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back
 
 

小鳥世界
陸遙

一﹐起因

三年前﹐因為9•11事件﹐還因為父親在國內染病﹐讓我整日鬱鬱寡歡﹐女兒就建議我養兩只鳥來打打岔﹐轉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我依了她的主意﹐就去寵物店買了鳥籠﹐鳥食﹐玩具﹐及養鳥的書等等﹐色色都備齊了﹐就等著新居民登堂入室了。

不久寵物商店通知我新鳥到了﹐我便去買來了兩隻六周大的虎皮鸚鵡(Parakeet)。一隻是以綠色為主﹐黃色為輔。另一隻是以藍色為主﹐夾以黑白相間的花紋。色彩艷麗﹐活潑可愛。我依相貌給他們取名為“綠”和“藍”。在帶他們回家之前﹐店員不顧我的強烈反抗﹐依法剪短小鳥翅膀上的羽毛﹐說是只有這樣才不會傷到小鳥﹗

驚惶失措的小鳥兩天後才開始吃食﹐有幾天我下班回家﹐發現籠子裡只有綠鳥﹐四處尋找﹐卻見藍鳥棲息在電腦後面的電線上。好本事﹐藍鳥居然能頂開籠子門出走﹗一周後﹐他們熟悉了新環境﹐相依為命地安居樂業了。

每天傍晚我都放他們出來在家裡自由活動﹐他們形影不離地前後相隨﹐最喜歡干的事就是在我盆栽的一棵樹上搞破壞﹐上下扑騰﹐把樹葉撕得一條條的。千金買一笑﹐只要愛鳥高興﹐一棵樹算什麼﹗

小鳥最喜歡待的地方是哪裡﹖鳥籠子﹗他們剛出來玩了一會兒﹐就急著回家﹐拍打著被剪短了的翅膀﹐總也飛不到放在臺子上的鳥籠。我為他們做了一個竹子樓梯﹐這下可好﹐小鳥每每一見竹梯﹐就迫不及待地拾級而上﹐回到了家裡才算安心。那登樓梯的樣子著實可笑﹕先用嘴勾住上邊的一格﹐再兩隻小腳分別跟上﹐雙手背在後面﹐一副老成道道的樣子﹗哈﹗

書上說虎皮鸚鵡也可以訓練講人話﹐我一有空就試圖教他們講話﹐“你好”“Hello birdy”……中英文換著教﹐我都快要說鳥語了﹐他們也沒開口說人話。罷罷罷﹐只好放棄﹗

教他們說話不開口﹐不要他們說話時卻大聲喧譁。每當我們講電話、看電視時﹐他們深怕被人忽略﹐比著聲音高叫﹐這時我只好用毯子將籠子蓋住﹐早早地祝他們晚安。

兩個月後﹐小鳥翅膀上的羽毛重新長好能飛了﹐跟我們也較熟了﹐會在我手心裡吃食﹐也常常能在房間裡飛一圈後停在我的手指上。有時還登著鼻子上臉﹐再從頭髮上滑下來。左肩、右肩、背後地跟我捉迷藏。

和小鳥玩果然讓我很開心﹐養寵物的目的大概就在於此吧。

二﹐新居新人

此類鳥的性別可以由鼻子的顏色來判別。藍色為雄鳥﹐褐色是雌鳥。但幼兒期卻是難辨雌雄。藍鳥的鼻子一開始就是藍藍的顏色﹐十分明確地告白﹐他是位公子哥。綠鳥買來時鼻子是褐色的﹐我當然是買它來給藍鳥做老婆的。誰知隨著綠鳥的長大﹐鼻子的顏色變來變去﹐最後定色為藍色。原以為買了一對鳥﹐弄了半天卻是哥倆好﹗雖說哥兒倆相安無事﹐出於人道考量﹐還是應該象上帝那樣為亞當配個夏娃才是。

正當我考慮著要給這哥倆買老婆一事﹐我的好朋友瑪莉莎告訴我她鄰居要送人一批鳥。我趕緊去要了兩個姑娘﹐一位是白姑娘﹐白色為主﹐淺藍為輔。另一位是黃姑娘﹐全身一襲鵝黃色﹐沒有一根雜毛。全憑著姿色﹐黃姑娘是我一眼相中的。菲律賓裔鳥主人白我一眼﹕概不退還哦﹗我打了個問號﹐但還是連連點頭﹐歡天喜地地將兩位新人領回了家。

開始時﹐藍公子和綠公子總呆在一起﹐而白小姐愛與黃小姐靠近。每天晚飯後我就和兒子在家裡給小鳥放飛。新來的女士們幼年時大概沒被人調教過﹐我們一靠近﹐她們就驚恐萬分﹐亂飛亂撞﹐好在翅膀也剪短了﹐扑騰幾下就落到地毯上。這時方顯出男士們的身手矯健﹕他們在大廳裡一圈圈盤旋﹐不碰撞任何東西﹐然後或棲在落地燈的彎杆上﹐或停在為家的鳥籠上﹐有時還會直直地落到我的手指上。沒過多久﹐男士們開始討好小姐們了﹐小姐落在地上﹐他們也一前一後地落下護駕﹐陪她們玩耍﹐玩累了﹐就帶她們走樓梯回家。

