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back
 
 

霧中風景
劉國鵬

一個人自黃昏起步,
天色已在早晚間失了分曉
長寬高也無蹤
你雖意識到旅途的勞頓

也未嘗离哪里更近
离哪里更遠
一線水天自眼前
漫平了兩個世界的鴻溝

一棵樹轉過
寸草不生
一扇門推開
世界含羞

一日有多日的重影飄落
霧也甚而彌漫至風景的盡頭
一線天机維系于心
而你的心,何其遙遠

夜 游

風原本可以蒞臨
夜原本可以有起伏
此刻只還你未缺席

繞園一周要上千步
每走一步似乎還未顯出
刻意的乏味

第一圈
靜謐的空气現了裂紋
是教堂的鐘聲將它震怵

第二圈
街角一樹桃花驀然旁逸
孤獨而繁盛

夜依舊完整 飽滿
經得起歷久彌新的磨損
一縷路燈光

逞強映出園中一方草坪
白天 你注意到
這里已浮得起一層綠霧

此刻清草的气息
讓你想起它們
每年要被松一次土

撒一次新籽
夏天 地勢低的地方
會被淹

而去年
一場豪雨
更是讓半個城的房屋

濕了腳
如今 干枯和黑夜
似乎已不足以阻擋它們

草尖儿吮著夜色和路燈的毫光
沉靜在一片嫩綠中,似乎它們共同的秘密
都為奔赴一場盛會而來

跫音輕淺 莫非
你可以就地追隨它們?

自喇嘛村去往宋庄的途中

空村有袖
一匹素綾
兀自抖落
不胜小路
畏寒的體態

而兩只鳥窩逸出
冬之卷
點化有致
如兩滴清墨
染盡道旁樹木的枯瘦

風低徊 遠處
不知誰的一聲空喊
未到近前 早已顫得飄渺

秋后未能盡收的庄稼
在雪中被團團圍定
欲罷不能
縱使孤鳥也不肯銜哀
啄它們空空的禿頂

小路一如平放的深井
蜿蜒中自有漫長的寂默
滿布的冰凌
映出井壁的微光

從村庄直濺向夕陽的漣漪
像無盡的衷曲
被那行將就木之人徐徐吐放
稍后

暮色四合
日影搖落
而你還未及行至
人生的中途

遇 雨 山 間

春風不盡
楊絮也便來去無常
山間亦然
隨風如雨

熾烈而聲息全無
不多時
雙鬢飛白
恍似光陰
積雪于垂暮之年

不經意的喧鬧
惊起斑鳩一二
山間囤積的
宁靜
亦轟然洞開艙門

天色如煙
云也聊胜于無
內心或有風暴出沒
外表卻平靜
好似我們
說話時眼仍噙著遠方

山頂一片荒禿
看得出曾經被風雨和日光磨損得多么厲害
遠處盤旋的飛鳥
被不祥的鳴叫曳低了高度

我深知這又一日的磨損就要到來
凝視你的眼中不由一片濕潤
繼而這濕潤洒落雙手
肩頭
直至
雨的下落
無分彼此

風一遍一遍
像是溶解
自遠近各處的游人
寂寥飛起一線

 
  go back