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异乡记:问答张爱玲

异乡记:问答张爱玲

异乡记:问答张爱玲
——赠李商雨

忆昔年我曾在永嘉县党部住过一宿
那房子静静地浸在晕晕的夕光里,
柜台上的物资真堆积如山呢:
木耳、粉丝、笋干、年糕……

一切都是慢的,兰成!连政府
到此,亦只能悄悄做一份人家。
不是吗?你早已预见了——
马滑霜浓。剩下的仅让我来说:

未晚先投宿,她从楼窗口看见
石库门天井里一角斜阳,一个
豆腐担子挑进来。里面出来一
个年轻的职员,穿长袍,手里
拿着个小秤,揭开抹布,秤起
豆腐来,一副当家过日子的样子。

我到底害怕什么呢?怕火车站?
怕油腻的抹布?油腻的桌面?
怕油腻的饭碗泡上来的黑茶?
怕他那张永远油腻的黄脸?

随后是凄清的寒夜,簇新的棉被;
是头戴小钢盔且不知疲倦的破晓。
没有沉沦。哦,对了:在漆园,
我们偶寄一微官,婆娑数株树。


2011-8-21

(2012年8月5日,又有多处细部及句式排列上的调整)

[ 本帖最后由 柏桦 于 2012-8-5 17:01 编辑 ]

TOP

马滑霜浓月凉心

汴梁王生染红尘
[从手指间的缝隙
滑落的如沙一样的记忆
如沙一样的细腻]

TOP

嗯那,漆园呢,

他们都说是在我们这里。他们说,东明才是庄子的故乡。我也不知道应当不应当相信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