日久生情﹐藍公子首先愛上了黃小姐。黃小姐出游時﹐他仿彿有意無意地向她靠近﹐小聲地說著什麼﹐進而開始用嘴在她臉上嘬﹐眼睛﹐頭髮……黃小姐輕閉雙目﹐聽任他的討好。見她有接受的意思﹐藍公子開始和她嘴對嘴了﹐並不失時機地傳幾顆籽到黃小姐嘴裡。由於籽要從他食囊里弄出來﹐他不時慫慫脖子﹐嘔出些籽﹐再去喂給女朋友。有時親完嘴分開﹐那口水還長長地連著﹐兩人咂吧著嘴﹐一副幸福滿足狀﹗從此以後﹐兩人關係確定﹐藍公子劃地為牢﹐無論黃小姐到哪裡﹐方園兩寸範圍內不許綠公子靠近。其實綠公子也心儀黃小姐﹐總想繞過藍公子接近她﹐無奈最後還是爭不過藍公子而告退。

綠公子退而求其次﹐開始追求白小姐。白小姐不象黃小姐那樣雍容華貴﹐高傲不羈﹐白小姐樣子比較平民化﹐但也不是那麼容易接近的。當綠公子漸漸靠近﹐向她示好﹐她一回頭就啄他一口。白小姐的翅膀是最晚長好的﹐綠公子一直做著護花使者﹐努力親近小姐﹐堅持不渝﹐終於感動了白小姐﹐偶爾也賞臉讓他幫她梳頭理毛。

這種鳥的配對並不那麼隨便﹐有時一公一母朝夕相處一輩子也不來電。看到我的四個小乖乖這麼快就如我所願地配成兩對﹐還那麼恩愛情長﹐想想都要偷笑。

冬去春來﹐溫暖的陽光喚醒了萬物﹐生命開始了萌動。鳥籠也由室內移到了後院的大樹下。兩對小情人雙雙墜入情網﹐整天形影不離﹐卿卿我我﹐相互調情。女士的食物全由男士包喂﹐過著飯來張口﹐被人寵愛的幸福生活。

住集體宿舍是不可能養育下一代的。我忙不迭地去又買了一個籠子﹐再買了兩個小房子﹐安置在籠子裡。一家準備一個愛巢﹐我滿懷喜悅地期待著﹗

三﹐一去不返

白天的太陽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每次我剪了青草放進去﹐小鳥就沾著草上的露水扑騰。哦﹐小傢伙們也許是想要洗澡吧。我給他們買了個小浴盆﹐浴盆底部還有面鏡子。盛了水放進籠子﹐他們看看而已﹐沒有入浴。我只好用手端著﹐舉到他們面前。開始時他們只是歪著頭看﹐對鏡子裡的自己感興趣﹐用嘴去啄﹐發現了水﹗這下來勁了﹐迫不及待地探入浴盆﹐用頭來撩水﹐用翅膀來拂水。可一旦入浴﹐又怕怕的﹐跳將上來﹐抖掉羽毛上的水﹐望望浴盆﹐情不自禁地又下了水了……幾個回合下來﹐小鳥變成落湯雞了﹐我也被他們甩得水淋淋的。常常兩隻小鳥為爭浴盆而打架﹐我只好用一隻手擋駕﹐另一隻手舉浴盆﹐直到每位都盡興為止。

那是一個週六的早晨﹐我打開藍鳥和黃鳥的籠子﹐伺候他們沐浴。正嬉鬧得開心﹐不知藍鳥怎麼異想天開地跳出籠子﹐落在我的肩膀上﹐我大吃一驚﹐用指頭去引他﹐他也大吃一驚﹐展翅就飛﹐廣闊的天空令他恐懼﹐他猶豫了一下﹐尖聲叫著﹐直直地向著高空沖去﹐漸漸變成一個小點﹐最後消失在無垠的藍天裡﹗

我好後悔﹐好沮喪啊﹗平時我常開著籠子﹐他們都不肯離家﹐今天是怎麼了﹖我太大意了﹗兒子得知後﹐拉著哭腔怪罪我。這一天我們幹什麼都沒心思﹐總是長時間地望著湛藍的天空發獃。任何一隻小鳥飛過﹐我們都仔細的辨認。最終﹐藍鳥一去無影蹤﹐象青春那樣一去不復返﹗

失去男友的黃小姐可想而知是何等的失望。鳥是靠啼鳴來召喚配偶的﹐可憐的黃小姐聲嘶力竭地叫了兩天﹐負心的藍鳥始終沒有再現身。黃鳥選擇了放棄﹐自行開始了繁殖下一代的工程--她還不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四﹐下一代

雖然綠鳥和白鳥的愛情來得晚﹐但感情發展迅速穩健。每天綠先生負責吃雙份的食物喝雙份的水﹐然後慇懃地喂給白太太(雖然他們成親了﹐冠夫姓還是不如稱其名簡潔明瞭)。白太太則專注于筑愛巢。我開始給她買的新房子是個八角形尖頂的小亭子。用一種白白的軟木製成。白太太進進出出看了好幾趟﹐便開始了她的整修工作。連著好多天只見她一頭鑽進新房﹐隨後裡面便傳出"咯叻叻"咬木頭的聲音。終於﹐新房咬出個大洞﹐成了名副其實的“洞房”了。

