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人体诗学(组诗修改稿)

本帖已经被作者加入个人空间

人体诗学(组诗修改稿)







人应该时时怀有一种死的恳切来生活和写作.

                                    一一纪德






头发



作为欲望和美的象征
蓬勃生长的头发
根植于所有人的身体

头发在胎儿头上悄然萌芽
直到人死后,据说还会
在头皮脱落前续长几寸

当一个人头发稀疏
发以稀为贵
他梳理得更加触目惊心

老人与时间捉迷藏
把满头白发染黑
而老年斑是死神预发的短信

相传和尚剃光头
是以削发代替割阳具
毛发的神秘诱惑所向无敌

秀发飞扬成一面战旗
把世界攻克,而白发
往往是向自身投诚的降旗

必须用荗密的假发

遮住广场这不毛之地
秃顶的荒凉与广场相似

大姑娘精心编织的长独辮
总能为她缚住诗人的目光
和不止一个小伙子

这永在向上生长的头发
如韭菜割了又生,生生不息
又如日出日落,谁也不能将它阻止






人脸


一张天使的面孔

让魔鬼们蠢蠢欲动

生活也不全是地狱


颜值成为热词

灵魂价值几何

多少流星坠入冷官


人活一张脸

脸是人生的显示屏

显示出独一无二的我


当变脸变为流感

美容变为毁容

人脸上少了真诚和诗的韵律


为什么不要脸的人

是一具行尸走肉

因为人只为一张人脸而活



人脸是上帝签发的身份证

证明你是天上的一颗星

应当与所有星星不同


人脸是一本孤独之书

从黎明初啼到黄昏弥留

仍有泪花在眼角噙着


当人以宇宙万物为镜子时

人才照见出人脸上的彩虹


而天使从来不长一脸横肉







五官


五官遵循对称美学
只有舌头有话要说
因为它藏不住孤独

通感是五官的秘密私会
眼光照亮之处
味觉也在将它抚摸

五官的孔穴中
睡着五个快乐的家伙
一醒来便搅得天地翻覆

从心灵窗口越出的
是一个好色之徒
爱用彩笔在白纸上涂抹

两叶扁舟之间隔座山头
娇喘让它们同泊西湖
而音乐将游魂系住

鼻孔也是欲望的藏身之所
当众挖鼻孔的人
忍不住用习惯塞满空洞

芳唇微启是含苞的花朵
可它一旦在春季盛开
总想把蜜蜂含着


舌吻是心相通
至今我仍在月下后悔
忠山上,未曾把她吻个够

五官高居于颈项之上
却又低于人脑这王宫
灵与肉啊,永在暗中缠斗不休









人骨


先人骨骼清奇
最重骨气
一种独立的精神

千秋万岁之后
皮肉毛发无存
只剩枯骨发白

今人仍爱祖传风骨
虽说再硬的骨头
也终成一盒灰


为腆起的肚子
垂下高贵的头颅
与圈养的猪有何区别

傲骨成就人的格调
而折叠的膝关节
暗藏媚骨和奴性

好汉跪天地父母
不向自已的软弱下跪
但好汉不仅属于绿林

206块骨头巧妙组合
让人体是诗是画是芭蕾
是一件举世无双的艺术品

最重要的是脊梁骨
它像树干一样
高度来自弯曲中的直立

我此刻面对的骷髅头
带走多少快乐的隐私
今夜最好的交谈只有沉默




睡眠


传说睡仙陈抟
高卧华山,一睡八百年
醒来老友彭祖已入土为安

举凡天地动物
皆有睡眠,睡眠如桥
连接着阴间与阳间

觉醒好,觉悟高大上
但是人都要睡觉
就像今天不能一直是白天

睡眠为人体充电
好睡的人多长寿
失眠的人会自杀

博尔赫斯说夜里的睡眠

赦免白天的一切
黑夜的罪过由谁来赦免

高潮后为什么睡得香甜
因为放空的身体
入住了一个快乐的神仙

一个装睡的人唤不醒
而一个民族如果装睡
想必它在一直逃避梦魇

儿童,老祖与龟
那深入时间的沉睡
共着天地的呼吸吐纳

人生最大的幸福
是酣畅的睡眠和甜蜜的呵欠
是它让我们身安,心也安







眼睛


