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木石情缘

今天,一首好听的歌。
对着菖蒲,听这首时代之歌,真的别有景致。

这个时代的美,非常的具有张力,幽深而尖锐。
这是大诗歌,只不过在酝酿之中。
不知道我能否创作一首这种境界的歌词?


[ 本帖最后由 木芙蓉花下 于 2017-5-27 22:00 编辑 ]

TOP

爱人  你多次从梦里惊醒
搂紧我驱散噩梦
太阳快要照亮窗台
那盘菖蒲将要花开

尊贵的客人
你从哪里来?
从狼窝  粪坑  还是
自由的地方
为什么我满身的伤痕
擦过时代的铁轨
也有柔软的道义无法释怀

跌落深井的太阳啊
快快起床
睁开眼睛照亮人们的脸蛋
他们被遮蔽的灵魂
已经在抗议
怒吼吧  我的家邦!

TOP

事情越来越复杂,任何正反判断,都不适合这个粪坑。

所以,走出粪坑的曙光,其实不在封坑里,需要抬头望青天。
问题是,青天在下在上?
你已经不知道了,否则,就不是一头栽倒粪坑。

TOP

与历史和人生保持距离,这是一种观,类似于禅观。
念头的起落来去,观得很清楚,而内心清明,不为浮云所动,慢慢才能发明心性,看清真相。

但是,身在红尘,唱戏也看戏,佛魔各半,魅影憧憧,很难有慧眼观平等,法眼观自由。
但是,我知道诗人观察感受世界的基本原理,具有追求客观性的热情,那么,才成为诗人,也就是一个具有自我观照反省,懂得自我修练的人。

TOP

正史只能给出一个框架和线索,立体历史情境的呈现,需要稗官野史前人笔记等作为补充。
非左即右,非友既敌,非对即错,快意恩仇,其实是土匪思维,不是秀才思维。
从正面看不是真相,那么,反面也看不到。
真相的影像存在三维甚至多维空间,需要进入那个情景,才能接近还原。

中国人为什么有那么激烈的斗争?对于斗争哲学会那么推崇狂热?
心智的不成熟。
或者可以说是农民意识,思维僵化封闭,同时又相当忍耐,一旦积压的负面意识爆发,便成为可怕的暴徒,组织起来就是铁血军队。
但是,中国人又是现实的,怕死贪生。所以,在爆发之前,他们是绵羊,世界上最容易统治奴役的顺民。
学会与人生保持距离,倾听万物的声音,才是一个必要的修养过程。
可惜,中国教育中没有这种基本课程。
文明的曙光,估计很难照耀在这块土地。

土壤需要风化,然后耕作。
块状的土壤,张不出庄家。

[ 本帖最后由 木芙蓉花下 于 2017-6-2 10:41 编辑 ]

TOP

自由之思想,独立之意志。岂是一句高大上?这是一种训练,而不是一句口号。
每个中国人,都想纲领性的高屋建瓴,每一个人,他甚至可以是一个底层低保户。
他们希望万众认同,以及被认同和认同的虚假激情和快感,这是一种时尚病,怕被边缘化,恐惧失去能随大流的感觉。

思想和情感层面,都没有风化细腻,成为生长性的土壤。
谈何心灵?以及艺术和宗教?
所以,政治智慧的薄弱,乃是文化的表征。

TOP

触摸内在自我,倾听万物的声音。
起码,这是一个基本的训练和态度,然后,你可以带着主管个性感情去参与观察和行动。

谁能真正做到零感情参与,无个性参与?
那也是一张完美的理想主义乌托邦,一个大妄想。

只是我们又那个起码的训练和态度,所以,情感力量与知性能力的结合,才能产生有价值的判断和行动。
文学艺术的创作,确是一个探索和呈现的过程,目的性和功利性,依然是拦路猛虎。
伟大的导师,其实从来不伟大,只是一个会探山走路的人,所以,他的发现具有价值。