我重新給她買了個三合板制的小房子﹐頂上是可以打開的門﹐正面有個圓形的窗戶﹐大小剛好夠她進出的。窗下還有個台階。白太太審視了半天﹐再咬了半天﹐最後好像還算滿意﹐認可這個新家了。

小房子的地上是光光的“硬地板”﹐我怕她不夠軟和﹐取來些樹皮色的毛線﹐剪成小段﹐替她鋪在愛巢內。白太太不領情﹐拒絕進入有毛線的房間。我連嚇帶哄地趕她進去﹐她進去後就把毛線扒到一個角落﹐還不時用嘴銜了丟出窗外。不要拉倒﹐最後還是以我乖乖掏盡毛線而告太平。

下一步﹐不用我說都知道該幹什麼了。綠先生也知道時機成熟﹐一番愛撫之後﹐就用一隻腳去踩白太太﹐白太太會意﹐趕緊抓緊枝杆蹲下﹐綠先生順勢騎上去﹐雙翅抱著白太太﹐一番兒女風情﹐自然不在話下。而最讓人稱奇的是做愛時他們眼睛的變化﹐平時鳥的眼睛是全黑的﹐中間一個小白點。做愛的時候他們的瞳孔縮小﹐外邊露出有一圈眼白﹐兩雙眼睛定定地凝視著對方﹐仿彿在交流著愛的信息﹗

白太太進出房間的次數越發頻繁﹐停留的時間也越來越長。終於﹐她下蛋了﹗一天一個﹐下到第二個﹐她就開始認真地孵蛋﹐晚上也不出來了。一共下了四個蛋﹐她十分小心地呵護著﹐綠先生則守候在屋外﹐有時太太出來上廁所﹐他便趕緊上前獻慇懃﹐抓緊時間喂太太﹗食物和水就在眼前﹐太太也只吃先生喂的﹐假設那都是先生從老遠的野外尋來的。

初春的氣溫還很低﹐我也假設他們能適應自然界的生活﹐白天晚上都將他們留在室外。十八個日日夜夜過去了﹐終於從小房子裡傳出“噓﹐噓”的小鳥叫聲。我忍不住地去看﹐白媽媽緊緊地護著﹐不給我看。我撥開她﹐卻還是只見四個蛋。哇﹐小鳥在蛋殼裡就能叫﹗

第二天﹐第一隻小鳥誕生了﹐那紅紅嫩嫩的小生命﹐被媽媽仔細地用嘴移到腹下﹐用她松暖的羽毛蓋著。再過一天﹐第二隻小鳥又出世了﹐媽媽亂了方寸﹐護了這只又沒護到那隻﹐護了小鳥﹐蛋又滾出去了。到傍晚我去看時﹐剛出世的那隻新生兒已經凍死了。我趕緊把他們移入室內。鳥爸爸也顧不得鳥界常規﹕公鳥不得進入育嬰室﹐急忙鑽到小房子裡幫忙。他把蛋撥到自己腹下﹐讓媽媽專心帶孩子。夫妻並肩孵著﹐爸爸還不失時機的偏過頭去喂食物給媽媽。媽媽吃飽了﹐小心地把鳥寶寶翻過來嘴朝上﹐再嘴對嘴地喂小寶寶。

接二連三﹐小鳥們都問世了﹐爸爸整天忙著採購食物﹐他很會注意營養搭配﹐吃些種籽﹐吃些蔬菜﹐吃些魚骨粉﹐吃些小沙粒﹐再喝些水。然後飛回小房子﹐將這半流質的營養餐全數喂給媽媽﹐媽媽再來輪流喂孩子。老大總是排在第一﹐最大力地爭到最多的食物。老二也還好﹐能分到一杯羹。老三最慘﹐叫聲不如哥哥姐姐的響﹐爭又爭不過他們。媽媽每次喂到老三﹐所剩無幾。幾天下來﹐老大就比老二老三明顯大了許多。有時三個孩子一齊張著嘴叫喚要吃飯﹐媽媽忙不過來時﹐爸爸也會幫著喂小鳥。送食的時候﹐總能見綠爸爸抓住窗沿﹐整個上身都探了進去﹐只剩一截尾巴在窗外一點一點的。

看著這一家子恩愛的天倫之樂﹐讓人沒法子不感動﹗他們都是第一次為人父母﹐竟然配合得那麼默契﹐他們沒有地方可以去學習﹐准是上一輩把一切寫在基因上﹐遺傳給他們的﹗

五﹐ 成長

幾周後小東西開始長羽毛了﹐翅膀上有了一些毛樁子﹐加上醬紫色的光身子﹐看著真象沒有拔淨了毛的烤雞﹐相當嚇人。他們父母的顏色加起來有綠﹐黃﹐白﹐藍﹐黑﹐他們的孩子會有什麼樣的色彩組合呢﹖

一天天過去﹐小鳥的羽毛也漸漸顯現出來了。 三隻小鳥繼承了父親的遺傳基因﹐都是綠﹐黃﹐黑三色的﹐所不同的僅僅是三色的比例有所差異。媽媽毛色一點不作顯性貢獻﹐讓我好不失望-- 一籠子的綠鳥﹐名字也沒法取﹗

