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黑光诗集《晨曦之车》出版

引用:
原帖由 张黎 于 2016-8-25 21:13 发表 祝贺。
秋祺
黑光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nshoutaiyang

TOP

恭贺黑光兄!

TOP

引用:
原帖由 闽中林木 于 2016-9-2 15:31 发表
恭贺黑光兄!
互勉
黑光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nshoutaiyang

TOP

诗人冷铜声点评:

黑光的诗,之前在网络上读过一些,现在更为系统地通读他的诗集《晨曦之车》,被一种从浅海潜入深海的深邃感和从山谷爬上山峰的辽阔感所裹挟、摇撼,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有三五首诗,让我流连忘返,念念不忘,一有空隙便展开吟咏、感叹。
这两首在书页间相连,我就信手拈来,与诗友分享。
第一首《清明的马头琴》攫住我的是诗歌整体所营造出的激荡回肠、凄清哀婉的意境。草原,我没去过;马头琴,我听过。那悠扬孤绝之声牵拉你的魂魄,把你轻轻提起,带往一个辽阔的幽暗的神秘之境。马头琴前著清明二字,倍增其哀伤。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夜晚,诗人听着马头琴的乐曲,彻夜不眠。诗人到底想到什么,到底为什么而彻夜不眠,剥离诗的背景,我无从得知。但是从诗中所描绘的意象可以揣摩一二。凿空的城,这个城,应该与心灵、信念、意志、理想等精神之城对应。它被凿空,被铁镐那般的蛮力、强力。我认为,它的直接作用力不是来自乐曲,而是现实之力。而乐曲所带给他的,不过是被凿空后所激发出来的幻像,一种空虚、失落、怅惘交织在一起的迷失状态。在“海水老去,云朵走失”之孤绝之时,一只鸿雁的出现,无疑给人振奋、向上的力量,这也是一切希望之所在。子夜是最黑暗的时辰,但它也是好时辰。“黎明的蓓蕾”带来色彩的爆裂与绚丽,产生峰回路转、各种元素互相渗透与较量的冲击力。随乐曲而来,又随乐曲而去,像海浪冲刷过的沙滩,给诗人留下不尽的思绪。在睡与醒的交替轮回中,我委身泥土和根的愿望,已经超越有限,回归本源。这首诗,我想,它所表达的,不是日常生活惯有的那种情绪波动,而是与更高意义的为理想而牺牲、奉献等隐蔽的意旨息息相关,与“化作春泥更护花”的诗意有异曲同工之妙。
第二首《苏醒》简练而丰富、平凡而奇崛,以小搏大,张力强劲,给人很大的联想空间。起句色块由浅而深,由深入浓,它所喻指的美的和趋向于美的都被东风吹醒。诗人希望醒来的全部醒来。这个世界进入大团圆的美好和热烈,是梦想在千曲百折后的最终胜利。当一切都苏醒过来,诗人笔力突转,以一种不可质疑的强大的悖论逻辑,让风把心中的死者也唤醒。诗就在这猛力打出的一拳后戛然结束,留下久久不息的力量的回旋。这首诗以不凡的起句杀入,以强力的尾句刹声。它所制造出来的美学效果让人惊叹。同样,因死者身份的可猜测性,他们与美的和趋向美的应该保持一致,或者说他们就是为美而战的英雄或烈士,他们的复活,给诗人的梦想涂抹上一层浪漫的色彩。这色彩,像起句一样浓烈与绚丽,像他们的人生与战斗一样,浓烈与绚丽。
黑光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nshoutaiyang

TOP

泸州曾一

夜色迷离一一读黑光诗集<<晨曦之车>>

夜色迷离
诗人何为
有人用情色
反抗夜色
有人吹灭心中的灯
沦为暗夜的一部分
黑光来了
他来自远古
穿行于漫漫长夜
驾着一辆晨曦之车
考古出身的诗人
惜字如金
诗,掷地有声
栖居长安的诗人
心若止水
写出波澜壮阔
夜色迷离
诗人何为
黑光正驾车驶来
穿过晚唐古都
送来晨曦
天也空出来召唤
在夜行中添堵的中国
黑光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nshoutaiyang

