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蓝蓝近作三首

蓝蓝,我现在上海的黄浦江边暂居。很高兴在这里遇到你。

TOP

  在这里读蓝蓝的诗,和在别处读感觉不一样,因为是和很多认识和不认识的同行一起读,每个人的感受和反映碰撞在一起,抵制,误读,感动等等不同的要素象招魂般汇聚到一起,象拷问和安慰,象节日般热闹,但其实比写作本身更孤独.我重复一次海德格尔说过的话"读,就是和写一起消失."

TOP

回欧阳兄

热闹总是公共的,写作总是一个人的,大家都一样。在这里能听到直言不讳的批评是件好事,所谓“千人之诺诺,不如一人之谔谔”。我自己也从朋友那里得到过很多不客气的批评,真的受益匪浅。

TOP

学习。

三首都喜欢。《真实》,蓝蓝是站在水库边上,那极少数能看到有“亡灵在场”的人中的一个。起句四行,用词锋利,让沉下去的那些快速浮了出来——在风声、果实和高脚杯之间。后面是高度压缩的痛,和无奈。这痛和无奈在天地间弥漫,并且还在延续……
《豫东随想》,也是我熟悉的生活,前面的铺陈和对比把握得好,最后四句几乎道出了一代农民的心理生活(包括我这从农村出来的孩子):

“它足可以胆怯地抵御
泥土里被贱卖的生活
那曾被他们世代热爱的
有尊严的生活”

后两句“那曾被他们世代热爱的/有尊严的生活”,几乎让我泪水盈眶。我们沉默的父母兄姊,多么憋屈!

《谋杀》,语言抽象而洗练。因为是给朋友的,所以诗人有满腔的不平、愤怒、无奈,而措辞却比较小心,稍微显得含糊其词,尽管我们知道她在说些什么。最后一句居然用了两个惊叹号,这个在蓝蓝的诗歌里几乎是前所未有的。
“一个人名字暗暗的电流
威胁着他们良知的保险丝。”——我不知道这样巧绝的比喻是怎么想出来的,我还是要脱了鞋奔跑——向蓝蓝姐学习:)

另外,我非常喜欢你楼上面对批评的态度和气度。有这样兼容的胸怀,不愁走得不远,嘿。

[ 本帖最后由 张永伟 于 2008-4-13 12:41 编辑 ]

TOP

个人更喜欢第一和第三首。

TOP

回永伟和翟文杰

谢谢你们评阅,问好。

TOP

《豫东随想》读的时候忍不住掉泪了。

TOP

引用:
原帖由 楼河 于 2008-1-20 19:05 发表

这个观点我完全赞同,为诗之道,首先在于真诚。
我看待诗歌的标准还不到以修辞为目的的地步。
我想北岛老师这里所说的技术应该是指一种形式吧。正如艾略特所说的,某种形式决定某种内容。他试图想从不同的形式中找到不同的内容。而我想这种方法是与自己独特的风格有区别的。风格就是一种更本质的真诚的,超越了语言学习的这个阶段之后的自我发现,是忠实于自我的。而形式只是一种技巧,一种怎么说。所以过早的定型不是一种找到了自我的成熟,恰恰他还没有超越语言学习的阶段。形式与风格密不可分,形式只是风格的一种表现形式而已。而创新业正在与从不同的风格与形式中找到自己。

[ 本帖最后由 索菲亚 于 2008-5-2 10:06 编辑 ]

TOP

引用:
原帖由 蓝蓝 于 2008-4-13 08:49 发表
热闹总是公共的,写作总是一个人的,大家都一样。在这里能听到直言不讳的批评是件好事,所谓“千人之诺诺,不如一人之谔谔”。我自己也从朋友那里得到过很多不客气的批评,真的受益匪浅。 ...
蓝蓝做人有雅量!

单此一点 够我学习 也值得坛子管理团队学习
珠海海客博客http://lwdokok.blog.163.com/

TOP

没有诗心,也没有诗情
只有一大堆死亡的词汇
令人失望
更令人失望的是
一大堆做梦的虫

TOP

有执着于灵魂的人性关注。

非常好,学习。
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librium

TOP

我也喜欢.拿去再看.

TOP

--------我读蓝蓝的诗 感觉不稳定 每首水准起伏太大

TOP

引用:
原帖由 张伟良 于 2008-8-17 19:03 发表 --------我读蓝蓝的诗 感觉不稳定 每首水准起伏太大
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网络上有另外一个蓝蓝.她们是不能相提并论的.也许是我的错觉

TOP

----我分得清,河南诗人蓝蓝,现在海南

TOP

还是“豫东随想”好

这样的诗就该这样朴素庄严,一煽情就玩了。

TOP

很一般嘛,都是什么呀

TOP

欣赏,尖锐的心形锥子。

TOP

谋杀


——给诗人B
一个人的名字里有
时代的真实。一个人的名字
是他们隐秘的羞耻。

一个人名字暗暗的电流
威胁着他们良知的保险丝。

一个人的名字应当
消失在国家的大厦后。

擦去一个人的名字何其简单:
这场集体遗忘的宴席上
昔日的敌手交杯言欢——

啊!他们彬彬有礼的笑脸!

我说说我读这首诗最后两节在音韵上的感觉。这首诗是有韵的,“实”,“字”,“耻”,“丝”是一组,“单”,“欢”,“脸”是一组;第一次读的时候觉得第二组,像写毛笔字时运笔过快,显得滑了,不够涩,再读时就这感觉消失了竟,也许这种微妙的感觉经不住放大吧。后两节,觉得在音节上不稳,却暗合了表达抒写时那种愤怒的状态。

TOP

蓝蓝的诗歌写的确实够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