白媽媽仿彿也對這些長大了的孩子們漸漸不耐煩起來﹐嘔心瀝血兩個月的喂養﹐媽媽變得十分消瘦﹐而孩子們個個比媽媽還重﹐把個小房間擠得滿滿的。媽媽一進到小屋裡﹐三張嘴一齊張著要吃的。媽媽開始不常回房裡了﹐老大最先站到窗前向外探望。媽媽回家後就鼓勵他們出去。老大比較成熟﹐較輕易地就跨上窗臺出去了。老二幾經猶豫﹐最後被媽媽頂了出去。而那可憐的老三﹐個子最小﹐羽毛尚未丰滿﹐她還夠不到窗戶。媽媽趕得她滿房間打轉﹐她還是不肯出去。

媽媽開始打人了﹐啄得老三吱哇亂叫。媽媽希望孩子早日獨立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可也得因勢利導﹐好媽媽做到底﹐把老三拉扯大了再說。老三還不會自己吃食﹐就這樣把她打到社會上去﹐豈不是要她的命嗎﹖我實在看得不忍﹐把媽媽趕了出去。可是她念念不忘回家啄老三。她這是要清理場地﹐準備再當一回媽媽。我只好輕輕地把老三拿出來﹐放到大籠子的地上。她不會飛﹐可是很能爬﹐幾下就爬到高處﹐想靠近媽媽要點吃食。白媽媽不但不喂食﹐反而惡狠狠地一口將其啄到地下﹐待她一松口﹐飄下十來根小三的綠羽毛﹗

“惡婆娘﹗”我失聲叫起來。不可理逾的白鳥與當初的愛子如命簡直判若兩人。兒子看到這情景氣壞了也驚呆了﹐半天才小聲對我說﹕“還好你不是這樣的﹗”

飢腸轆轆的小三隻好轉到爸爸的跟前討食。綠爸爸還是慈愛地喂她﹐直到她能自己吃食。

六﹐老大的故事

老大得天獨厚地得到父母的寵愛﹐健康活潑。大姐勝似母﹐在媽媽拒絕喂養孩子的日子裡﹐她還常表現出對三妹的同情和幫助﹐常陪伴著弱小的老三﹐有時見三妹餓極了﹐甚至還會嘔出幾粒種籽喂給她。

一出了育嬰室﹐她對外面的世界樣樣感到新鮮﹐什麼東西都要試著嘗嘗﹐什麼玩具都要拿來玩玩﹐什麼地方都要去走走看看。一天早上﹐趁我給他們送食的時候﹐老大從我的手邊縫中鑽了出去﹐飛到後院的草地上。這時的她還不大會飛﹐只能飛個兩三米。我叫了一聲﹕“老大飛掉啦﹗”便趕緊去抓。她往上飛了個兩三米﹐停在一棵小樹上。兒子聞聲跑來幫忙﹐我們搬來梯子﹐快要夠著她了﹐她又往上飛了個兩三米。我們取來長杆﹐她便再飛兩三米﹐落在鄰居家的圍牆上。我們夠不著她了﹐只好跑到樓上﹐從窗戶裡看她。好奇的她又飛了個兩三米﹐落到鄰家的樹叢中﹐看不見了。

不可思議﹐小小如她﹐居然也飛掉了﹗兒子忿忿地怪我﹕“怎麼搞的嘛﹗”

我吶吶地說﹕“飛了算了﹐我們有太多的小綠鳥。只是她還太小﹐怕還不能自食其力謀生呢。”

兒子不肯“算了”﹐要請鄰居們幫忙找小綠鳥。他寫了兩張字條貼在後院對著的兩戶鄰居的門上﹐務請他們一但發現了小綠鳥﹐就打個電話通知我們。

太陽落山﹐天色漸漸暗下來﹐我們幾乎已經失望﹐我們左邊的鄰居-- 一個年輕的白人太太-- 找上門來問我們是否失蹤了一隻小鳥。

“對對對﹐是只小綠鳥﹗”我忙著肯定。

“她就在我的左邊鄰居家的樹上﹐他們家沒人﹐從我家後院也可以夠得著。我們在後院烤肉﹐發現有野鴿子在欺負一隻小鳥﹐後來我的大黑貓又死死地盯著她﹐這才引起我們注意。我用鳥食引她﹐她也不下來﹐我又抓不到她……”

我們聽了立即隨她過去﹐就看到老大棲在圍牆邊的樹枝上顯得十分疲憊和無奈。鄰居從車庫裡搬來長長的梯子﹐我爬上去﹐輕輕地吹著口哨﹐伸出了手。“別飛﹐別飛﹗”我心裡祈禱著。也許她是驚嚇飢渴過度﹐也許她也正後悔離家出走﹐總之她是一點也沒反抗就到我手心裡了。大家一陣歡呼。鄰居家男主人問兒子她叫什麼名字﹐兒子忙不迭地介紹我們家的鳥﹐說這是Baby中的老大﹐還沒有取名字。男鄰居說此鳥失而復得﹐實屬幸運﹐該取名為“Lucky”(幸運)。“好名字﹗”我們一致通過﹐再三道謝後帶了老大﹐不﹐是Lucky回家。

