的,犹如一池静水或一面如实反映客观世界影象的明镜。
但我个人的体会理解与此稍有差异:在我看来乡村的夏天正午虽然会有蓝天作为总体大的背景,但如果从整体感受来把握和概括正午阳光及天空的总体特征,我仍然认为它至少是白色甚至是红色的,我因而私下里认为,如果阳光是白炽甚至是火红颜色的,更为准确地切合夏天正午的实际;更为巧妙和有趣地是,这边的白炽或火红,正好与下一句中的“阴影”形成鲜明完美的转折与对比。

竖起一片槐树小小的阴影

竖字用词非常形象准确,一方面是树的确是树立在阳光中和阳光之下,另一方面树这一竖立的形象刚刚对应于天空及天空底下一望无际的广阔空旷的平面立体意境,同时也由于树的存在,广阔的无人的空间中有了生命的确切的气息.更为重要的是,阳光对应于阴影,而且是广大的阳光对称于小小的狭窄狭小的一片阴影,这里面蕴含了充沛丰富的诗意。
从这起笔两句一个小单元来看,我们发现许多优秀诗歌的一个共同特征,那就是起笔语调即平衡肯定,音响音高音色定调就很准,用词精当而果断坚决,语意指向毫不含糊但又能立即成功创造出一个基音式的诗歌意境。从这首诗来看,诗人成功做到了这一点。这首诗起笔更类似于点明了一个事件或一个世界的起始,它平衡稳定,但保持着十分富足的开放性和发展性,所有的故事和历史历时性事件将从此时此地源起。

土路上,老牛低头踩着碎步
金黄的夏天从胯间钻入麦丛

  在第二节中,诗人在第一节中成功从天空落到地上后,继续注目于大地上乡村夏日最为普通又最为典型的日常情景,它们分别是弯曲与粗糙的土路,散发着泥土气息与自然的气息;一头老牛,时间中缓慢成长与移动的乡村典型巨型动物,在现代都市视角下,它甚至是一种过于迟缓以至于显得有点迟钝甚至愚笨的动物,这种动物身上正隐藏着与乡村评主人人类在时间中的生存方式和态度的同一特性;麦地和麦丛,在夏天它们从半是金黄色的,象金子那么富饶而美丽,对于辛勤劳动的农民来说,它们对于生命的价值来说又恰似真正的黄金;还有风,风时不时地从天上天下吹来,每当风吹动起来,就仿佛是“金黄的夏天从胯间钻入麦丛”,而胯间这一用词,又将隐而不露的人这一主体引入诗歌空间。
泥土,道路,老牛,风,人,这些平凡古朴的事物在夏日的正午似乎都在无声地缓缓地移动,这种动是静中的动,而一种真正的平和和寂静又隐藏在这种一种表面十分缓慢但的确又是真正的十足的比快速运动更为明显和显著突出的运动当中,因而这动是静中之动,这静是是动中之静,这动与静之间形成了一个整体,相互映衬,从而形成了一对真正的感受强烈深入的动静。
就这么短短二节四句诗,诗人已经成功将读者带入一个内涵丰富而且是极度开放性的诗歌意境。夸张一点讲,如果整首诗就只有这么中行,其结构也仍然是相对完整的,可以基本独立成篇。但是高明的读者也能够明显感觉到,诗歌的深度切入和深度意境才刚刚朝内核打开,如果这首诗要取得更大的成功,它必然需要继续朝向诗歌内部亦即读者心灵内部继续挖掘,依据已然突显的诗意的金矿矿脉,诗人和读者都期待着挖掘出更加巨大更加耀眼的诧异黄金。

小和慢,比快还快
比完整更完整——

  第三节顺应诗歌内在的发展逻辑,终于从具象的描写,转向了形而上的深度思索.如果把第一节比作“起”,第二节比作“兴”,那么第三节就可以称之为“解”。第二节中隐含着和已经或可能引发的关于时间空间生命与存在的许多思考与碎片,在第三节中要求诗歌必须给予一个清晰明确的应答或回答,诗人敏锐地感觉到了这一诗歌内在诗意发展的压力,而且确认了回答这一要求的具体形式,那就是形而上的总结性的高度概括凝炼的乡村生活中人类及万物生存的永恒真理-表面所见的物体或形状上的“小”,以及表面所表现的运动方式上的“慢”,却内部隐含着诗人已经从物体之小生命之慢中领悟到的生命万物存在的惊人真谛:“小和慢,比快还快,比完整更完整——”
在本诗中,如果说有那句诗让人惊心动魄,那么就是这中间第三节的这两句“比快还快,比完整更完整”,里面坚定而尖锐地揭示出来的是:在乡村生存世界中,慢就是快,小就是大,部分残缺也就是完整,甚至比快还快一万倍,比完整还要万倍的完整!因为这种快与完整根本不是你读者外在所见的表面的快与完整,因而也不是你表面所见的小与慢,而是时间与生命本质、底蕴上的快速运动与高度完整!
水平一般的诗人在写完第三节后就会感觉已经道出了生存的真相和真理,会坦然地选择自觉在此停笔。但一流的诗人表现往往出人意料,本诗的作者蓝蓝正是如此。在完成直击心灵的禅语或箴言式的总结升华之后,她感觉到诗意仍然有可挖掘的余地,那么具体应当如何继续挖掘呢?在整个金矿已经全然打开之后,她将如何来强化巨大的金矿带给人们的心灵的震憾与狂喜呢?写下去深下去的方法何在呢?方法在于:用一把曾经挖掘金矿的铁锹,直接在金矿的金子上敲打出令人晕眩的火花和声音,于是我们看到了犹如梦幻般浮动而又无比真实的第四节诗歌:

蝶翅在苜蓿地中一闪
微风使群山猛烈地晃动

蝶,而且只是蝶翅出现在乡村的苜蓿地中,作为生命的又一鲜活象征,它只是一闪即逝,没入广漠无垠的苜蓿草地庄稼地中,而且是蝶翅,它是蝶的一小部分,但是最本质的一小部分,它是飞翔的工具与载体,是中国传统神话当中蝶这一事物中代表灵魂和生命实质的那一小部分,而蝶这一形象作为中国生命主体的一个经典暗喻,如庄周化蝶,梁祝化身,等等文化积淀,一方面激起人们无穷的联想,另一方面又深化深化广化诗歌的含义;而运动的蝶与静止的苜蓿土地又一次形成了生命与时间空间的对比,对于第一二节与三节的诗意和描述也是一种非常完美的回应呼应。

微风使群山猛烈地晃动

  而在蝶翅飞舞之下,风吹来,而且只是很小很小的几乎难以觉察的微风,但就是这一小小的慢的微风,却对整个世界发生了梦幻性的类似凡高的《星空》、《向日葵》般的影响效应,或可称之为学术上一再提到的“蝴蝶效应”,在微风之中,本来静止的群山似乎而且在心目中真正地猛烈地晃动起来!这是一种何等真实而又令人感动的诗意的情景!事实是风在动,引导着土地上山上的花草树木动物在动,而草木动物在动,又给人一种山自己也跟着在动的真实感觉!风在动,草在动,树在动,一切在动,山也在动,这是一种超自然但又恰恰最自然的感觉,在诗歌高手的心灵感应之下,获得了完美的描绘。
尤其要指出的是,第四节所呈现的这种景象,又恰恰是对第三节形而上概括的一种强烈印证,小就是大,慢就是快,局部就是整体,在第四节的感性描述中得到了充分体认;最后,通过第四节,全诗在一种风动地动山也动,真相却是不是风动而是心动的禅的顿悟中得到又一次升华,既是对前面的呼应,又是对新的开放性诗意的开启。
纵观整首诗,我体会到的是一颗纯粹的诗心,面对一片纯粹的本然的生命的寂静,但却跟随诗人纯真质朴的心灵的指引,听到的是表面严酷的生存状态或环境下安然寂静的生命原初毫无污染的黄金的声音,它的存在是原生的,正如一首完美的诗本身,它的存在方式如此完整从容而纯净,因而它上升到了神圣,到达了神圣不可侵犯的圣地:它就在那,它永远在那,兀自缓慢而宁静地存在,不以你们当代喧嚣浮躁的时代精神与时尚关注或漠视为转移,它潜沉在那里,它是世界和活力的总根,它名叫永恒的生命!




郑文斌,2007年夏日于上海。

TOP

第一感觉就是楼主特别能侃  搞评论的似乎都是如此  
蓝蓝是我喜欢的诗人   顶一个 剖析得也蛮好的
其实这首小诗的最后一节还是有缺憾的  粗糙了些
不知你写评论的时候感觉到没有?问候

TOP

引用:
原帖由 李万峰 于 2009-11-6 09:03 发表 第一感觉就是楼主特别能侃 搞评论的似乎都是如此 蓝蓝是我喜欢的诗人 顶一个 剖析得也蛮好的其实这首小诗的最后一节还是有缺憾的 粗糙了些不知你写评论的时候感觉到没有?问候 ...
李兄,我理解你的意思。但我更愿意从另一个角度来理解你的问题,即她这首诗只有止于它止时,因为这种诗它一方面无法结尾,另一方面也随时可以结尾:)这是受你启发才想到这点的,她这种诗其实就是一种生命感悟状态,诗长短要看她状态如何持续。这是我的新理解。

TOP

不是这样

金黄的夏天从胯间钻入麦丛
入夏 麦子就开割了 齐着忙种割早麦  夏天那还是麦的田野
孔宪纪

TOP

写诗为何不跟时代

土路上 老牛低头踩着碎步
这是那年的事
而今乡下很少见老牛  农业机械化多年了
为何还写生产队时期
孔宪纪

TOP

蓝蓝的诗,总让人感到是把心贴在那些所要表达的事物上,好像那些事物是她憋在心里好久才悄自吐出来的词语。

TOP

呵呵,喜欢看这样的诗评,能从中学到不少东西,问好老乡,并给老乡拜年哦。顺祝老乡在虎年吉祥,万事如意!

附件

祝.gif (86.91 KB)

2010-2-17 00:56

祝.gif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