[ 本帖最后由 木芙蓉花下 于 2017-6-2 10:55 编辑 ]

TOP

不知道中国人,何时有百分之三十的人,懂得自己不是全能的有缺陷和局限的人,进行自我和世界探索的努力。
或者,有百分之三十的人,懂得自己并非卑微的蝼蚁和狗,而是一个具有探索无限能力的人。

如果有那么一天,民主制度,根本就不是一个话题。
那个时候,真正的话题是如何改良民主制度。
不是造神就是杀魔,他们永远如此。
很搞笑。
那个君临天下的宝座,那个我们内心的至高权力,才是绞肉机的核心发动机。


[ 本帖最后由 木芙蓉花下 于 2017-6-2 11:02 编辑 ]

TOP

佛教里对于神通有极其严格的戒律,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么严酷?
现在,我似乎有点明白了。

潜在超能力的获得,令人具有一定程度以心役物的能力,这种能力会成为“心灵的独裁者”,违背实相。
所谓心灵的独裁者,也是一种主客观的控制,一旦任其发展便是真理的灾难。

TOP

我们一只脚已经跨入大时代的门槛,另外一只脚还在小时代蹒跚。
很有意思,这个是尾巴。

也很庆幸,我们可以预见不远的将来,今年,进入北洋。
谈论和思考,宪政的基本原理,学习自治自理。

情感的细腻化与理性的贴切化,都是诗歌的元素。
因为诗歌从此告别反抗意志和犬儒形态,才告别一个分界线,这个分界线就是泾渭分明的那条界限,走向探索大湖巨川和名山构造,以及风水明月的那个区域。

东方之都。

TOP

最近,玩的东东比较高端。

TOP

今天,可以说铺天盖地的新闻和旧闻。
我没有声音发出,优雅或者愤闷。
只是搞一次酒喝,向往林泉,有一天去衡阳读船山先生。

时代的厌倦,来自时代的喧嚣。
我了解资讯,了解绝望和希望,自我的和群体的。

诗歌,奄奄一息又怎么滴?

TOP

如果大机器系统是错误的,那么一个零件的正确有什么意义?
不过,星空山河,古玩菖蒲,科学技术却不是机器,这些里面有超越机器的内涵。

所以,我们生活在一个极其尴尬的境地。
外面是铺天盖地错误的声音,错误的主流,只在自己的屋里,点亮一盏昏暗的油灯。

这种尴尬的处境,迷失心智.
我们一直就这样半睡半醒,在一个怪兽的时代。

其实,我还没有下最后的决心,依然在徘徊摸索。
我的心,到底应该安在哪里?

TOP

个人命运与时代冲突,呈现斑斓痛苦的色彩。
你没有办法逃避,如同三缘诗歌:这个不堪忍受的世界,也是人生修行的唯一道场。

TOP

菖蒲附石两月了,已经长根,可以将捆绑的绳子取下了。

欲去山脚下溪涧边弄个地方养菖蒲,做石盆砖盆,悠游林泉,品茗打坐。

TOP

鸡毛蒜皮的事写诗歌,搞笑。

TOP

悠游林泉,品茗打坐。

你还不服输 ,呵呵,O(∩_∩)O~

TOP

庐山森林公园报恩观待三天三夜。

小镇是自由的诗人隐居生活,几乎与世隔绝,可是,到了山里道观,仙境一样的地方,却是实实在在的红尘,人事复杂,每天接触的各色人等比我两年小镇加起来还要多。
我的角色,小道士,准道人,记者,图书编辑,徒弟,侍者,清洁工,奇石菖蒲玩者,知客,秘书长,梦游者,酒徒,女香客的爱慕者,呼朋引类的召集人,网络编辑,,,,,,,,,,,,,,,,,,,,,,,,,,,,,,,,,,,,,,,,,,,,,,,,

如此复杂和混乱的身份,真是匪夷所思,乱七八糟。

TOP

俺这回真是玩大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