Lucky的故事傳開後﹐她也很快地被我的好朋友帶走了。

七﹐老二的故事

老二是個男孩﹐也是三個孩子中最漂亮的。他頭上和背上是綠色的﹐翅膀和尾巴是明黃色的。綠色中夾著絲絲黑色的波紋﹐黃色卻是一片純淨的明黃。若放在早先﹐此鳥該是獻給皇上的“貢鳥”﹗

老二很快就適應了自食其力的獨立生活﹐他活潑好動﹐初生牛犢不怕虎﹐從不知什麼是害怕。一天我在家裡給他們放飛﹐廳裡飛了幾圈不過癮﹐透過大玻璃門看到戶外的花草樹木﹐愣是生生地撞過去﹐“砰”地一聲﹐老二直直地落在玻璃門前的地毯上﹐雙目緊閉地躺倒﹐唯有兩隻小腳在抽動。糟糕﹐不該發生的事還是發生了﹗書上說過新鳥要剪翅膀﹐玻璃窗要放下帘子﹐以防小鳥撞傷撞死。我心痛地把老二翻過來﹐輕輕地撫摸了他好久好久……所幸的是老二年輕氣盛﹐生命力強。中度的腦震蕩讓他蔫了兩三天﹐很快就痊癒了。

白媽媽不愛孩子後﹐老大老三總是被她啄得抱頭鼠竄﹐奇怪的是她和老二可以相安無事地待在一起﹐老二一天天長大﹐戀母情結讓他與媽媽形影不離。

再進一步的發展﹐二子要給媽媽喂食了﹐媽媽這時總是把頭一偏﹐很是不屑一顧的樣子﹐仿彿在說﹕“你這是怎麼啦﹖別忘了你是兒子﹗”二子不小瞧自己﹐覺得自己是堂堂男子漢。他視媽媽為女友﹐不允許任何男人靠近-- 包括爸爸﹗有幾次爸爸回家﹐二子硬是不給爸爸任何機會靠近媽媽﹕無論他們站在哪裡﹐二子都要飛將過去﹐豎在他們中間﹗媽媽還是愛爸爸的﹐總是追著爸爸﹐二子愛媽媽﹐總在中間插一腳。媽媽急了﹐就去啄二子﹐二子也急了﹐就去啄爸爸……
咳﹐這都是哪兒跟哪兒吶﹖﹗整個一個亂倫﹗﹗

又是一個週末的早晨﹐我在為他們清理籠子﹐不小心一根枝杆掉了下來。老二嚇壞了﹐大叫一聲﹐奪門而出。
不好﹐又飛掉一隻﹗老二在屋檐下停了一會兒﹐叫了幾聲﹐還是慢慢地飛走了﹗

我垂頭喪氣地把壞消息告訴了兒子﹐兒子跺著腳嚷道﹕“你怎麼專門飛掉小鳥﹗”

老二是翅膀硬了飛走的。我知道是找不回來了。

第二天一早﹐天剛矇矇亮。我被嘹亮糟雜的鳥鳴吵醒﹐“老二回來了﹗”我被這個念頭驚得直奔窗前。籠子裡的鳥都在大聲啼叫﹐好像外面也有鳥叫。我順著聲音望去﹐不錯﹐是他﹗老二在不遠的樹上停著﹐和籠子裡的鳥對唱著。接著他縱身一飛﹐停到我家高高的天線支架上了。我趕緊跑到後院﹐舉著他最愛吃的穀穗﹐吹著口哨﹐拜託拜託他快飛下來。他不理我。我又把他媽媽屋頂上的蓋層拿掉﹐讓他看到媽媽﹐再把穀穗夾在上面。他停在電視天線上並不關心我如何苦心相求﹐並開始整理自己的羽毛。我又奔到樓上叫醒兒子﹐一起再看看二子。最後他理好了羽毛﹐展開雙翅﹐慢慢地飛走了﹗

他的翅膀展開是那麼的大﹐鮮亮的明黃色﹐襯著蔚藍的天空﹐象一朵明黃的雲霞在飄﹐永遠定格在我的心裡﹗

八﹐老三的故事

老三可憐介的象個早產兒﹐雖說只是晚出世了兩三天﹐看上去卻象小了幾周。當哥哥姐姐都已去自謀生路了﹐她還羽毛未豐﹐在父母嘴裡討吃。

我的同事瑪夏是祖母級的老美﹐她總是興致濃濃地聽我講小鳥的故事﹐一轉身就聽見她在電話裡復述給她女兒聽。終於有一天她猶猶豫豫地開口向我要求要一隻小鳥給她外孫外孫女做寵物。這時我只有老三可以送﹐不過還得等她能自食其力。