TOP

泸州曾一

转存秋祺

[ 本帖最后由 黑光 于 2016-10-23 22:55 编辑 ]
黑光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nshoutaiyang

TOP

感谢辛泊平兄的阅读

青铜的光泽与石头的硬度
——黑光诗歌阅读印象
辛泊平

      我要说,阅读黑光的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这个娱乐至死的时代,诗歌的边缘化已是共识,人们关注的是肉体的狂欢,而不是精神的高蹈。所以,在这种背景下写诗已属难得,还要把诗写得晦涩和难解,那简直就是“奇葩”了。不幸的是,黑光就是这娱乐至死年代中固守精神家园的诗人,黑光就是这诗人中的“奇葩”。在我的阅读印象中,黑光鲜有让人在词语之上完成阅读的诗作,他需要你绕过表象的词语,一点点接近他灵魂的偏执与孤傲。在流行心灵鸡汤的年代里,他的作品是硬的,硬度像石头,那种讳莫如深的状态也像石头。不过,这块石头却有着青铜的光泽与历史的年轮。
      “我是你没有见过的灵异字符/蝙蝠一样从/石洞里一只只飞出/其中一只名叫梅花/另一只就叫青铜”(《一本旧书》)。在黑光的笔下,青铜不仅仅是一种意象,还是诗人对历史的情感聚焦和对当下的感受参照。太初有道,但“道”不是流云,它需要形式,需要镌刻,于是,冷峻而坚固的青铜有幸承载了这一荣光。当然,“道”不可言说,在先哲老子那里,“道”是自然,是宇宙的伦理。“道”有密码,它以“你没有见过的灵异字符”出现。然而,它毕竟是人的发现,所以,它必须以人的认知方式呈现,必须在人的频道上流传,于是,不可言说的“道”便有了人的感受方式。这也是一种“道”,它是原道的阐释与再阐释,是 “亚道”。 可以这样说,正是基于这样的认知,黑光才让那太初的秘密,有了梅花与青铜的形状与质地。
      黑光关照的是历史,是人类初始的地方。所以,他不会沉迷于眼前光怪陆离的场景,而是始终冷峻地思考生命的履历——

左有浆橹,右有稻香
一溜烟功夫
河卵石和鱼们又回到了身边

水中年华,纸上春秋
风被夜色翻遍
像一只眼睛把一万卷书看瞎
(《纸上春秋——少年忆》)

      纸上春秋,这不仅仅是诗人对自我当下状态的定位,也是对意义世界里人类宿命的认知。从诞生到死亡,肉体的存在只是一种客观的存在,它没有灵魂的参与,所以,它注定是生命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无中生有,然后再从“有”中看到“无”,这是人类对生命与世界自觉的重要拐点。人类不再满足于现世的存在,而是开始思考生命消失之后的可能。这既是精神意义的开始,也是生命与历史不断打开的过程。从某种意义上说,意义世界是生命的另一种存在方式,它来源于人类对自我的不满和期许。在黑光看来,这个伟大的开始并没有惊天动地的仪式,它不过是一种日常行为,只不过是对见怪不怪行为的一次凝神与惊讶。时光很长,时间很短,不过瞬间,浆橹和稻香惊扰的河卵石又回到身边,在诗歌发生之初,这不是隐喻,而是现实,而奇迹就在这现实中。所以诗人试探着回到先人的现场,在最初的纸上留下最初的怀疑与渴望,不再满足于眼前的鱼群与河流,而是打开想象,在流动的水上寻找生命的痕迹,在白色的纸上叩问生命的意义——“像一只眼睛把一万卷书看瞎”。
      这注定是一次没有回程的灵魂探险。历史已经凝固,历史与后人最真实的约定在石头里,在青铜上,在所有神秘的符号里。后人的阐释,只是后人对先人的唐突。“纠结于头发丝缠绕的霉变/历史一些影像模糊了/一些却更加清晰//霉变是一剂毒药/历史是拷走双眼的警局//剩下的躯体被时光切割/被事件洗涤/拷贝成/灰烬一样的沉寂”(《沉寂》)在纷纭变幻的阐释中,找回人类与自我的约定,无法回避那些打烙着太多阴谋与权术的契约篡改,所以,诗人只凝神与谛听,拒绝所谓的历史潮流,在逆时而行的精神之旅中,让自己伤痕累累——“逆风墙支离破碎/迎刃者血光飞溅”(《世间》)。

