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爱来于嘴唇

爱来于嘴唇

爱,来于嘴唇,止于嘴唇,
爱由词组装,
组装成夏天的西瓜,解决烈焰下的饥渴,
组装成星星月亮,点亮蓝色的夜,
但别组装成炸弹,弹仓轰炸机——
起降在不能坚守的城池。
我像某片失陷的大陆,领土承受你狂轰烂炸,
栖息的人民尸横遍地,
我默默地没有悲伤,悲伤得默默。
无人注意,聆听。

爱,来于嘴唇,止于嘴唇,
爱从废墟上起身,浑身流满鲜血,
爱的身后有人跌倒,爱的身前有人站立,
跌倒与站立的是同个我,
又有些不同的我:
我不会变成废墟被人瞻仰,
考古家无须得意地考证我的出土,
我既没胜利也没有输,
有更多的胜利后的多重失败。

爱,来于嘴唇,止于嘴唇,
爱的新居所急需修建,爱的旧居所已经摧毁,
我将努力抬起双手
用更新覆盖不断变新的旧,
而所有的新面对更新的面孔也将羞愧,
它的美过时,如同枝上凋落的花,
枝还在,花没了,收割于时间,
等待别的花朵。

爱,来于嘴唇,止于嘴唇,
在轰炸机出没的大地,爱要我的领空不设防,
你驾驶的技术可足够躲闪
飞射而来的导弹。征服者,可校准,把目标瞄准?
若逃跑的速度不够快,也将机毁人亡,
带着那位副驾驶——
同条战舰上刚培训的乘客,或者驾驶者,
你不能保护,如同对我的伤害。
在反击中,
你急需寻找同伴,盟友予以保护。
受损的机身拖着火光,急急寻着停靠的大陆——
海中的母舰——漂移的港口。

爱,来于嘴唇,止于嘴唇,
爱要我战胜,
爱要我战胜后谈宽恕,
你也将失败地佩服签字,不敢附加条件;
面对暗暗反抗,妥协,
我躲在角落哭泣,
爱告诉我,谁都没有对错,
只是灵魂苍桑,左右为难,跌落悬崖,
等待软梯。
爱,来于嘴唇,伤于嘴唇,
别谈分割,也少谈占有。
2016-1-19


注:
根据他人对他生活的讲述而创作
未定稿



[ 本帖最后由 杨园 于 2017-6-29 19:44 编辑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