一聽說我答應將老三送給她﹐她可高興了﹐馬上去買齊了全部設備﹐還從網上下載了不少養鳥經驗談。
書上說一隻鳥會覺得孤獨﹐可以給她面鏡子﹐讓她和鏡子裡的鳥玩。

瑪夏的小外孫不同意﹐他說那樣一來﹐小鳥會愛上她自己而不愛他﹗很快﹐他和小三成了最好的朋友。他們最喜歡玩的游戲是讓小三在小外孫的兩個手指上輪替跳躍。

後來瑪夏還把小三帶回來省親﹐她已出落成個大姑娘了﹐羽毛丰滿﹐活潑可愛﹗我很欣慰地慶幸小三去了個好人家﹗

九﹐新歡舊愛

寡居的黃太太打掃乾淨新房後就安心地開始了她的養育工程。她下了三個蛋﹐並如痴如醉地孵在蛋上過了十多個日日夜夜。每天從房裡出來一兩次﹐方便一下﹐伸伸翅膀和腿﹐然後自食其力地去吃食﹐喝水。開始我還試圖干擾她這種荒謬的行徑。可她執著地堅持著她那神聖的工程。我也只好聽其自然。

一個暴風雨後的清晨﹐我發現黃太太站在屋外﹐三個蛋全被仍出來。她終於明白沒有先生的蛋是孵不出孩子的。她悲壯地望著那些蛋﹐讓我感到揪心的難過。我要成全她﹐讓她也當一回媽媽﹗

我跑遍了寵物店﹐始終沒能找到一隻相似的藍公鳥。我從白鳥的窩裡偷來兩個受過精的蛋﹐悄悄地放入黃太太的房裡。也不知黃太太憑什麼認定那不是自己的骨肉。從來不去碰它們﹐最後還是被她從窗口丟了出去﹗

此時的白鳥又開始和綠鳥交配了﹐她視孩子們為天敵﹐妨礙了她的好事﹐整天趕得孩子們雞飛狗跳的不得安寧。為了讓白太太能有時間恢復身體﹐也為了計劃生育﹐我必須暫停她的性行為﹗第一﹐我拿掉了她的小房子﹐第二﹐我把綠先生借給黃太太當夫婿去﹗

白太太一百個不樂意﹐叫呀鬧呀﹐頂門﹐掀水盆﹐還把蛋下在飯盒裡。一周後我不得不收回第一條成命﹐把小房子還給她。她倒是知足﹐沒老公就算了﹐自己在小房子裡下蛋﹐打算做單親媽媽。“那是不可能的﹗”我想。好在她不再鬧脾氣﹐相安無事隨她想幹什麼。

書上說虎皮鸚鵡是一夫一妻終身制﹐我偏要做個試驗﹐讓綠先生一妻一妾﹗

到了黃太太家﹐綠先生還是念念不忘白太太。那時兩個籠子掛在一起﹐白綠兩個還試圖隔著鐵絲圍杆傳情。我象舊式的家長﹐絕情地將籠子分開來掛。他們只好隔山唱情歌﹐綠鳥有時急了﹐朝著白太太的方向﹐抓著桿子就來個360度翻轉﹐一個﹐又一個……

撐了沒幾天﹐綠鳥開始移情別戀﹐注意起黃鳥了。那是他當年心中的白天鵝﹐現在黃太太守寡﹐正是他的天賜良機。他一步步靠進黃太太﹐黃太太傲氣依舊﹐根本不給他好臉色。綠先生天生好脾氣﹐軟纏硬磨﹐把黃太太逼到角落﹐然後幫她梳頭﹐啄臉﹐最後爭取到了親嘴喂食的權力。他已然忘記了白太太﹐欣然入贅黃太太家做上門女婿﹐還痴心地盼著幫黃太太生出一幫子女來。可不知為什麼﹐火候已到﹐黃太太偏不肯與綠先生做傳宗接代的那檔子事。每次喂完食﹐綠先生就用腳來勾搭黃太太﹐按規矩﹐黃太太此時應抓緊枝杆蹲下……可她不﹐調頭就跑。先生追﹐她就飛。追急了﹐她一頭鑽進男士免入的小房子﹗綠鳥只好止步于窗前﹐站在台階上對著窗口呼喚。有時黃太太最終會出來﹐可故技重演﹐轉一圈又鑽回去了。急得綠先生又對著黃太太做360度翻轉……

我終於明白為什麼那菲律賓裔的鳥主人說黃鳥“出門不退”了﹐原來她徒有其表﹐卻不知如何做女人﹗

就在我打算放棄﹐準備把綠先生還給白太太的節骨眼上﹐我突然發現綠先生居然騎到黃太太身上了﹗礡M終於﹗我松了一口氣。就這樣﹐綠先生被留在黃太太身邊了。

不象綠白兩人﹐一個早上就能當我的面干三次﹐從頭到尾我只發現綠先生有過兩次機會。後來﹐黃太太生了四個蛋﹐只孵出了兩隻小鳥﹐另兩枚蛋沒受精﹗

十﹐共同的孩子

白太太自說自話地下了三個蛋﹐一本正經地孵著小鳥。

“那都是沒有爸爸的蛋﹐看你能孵出什麼﹗”

可是有一天﹐我還真聽見了小鳥的叫聲。四下張望了一陣﹐小鳥的聲音確實是從白媽媽房子裡傳出來的。打開她的天窗一查看﹐天﹐白媽媽硬是孵出了一隻小鳥﹗

這蛋是綠爸爸走了約一周後才下的﹐我可以提供這個數據給鳥類科學家﹐看看他們是否能分析解釋其中的奧秘﹗我只知道這是個“遺腹子”﹐白媽媽又贏了﹗我的計劃生育工作僅成功了一半﹕沒能阻止白太太再生育﹐卻也實現了只生一胎好﹗