他们老了而我正年轻
我把年纪举到手上

初雪的日子
有一截石碑走出南山

它走得很轻很轻
没有携带任何东西
哪怕是一个字
(《石碑》)

      他们老了,那是因为世故,是因为妥协;诗人年轻,是因为诗人一直在路上,一直都没有放弃对生命源头的追寻,没有放弃对人类与自我约定的灵魂确认。诗人清楚,一座石碑,便有一个真实的故事,便有一次人类对自我本质的重新打量。一个人或者一代人,一座石碑或者更多的石碑,它都无法改变这样的事实——不会携带任何东西,哪怕是一个字。轰轰烈烈,地覆天翻,那是后人对回忆的描述、对想象的夸张。生死之间,注定是人类从虚幻走向真实的地带,在那里,生命的意义附加值成为泡影,生命固有的脆弱与虚无再次呈现。所以,在黑光的词语世界里,历史只是背景,诗人努力还原的是历史背后的生命状态和生命感受。换句话说,黑光关注的,不是我们熟知的朝代更迭,不是所谓大人物的千秋功罪,而是个体生命在每一个时代的悲伤与恐惧,是自我在历史中的瞬间回眸与记忆。正因如此,黑光才会满怀悲悯,一再打开那些被时间尘封的石头与青铜,尝试辨认那些被遗忘的面容与声音。
       在我看来,黑光对石头与青铜的迷恋,不仅仅表现了他对当下的反思,还体现了他对生命与书写的态度。经过了后人的改写,历史是不可信的,但相对于无序而反理性的当下,充满变数的历史却显得那样透明和简单。他关注历史,实际上是对自我的期许,他渴望走近一种可以被阐释、可以被理解的状态,比如在人类戴上面具之前,比如人类和自我约定的最初。在那个语境下,生命的残缺完全裸露,生命的虚妄无处安放。所以,他不会关注最终的结果。是否解开最初之道的密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在解密的路上,他在努力中。正如他的诗歌写作,他不在乎完美,他在乎的是思维的品质和方向。在他的价值谱系里,还原生命源头的尝试,逼近生命真实的过称,瞬间的发现与记忆的碎片,都是珍贵的线索,一如考古现场,点点滴滴都是生命的痕迹,都是时间的印记。
       内容决定形式,形式也反作用于内容,这一点,在黑光的诗歌写作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黑光坚持精神上的探寻,所以,他的诗歌没有媚俗的元素。从某种意义上说,他的诗歌是枯瘦的,他的词语体系里缺少充满肉欲的丰腴,而是显得尖锐和突兀,有岩石一样的硬度和嶙峋。不论是语义层面还是精神层面,你都无法明确地抵达诗人的思维中心。所以,正如前面所说,阅读黑光注定不会是快乐的,而是充满了挑战与猜测。然而,正是这种有障碍的阅读,有效地抵制了娱乐至死的肤浅,让人感受到生命的重量与品质,并从另一侧面证明了黑光诗歌的偏执与孤傲,以及有别于当下粘稠口味的青铜光泽。2016/11/26夜
黑光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nshoutaiyang