我记得1976年深秋
从纳溪江北乡下回厂
一个工友说我眼睛都在笑

人可以守口如瓶
眼睛却藏不住一片春光
灵魂深居简出,但不会作假

纯净无邪的童眸
像镜子,照出大人的脸相
堕落是成熟的代价

摸一摸眼角鱼尾纹
鱼儿象征的自由
仍在眼波中游得欢畅

摸一摸眼眶骨
你会发现心灵的窗口
也在渴望洞穴深处的拥抱

与生俱来的死亡因子
偶尔从眼白中露出鬼样
恍若坟山磷火令人心慌

眼睛永在欲望
一山望着一山高
一花更比一花好

当一个女人对你放电
你看见欲光闪闪
而灵肉的雷鸣先已奏响

多少个春秋过去了
她闭上秀目的样子令我难忘
爱需要黑夜,爱是天上的月亮











力比多一一谨以此诗向弗洛伊德致敬


力比多会越来越少
直到火焰走了,留下灰烬
酒喝完了,剩下一个空瓶

我想告诉佛洛斯德慱士
当力比多举起桅竿,扬起风帆
同载着生的欢欣与死的无惧

力是一把出头的刀子
力比多令人杀出一片天地
又令锋钝刃卷,刀光剑影俱灭

力比多之谓力无比多
它是性力,爱力,魔力,魅力
也是生力,死力,是一盆大杂烩

力比多让男人箭在弦上
让女人空虚如洞穴
人睡了,它在每个毛孔眨着眼睛

通往女人心的并非幽径
精虫爬不出子宫壁
心的星光只与星光相感应

如果说性是糖果点心
而纯粹的爱则是因为他们
相爱太深,爱已经足够甜蜜

力比多总与人如影相随
直到人咽气它才怅然离去
力比多变为相反的词力必死

为什么有人成为天使
为什么有人成为魔鬼
答案在力必死中藏得很深很深








器官


人脑是皇帝
器官要革命
双眼看不穿人生
独眼看穿一切
两耳不问窗外事
一心偏向乳峰行
凸起的美梦
凹陷的深情
向上的鼻梁
下流的口水
最浅薄的皮肤
手感最为深刻
柔软的舌头还在
坚硬的牙齿已死
毛发长自肉身
洞穴通往灵魂
与骨感美女做爱
又怕又想把她压碎
中指要去的方向
思想无法阻止
屁股忍辱负重
大脑死要面子
上下身联合起来
皇帝也要听从指挥






人体


每个人对自已的身体
几乎都了如指掌
又有一种熟悉的陌生

镜像中的我仿佛他者
审视着一个可疑的动物
匆匆穿上文明这套外衣

诗人的专注像一把钥匙
正在插入锁孔的黑暗
门后有闪闪发光的秘密

花朵在脸上盛开成皱纹
晨露在眼中沁湿了黄昏
灵魂在膝下与肉身拜别

我思故我在
我在故我思
思之五谷长自在之田地

人到人体为止
其余不过人力的发挥
性爱是上帝对人的忴惜

而艺术美色和佳肴
全是对操劳者的犒劳
生命因滋润充满生机

人体太苦也太美了
故乡一个少女的酒窝
让一个异乡人一生沉醉





我思


人体是在之私宅
也是思之处女圣地
秋蝗肆虐,思之田土已荒废

在冬藏的仓储中
我细数一生的点点滴滴
没有几滴为自己流下的泪水

春风化为东风之前
我是水边一棵青草
而后所有草都要染为红色

无思的我,空长一个大脑袋
体穴中也并无诗意的栖息
我是谁?天地苍茫哪有回声

一个初恋上我的姑娘
并不喜欢卡尔.马克思
她要我拥抱,不要我捧读"资本论"

这个汉译名真叫绝
一个思之克星
让我思化为青烟,化为恐惧

我在而无我之思
多少思之精血如在之生命
于岁月长河中白白流失

田土虽已丢荒多时
却毕竟我在即有我力
也必有自由生长的我之思

我此刻在六月的星空下
怀念被黑夜没收了的流星
它们一闪而过,却是美丽的在者





2017.6.28.于法王寺初改







[ 本帖最后由 泸州曾一 于 2017-6-30 06:32 编辑 ]

TOP

回复 1# 的帖子

问好大师 遍地开花,处处妙语 正在细读中
诗是人与自然以感性的方式所进行的形而上学层面的对话。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