白媽媽又恢復了她的母性﹐仔細地呵護著“遺腹子”﹐同時還念念不忘孵好剩下的兩個蛋﹐儘管這兩個蛋真正是無論如何也孵不出小鳥的。

那邊黃太太不光不會當女人﹐還不會當媽媽。兩周後她的第一個孩子問世了﹐我還真為黃太太高興﹐她總算如願以償﹐為人妻﹐為人母的都當過了﹗

誰知到了第二天﹐黃媽媽還沒有開始喂孩子﹐小小干縮得更小﹐連叫聲都沒有了﹐只有一隻小腳偶爾會微微動一動﹐表明她還活著。

真受不了﹐快救救孩子吧﹗

我用勺子小心地把小小舀起﹐來到白媽媽家﹐先把白媽媽趕出去﹐拿掉一個蛋﹐再把那孩子輕輕地放進白家﹐偷天換日﹐假裝白媽媽又孵出一隻小鳥。這次是我贏了﹐白媽媽鑽進房間﹐咦﹐又新生一隻小小鳥﹐她趕緊把那孩子小心護到自己溫暖的羽毛下﹐捂暖和了﹐再開始仔細地喂這個繼子。兩個小時後﹐繼子活過來﹐能聽到她的微弱的叫聲了﹐我也跟著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白媽媽獨自一人照顧兩個年齡相差很多的孩子﹐在媽媽出去覓食的時候﹐小小就緊緊地依偎著大姐姐。堅強的單親家庭依然快樂融融。

孩子們健康成長﹐“遺腹子”居然出落成美麗動人的小姑娘﹕鵝黃色的翅膀嵌在翠綠色的身體上﹐長長的尾巴是黃色和綠色的夾花。粉紅的小嘴﹐大大的黑眼睛總是透著天真去看人。這麼嬌嫩的一朵花﹐白媽媽也不珍愛﹐她又到了該驅趕孩子的時候了。

她自己出去吃食﹐很少回家了。有時即使回家也只是打掃房間﹐用爪子刨﹐用尾巴掃﹐揚起的灰塵嗆得孩子們都睜不開眼。孩子追著向她要吃的﹐她就逃出去。

三天了﹐狠心的白媽媽硬是對孩子的哀求不理不睬。遺腹子是可以自謀生路了﹐可那小小還實在太小﹐餓得鬼哭狼嚎。
“回去吧﹐小小﹐找你親爹親娘去吧﹗”
我把小小放回黃媽媽家﹐黃媽媽和綠爸爸都十分納悶地看著小小﹐奇怪怎麼有個新來的孩子。
小小餓得直嚎﹐一見到大鳥就追過去﹐扳著黃媽媽的嘴要吃的﹐黃媽媽還沒想好是否要喂養這個來路不明的孩子﹐小小的嘴已經伸到她嘴裡﹐她只能慫動脖子嘔出食物給小小﹐小小狼吞虎嚥﹐嘴巴都伸到黃媽媽的喉嚨裡。黃媽媽傾其所有喂小小﹐小小還是嚎﹐黃媽媽逃出來﹐趕緊去吃食。綠爸爸也來幫忙﹐儘量地喂給媽媽﹐媽媽再進去喂小小。連著進出了三趟﹐才算搞定小小﹐頭上臉上都粘著籽﹐小小叭唧著嘴﹐總算停止了餓嚎。就此一仗下來﹐黃媽媽再也不懷疑小小的出身﹐與後來生的孩子一視同仁的養著。
看看小小的養育過程﹐真是令人感嘆那偉大的母愛﹗別人的蛋不肯孵﹐可一見到孩子﹐皆視為己出﹐愛護有加。這也可以算是我無意中得到的一項研究成果。

十一﹐黃太太

黃太太的美貌是公認的﹐不光人們這麼看﹐鳥們也這樣認為。

她的眼睛特別好看﹐眼角的魚尾向上挑﹐一付多情的丹鳳眼﹗雙腳是粉紅的嫩芽﹐全身一襲鵝黃色﹐顯得婀娜高貴﹐健康清新。身材高挑的她﹐綠先生要踮了腳才巴結得上。

她還特別愛乾淨﹐閨房內外和枝杆上都不能有一點兒臟﹐如若發現﹐她一准用嘴啄個乾淨。

另一個奇特的地方是她的聰明﹐我有時為窺伺她和孩子的動靜﹐將她房間頂上的活動蓋板掀開﹐她不喜歡我這樣做﹐剛看一會兒﹐她就跳到臨近的枝杆上﹐用嘴一撥蓋板﹐蓋板就合上了。她則歪著頭看看我﹐仿彿說“到此為止﹐再看就侵犯隱私權﹗”有時我逗她﹐再掀開﹐她再合上。每每吃了她的閉門羹都讓我忍俊不禁。一次我用鐵絲將蓋板圍在籠子邊上﹐試圖阻止她蓋上﹐她居然想盡辦法﹐用嘴將鐵絲推高﹐繞過蓋板﹐再把蓋板合上﹗我看得目瞪口呆﹐簡直是智力超人﹗