TOP

2016年末的一首

<骊歌>

一页纸伸出去的旷野
落满星星点点的思想麻雀
它们的巢穴
筑在某个人的大脑里
此人在秦是老聃
在唐是李白,在宋是稼轩

一杯酒不计前嫌地泼下来
泼向键盘上的社稷和江山
亡魂醒来了,褪去
戎装的勇士醒来了
白色花一路小跑地穿街过巷
来到2017年的门前……

2016/12/31夜草
黑光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nshoutaiyang

TOP

空靴

跋涉十年的酒,猝死路上。
雪从一只靴子里拽出冬天的裸足,
皲裂、滴血是故事的开始,
结束也是。

为一匹酒的死,我发誓不再骑马。
替一只靴子料理后事,我把道路
剪断,折叠,
扎成祁连山上的一束雪莲花。

2017/1/10夜草
黑光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nshoutaiyang

TOP

一首好诗

——读黑光的诗《没有一块石头留在石头上》

                                                          文/青山雪儿

       一首好诗,总能把我们引向一个意外的,清静的生命空间;一首好诗,总能使我们时常沉入对人生之谜的探索之中;一首好诗总是让人上瘾,不能让人上瘾的诗,不是好诗;一首好诗,可能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但却是诗人的全部。
       《没有一块石头留在石头上》就是一首好诗,是诗人黑光的力作,是他的石头。诗人善于捕捉生活中的形象,把感情的流向隐蔽在诗的形象里,有着极其强烈的现实意识和艺术表现力。这首诗让我看到反光镜的两面,我相信,只有诗的眼睛才能撕掉雾的面具,深掘出人类灵魂深处的红绿灯,引发人们理性的思考。如果“没有一块石头留在石头上”,我们情愿把所有的分币全部掷向天空,把冲锋号扔到垃圾桶里。如果石头都可以碎裂,消失,还有什么不可以?钢筋,桥梁,玻璃,垃圾和垃圾食品,地沟油,毒奶粉,毒疫苗,毒胶囊,毒生姜,假酒,假核桃,染色馒头等等,一切都将不堪一击。一切都在重复:恐惧、灾难、痛苦、眼泪、战争、仇恨、暴力。人类与之共处了成千上万年。未来可以延伸到一万个未来,又如何呢?未来就是现在。我们和自由相遇了吗?我们和美好相遇了吗?我们何时完整地面对过生活,面对过自然界的生命?人类需要反思,反思,再反思。如果“没有一块石头留在石头上”,我们情愿只过自己的日子。哪怕把日子过得像鹅卵鸭卵鸡蛋一样。哪怕过成一个球,被命运踢来踢去,我们也要活出我们自己。我们需要呼吸新鲜的空气,我们拒绝被黑暗统治。
       生活抵达到了哪里,诗歌就抵达到了哪里。诗歌是人类生活的一盏明灯,它必然以它的精神强度和硬度,照亮人的生存,支撑人的存在。在现实的基础上,在另一个更高的层面上建立一个新的世界。
黑光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nshoutaiyang

TOP

温柔刀点评黑光《在时间第七台阶上》

在时间第七台阶上
文/黑光            


我不干了。
我跌倒在时间第七台阶上。
再上,只有空阶。

可是——
谁踩着空阶下来?
谁把弥尔顿盲区指划给我?

在神州一隅,
我蜷缩着虚脱之体,
搂紧了人子的最后尊严和呼吸。

而我也知道,
那位只接受神谕的盲诗人,
曾怎样在黑暗中为我们寻找失乐园。

并且,我还想借他的话说:
“一旦那一天来临,
你不要想象我会坐失良机”。

http://blog.sina.com.cn/u/1052109367

  这是黑光的作品《在时间的第七台阶上》。人子,这个处于生物链顶端,作为上帝顶层设计的杰作,从个体上讲,当然还有上升的空间。可黑光一上来说讲:我不干了!这何异于说:老子不走了,你拿老子啥办法?他为什么不走了,原来是因为“跌倒在时间第七台阶上。再上,只有空阶。”确实是无路可走了。

  搁过去,我们爱说一句近似牛逼、实则自我安慰的话: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可现在不是这样的,问题是无路可走了,你怎么还走?刀刀记得下棋时有一种下法,就是把自己的棋子,调放到对方想占的位置,作为先手先发制人,所谓: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看来,黑光是深谙此道,只是这一着也用过了,才发出了上面的喟叹。

  毕竟,作为诗人的黑光,与自然界的光不拐弯的属性相比,绝对多了一分机智:好啦,上不去算了,总可以站这,看看谁从上面下来,腾出道再走也不迟呀。于是有了第二节的疑问:

“可是——
谁踩着空阶下来?
谁把弥尔顿盲区指划给我?”

  命运再次被逼到了死角!没人下来!没人指点盲区!诗人第三次腾挪闪转的功夫便又亮相展示出来了——第三节开始,诗人把眼光调整到“神州一隅”,把话题引到事物的中心,回到正位上(此为诗核)。前两节的铺垫与设局,多么高明!当一盘棋走到僵局快成死棋时,诗人复活了它!

“而我也知道,
那位只接受神谕的盲诗人,
曾怎样在黑暗中为我们寻找失乐园。”

  是呀,古人何尝如此,我又何必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呢?咱们磨刀吧,闲着也是闲着,但是“一旦那一天来临,你不要想象我会坐失良机”。这呼啸之语,难道不是思想领域发射的一枚原子弹?

[ 本帖最后由 黑光 于 2017-3-26 10:00 编辑 ]
黑光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nshoutaiyang

TOP

谷冰点评《何斯人》

《何斯人》  

作者:黑光

河山淡去。一匹
小马驹衔着芨芨草回到家中
六月金黄,九月嫣红
十二月的朔风吹瘦了栅栏

闪电划过。水在
一叶手帕里清洗盐粒
云倚在雪峰肩头放牧羊群
三月青涩,谁的目光温润如饴

http://blog.sina.com.cn/s/blog_3eb5ea370102v9xw.html#cmt_3302939

    好诗点赞:河山淡去,系指河山远了,亦为突出小马驹的形象而故意用淡字。小马驹衔着芨芨草回到家中,一个衔字,使小马驹的形象有了立体感,也似乎产生了动作感,但需要指出的是,绝不是小马驹只衔着芨芨草,而是小马驹一边回家,一边咀嚼着芨芨草。
    六月金黄,指的是麦子熟了,大地一片金黄。九月嫣红,指的是木芙蓉、木槿一类的花。在十二月,朔风劲吹,栅栏也瘦了,突出了朔风的凛冽。
    打过闪之后,雨就落了下来,它清洗着叶子上的污垢和有盐分的东西。云朵在雪峰上被风吹着,像放牧的羊群。
    三月是青涩的,谁的目光像麦芽糖一样地甜呢?
    读这样的诗,确实需要品味一下。那个人到底是谁呢,男人呢,女人呢?小孩子呢,大人呢?题目如此,而诗里又没有多少笔墨写到斯人。你一琢磨,这诗就成了。有人说,诗歌的多义,就是诗的魅力,也可说成是张力,或许不假吧。
    一首小诗,写景多于写人,而在最后一笔,又把这个神秘人物托了出来,这就是神龙不见首而见尾了。那这首诗到底是说什么的呢?细分析一下,其实,作者是说的这个人对生活的热爱,作者四个季节都写到了,其中的色彩是一个重笔,白色,青色,黄色,红色,还有寒冷之色,也就是生活的五颜六色,按照五行学说,其对应的就是生活的酸甜苦辣咸。面对这些生活的考验,小马驹,一边咀嚼着青草,一边活蹦乱跳地回到了家中。小马驹就是象征着那个斯人。
    最后一句,在春天,在青涩的三月,一年的刚刚开始,,还不知道后边还有多少风雨雷电,那个人的目光就甘之若饴,对生活的热爱可见一斑。可见,这个斯人是多么地可爱啊,诗之美也就自然而然地出来了。
黑光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nshoutaiyang

TOP

者者:周日荐书/一切事物都有光

这是在还一份5个月的欠债……

    5个多月前的去年11月6日,也就是我刚刚逃离体制内不久,在向新的蓝海刚刚扯起风帆,隐约看到不远处并没有太多善意的浪涌的时候,与一些原本就熟悉的诗人聚会,其中就有我第二次见面的黑光老师。恰巧黑光老师答应过席间一位朋友,送给她一本签名诗集,恰巧黑光老师多带了一本,也是黑光老师手头最后一本,打算索性趁早送出去,免得留在手里是个心事,也好再有人索书的时候可以光明正大两手一摊:“不好意思,送光了!”。