聽說有鳥類智力競賽﹐下次要收集些資料﹐訓練黃太太去摘吉尼斯記錄桂冠﹗

十二﹐白太太

白太太集“模範母親”和“惡婆娘”于一身﹐仿彿來到這個世上的目的就是為生兒育女﹐一窩尚未養大就迫不及待地要養下一窩。才幾個月功夫就有三窩了﹐堵也堵不住。她的脾氣又是最壞的﹐稍不如她意﹐她會把所有的鳥打翻在地﹐羽毛亂飛。

最令她大打出手的是與黃太太爭房子﹐她先佔領制高點﹐然後俯衝﹐借著沖力猛啄﹗都是母愛惹的禍﹐婚前的好姐妹﹐為了養育下一代﹐成了不共戴天的冤家﹗從此後﹐我再沒敢讓她們共居一籠了。

白太太的感情專一是沒得說了﹐一日夫妻白日恩﹐她只認綠先生為丈夫。我還試著幫她招過幾次駙馬﹐可一概被她啄得抱頭鼠竄而告終。

老公有了新歡﹐與別人卿卿我我﹐她生氣地呆在角落裡﹐不吃不喝。老公當她的面與別人做愛﹐她痛苦地閉上眼睛不看。

好幾次我把綠先生送回白家﹐一見老公回來﹐白太太立即瞳孔收縮﹐痴情望著綠先生﹐翹起尾巴蹲下。可惜綠先生對這舊愛沒感覺﹐裝著不懂似的環顧其它。白太太放下身段去追綠先生﹐綠先生則左躲右閃﹐人在曹營心在漢﹐對著新歡的方向做360度空翻。傷心欲絕的白太太有時居然會從高處飛下﹐扑到先生的背上﹐用雙翅抱緊他的身體足足有三秒鐘之久﹗另一件讓我驚詫不已的事是﹐白太太還會對綠先生曉之以理﹐動之以情。那天她提起雙翅﹐顫巍巍地向著綠先生半展開﹐既象蚌殼精開殼﹐又象睡美人解開了睡袍。她收緊了羽毛﹐挺胸收腹﹐粉藍色的內衣勾勒出胸部、腹部和腿部優美柔滑的曲線。真美啊﹗我都為她的性感驚艷所迷倒。綠先生把持不住了﹐第二天便騎了上去﹗

十三﹐綠先生

綠先生是個好好先生﹐那脾氣之好堪稱鳥中之最。無論太太如何鬧性子﹐他總是軟言細語相勸﹐好飯好菜送嘴邊。孩子向他討吃﹐他也總是有求必應。每天天黑之前﹐他必須把老婆孩子都喂飽了才肯歇下。孩子大了﹐有時嫌他煩﹐竟欺到他頭上﹐他也只是跳開而已﹐從不與別人一爭高下。

我新領來一隻男鳥﹐原想補藍鳥的缺﹐卻不知竟是個同性戀﹐愛綠先生愛得離奇。追著他親嘴、喂食﹐最後竟然想霸王硬上弓﹐用腳去踩綠先生。綠先生驚詫地望著他﹐步步退讓﹐最後只能滿臉厭惡地大逃亡了﹗

綠先生和我最親近﹐我一伸手給他﹐他就張開嘴輕輕地咬我的手指﹐同時還用舌頭舔舔。一見我拿來綠色菜草﹐就趕緊奔過來在我手上吃。(別的鳥卻都是唯恐避之不及。)有時他想換房﹐看見我來了﹐就跳到最靠近的枝杆上﹐望著我的眼睛一個勁地叫。我的手一伸進籠子﹐他就跳上來﹐抓在手心也不反抗﹐要我帶去見他的情人。

綠先生還愛表現﹐有人來風﹐只要我在﹐他就會試圖做些什麼給我看。連做愛也象獻寶一樣。一般他是不進育小鳥的房間的﹐可一旦見我打開天窗觀察雛鳥生長情況時﹐他就會從天窗跳進去﹐裝模作樣地把小鳥撥到腹下﹐再看看我﹐似乎想顯示一下小鳥是他養的。可是他不會弄﹐不曉得需半蹲著﹐將羽毛蓬松﹐小鳥才能鑽入。他只是直直高高地站著﹐小鳥嘰嘰喳喳地表示不喜歡。直到媽媽進來把他趕走才安停。

十四﹐小鳥世界

乍看這一群小鳥﹐人們會說漂亮﹐可愛。可誰知除了外表﹐鳥們也有豐富的情感世界﹐每只鳥都有他自己的個性﹐不一樣的喜怒哀樂﹐不一樣的愛恨情長。

鳥的世界是如此多姿多彩﹐鳥的性情又是如此多種多樣。透過仔細地觀察和體驗﹐我發現鳥類世界與人類世界竟有如此多驚人的相似之處﹐人類的許多秉性原來是與生俱來的自然天性。“人之初﹐性本善”說的就是這種自然天性真善美的一面。

現在﹐我家第二代的小鳥也已初長成人﹐婚嫁迎娶﹐養兒育女﹐小鳥世界的故事將還會熱熱鬧鬧、長長久久地演繹下去﹗
 
  go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