    不过,黑光老师的诗集可不是轻松随便就可以索要的,这位朋友的名额是用自己的画换来的。而我仗着年轻脸皮厚,加上多喝了几杯酒,借着酒劲十分动情的朗诵了黑光老师纪念海子的一首诗,多少打动了黑光老师,便硬是把最后一本诗集要到了手。

    但也许黑光老师觉得有点上了我的当,不怎么划算,附加了一个条件,要写读后感。一方面,诗集到手,怎么也抓牢不放,另一方面,酒精有点上头,一口应承下来,“莫说读后感,洋洋洒洒万言书评也不在话下。”就这样,给自己挖下了这样一个深深的坑。

    但无论如何,即便翻开诗集,从周公度做的序,直到黑光老师自己的后记,从未有过为自己不知道天高地厚鲁莽承诺而后悔的念头。能得到黑光老师签名诗集,冒一点兑现不了酒后之诺的风险,总归也是值得的。

    但说到底,诺言总归是需要兑现的,不去兑现的诺言总是如鲠在喉,哪怕只是一句酒后狂言。只是,酒醒之后就已经意识到,这个兑现的过程将会十分艰难。因为黑光老师的诗不是那么易读的。这也是为什么这一承诺的兑现能拖5个月之久的主要原因。

    所谓“易读性”,是一个很难衡量的概念,可以从无数个角度进行评价。其中一个通用的标准是阅读花费的时间,能够一目十行地获取语句中的信息可以认为是易读的,正如当下流行的鸡汤体。反之,如果一个句子就需要数小时,数月,乃至终生去理解、玩味,通常便被认为是“不易读”的,比如那些艰深的学术论著或需要大量知识储备的科学理论。但是,即便这样一个简便的衡量标准,放在诗歌这样的领域里,也常常会失效。

    尤其在读黑光老师的诗的时候,这种体会更为强烈。那些看似随意、散乱、信手拼接的意象,那种一忽儿跃上云端,一忽儿俯身微尘式地信手设喻,在给人带来激荡的,强烈的,天马行空般的阅读快感的同时,也时时令人感到难以捉摸,无从把握。诗人真的如“一只洗劫了太阳的鹰,一只奏响了大海的蟋蟀(浩荡的思想坟头——纪念诗人海子)”一样,在“浩浩荡荡的思想坟头(同前)”奔突,令人在缤纷坠落的光中,在大海轰鸣的乐声中既感到心潮澎湃,又不由得目眩耳鸣。在阅读的过程中,我时时如醍醐灌顶一般灵光一闪,仿佛真的“在一颗星上,看见了/人子一闪——(彩球)”,又常常在数页文本之后,突然踌躇于“黑与白”之间,推翻了自己,“黑,在它们之前是实,是原生态;/之后是空,是寂灭(黑与白)”。甚至数度在掩卷沉思之后,突然感到,诗人在“对我与生俱来的笨拙和羞惭/始终抱有宽容/怀有怜悯,并无时不刻地用他/坚实的手掌抚慰我的倦怠……(握在手里的时间)”。

    于是,在反复地吟诵,几度出入于诗人营造的意象迷宫的过程中时,我一忽儿为似乎抓住了黑光老师那深藏于飘忽之中的意蕴而感到欣喜若狂,仿佛看到“遥远的喜马拉雅扯开一匹幕布/佛在其上隐现/搓动一串念珠(冰点)”;一忽儿又迷失在这到处是出口的迷宫中,感到所有句子和意象都远远飞离我而去,带走了我所有的想念,令我头脑空空,如同“一个怀揣快乐的巨大空洞/匾额似地/悬挂这里!(这里)”。

    在整个艰难的阅读过程中,我不断回想起只有两面之缘的黑光老师静静沉思的样子,因为我始终坚持相信,一个人的智识、思想和性灵,终其一生,都在从心灵内部不断蚀刻着他的外在。在有限的印象中,黑光老师瘦削、冷峻,如青龙寺枯而不死的千年古槐一般,硬生生地撑立在土壤和天空之间。透过这些难以索解的诗句,我反复洞察着记忆中黑光老师深井般幽暗的瞳仁,黝黑的脸上不多然而蚀刻般深入肌理的皱纹,仿佛紧锁住“放下了河山的大好(放下了,就是大好河山)”的眉头,还有吟咏时抑制不住汹涌的情感而颤动的嘴唇。我期望在这种生拉硬扯的联系中,可以逐渐接近和把握住那些诗句中数度脱手而去,多变的意涵。可正如前述,这种努力终于归于失败。

    直到不知第几次翻开文本,读到这样两句“祭如在,祭神如神在/我看见,一切事物都有光(一切事物都有光)”,我恍忽中,感到真有一束光从心底里升起,这束光来自我自身,又返回来照亮了我自身。于是我接着看到下一页中,诗人自述道:“诗是一生腹稿/有时要写出来/有时只需压在心底”。于是我记起黑光老师曾将自己数年的未经发表的诗作一把火付之一炬。于是我大悟。于是我记起了上一次大悟中形成的诗艺观:诗如谜,诗人负责提供谜面,诗句负责构建迷宫。而谜底在诗句构建的过程并没有它的位置,它只在阅读的时候开始生成,诗句只有在被阅读的时候才开始向世间万物投射,谜底也只在这个过程中开始浮现。而这个谜底只向一个具体的阅读者显现,每一次阅读都是一次破谜,每一位阅读者的谜底都不尽相同,这个谜底只具有极度个体化意涵,甚至与诗人也不相干。

    所以,当诗句静静陈列在那里,在未被一个具体的阅读者进入之前,便如同量子波函数一般,模糊、混沌、多义、错乱,不可索解。当它被某个阅读者观照的同时,它也便开始坍缩,开始反观照进阅读者内心,形成某个具体的意涵。与波函数不同的是,它可以有无数种坍缩模式,另一点不同在于,当阅读者观照的方式十分错乱的情况下,它的坍缩也会错乱不堪,根本不可能观照进阅读者内心。比如若把它们放入错误的情境下时(比如官方的语文试卷),它们极可能被判为病句(病态的句子)。

    所以,一首“秒懂”的诗,要么是一首糟糕的诗,要么是一次糟糕的阅读。因为,阅读的过程原本就与诗人无关。于是,我一脚把黑光老师踢开,放弃了对他构建过程的索解,开始把这些跳跃的诗句向自己的内心深处投射,于是,它们纷纷从一片混沌之中解离出来,在极具个人体验的阅读中找到了坚实的落脚点。于是,我也用黑光老师的构建方式,在诗行间广阔的留白中,构建了属于我个人的谜底。于是,这本诗集的空白处,也布满了第二重迷宫式的注脚。

    于是,我终于可以还上这笔令我时时感到羞惭的欠账了。

    于是,我在这里,向您推荐这本诗集——《晨曦之车》(2010-2015黑光诗集),因为它“驼满了鳞的重量/和鳍的力量(有心——和周公度《有信》)”。

    虽然这样的阅读可能会有一些艰难,但我相信,它会带给你足够的阅读欣喜和灵魂抚慰,如同它带给我的一样。另外,希望我的第二重注解也可以观照进入您的内心,当然,前提是你愿意从我这里把它借走。

(完)
黑光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nshoutaiyang

TOP

来鼎!
珠海海客博客http://lwdokok.blog.163.com/

TOP

各州府

穹顶下,有多少白日梦
就会有多少废墟
暮色中,一只跛脚鸭
悻悻地踩过泥泞

忽闻,纸上的帝国
正式与冥王星缔约
体内的城堡
顿时变换了王旗

只有脚下的各州府
依然故我,就像
山谷沉寂尤似绝响
守住凋零即是永恒

2017/6/24凌晨
黑光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nshoutaiyang

TOP

像忽然而至的悲伤


一只鹧鸪或者斑鸠
坠入草丛,仍蹦着
跳着,想飞
却再也飞不起来了

它因什么坠落,无人知晓
它没有伤,也没遭遇袭扰
但它还是坠落了
在青葱的桉树或银杏林中……

它坠落了:在雨天,在晌午
甚至,是在风和日丽中
这突如其来的悲伤
已然兑付了它一生的准备

2017/6/27夜草
黑光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anshoutaiyan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